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紫磷之别
    听到来者的回答,妖王鬼帝魔皇三人俱是一愣,相互看了一眼后眉头俱是微凛。

    “不要妄想猜测我的意图和动向。也不要私下去打探我之何人!你们只需按照我提供给你们的消息进行下一步的行动即可!”来者说罢,转身欲走,“放心,以后若还有什么消息,我自会如实告知诸位。但。。。烦请诸位谨记刚刚我说的话!”

    身影一瞬已然飞至山顶,随后一跃而下消失不见。

    神秘来者离开。七人却是仍站在原地。

    “刚刚那人所说的消息,能信几分?”

    “百分之百!”妖王不假思索的回道,随即周身蓝光大作,“那就按照那人所说,各自行动吧!”话毕,身影化作一道蓝芒冲天窜去。魅蝶对着众人微微一笑,随即周身亮起五色炫光紧随蓝芒而去。

    鬼帝见状,也对着魔皇微微颔首,随后与鬼女鬼少一道化作血光消失不见。

    山涧内,此时只剩下魔皇和宫无极。魔皇看着那道人影离开的方向,忍不住微微一笑。

    “呵呵。。。这番举动应称作人族内奸吧?事情发展似乎比想象中有趣的多了。”

    “父皇觉得那人是何身份?”

    “是何身份无须理会,他能提供我们想要的,这才是关键!”魔皇说罢,周身蓦然紫色光芒蹿生,“走吧,回魔域!十四年未见,我还当真是思念的很。”

    话语方落,光华涣散,人也消失不见。

    宫无极见状,黑焰沛生间也紧随离去。

    。。。。。。。。。。

    南荒,天木峰山脚。

    看着现身而出的青老,雨生与青灵俱是一怔,俩人不约而同的转头看向紫磷,却见紫磷自在的负手站在那,丝毫没有给他们介绍之意。

    “青灵,这位是。。。”

    雨生拉扯了一下青灵的衣服,随即小声的向青灵问道。

    青灵扭头看了看雨生,只见雨生此时一脸好奇的打量着眼前这位中年男子。“我想眼前这位就是。。。”

    这边青灵话语未落,只听青老当先开口向紫磷笑着说道。

    “上尊,我们又见面了!”

    “这。。。”听到青老主动跟紫磷打招呼,青灵禁不住一怔。

    “上尊?这是紫叔的另一个名字吗?”雨生也深感好奇的向青灵小声问道。

    “无需理会,不过是尊称而已。”

    青灵随口回道,不过心下却是陷入沉思。这位青衣男子一身生机充盈茂盛,好似万年桑竹流转不息。当今能将木灵术修炼至此的唯有木灵宗主,被誉为南荒守护神的青老了。身具一宗之主,修为更达尊者。竟也是对紫磷如此恭敬,看来,他也已知晓紫磷的身份了。

    想到此,青灵的内心顿时安稳了许多。不过不知雨生的情况他也是否已知?这边青灵犹自深思,另一边只见紫磷微微欠身淡淡的说道,“青老见外了。此次还需麻烦青老了!”

    “哈哈。。。不麻烦不麻烦!贵客登门,怎能长站山门之前?有什么事,我们宗内详谈!”青老说罢,当先前面引路朝着山上走去。

    在路经雨生二人身旁时,却是止住步势,“水行阳灵身!不错不错。。。想必这位少年就是上尊想要引荐之人吧?”

    “正是!”紫磷走到雨生身边,转头对着雨生说道,“雨生,这是木灵宗宗主,青木老人!”

    “小侄柳雨生见过青老!”

    雨生甚是恭敬,弯腰屈膝便欲跪拜,不过方弯腰半处,只觉一阵清风吹过,雨生随即被吹扶了起来。

    “哈哈。。。有心就好!”

    青老很是满意的看着雨生笑呵呵的说道,随即扭头看向青灵时脸色却是不由得一怔。

    “紫炎龙蛇?”

    言语间颇有些不可置信。

    “据传六年前妖族内部发生动乱,现今妖王以不臣之心为由屠灭了紫炎龙蛇一脉。没想到。。。”

    “是爷爷的紫灵蛇息护我离开,我当时修为尽无,妖灵更是几近垂死。可能也因此才躲过界河上的结界之力而来到了人族这边。”

    青灵走上前,对着青老微微行礼道。

    “是雨生救了我,所以为报救命之恩,我已与雨生签订了灵魂契约而成为了雨生的本命魂灵。”

    青灵自知人族对妖族无甚好感,为避免紫磷走后引起他们的讨逆之心,青灵于是和盘托出,既说明了自己与雨生的关系,又撇清了和妖族的瓜葛以及自己与妖族的敌对立场。

    果然,再听到青灵所说后,青老脸上的神色稍缓,“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未在你身上感觉到一丝妖气。不愧是上尊引荐之人,水行阳灵身已是天纵之资,又有紫炎龙蛇这样血脉高贵的本命魂灵。雨生,你的未来不可估量啊!”

    “青老说笑了,嘿嘿。。。我。。。”

    被青老在众人面前夸赞,雨生一时有些不好意思,搁那一个劲的咧嘴傻乐。众人见状,顿觉有趣,也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一路上。青老在前领着三人不急不缓,就此拾阶而上,青老一路介绍着山上的风景。紫磷有些不耐,但看到雨生与青灵却是一路兴致盎然,也只得按下心性,缓步而上。

    终于,四人约莫走了五六炷香的时间,此时的地界已是雾气萦绕。

    “再往上走便已寒气侵身,寻常人自是接近不得。再往上攀爬千丈,便是天木峰峰顶。三位,请随我来!”

