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狼脉惊变
    雨生眼眶泛红,看着霁雪晴声音有些哽咽的说道。

    “唉。。。”

    霁雪晴见状,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虽知继续待下去已然不妥,但霁雪晴却也是心系那只小狼,便也不再说什么。心神稍定,便又凝目向那杀戮战场看去。

    “师姐,那四只大妖呢?逃走了吗?”

    “当然不是!此时的小狼尚有余力,但却已是强弩之末。他们不过是在等待其力竭之时!”

    这边雨生二人灵识传音间,便见那方风暴渐缓,冰凌渐消。

    最后,风止冰散。

    此地再次恢复了平静。但那遍洒的血花和散落四处的腥红内脏和遍地尸体,却是在无声的诉说着刚刚发生的血腥屠戮。

    小狼周身浸染血红,身下更是大片大片的鲜血晕染。

    “垂死之际还有如此能为,当真不愧是雪狼一脉的少主啊!”

    半空中一道白芒闪现,尸鹭的身影现身而出。三丈余长的双翼轻拍,在空中翩然凝立。

    紧接着赤芒,碧光,蓝芒闪烁,寒鳄,冰犀,冰电貂的身影此第显影而出。

    四只大妖现身而出后,看也不看遍地惨死的同族死尸,径直纷落四周,呈犄角之势将垂首在地奄奄一息的小狼包围其中。

    “这只小狼竟是雪狼一脉的少主!”听到那边的尸鹭所说,霁雪晴周身大震。不由得陷入沉思,“雪狼一脉的狼母和狼王俱是尊者境星阶巅峰境的强者,四脉再怎么看不惯雪狼一脉,也应该不敢直戳其锋!怎么现在竟敢。。。”

    这边霁雪晴犹自思虑之际,胳膊却是被雨生使劲的晃动,霁雪晴不解的看向雨生,却见雨生眼神示意向断层看去。

    霁雪晴扭头探望,心神禁不住一凛。

    四只大妖出手了。

    光华绽放间,熊熊妖力瞬化四根冰剑,冰剑方出,便破空呼啸朝着小狼怒射而去瞬至小狼跟前。

    此时的小狼已是气空力竭,虽想闪躲那袭射而来的妖力冰剑,但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眼睁睁的任由那四根冰剑穿透脚掌,将其怒盯在冰地之上。

    手脚连心,此刻被蕴含莫大妖力的冰剑刺穿,其锥心之痛使得由来坚韧的小狼也忍不住发出一声低沉的痛呼。周身颤抖更剧,但那一双狼眼却是恨意更盛。

    “哼!再厉害又能怎样?现在还不是得乖乖的引颈受戮?”

    冰犀开口,声音嗡然似中年男子。

    “要杀。。。就杀,废什么。。。话?”小狼艰难的抬起脑袋,如水晶般的湛蓝双眼四顾,怒视着四妖,眼神中满是蔑视和不屑。

    “想死还不简单?但哪能让你死的那么容易!”

    寒鳄声音娇媚,竟是个女子声音。只见寒鳄直立而起瞪视着小狼,粗长的鳄爪一挥,一记光刀射出,直劈小狼脸颊。

    自雨生和霁雪晴这看去,小狼的脸上此时已然多了一道深可见骨的斜斜创口,创口自嘴角至额头横斜整个面部。

    嘴唇撕裂外翻露出一口森森寒牙,小狼吃痛,脸上禁不住一阵抽搐,但却是紧咬牙关哼也未哼一声。那看向四妖的眼神中,蔑视之意更甚。

    “你。。。”

    面对小狼的再次挑衅,寒鳄大怒,鳄爪轻举,其上妖力环绕便欲再施杀招。

    “寒妹息怒!”

    一直未说话的冰电貂突然开口喊住寒鳄。

    寒鳄听罢,有些不甘的鳄爪一挥散去妖力。

    “狼少,知道为什么会将你留命到现在吗?”冰电貂声音懒散,慵懒至极的向小狼问道。

    小狼冷视不语。

    “事到如今还这般傲气,狼少,你还当真是令我刮目相看啊!”冰电貂看着小狼淡淡说道,“只是不知你这一身傲骨能否经得起我们的折腾?”

    话语方毕,冰电貂双眼中赤芒一闪。插在小狼四脚掌上的其中一把冰剑蓦然红光大作。妖力溢散间将那只脚掌撕扯。

    “哼!”冰电貂一声冷嗤,“噗!”只听一声爆响,那把冰剑轰然碎裂,冰屑飞散。而小狼的那只脚掌已是被炸为了肉末。

    “滋味如何?”

    冰电貂缓缓走到小狼身前,盯着那只断足很是满意的向小狼问道。

    剧痛攻心,小狼隐忍不发,竟是将牙齿都咬碎。看着幸灾乐祸的冰电貂,小狼蓦然张口,一大口混合着碎牙的血水朝其怒喷。

    冰电貂见状,身形一闪而逝。再次出现时已在十丈开外。

    “罢了!要死也得让你死个明白。”冰电貂说罢,怔怔的看了看小狼,随即一字一顿的说道,“风,雪,无,痕!”

    听到这四个字,小狼眼神禁不住一凛。而远处的霁雪晴也是心神一滞。

    “原来如此!”

    霁雪晴有些恍然的说道。

    “师姐,风雪无痕是什么?”

