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神秘来者
    白衣妇人话语未落,便被血蝠打断道。

    “想来她身上可能是有什么辟毒圣物吧!”

    “这。。。但那男孩竟是水行阳灵身!我们要不要前去。。。”

    “看他们前往的乃是去天木峰方向,你就不怕妄自行动而引起木灵宗的注意吗?到时候耽误了妖王交待的正事,这个罪责你可别指望我与你一起承担!”

    血蝠说罢不再理会白衣妇人,转身朝着另一处山峦飞去。白衣女子见状,虽不满却也无奈,撇了撇嘴后身形瞬动,化作一道白芒紧追而去。

    “你刚刚为什么不出手杀了他们?雾雨森林的妖兽出现在此地,定是与他们有关!”青灵回头看着那处已渺小成点的山峦,向紫磷疑惑的问道。

    “没必要!”

    “为什么没必要?他们可都是天阶七品的灵兽存在,若是将他们除去,自会对妖族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

    “这是木灵宗宗门所在,妄自出手是对木灵宗的不敬!一会到了只需把事情经过向他们说明即可。相信木灵宗会处理好此事!”

    “好吧!”青灵有些沮丧,“哼!妖族众妖,下次再让我遇到,必让你们有来无回。”青灵心里暗自恨恨的说道。

    如此三人又飞驰了半个时辰,终于在拐过一座山腰后,一座直插云霄的山峰好似凭空闪现一般突现眼前。

    “这。。。也太高了吧!”

    雨生仰着脖子观望,竟也只是看到那半山腰的滚滚云雾。

    “这就是天木峰,我们下去吧!”

    光影散落,紫磷三人在山脚下现出身形。

    眼前就是天木峰的山脚,三人抬头看去,便看到一座借由长歪了的巨大古木因势而建的古朴山门。

    “木灵宗”

    山门之上,由枝丫和藤蔓组成的三个绿油油的大字在阳光之下显得分明!山门背后便见一排排石阶依山而建,蜿蜒着朝山上蔓延开去。

    “我们要上去吗?”青灵有些讶然,“你有跟他们说好我们今天来吗?”

    紫磷方要开口,若有所感,抬头看去时,便见一道青芒自空中瞬飞而至,青芒闪耀间,一个男子的声音悠然响起。

    “天行有序,春夏秋冬四季更;地转无迹,生老病死事无常;死亦无惧,一念造生机;生亦何欢,转瞬化阴阳!”

    话甫落,青芒消散,缓缓现出一位手持柳木杖,身穿青衣的中年男子。

    这人自然就是青老。

    。。。。。。。。。

    中土,东海之滨与万里朝城中间的连绵丘陵。

    在这丘陵带的一处普通山涧,此时聚首着七个身影。这七个人,自然就是妖王一行人。

    “鬼帝兄,刚刚这一会是去哪了?”

    魔皇笑呵呵的向鬼帝问道。

    “不过是去认识了位新朋友!”

    鬼帝不以为然的随口回道。

    “哦!能入得了鬼帝的法眼,此人想来不简单。不知道鬼帝的这位新朋友是。。。”

    “刚认识还不熟,等熟悉了以后自会介绍给大家认识!”

    “哈哈。。。这样啊!想必到时候我们定会大吃一惊!”

    “既然事已明了,那就按计划各自行事吧!”

    妖王似是对鬼帝与魔皇的谈话甚是无感,冷声说罢,看也不看其余众人,转身便欲离开。就在这时,一个飘忽不定的声音突然响起,“妖王请留步!”

    “嗯?”

    妖王一愣,止住脚步。其余人也是一怔。凝神查探间,只见不知何时,在不远处的石崖上站立了一个身影。身材高大,一身黑色兜袍将整个身子遮挡其中。硕大的兜帽更是将整个脸容隐藏在阴影之下。

    春雨如丝,众人都是气罩护体。而眼前这人却是不为所动,任由雨水滴落在兜袍之上。

    “唰。。。”

    四道人影闪现,只见魅蝶,鬼少,鬼女与宫无极身影瞬动,呈四角之势将黑袍来者包围其中。

    “阁下是谁?”

    妖王寒声问道。

    “呵!”

    来者一声轻笑,声音颤抖如织,明显是经过刻意的掩饰。

    “收起你们的戒备心,我来这不是跟你们打架斗殴的。”

    妖王鬼帝与魔皇却是置若罔闻,各自冷冰冰的看着这位陌生来者。

    来者见状,似也不甚在意,随意的摆了摆手,随即自山崖上轻飘飘的落至山涧。

    “我来这是有几个事关人族三教的消息要告诉你们,不知诸位。。。可有兴趣一听?”

    。。。。。。。。。

    此时正值初春,这片丘陵上面的树木尽是光秃秃的枝干,远远看去很是寥落。越过这片山岭便会看到一条甚是宽阔的大道,而从这条大道再往东七十里,便是东海之滨。

    这条大道沿着海滨朝着南北伸展开去,以南至南荒森林边缘,以北至冰凌雪原附近。因为连接南北,故而常年人流不息,所以这里也是中土人族与南北荒物流沟通的主要通道。

    虽然大部分的中土人族都聚居于万里朝城内,但有些人族居民习惯了耕织渔猎的乡野生活,所以有一部分选择居住在万里城池的外围密林边缘,仍旧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的耕作生活。

    “老话说春雨贵如油,但今年春天的雨水未免也太便宜了吧!”

