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鬼女之祸
    鬼女自灌木背后走出,一边缓步朝着黑袍男子走来一边信口说道,“还是你有双重人格精神分裂,之前那位与现在眼前这位是两个不一样的你?”

    “小丫头,年纪不大记性怎么这般不好,这才离开没多久,就把我临别说的话给忘了吗?”

    “怎么会忘呢!帝父还警告过,若是碰到你,要绕道而行呢!”鬼女此时已走近黑袍男子十余丈处,看着黑袍男子,鬼女忍不住微微一笑,“但转念一想又何须那般,遇到了不打个招呼岂不是显得不够尊敬!”

    “哼!在我没动杀机之前赶紧离开。”

    黑袍男子声音一沉,周围气氛顿时一凝。

    “呦!人家也没怎么着,开口就要打呀杀的。叔叔还真是一点男子汉风度也没有呢!”对于黑袍男子的不悦,鬼女竟是视而不见,“之前的那般举动,自是说明我们有着共同的利益,既然这样,那岂不是得拿出点您的诚意,这般藏头露尾的,委实不让人心安啊!”

    “哦!你想怎样呢?”

    “摘下兜帽现出你的真容或者。。。”鬼女说罢,突然欺身而上,双手之上血芒沛生,随即双手怒甩,十数把散发着浓浓血腥之气的赤色光剑朝着黑袍男子怒射而去。

    “虽不知你到底意欲为何,但怕被识破身份的你,应该不敢尽展修为吧!这样的你,还有几分实力呢?”

    砰砰砰。。。炸响声不绝,只见赤色气剑在临近黑袍男子丈余处便尽数被无形气罩拦下,炸成一朵朵血色烟花。

    “好奇害死猫!年纪轻轻的活着不好吗?你就这般急着想死?”

    黑袍男子一动未动,面对着鬼女寒声说道。

    “大言不惭!”鬼女身形瞬动,周身血芒蹿生,虽是晴天白日,但这林间却是瞬间阴森冷寒起来,一声声凄厉鬼哭在林中幽幽回荡着。

    “亡灵鬼息!”身上鬼息流转环护全身,随即右手一挥,鬼息瞬间衍化出一把七尺骨剑,骨剑之上鬼气萦绕,朝着黑袍男子当胸刺去。

    “对我说的话如此置若罔闻,小心马上让你连鬼都做不得!”

    黑袍男子说罢,在鬼女骨剑迫身之际,蓦然屈指而出,右手中指食指顿时将骨剑剑尖牢牢夹住。

    鬼女大惊,任凭如何御力竟是进退不得。

    “滚吧!”

    黑袍男子冷声一喝,只见其右手轻轻一抖,骨剑顿时分崩离析,随即鬼女便觉一股莫大力道透过剑身轰然怒撞向自己。鬼女大惊,待要御力抵挡已然不及。

    “嗖!”

    受到大力撞击,鬼女身子犹如断了线的风筝般倒飞而回。怦然怒撞在一株大树上,树干折断,随即摔倒在泥泞地面上。

    “噗。。。”

    触地之际,鬼女不自主的张嘴吐出一大口黑色鲜血,而其持骨剑的右臂也已是齐肩断落。

    鲜血涔涔不断的自伤口处往外喷洒。鬼女吃痛,脸色蜡黄,豆大的汗珠不断自脸颊滑落。“你。。。你到底是谁?竟能如此轻易突破亡灵鬼息而伤及于我!”

    “要么马上离开!或者,马上去死!”

    “你。。。不管你是出于何种目的接近我们,我奉劝你最好是不要坏我们的事情,否则。。。”

    “否则怎样呢?”

    “我势必会找出你的真实身份,到时候。。。”

    “到时候我削下的就不是你的手臂!”

    “是吗?那你到时候尽管一试!”

    鬼女愤恨,方要去捡拾自己的右臂,却见右臂突然炸为肉末,随即微风吹送不见了踪影。“你。。。”

    鬼女气急,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左手捂着自己的右肩伤口,朝树林外缓缓走去,血芒聚拢,最终消失不见。

    鬼女离开,而黑袍男子却是仍旧站立在原地一动未动,约莫半柱香之后方才慢慢踱步朝着远处走去。

    树林内,黑袍男子离开后,不远处一株灌木后蓦然鬼气丛生,随即鬼女的身影现出。

    “这人竟仅凭念力就突破我的亡灵鬼息,看来其修为必定是尊者境的强者,三教中能有此修为且有资格接触秘辛的人,也不过那么几个!”想到此,鬼女脸上禁不住泛起一抹冷笑,“接下来就看你还能为我们提供什么有利可取的信息了。等到你于我们无用之时,那便是你身败名裂之日。”

    说话间,鬼女看了看空荡荡的右边臂膀,嘴角的冷笑更甚。

    “罢了,先去进行帝父交待的任务。不过在那之前,须得先将身子补回来。”鬼女摸着右边齐肩伤口,顿时咬牙切齿起来。“哼!你亲手毁的,那就从你要保护的那里拿回来。哈哈哈。。。人族血肉,可是许久未曾尝过了!”

    。。。。。。

    天木峰。

    同龄人之间,自是矛盾来的快去的也快。再加上雨生等人也不是斤斤计较之人。经过一番解释和彼此更深一步的了解后,青灵竹萤之间的矛盾自是很快烟消云散。

    木灵单与竹萤领着雨生与青灵去到住处。四人之中,男的俊女的俏,这般聚集一处走在路上,帅哥美女自然容易引起他人的注意。

    “快看快看。。。与木师兄和竹萤师妹站在一处的是谁?”

