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剑神之痛
    大汉说到最后,一边摇头一边叹着气,方脸之上满是惋惜。

    “你想说什么?”

    “千年前的那场圣战,无量门也是身先士卒死伤无数,可现如今呢?你们拼死护卫的苍生早已将你们遗忘。”彪形大汉踱着步子围着任天行侃侃而谈着,“嘿嘿。。。当无名英雄的滋味,相必任掌门刚才在元灵山下已深有体会了吧?”

    任天行沉默不语,不过周身剑气却是在彪形大汉说罢之后蓦然弹吐吞射。

    “无名英雄是那些没本事的人当的,任掌门天纵之姿,剑术通神,如此被世人看淡,啧啧。。。我可是由衷的为任掌门感到不平呀!”

    “你为我感到不平?敢问鬼帝是以何身份在为任某抱怨呢?”

    “身份吗?呵!只是出于对可敬对手的怜惜而已!”彪形大汉随意的摆了摆手说道,“放眼整个洪荒,能被我看做对手的屈指可数,而你恰好是其中一个!把我对手看低那就是对我的蔑视和不敬!任掌门放心,你在你们人族受的屈辱,我会好好的替你讨回的!”

    “无名英雄也好,所受屈辱也罢,那都是我自己的事情,鬼帝,我与你正邪对立,还望鬼帝莫忘了自己的身份!”

    任天行说罢,似是不愿做太多纠缠,转身就欲离开。

    “嘿嘿。。。没看出任掌门竟是个淡泊名利的高人,当真是让鬼谋吃惊不已哦!不过既然你不在乎这些,那任掌门又是在烦躁和不满什么呢?之前方入万里朝城的强横之举又是在宣泄什么呢?”

    “你似乎关心的太多了吧?”

    任天行足下未停,继续朝着树林外走去。

    “难不成任掌门竟是个一心向剑不问世俗之人?但可惜。。。任掌门的资质似乎满足不了你的野心呢!”

    “嗯?”

    任天行蓦然止步,扭头直勾勾的盯着那名彪形大汉。

    “脱神至圣,你这辈子是无望了。。。”

    “你再说一遍!”

    任天行眉山骤凛,看向大汉的眼神已是剑气四溢。

    “怎么?被说到痛处恼羞成怒了吗?其实你自己早就知道,只是不敢面对而已!”

    “放肆!”

    剑气弹射如电,瞬间刺中彪形大汉的右肩,剑芒吞吐,拖曳着大汉身体朝后飞退而去。

    “砰!”

    最后将其钉在一株灌木树干上。

    “莫要以为你寄居在人族肉身内,我就不敢杀你!”

    任天行此时目眦尽裂,手中剑芒蓝光激射,不断撕裂着大汉身上的那处伤口,鲜血横流,自右肩处缓缓流出,混合着雨水滴落在地。

    “呵!戳中你心底深处最不愿面对的隐痛了吗?嘿嘿。。。当今阴阳派主日月尊者可是水火双行阳灵身,一身灵术修为举手投足间便可让日月色变山河震荡!而天禅寺现今佛首笑如来的修为据传已达尊者境日阶中期,一身降魔真力已是令万魔辟易,更何况还有八印降魔杵这一佛门圣器护身!再看看你自己?说好听点是一宗之主,其实呢?以你之能为也应该清楚你与他们之间的差距吧!明知比不得却是徒呼奈何,怎们样?被人轻视却无能为力的感觉不好受吧?”

    “哼!”

    此时任天行已没了起初那般淡定从容,剑气飞蹿激射,将彪形大汉周身切割的遍体鳞伤。

    而大汉却是好似察觉不到一般,仍旧一脸蔑笑的自顾自的继续说道,“天资决定一切,爬虫就是爬虫,再怎么努力也终究不能与龙凤为伍!你站在他们身边,就是个陪衬鲜花的绿叶罢了!”

    “混账!”

    此时任天行双目之中透着血光,一身剑气不受控制的肆意蹿射,一时间方圆百十丈之内的树木花草尽数被撕裂成一块块碎枝烂叶。泥泞的地面被剑气搅动割裂,使得此方天地浑浊不堪。

    “你可知你是在跟谁说话?纵使不是剑圣之身,以我之能为现在杀你易如反掌!”

    “你的确能杀死我,但。。。你敢吗?”

    “你。。。”

    听到鬼帝所言,任天行神情一怔。

    “滚吧!”

    强按杀意,任天行右手怒挥,剑气逼射将彪形大汉远远的逼射而去!

    彪形大汉就势飞退,身影一瞬便消失在林中,“任掌门,好好思量一下我说的话,不久之后我会再来找你的!”

    人已走远,刚刚喧嚣的树林也再次恢复了平静,春雨如常依旧不知疲倦的下着,而雨中矗立的那人心绪却是好似天上的朵朵乌云翻腾搅动着。

    “天资决定一切,爬虫就是爬虫,再怎么努力也终究不能与龙凤为伍!”

    不知为何,鬼帝的这句话好似魔音绕梁般久久在任天行脑海中响动着!

