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5章 鬼吃鬼,人皮灯笼(五一三更)
    听到要剥自己的皮,江申的心里甭提有多气愤了!是!你不想!可你有什么办法?江申只觉得像是一阵风刮过了自己的脸颊,那一阵阴风就像是一把刀在刮过了自己的脸庞!

    这不是割伤这么简单的,而是一种寒彻股骨的感觉!这一感觉,让人打心里就觉得置于冰窖之中!冷嗖嗖的一直往上冒!仿佛自己是变成了一块冰!冰在了里面!

    “你说说看,怎么剥好呢?这么精致的脸庞,要是稍不留意,割坏了,就可惜了这一张上好的人皮了!左边一刀?还是右边轻轻地斜割一刀啊?说说看,怎么动刀法?”

    “我看在他的额头上割一刀,用力地一横划,划开的距离要足够的远,这么一来,用力地一扯,额头处的人皮就会耸拉下来,还能遮住眼。人不见了光明,处于黑暗,他会痛苦,他会难受!这样一来,他的人皮也会受到影响的,美观度会大大地降低呢!”

    另一个听后深以为然,不断点头:“对!你说得太对了!所以我们还是把他给杀死了,在刚刚死之后就得立即是动刀了,可不能慢啊!一旦拖久了,因为人死了,人皮就不会好了,就不利于我们披人皮扮靓了!”

    先前的继续说:“在他的左耳下来一刀,然后嘛,右耳下也得来一刀!这样我们就好扯下他的皮!如此好用力啊!”

    江申那个直冒冷汗的!天啊!你们用得着这么兴奋地,这么热火朝天的在讨论怎么对付我吗?你们就不知道这样对我是十分残忍的一件事吗?你们实在是太过分了!太过分了!

    “我觉得割在额头上也不好,这样会损伤的,不好!不如是泡在水里,长时间的浸泡,泡得越久越好,等到人皮全都软了,再剥下来,那也是一件十分好的事情啊!不是吗?不过得把他的灵魂给封起来,只要灵魂不走,就能保证他的人皮更新鲜,更好了!就是他会更痛苦!自己看着自己的身体,啊哟喂!这苦真是没法说了!”

    另一个鬼说:“那可小心了!我们是害死他的!而他死得特冤,怨气特重的时候,我们是会受到惩罚的!他会来找我们算账的!你听说过鬼吃鬼吗?”

    先前的鬼说:“其他的鬼吃鬼没有听说过!我只听说过钟馗吃鬼!你倒是讲一讲啊!除了钟馗吃鬼之外的,鬼吃鬼。”

    另一个鬼便说:“有一个书生本来是肩负着全族的希望,书生是考取了乡试第一名呢!这一次上京赶考很有希望是得到录取,并且为官。可是没有想到,却是因为下雨,跑到一个亭子躲雨时,被一个鬼误杀了!鬼杀错人了,却不认为有什么!可是这个书生却是怨气很大!”

    “他是整个家族精心所培养出来的!全家族的希望,就这样死了,太冤了!书生的怨气是十分盛的!他要复仇!最后化作厉鬼的书生把害死他的鬼给吃了!鬼吃鬼,书生最终是成为了一个更可怕的鬼!”

    先前的鬼一听,浑身直打颤的,他可不想因为杀死江申,让江申是怨气十足,从而是被江申给干掉啊!那不是好事!绝对不会是好事!

    江申一听,还别说,真是的!要是我真的这样死了,在我没有神力的情况下被干掉了!我一定要变成厉鬼来复仇!我变成鬼怕什么!大不了我“鬼修”再来过!老任不是说过功德有用吗?我有好多的功德吗?应该是能支持我鬼修吧?

    另一个鬼继续说:“你听说过人皮灯笼吗?”先前的鬼当然是没有听说过了,便是等着另一个鬼的叙说。

    另一个鬼便说:“人皮灯笼是有可以用法术来封锁鬼魂的作用!首先是要把刚刚死去,断气没多久的人的人皮给剥下来!用法术,法符是贴在人皮之上,从而是包着菩萨像,或者是一盏施了法术的长明灯之上。只要长明灯不灭,那么其魂就不能出来!只能是受困在里面!”

    “至于菩萨像的灯笼就是通过菩萨来困住鬼!而且能让这灯笼变得异常的好看!有佛力,也有鬼力嘛,当然是好看至极!只是从时限上来说不如长明灯来得久!而且用菩萨像来困鬼,以后自己也会受到惩罚的!故用长明灯就成了最佳之选!”

    先前的鬼完全明白了:“你的意思就是我们用他的人皮来制作长明灯!那些受损的人皮本来就不能用来做画皮的材料了,要是用来做灯笼倒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可以避免他化成厉鬼来鬼吃鬼!不错!似此,我们就不用担心他的复仇了!”

    江申一听!心里骂开了:“我++!这些鬼啊!怎么能这么狠啊?我都不知道人皮灯笼居然是有这样巨大的作用啊!你们这是要害死我啊!死了都不让我安宁!你们太狠了!实在是太狠了!死在他们的手上,那是多狠啊!变鬼如此之狠,生前想必也是十分狠的人吧?”骂归骂,可还是十分害怕的。

    是的!听鬼这么一算计,心里油然而生的恐惧在布满着江申的身体,同时脑补一切,自己被怎么样剥皮,在拼命地挣扎,可是手脚被缚,挣扎没用!

    江申魂都失了,心惊惊:“难不成我得死在这里吗?我,我怎么觉得我像是一只……完了!”

    江申所想到的那一只动物是自己怎么也不愿意承认的!可是绝望却让他想到了自己真像那个动物。

    就算明知没用,可也得挣扎啊!江申忽然间觉得自己和缚起来要宰杀的猪是一样了。是啊1不是恐惧到了极点又怎么会想像自己是一只猪呢?

    “哼哼”那猪叫着,胖嘟嘟的形像跃然于上,江申一想到此,浑身直打颤,不行!不能这样!

    “完了完了!”四个字不断地环绕在江申的脑子里,“不行了!我快不行了!这一次我要死在这里了!”江申是紧捂着自己的胸口,内心中的恐惧达到了顶点!

    要是我有神力的话,你们能这样在我的耳边叽叽喳喳个不停吗?用得着我如此之辛苦?

    这一刻,江申更是认识到了有神力,那是十分必要的一件事啊!可惜他现在是一点神力也没有的,这就令得他伤心难过了。

    江申只觉得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抚摸着自己的身体一样,冷嗖嗖的,也有些感觉像是钢锯一样在来回地锯着自己的身体。这难道是死亡的开始?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