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食指吮味
    “看来你也瞧出了一些端倪!”

    听到冰无漪所说,青老似是意料之中。

    “雨生水行阳灵身货真价实。但令我吃惊的乃是其灵海内的水行灵力!”

    “何解?”

    “众所周知,灵身觉醒时,需要用相对应属性的五行之力洗脉伐髓,最后再汇聚成灵海。你应该知晓在流云冰河内有一河底暗沟,暗沟内有一洞穴,那处洞穴直连地脉,其溢散而出的寒水之灵便是当今洪荒最精纯的玄水灵力。而雨生灵海之内的水行之力,便与暗沟洞穴中的水行之力极其相似,其精纯程度甚至有过之。”

    “这。。。说不定雨生有过大机缘,曾遇到过一处天灵宝穴。”

    “那雨生所遇到的天灵宝所储存的灵气,除非是天地初分时就汇聚在那的。”

    “那你的意思是。。。”

    “你可还记得十四年前三邪尊幻象现世时的那个晚上吗?”

    “自然记得,本以为三邪尊会在那晚破封而出,谁曾想阴阳派,天禅寺,无量门竟是各自现出圣器昊光而将三邪尊的幻象击退。而天尊转世,便是自那晚降临洪荒。”

    “不错,我觉得那自元灵山上射出的五行灵光便是孕育转世之身的灵蕴所在。”

    “以你之意,雨生灵海内的至纯水灵来自那五行灵光?”

    “虽是如此猜测,但。。。天尊的转世之身是为灭杀三邪尊而来。若仅仅是一水行阳灵身,似乎是有点。。。所以,这又是我疑惑之处。”

    “嗯!”青老似是明白了什么,点头认可道,“当年天尊以一己之身,便将阴阳派五行灵术,天禅寺天佛功法和无量门的剑圣剑意修炼到极致。所以其转世之身,纵使功体有损,资质也得是逆天存在。五行灵身,天佛之身或者剑圣资质。”

    “莫非我们都想错了,这天尊转世之身难道非出自我阴阳派?”

    “唉。。。除了年近十四,其他的一无所知。”

    青老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年近十四,那雨生也。。。唉。。。算了!是或不是又能怎样呢?我们现在都太过在意,弄得稍微有点天资的,看着都像是天尊转世!”

    “呵呵。。。也是!太过在意就会变得有点神经质!”

    “修道一途最是看重人品,雨生重情重义,心思简单很合我胃口。假以时日,必是我阴阳派不可缺少的少年英雄!”说到这,冰无漪脸上满是自豪。

    随即似是想起了什么事,转头向青老问道,“话说雨生的那位叔叔。。。青木你可曾见过?”

    “这个。。。不瞒你说,雨生的那位叔叔我还真曾见过,但我曾答应过他,绝不向第三人透露他的消息。”

    “这样啊!既是如此,那我也不便多问!”冰无漪说罢,起身便朝着殿外走去。青老见状,也跟了上去。

    不知不觉间夜色已沉,月上树梢,寒气尤重。

    冰无漪望着远处无尽的黑暗,似是想到什么,转头向青老问道,“你今天动用了雷击扶桑,并且释放了蛟灵,是。。。妖族?”

    “不错,不过已经解决了!”青老淡淡的一笑,话锋一转,欲言又止,过了会似是下了很大决心才缓缓开口道,“你。。。还在等他?”

    听到青老所言,冰无漪一怔,转头看了看青老,随即淡淡的叹了口气。

    “嗯!”

    “那你对他。。。”

    “青木,对不起!”

    听到冰无漪所说,青木虽在意料之中,心底却仍是倍感沉闷。

    “呵!算了,不要说这些了!”青老佯装不在意的挥了挥手,但言语间却是掩饰不住的失落。

    “夜深了,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好!”

    圆月高悬,星辰满天,天木峰竟是显露难得的好天气,连那经久不息的深夜劲风也在此时暂歇。当真是风轻云淡,月朗天晴。

    天木峰顶,冰无漪与青木一前一后走在去往住处的幽静小路上。此时夜色已深,四周寂寥无声,唯有两人轻步缓行的脚步声此第响起。

    月色如水,在通幽曲径上投出两人各自的倒影,彼此的倒影随着两人的脚步起落兀自移动着,忽而靠近,忽而远离,却始终重合不到一处,就像那影子的主人,奈何他有情,却耐不住她已属意另外人。

    落花有意流水亦有情,可惜那情却非那情。

    青老缓步走在前面,冰无漪跟在身后。看着身前的青木,年少时的一头青丝此时已现零星银发,曾挺拔如松的身躯,在经历了漫漫的岁月风雨,此时也已现佝偻。唯有那脚步,却犹自坚定落步有声。

    “唉。。。”

    眼角渐润,冰无漪在心底深深的叹了口气,随即抬手用袖口轻轻的擦了擦眼角溢出的泪滴。

    “青木!”

    “嗯!怎么了?”