    青老说罢,随即手中一捏法决,四人脚下青光大盛。载着四人向山顶飞去。

    青芒如电,穿云破雾直向山顶飞去。约莫一刻钟左右,青芒闪动间方才落至山顶。

    山顶之上,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男孩约莫十四五岁的样子,女孩年纪略小些!男的俊女的俏,挺拔俏立在那宛如一对璧人。

    “这是爱徒木灵单和竹萤!灵单竹萤,过来见过上尊。”

    “小侄木灵单!”

    “小侄竹萤!

    “见过上尊!”

    “俱是木行阳灵身!恭喜青老后继有人!”紫磷随手一挥,气流轻吹间将牧灵单与竹萤扶起。

    “呵呵。。。这点倒是令青老甚是欣慰。”

    青老笑呵呵的说罢,随即扭头看向雨生与青灵,“雨生青灵,我天木峰虽称不得洪荒峻山,却也是钟灵奇秀别有风景。两位若有兴致,不妨让灵单竹萤带你们四处转转!”

    青灵倒是没什么,而雨生听到青老所说,顿时喜形于色。

    “好啊好啊。。。长这么大我第一次爬上这么高的山。想必风景一定令人心旷神怡!”

    “呵呵。。。相信肯定不会让两位失望!灵单竹萤,那你们就带着雨生青灵四处看看我们的天木峰吧!”

    “是!”

    木灵单与竹萤随即领着雨生与青灵离开。

    “上尊,我们殿内歇息!”

    大殿之上,青老端坐殿首,紫磷坐于殿旁。

    “青老!我非客套之人就直说来意。此次前来就是之前所说之事,劳烦青老将雨生引荐到水灵宗!”

    “呵呵。。。现今护族结界消失,三邪尊破封之日也将近。将来之日人族与三邪族之间必有一场避之不得的大战。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尊者能将如此资质的天之骄子交于阴阳派,当真是人族幸事!青老自是责无旁贷。只是。。。”

    “青老有话但说无妨!”

    “以上尊身份,只要您自己出面,莫说水灵宗,就是将雨生引荐到阴阳派派主日月尊者那里,也不是难事!却为何。。。”

    “我若说天时未至,不知能否让青老信服?”

    “天时未至吗?呵呵。。。好!既然如此,那我便代将雨生引荐至水灵宗!”

    “紫某在此谢过青老!”

    “上尊不必如此!”

    “紫某在此还有一不情之请。”

    “上尊请讲。”

    “关于我的事情,还望青老莫要张扬。”

    “那是自然,上尊说天时未至,那我自当为天尊守口如**。这一点上尊尽管放心。”

    “多谢!”

    “不知这雨生贤侄今年龄几何?”

    “一十有六!”

    “十六岁啊!”

    青老喃喃自语着,言语间竟似是有一丝落寞和惋惜。

    。。。。。。

    天木峰顶。

    木灵单与竹萤正带着雨生和青灵在天木峰顶四处游逛。雨生,木灵单和竹萤俱是年纪相仿之人,青灵又是自来熟。短暂的交谈后四人已由起初的生疏渐渐熟络起来。

    “你要去水灵宗是吗?”

    竹萤听到雨生二人所说,脸上不由得一喜,随即下意识的看了眼木灵单。

    “嗯,此次紫叔前来,就是要把我和青灵送到水灵宗的!”雨生回头看了看大殿方向。

    “你师傅可真厉害,竟想到通过青老去牵桥搭线,难不成他也知道青老与水灵宗主的事?”竹萤搁那自顾自的说道。

    “竹萤!”

    木灵单出言制止。竹萤似是意识到自己多嘴,调皮的吐了吐舌头。而木灵单则是眉头微蹙不知在想些什么。

    “雨生!”

    就在这时,紫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哇!雨生,我能说你的师傅也太年轻太好看了吧?”

    竹萤眼冒桃花,两眼直勾勾的看着紫磷。

    “呃。。。还好吧!”

    雨生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随即与青灵一道朝着紫磷走去。

    “我说你就不能矜持一点!”

    待到雨生两人走的远些,木灵单有些无语的向竹莹说道。

    “就是很好看啊!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如此好看的男子!那个。。。除你以外!”

    听到竹莹最后一句,木灵单微微一愣却也没作他想,转过头向雨生三人看去!

    而一旁的竹莹,在看到木灵单毫无波澜的反应后,原本笑魇如花的俏脸上顿时蒙上一层云雾,笑容渐敛!

    “紫叔!”

    “青老已经知会水灵宗那边了,应该过不了几天那边便会来人接你们!”

    “哦!这么快!”

    “在水灵宗之人未到之前,你们便在这天木峰上住下。”

    “紫叔,那你呢?你。。。你当真要离开吗?”

    雨生说话间,眼角禁不住泛起点点泪花。

    看到雨生的眼中的荧荧泪光,紫磷顿觉一股暖流在心间流淌,这种被人不舍的情意,有多久未曾有过了!

    “雨生,你。。。”

    “紫叔,你。。。你能不走吗?”

    “之前是不放心你,现在已将你安顿好,我也就可以安心去做自己的事了!”

    紫磷很是宠溺的摸了摸雨生的头发。

    “小兰已离开,现在你也要走,我长这么大从未有如你们这般的人关心过我,是雨生哪里做的不好吗?你们。。。你们都要离开我!”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