    “风雪无痕是雪狼一脉的血脉秘术。也是他们用来称霸雪原的资本。这个秘术很是强大,强大到就连师傅也不敢与雪狼一脉正面相对,迫不得已只是与现今狼王签订了一份互不侵犯的和平公约。也因如此,水灵宗有一则永远不可违背的铁令。那就是水灵宗弟子切不可到雪狼谷附近试炼。见到雪狼一脉的妖兽一定要绕道而行!之前师傅叮嘱的那万不可前往的地方,便是雪狼谷!”

    “竟如此厉害!”

    “这四妖脉中都有尊者境强者坐镇,甚至也有实力与狼王狼母相当的星阶高手。但。。。”

    “但狼王狼母却是修有风雪无痕这样的大神通,这是四脉尊者可望却不可及的。所以,他们便联合一气在此围杀小狼,欲要逼迫其交出这一秘术功法!”

    “现在看来的确如此,但。。。我总觉得事情远非这般简单。。。”

    这边二人犹自传音之际,断层中的小狼在此时开口。

    “你们。。。围困于我。。。原来是。。。为了这个?”小狼心神疲惫,说话间断断续续气力不足。

    “交出来,可免你一死!”尸鹭冷漠说道。

    “是吗。。。。但我就是死。。。也不会。。。说!”

    “这样啊,看来给你的教训还是不够。。。”寒鳄说罢,鳄爪轻挥。铿然爆响中又一把冰剑炸裂,小狼的脚爪再毁。

    “疼吗?啧啧。。。你还有两只脚掌,脚掌没了,那我们就把你的内脏一个个的挖出来,然后在你面前生吃活吞了!嘿嘿。。。那场景,想想都令人好生兴奋啊!”

    说到最后,寒鳄看了看三妖,随后俱是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远远围困的群妖也是起哄狂笑。

    “呵!你们这些。。。卑鄙贱物。。。最好是如你们。。。所说,今天就。。。将我弄死!不然。。。”

    小狼话语未落,便听接连两声爆响。

    剩余的两把冰剑同时炸裂,到此时,小狼四肢尽毁。

    “事到如今还嘴硬!当真是自讨苦吃!”

    “好了,接下来是你的内脏了,是先挖肝还是先掏肺呢?”

    冰犀上前,头顶如月弯角白芒闪烁,几欲立刻对血泊中的小狼开膛破肚。

    “最后一次机会,你说。。。还是不说!”

    冰电貂声音森寒,显然已失去了耐心。

    小狼怒视着四妖,随即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你。。。”冰电貂怒极,没料到小狼竟视死如归。“哼!你以为你不说我们就得不到风雪无痕吗?”

    “嗯?”听到冰电貂所言,小狼蓦然睁开了双眼,“你。。。什么意思?”

    “雪狼一脉中只有血脉最为纯净的雪狼后裔方能觉醒这血脉之力,现今雪狼一脉中,除了你,狼王狼母也俱是修炼有成!”

    “你。。。你把话说清楚,你们。。。”由来镇定,连死都不怕的小狼在此刻竟是有些慌张。

    “你的父亲,也就是狼王,自三个月前便已闭关,而现在距离出关之日,还有七八日吧?”

    小狼沉默。

    “而你的母亲狼母,有孕在身,这两日便要临盘了吧?”

    “母亲。。。你们把我母亲怎么样了?”小狼挣扎欲起,奈何四肢尽毁。

    “寒妹,你说现在的雪狼谷会是怎样的景象?”

    “雪狼谷中战力最强的狼王闭关未出,现在有四尊出手,拿下一个即将生产的母狼自是不在话下!想来现在的雪狼谷,已是尸横遍野,血梅尽开了!嘻嘻。。。炼狱惨景不知是何盛况呢?”

    “你们。。。我要杀了你们。。。”小狼此时心急如焚,挂念母亲和族人,自己却已是身陷囹圄死关已踏。

    “杀我们?用什么?哦对了,你还有条尾巴!”

    尸鹭说罢,巨翅怒挥,一记光刃飞出,血珠飞洒,断尾飞扬。

    “嘿嘿。。。狼少还有两只耳朵,两只眼睛呢!你们说是先割耳朵还是先挖双眼?”寒鳄开口,如此残酷无道的事情由她说来竟是这般轻描淡写。

    “这你们得问问狼少啊!亲爱的狼少大人,你觉得呢?”

    四妖自觉稳操胜券,此时面对残废半死的狼少,自是再无半分顾忌。气箭凌空,光刃飞斩,一边出言戏弄,一边继续摧残着狼少已残破不堪的身躯。

    “好生算计!狼王闭关,狼母临盘。此时自是雪狼谷战力最为虚弱之时,难怪他们敢如此对待雪狼少主!这样看来,雪狼一脉今日恐怕在劫难逃了!”

    霁雪晴此时已然由最初的不忍重归淡然和冷漠。此刻洞悉事情原委,霁雪晴已知雪狼一脉已是败局已定回天无力。

    “雨生,走了!”

    这边霁雪晴伸手方欲去拉雨生,却见雨生双手紧握,嘴唇紧咬。整个身子更是禁不住的瑟瑟颤抖,双眼含泪却是目露凶煞几欲喷火。

    “雨生,你。。。”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