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雪怒冰莲
    对于霁雪晴的无视,寒鳄大怒,周身光华如水,最后幻化成一个身穿一身浅绿衣衫的妖媚女子。寒鳄方化人形便双手舞动,道道妖力凝聚成刃,朝着霁雪晴纷射而去。

    霁雪晴见状,抬头看向寒鳄,动也未动,眼神却是一凛。矗立四周的冰柱瞬间蓝芒爆射,噼里啪啦声响中如花绽放。

    眨眼间四根冰柱盛开成四朵花盘近丈的硕大冰莲。

    此时暮色已沉,天色已暗。无边夜幕如打翻的墨水席卷笼罩四周。

    四朵冰莲,就这么静静的盛开在狂风暴雪中。淡淡蓝芒自冰莲周身散发而出,将此地照耀的剔透晶莹宛如梦幻。

    莲瓣微动,莲蕊随风轻扬。

    倏然。

    花蕊齐动,瞬化万千冰剑雪刃,朝着四周无差别的纷射而去。

    雪刃破空,犹如无数道蓝色闪电,撕裂这方落暮霭,朝着兽群和四妖怒攻而去。

    “吼。。。”

    看着那袭杀而来的铺天灵刃,群兽大惊,纷纷怒吼嘶啸着仓皇躲避。

    “这是。。。”

    寒鳄微愣,身形却是未动。就那么定定的看着那四朵冰莲,眉头微缩,似是在思考着什么。寒鳄女子离得最近,当先受到雪刃攻击。雪刃近身,寒鳄女子顿感一股汹涌水灵向自己淹没而来。

    受到水灵激发,护体光罩自行弹射而出,轰然与霁雪晴的雪刃撞击一处。

    妖芒四溢,只见雪刃方触及寒鳄女子的护体光罩便被溢散的妖力绞裂为点点冰晶,冰晶飞散,蓝芒闪耀间将这方天地映照的更加光彩迷离。

    趁着攻防间隙,霁雪晴蹲下身子,一双玉手蓝芒荧荧,在雨生身上仔细的摸索着。

    “肋骨断了三根,还好没伤及脏腑。双腿骨骼筋脉尽碎,左手筋脉切断。。。”

    探查完雨生的伤势,霁雪晴心中一阵剧痛,眉眼间满是心疼。

    “明明自知是死关,为何还这般义无反顾的踏入呢?”

    低声自语,怔怔然间两行清泪缓流,划过脸颊,最后在那纤巧光洁的下巴上凝为一滴。滴落垂空向着地面落去。

    寒气森然,泪滴落至半道便被冻结成珠。珠身剔透如珍珠,悠然的落向地面。

    就在即将坠地之际。

    倏然,一只手蓦然探出将其稳稳的接住。

    “师姐。。。你。。。哭了。。。”

    雨生在此时醒转,声音断续,明显是气力不济。

    看到雨生醒来,霁雪晴紧锁的眉角舒展,一双美目中泪花犹自隐隐,但那小巧的嘴角却是禁不住上扬。

    霁雪晴素手一挥,玄水灵力滚滚笼罩雨生周身,不断冲刷滋养着雨生受伤的身躯。

    “你受伤不轻,安心调息吧,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说话间,霁雪晴有意避开雨生的目光。起身之际,霁雪晴秀手一招,一道蓝色灵罩瞬成环护雨生。

    看着霁雪晴脸上犹自未干的泪痕,雨生心里一痛。伸出的那只手紧紧的握成一拳,将那泪珠握在手中。

    “师姐。。。连累你了。。。”

    听到雨生所说,霁雪晴身子一怔,却终究是没再说什么。

    冰莲犹自怒开,雪刃仍旧狂射。

    霁雪晴凝神看向四周。

    在如雨般的雪刃攻击之下,兽群已是死伤大半。纵使大难未死,亦不敢再在此地逗留,尽皆远远的躲避开去。只见远处黑暗中,一双双闪烁着各色妖芒的兽眼紧盯此处战局。而那看向这处的眼神中,俱是震恐和不安。

    霁雪晴扫了眼兽群,随即收回目光向四妖看去。

    四妖就那么一动未动各自站立一方,任凭漫天雪刃攻击而来。护罩环身,将那饱含玄水灵力的雪刃尽皆挡下。

    看到此情形,霁雪晴却是神色淡然,似是早在意料之中。

    “八品大妖,果然皆非易与之辈!”

    霁雪晴此法意在拖延而非攻击。见效果已成,霁雪晴法决轻捏,雪刃瞬止。

    漫天纷射的雪刃倒飞而回,在霁雪晴的操纵下环飞三人。万千雪刃聚集成墙,绕体旋飞间将小狼也一并守护其中。

    “仙子怎么突然收手了?”

    冰电貂语气柔和,与之前的懒散傲慢全然不同,说话间光影如水,瞬化一位英姿挺拔的白衣男子。

    “鄙人冰离,还想跟仙子多过几招呢?”