    大道上,三三两两的人族族民头顶着蓑笠,身上披着芦苇编织的雨披在雨中不急不慢的走着。

    “对呀!这入春才月余,就已经下了三场春雨了,而且每一场还都不小!”

    “看样子今年是个丰收年呀!”

    “丰收年?你们难道没听说什么吗?”

    “听说什么?”

    “结界。。。消失了!”

    “什么?这。。。”

    “那岂不是意味着三邪族又可以在我们人族来去自如了?”

    “完了。。。我们的好日子到头了。。。”

    “哎呀我说你们怕什么!有元灵山上的那些仙人和天禅寺的佛家众僧护佑,什么妖魔鬼怪还不得乖乖的等着被宰?”

    “嘿嘿。。。说的也是。有阴阳派五灵宗和天禅寺的守护,我们自是没什么好担心的!”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搁那兀自闲聊着,言语间满是对阴阳派和天禅寺的敬仰。

    雨越下越大,刚刚还是绵绵细雨,此时却是大有磅礴之势!

    “快走快走,赶紧到前面的十里驿站避避雨!”

    路人闻言纷纷加快脚步往前一路小跑而去。

    大道上众人慌乱奔走忙着躲雨,却是有一人信步缓行,周身隐隐蓝光闪烁,将那雨滴格挡开去。此人自是任天行。自树林离开后,任天行便前往十里驿站与剑奴会合。一路走来,脑海中却是不停回想着鬼帝的话语。

    本就烦躁至极,此刻再听那些人族族民口口声声尽是阴阳派与天禅寺,而无量门当真是提也未提。任天行内心积压的火气几欲喷薄而出。不过好在任天行浸淫剑道二百多年,剑神巅峰境的修为也是名副其实,故而虽欲不发不快,但却也是及时克制。

    任天行手捏剑指轻颂静心流,气流运转周身,狂躁的内心逐渐安抚。任天行不再他想,身影一瞬,化作一道蓝芒朝着前方飞射而去。

    蓝芒呼啸,自大道上的行人耳边呼啸而过。众人只觉身畔一阵疾风吹过,瞬即无声。

    十里驿站。

    乃是这大道上唯一的一家供过往行人歇脚休息的旅店客栈。之所以称作十里驿站,乃是之前这驿站刚刚设立时,这大道不过连接十里之处,随着时间推移,这大道上的行人越走越多,路也是越来越宽。道路宽了,这驿站的名字却是一直沿用了下来。

    这边任天行一路飞驰,在距离驿站百十丈处后停了下来,蓝芒闪烁间现出身影,随即理也不理身边路人活见鬼的神情,自顾自的朝着驿站径直走去。

    任天行方一走近驿站,便看到站在门口屋檐下的剑奴,“师傅!”剑奴方要欠身行礼,便被任天行拦了下来。“走吧!”任天行说罢,当先举步朝着雨中走去。剑奴见状,忙不迭的跟了上去。

    “师傅,那个。。。死了吗?”

    看着任天行凝重的脸色,剑奴试探着问道。

    “以后你碰到那个人,切不可与其正面冲突,明白了吗?”

    走了没几步的任天行听到剑奴的问话突然停了下来,转身看着剑奴很是严肃的说道。

    “但是他。。。”

    “没有但是!”剑奴方要说话,便被任天行严厉的打断,“还记得为何给你取名唤作剑奴吗?”

    “师傅是让我心无旁骛的一心为剑,视剑为主,不可为了他事扰了剑心。”

    剑奴看着任天行认真的说道。

    “记得就好。你之天资为我平生仅见。我不允许你把时间浪费在惩奸除恶这些事情上,一心钻研剑道才不枉你这一身逆天资质。”

    任天行说罢,不再理会剑奴,蓝色剑气在脚下蹿生,载着任天行冲天而去。

    而剑奴,则回味着任天行所说,脑海里蓦然闪过鬼帝之前所说的话,心神一震。凝思片刻后方才御剑离开。

    。。。。。。。。。

    中荒,丘陵山涧。

    妖王等七人站在一处,此刻众人看向那神秘来者的眼神已不似起初的那般冰冷,反而多了几丝玩味。

    “刚刚阁下所说,无一不是不为人知的秘辛,现在很好奇阁下的身份!”魔皇看着黑袍来者悻悻的说道。

    “我的身份你们不用去猜,因为知不知晓于你们都没什么实际意义。”来者声音飘忽,此刻再听竟是听不出是男是女。

    “看来阁下也很小心自己的身份,所以才连声音也是经过修饰。”妖王上前一步淡淡的说道,“既然如此,我们也不强求,那能否告知我们阁下这般做目的为何?”

    “好人当久了,想尝尝做坏人的滋味!不知这个理由可让三尊满意?”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