    “我自己回住处就行,天色不早,你今天又动用了雷击扶桑,快些回去休息吧!”

    听到冰无漪所说,青木微微一怔,随即微微一笑。

    “好!那你也早些休息,有什么事我们明天再说!”

    说罢,青木深深的看了眼冰无漪,随即转身朝着来路走去。

    目送着青木离开后,冰无漪犹自在原地怔然了十几息后方才回过神来。随即轻车熟路的沿着那小径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看着那近在眼前的曾经居所,冰无漪思绪飘飞,忍不住想起轻狂无惧敢爱敢恨的年少曾经。

    “两百多年了!呵。。。”

    看着那已现斑驳的院门,冰无漪感慨万千,抬手方要推门而入,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转身向边上紧邻的那处院落看去。怔然许久,缓缓迈步去到了那院落门口。

    不知为何,看着那紧闭的院门,冰无漪呼吸渐转急促,那抬起欲要推开门的右手也是颤抖个不停,最后探出的右手在距离院门寸许时停在了那里。

    寸许之距,在心底却是天堑,往前,便是万丈深渊。

    最后,纤长莹白的如葱玉手还是放在了那落满尘埃的黑扑扑的院门之上。

    “吱呀!”

    伴随着一声轻响,两百多年后,她还是耐不住心中所想再次来到了这里。

    这边冰无漪推门而入,一声沉闷的叹息也自远处一株雨杉树后传出。随即身影闪动,一道青芒划破夜空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借着月光,可依稀见得院落内杂草丛生,不明虫豸在草丛内肆意的欢鸣,待冰无漪脚步踏入后,顿时戛然而止。

    “看样子自他走后,这两百多年间院落便就此空了下来。只是。。。”

    看着那长满院落的各异杂草,冰无漪一怔,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满布愁容的脸上忍不住泛起一抹苦笑。

    “依照青木的生活习性,纵使院落久不住人,也必是收拾的错落有致,虽不至于纤尘不染但也不会杂草遍布犹如荒废。而这院落如此,想必是对他仍心怀芥蒂了!”

    想到此,冰无漪脸上的愁容更甚。

    冰无漪走到屋子门口,推门进入,月光如水,却是照不进这房屋之内,“噗!”方一进入,冰无漪凝气指尖,灵芒瞬燃,一团散发着淡淡蓝芒的火焰沛生,照耀的屋子内光怪陆离。

    许久未打扫,此时屋子内满布蛛网,一股股霉味不断传入冰无漪鼻息,但冰无漪却好似没有察觉,径直走进了里屋。

    里屋内有一卧榻,看着那早已空荡的卧榻,冰无漪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夺眶而出。只见冰无漪慢慢走到那卧榻前,缓缓的坐了下去。

    纤手抚摸着那沾满灰尘早已破旧不堪的床褥,冰无漪脸上竟是露出了几丝难得的笑意,随后慢慢的卧躺其上,双眼微闭。此时,那倦怠的愁容已不见,嘴角轻扬,安谧静适。这一刻,她不是水灵宗宗主,也不是人族尊者境灵修,现在的她,只是一个唯在回忆中才能获得一丝美好的苦命悲情之人罢了。

    。。。。。。

    灵翠峰,别院。

    雨生送青灵前往青灵所居院落的路上。

    青灵心情格外的舒畅,夜深露重,青灵却是亢奋难抑,一会飞身而起追逐花丛间的萤火虫,一会化作灵光在枝枒间点落飞旋。

    “青灵,你注意点,这个时间别人都已经睡下了!”

    雨生怕惊扰众人,小声的提醒道。

    “嘿嘿。。。好的!”青灵很是听话的嗖的一声飞了回来,蓝芒闪烁间现出身影。“雨生,我能不能再吸一口你的血?”

    “啊?这。。。”雨生有些为难,“不可啊青灵,要是被别人看到了,那我的身份可就被怀疑了!”

    雨生的话吓了青灵一跳,青灵环顾四周,待发现没人后方才小声向雨生问道,“身份?什么身份?你。。。你都知道了?”

    “我血的妙用啊!要是被别人知道我的血可以治病,那我岂不是有被拉去药铺当血牛的危险!或者被某位修者打晕了直接拖走,那我。。。”雨生一脸严肃的向青灵诉说着事情的严重性,不过话还没说完,便觉头上一痛。

    “哎呦,你干嘛打我?”雨生揉着脑袋颇为委屈的看向青灵。

    “很好奇你这脑子里一天到晚在想些什么,刚刚还像个深明大义的男子汉,这会就像个隔壁老王家的二傻子!”

    “青灵,你又无缘无故的骂我!”

    “大哥,你现在可是阴阳派水灵宗宗主的关门弟子,身具水行阳灵的天纵之才,试想哪个不长眼的敢来找你的麻烦?”

    “这。。。哦!”

    听到青灵所说,雨生也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声。

    “还有,这大晚上的都睡了,谁能看见!”青灵说罢,一脸谄媚的向雨生赔笑道,“那个小哥哥,我这不是刚刚破阶嘛!急需大量的灵力来充溢灵海,我就吸一口,自此以后绝对不吸了!”