    听到白衣男子所说,霁雪晴美目冷扫。只见那自称冰离的白衣男子正一脸笑意的看向自己,而那眼神中,尽是毫不掩饰的爱慕之情,嘴角上扬尤显轻薄,冰离长得不丑,但在霁雪晴看来,却是说不出的猥琐丑陋。

    看着那在自己周身肆无忌惮扫探的淡红色双眼,霁雪晴怒上眉山。若在平时,霁雪晴早已雷霆出手将那人冻成冰雕,但眼前这些,却是妖力浑厚的四位大妖。

    想到此,霁雪晴强按怒意。暗运灵力,如炽蓝芒瞬即将自己淹没。而冰离看过来的目光,也一并被挡之在外。

    冰离得见,微笑不语。

    “嘻嘻。。。自命风流的冰大公子,也有吃瘪的时候啊?这还当真是稀奇!”寒鳄女子眉眼斜视,笑嘻嘻的对冰离出言讥讽道。

    “越难到手的,才是最珍贵的。这位姑娘冰清出尘,当真是仙子也似的人物!不像某些妖艳贱货,就是白送倒贴,老子也不稀罕!你说是吧,寒青妹子?”

    冰离说罢,嘴含蔑笑的直视着寒鳄女子。

    “你。。。”

    被称作寒青的寒鳄女子自是听出了冰离言语所指,方要发作,却听站在他处的尸鹭开口道。

    “你们要折花摘柳,争辩自己是不是妖艳贱货我们不管,但若是因此耽误了师尊的大事,到时候问罪起来,那我们只能如实俱报!”

    “不错,二位还是先办正事要紧!”冰犀声音嗡然的开口道。

    “哼!”寒青心里怒极,却也只得暂按。很是不满的对着冰离冷哼一声后,便不再理会。扭头朝着在雪刃环护下的霁雪晴问道,“敢问姑娘名讳?师承水灵宗何人门下?”

    “嗯?”

    听到寒青所言,冰离等三妖俱是一愣。纷纷看向寒青,眼神中满是疑惑。

    “刚刚姑娘所运使的灵术,可是怒雪冰莲?”

    寒青看着那雪刃之墙,继续质问道。

    寂静无声。

    约莫过了几息之后,只听霁雪晴的声音淡淡传来,“不错!”

    四妖哗然。

    寒青虽已有断论,但此刻证实仍是禁不住一惊。而冰离三妖则是瞬间肃然戒备。

    “怒雪冰莲乃是水灵宗从不外宣的灵术,你们是从何得知?”

    “呵!何止这区区灵术?你们水灵宗的所有事情,我们俱已。。。”

    “寒青!”

    这边寒青洋洋自得的自说自话着,不过话语未必,便被冰离冷声喝止。寒青扭头看去,只见尸鹭,冰犀正朝着自己微微摇头示意。

    寒青心底一凛,这才恍然失口,忙不迭的闭了嘴。

    霁雪晴见状,心底一紧。“我们水灵宗的所有事情,你们俱已探察知晓,是吗?”

    “可否请教仙子名讳?家师为谁?”

    冰离答非所问,笑吟吟的向霁雪晴问道。

    霁雪晴冷然不语,定定的注视着四妖。

    “水灵宗一直以来与雪原各妖脉是和平共处,互不相犯。而今日之事,乃是我妖脉间的私事。姑娘这般横插一脚,不觉得有违水灵宗立场吗?”

    寒青上前一步,叉腰斜视,那看向霁雪晴的眼神,三分恼怒,七分嫉妒。

    “今日出手,我是为他。至于立场?我不过是水灵宗一介区区灵修,何以代表整个水灵宗?”

    霁雪晴回头看向被水灵环护的雨生。见雨生呼吸平稳,心里稍安。

    “既是如此,那就请姑娘带着你的这位朋友离开,自此今日之事,与你们无关!“

    冰犀开口,话语方落,却听冰离出言,嘿然笑道。

    “犀兄此言差矣!今日仙子在此与我们相遇便是有缘,而且我们不知这少年乃是仙子的朋友,将其伤至如此我等甚感惭愧。仙子若不嫌弃,便屈驾到我冰岛一聚,顺便给仙子的朋友医治伤患。”

    “我等甚感惭愧?冰离,你什么时候有资格代表我们的立场?“

    尸鹭有些不悦,白了眼冰离,眼神中满是嫌弃和不满。“你平时怎么风流快活寻花问柳我们不管,但今日你若是因此坏了大事,到时候小心冰尊扒了你的皮!”

    听到尸鹭所说,冰离脸色稍愠。待要开口说些什么,却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怒瞪了一眼尸鹭后,便转头看向别处。

    对于冰离的反应,尸鹭甚是不以为然,随即转头看向霁雪晴,“带着你的这位朋友赶紧离开,否则,妖杀无眼!”

    “我们会走,但要和他一起!”

    霁雪晴说罢,素手一招,一道蓝芒气带飞出,缠卷住不远处的小狼,气带一紧,将其拽进了雨生所在的水灵护罩内。

    “嗯?“看着霁雪晴的举动,四妖相互对看了一眼。

    “姑娘这是何意?难不成水灵宗灵修,竟与这妖狼也是朋友?“

    “是怎样?不是又如何?“

    霁雪晴淡然随口道。

    “先灭雪狼一脉,又暗中调查我水灵宗事宜,你们。。。到底在谋划着什么?”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