    “哇!灵单身边的那个男生好俊俏哦!”

    “哪来的美女?似乎比竹萤姑娘还漂亮几分?”

    “听到了吧?”听到木灵宗其他修者的议论,青灵很是神气的扫了眼竹萤,“唉!不论是外在的容貌还是由内而外散发的气质我都太过出众,想不引起注意都难啊!每天都在别人艳羡和崇拜的目光中活着,我也是很苦恼啊!啧啧。。。造孽啊!我怎么可以这么完美呢!”

    “木哥哥!”

    看着趾高气扬的青灵,竹萤气呼呼的对着木灵单吼道。

    “嗯?怎么了?”

    “话说这些同门眼睛什么时候瞎的!”

    “呃。。。那个雨生,刚刚我跟你说到哪了?”木灵单可不愿趟这趟浑水,与雨生佯装说话加速离开了这!

    “木灵单,你。。。”

    “既定的事实,接受吧!”青灵说罢,白了眼竹萤,随后追着雨生二人走去。“哈哈哈。。。”走出很远了,竹萤犹自听到青灵很是放肆的大笑声传来。

    竹萤气急,扭头去看那些围观的同门。那喷火的眼神,几欲将他们一个个的生吞活剥。

    那些同门见势不妙,呼啦啦的转眼间走的没了踪影。

    “你们。。。你们都欺负我!”

    竹萤懊恼不已,最后无法,只得气哄哄的往自己的住处走去。

    天木峰高达一千二百余丈!沿路依山而建各式各样的楼阁供弟子修行和作息!

    木灵宗主殿便是在山顶之处的天沐阁!而那灵翠峰,则是宗门内修为达到六品以上的优秀弟子的居住之地!木灵单和竹萤都是居住于此!虽然雨生与青灵并非木宗之人,但因其二人的身份特殊,也就享受到了宗门内天之骄子才能享有的待遇!

    灵翠峰不比其他侧峰,地势较为平坦,故那些楼阁建立的很是规范!不过也正因如此,放眼看去倒是少了些灵气反而显得略显古板!

    “雨生,这里就是你的房间,在水灵宗未来人之前,你就暂住此处。”木灵单将雨生领至居所,“到了吃饭时间会有人把饭菜给你送到。所以你若是累了自行休息即可。我的房间就在不远处,有事情可以随时来找我。”

    “谢谢你,木灵单!”雨生有些拘谨的向木灵单笑着说道。

    “客气了!”木灵单微微一笑,随即走出了院落。

    因知只是暂居,故而雨生对于这临时居所也没太去在意,四处走动看了看后,便走到里屋的床上一头栽倒在床上。

    回想起以前的种种,禁不住又对接下来的生活开始了各种期盼和向往,想着想着双眼渐沉,缓缓的睡了过去。

    这一睡也不知过了多久,待到身感一丝寒意时,雨生方才从睡梦中醒来。

    “嗯?”屋外已是明月高悬,而屋内则不知被谁点亮了一盏烛灯。“这一觉睡得,竟是自白天睡到了晚上。”

    雨生起身整理下衣服,走到外屋后便发现桌子上的饭菜。饭菜很简单,一荤一素。一碗粥,两个馒头。雨生吃东西不挑,此时也感饥肠辘辘。于是坐在桌前狼吞虎咽的把餐食收拾了干净。

    “嗝!”末了雨生打了个饱嗝,摸了摸撑起的肚子,随后很是满足的伸了个懒腰,“不知青灵现在在干嘛?”想到此,雨生推开房门,朝着院子外面走去。

    山高,月亮看起来也似格外的圆亮。望着天空好似近在咫尺的圆月和分外闪耀的点点星辰,雨生禁不住在心旷神怡,一时瞧的入迷。

    倏然!

    就在雨生陶醉在这高山夜景中时,突感一道凌厉之气向自己袭来。雨生还未来得及反应,周身筋脉便被尽数封锁。随即雨生只感天地倒悬被人携在腋下一路飞驰而去。

    雨生欲大叫呼喊,奈何气脉滞堵张口无声。树影婆娑,雨生只觉自己随着那人腾云驾雾不知飞奔何处。

    “这。。。难道是我得罪了谁,要把我抓出去灭口吗?但。。。我应该没认识这么厉害的人物吧?”

    “难道是竹萤因为白天的事仍旧怀恨在心?也不可能,竹萤不是那样的人!”

    “那这。。。”

    这边雨生脑海里搁那自顾自的胡思乱想着,突然,雨生只感耳边的呼啸风声骤歇,身子也被那人放下,随即周身筋脉也是恢复畅通。

    雨生诧异,忙不迭的自地上站起,环顾四周,见是在半山腰的一处飞瀑,只见这飞瀑自山顶犹如天河决堤滚滚而落,落至此处时已化为漫天的牛毛细雨,夜风吹送,便带来丝丝水气,甚是冷寒彻骨。

    而在距离飞瀑不远处的一株灌木树顶,雨生发现此时端坐着一个人,借着如水月光,雨生凝神看去不由得一愣,只见那人青衣俊脸,虽双眼微闭,雨生却是一眼认出。

    “咦?青老!”

    “呵呵。。。雨生,没打招呼就把你掳这来。抱歉了!”

    青老缓缓睁开双眼,对着雨生笑呵呵的说道。

    “没什么,我还以为。。。嘿嘿!那个青老,您把我带这来是为了。。。”

    “助你开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