    “呃。。。青灵,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很贱!”

    看着青灵满脸讨好的神情,雨生禁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不过怕吵醒他人,只得用手捂住嘴搁那像犯了羊角风似得不住抽搐着。

    “你。。。你到底让不让吸?不然,我可用强的了?嘿嘿嘿。。。小样,说起来我真得趁机好好欺负欺负你,不然以后你变强了,那我再想欺负可就没机会了!”

    青灵说到这,禁不住嘿然冷笑起来。

    看着青灵不怀好意的笑意,雨生赶忙止住笑声,“那个。。。青灵姐姐。。。吸吸吸。。。就凭咱俩这交情,一口血还不是小意。。。哎呦!”

    雨生话还未说完,便见青灵一口便咬住了雨生的右手食指。指尖上一股针刺般的锐痛传来,使得雨生忍不住一声低呼。

    手指入口,青灵牙齿瞬化尖刺蛇牙,蛇牙轻咬刺穿雨生的手指,滚烫鲜血顿时入喉。

    青灵大口猛吸,顿时鲜血弥漫青灵的整个口腔,感受到雨生鲜血内更加精纯的灵力,青灵几欲为之疯狂。吸了个满口后,青灵便欲继续。

    “不可,雨生现在也已踏入修途,精血对其重要性自是不同以往。而且我也答应过紫磷的。”想到此,青灵恋恋不舍的褪去蛇牙。末了,忍不住那美味灵血的诱惑,舌尖轻扫,搜刮着雨生指尖那残余的血滴。

    刚刚青灵蛇牙咬噬,雨生只觉锐痛,此时蛇牙隐去后,疼痛不再,转而是一个柔滑细腻的物体好似在按摩伤口般颇为舒服。

    “嘶。。。”

    突如其来的舒畅使得雨生满足的倒吸了口凉气。不过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雨生俊脸瞬间变得绯红直到脖根。

    一俊挺少年静立,其身前,一位俏丽少女低首,嘴中轻含着少年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双眼微闭,脸上是毫不掩饰的享受和满足。这一幕,给这清朗月色下,峻秀山水间的沉沉夜色,渲染上了一抹令人望之便浮想联翩的桃色氛围。

    青灵灵巧的舌头每一次扫过指尖,雨生周身便好似一股电流穿过,渐渐的,雨生脸色红晕加深,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青灵,你。。。”

    “嗯?”察觉到雨生的异样,青灵这才松了口,“嘿嘿。。。我答应你,这是最后一次。。。咦?雨生,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

    “啊。。。我。。。我。。。没。。。没怎么。。。”

    看着青灵一脸诧异的神情,雨生甚是慌张的别过头去,随即低头看着右手食指,胸腹剧烈起伏着。

    看着雨生的举动和神态,青灵若有所思,随即意识到什么,俏脸瞬间染上红霞,娇羞之下,愠色丛生,“雨生,你个变态!”

    “我。。。我哪有?”

    “原来这六年你只长了个子啊,当真是本性难移。心思竟还是这么的龌龊,不要脸!”

    “我。。。我哪里不要脸了?你。。。吸血就吸血,干嘛拿舌头。。。用舌头舔?害得我。。。”

    “我。。。我那不是不想浪费你的血吗?”

    看着眼前挺拔俊朗的雨生,青灵这才深刻的意识到,原来不知不觉间二人都已经长大成人了。之前的看似玩笑的举动,现在再做已然是不妥。想到此,青灵平静的内心也禁不住翻江倒海起来。

    “那个。。。臭小子,赶紧滚回去睡觉去!若再敢胡思乱想,小心我吸干你的血!”

    青灵佯装恼怒的对着雨生恐吓道,说罢慌张的转过身子,随即大步朝着远处的居所走去。

    “脸色说变就变,我看你应该不是蛇,是变色龙才对!”

    看着已走远的青灵,雨生禁不住莞尔,嘴角一瞥,抬手看了看右手食指,指尖一排细密的咬口已然结疤。想起刚才的那异样感受,雨生禁不住心绪再燥。

    “高处不胜寒才对,但为何突然变得这么热?我得赶紧回去洗个凉水澡。”

    雨生回头看了看青灵离开的方向,随即快步朝着自己的住所跑去。

    这边雨生已离开。而这别院居所,蓝芒闪烁间,青灵的身影却是凭空闪现。

    “哼!臭雨生,我可不想做你的亲人,要当我就当你的。。。嘿嘿。。。傻小子,等着吧!”

    青灵一脸窃喜,想起刚刚雨生的情绪波动和满脸的异样神情,青灵顿觉好笑,忍不住咯咯的笑出声来。

    “青灵姐姐,什么事这么开心?”

    一个女孩子清脆生亮的声音蓦然在青灵身后响起,似泉水叮咚甚是生动悦耳。

    “嗯?”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