    任天行闭上双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颇具凉意的林中空气直透心肺百骸,使得烦躁狂跳的心境缓缓平复了下来。

    任天行睁开双眼轻吐一口浊气,随即深深的看了眼鬼主离开时的方向,蓝芒闪烁间化作剑芒飞离而去。

    而就在任天行离开的刹那,只见不远处一株灌木的树皮突然裂开,一团赤芒自树内缓缓飞出。

    “任天行,下次见面你会带给我怎样的改变呢?”

    声音阴沉桀骜,竟是鬼帝的声音。

    鬼帝话语方落,赤芒闪动间化作一条触手从破裂的树干里拽出一个人来。一身褴褛布衣,周身肌肉纠结,正是刚刚那个彪形大汉。

    “扑通!”

    赤芒触手一甩,将犹自昏迷的大汉重重的摔落在地,大汉吃痛,在雨水浇灌下渐渐醒转过来,转头四顾间有些茫然,待抬头看到那一团赤芒时,顿时大惊失色。

    “啊啊啊。。。别。。。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彪形大汉此时吓得瑟瑟发抖,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朝着鬼主求饶道,“求求你,不要。。。不要杀我。。。”

    “嘿嘿。。。”

    看着跪在肮脏不堪的水洼里朝自己低声下气的彪形大汉,鬼主嘿然阴笑着,赤芒闪动,一根赤芒丝线缓缓伸出,随即盘旋缠绕在那株灌木上。

    但见那株灌木突然枯萎干涸,原本饱满的枝丫好似被抽取了生机一般眨眼间化为一堆枯枝。做完这些,但见赤红光团光芒闪耀,似是比刚才明亮了几分。

    “给我个不杀你的理由!”

    彪形大汉看着那株瞬间枯败的树木,目眦已是被这恐怖异术吓得尽裂,再次看向赤芒的眼神,恐惧尤甚!

    “不杀我的理由。。。不杀我的。。。我。。。我上有老下有小,你。。。你若杀了我,他们。。他们就得饿死呀!”

    “你是因为担心你的一家老小而不让我杀你的吗?”

    “他们是我的长辈和后辈,养育他们是我的职责!若是我死了,他们。。。他们就得活活饿死啊!”

    “哦!这样啊。。。那我要是告诉你,我能帮你照顾好他们,而且比你照顾的还好,吃的肯定比现在饱,穿的比现在暖,若是这样的话,那我是不是就可以杀了你呢?”

    “这。。。我。。。”

    “你不让我杀你的原因不就是担心你的家人吃穿用住没人照顾吗?现在有人替你完成你的事了,那你,是不是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

    “不。。。不是。。。我。。。我。。。还不想死!”

    彪形大汉说罢,突然从地上爬起来,拔腿便向远处跌跌撞撞的跑去,“我不要死,我还不想死!”

    “虚伪的人族,总是给自己的懦弱无能贪生怕死找一些冠冕堂皇的借口!”

    但见赤芒璀璨,陡然伸出一根赤芒丝线将彪形大汉的双脚缠缚,随即拖拽而回。

    “求求你,不要。。。”

    话未说完,便见那道赤芒丝线瞬间射入大汉眉心。丝线入体,只见大汉健壮的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瘪,伴随着雨滴溅落的声音,大汉的惨嚎声不绝于耳,身体更是禁不住的簌簌颤抖着,没一会大汉的惨嚎声渐渐没落,最后渐不可闻。

    而大汉的一身血肉精气已尽数被鬼帝吸收,丝线抽回,大汉就此被摔落在地。只见此时大汉双眼空洞,显然已经死绝,而原本肌肉纠结生机饱满的躯体,则成了一具皮包骷髅,只有一堆粗布麻衣套在这具骷架之上。

    “放心,你的一家老小不会饿死,因为他们马上就会去陪你的!哈哈。。。”

    鬼帝肆无忌惮的狂放阴笑回荡在这片树林内。一时间禽鸟惊飞林兽奔走。

    声音渐远最终弱不可闻。

    绵绵细雨冰冷如常,哗啦哗啦的继续浇灌着这片人族沃土。雨势渐大,地表上的雨水逐渐汇聚成流,将地面的污秽不断的冲刷,而那一堆枯枝以及枯枝上的骇然骷髅则在无声的诉说着刚刚那一幕的血腥杀戮。

    。。。。。。。。

    南荒森林。

    包含着蔓蛇血肉的湛蓝冰晶瞬化成刃,在青灵的操纵下朝着紫磷看去的那处山峦怒射而去。

    “嗡。。。”

    “嗡。。。”

    两阵弦音蓦然响起,随着一白一赤两道丈余长光刃自那山峦的半山腰蹿出,轰然将那冰刃击为粉末。一时间蓝白赤三色光刃反震气浪乱飞激射,瞬间将那临近的树木摧毁尽无。

    光华散尽,树梢上现出两个身影。

    一个容貌艳俗的白衣妇人,一个身穿一身血红长袍的健壮男子。

    白衣妇人巧笑嫣然的看了看紫磷,随后目光不断在青灵与雨生身上来回扫探。

    而那血衣男子,则是定定的看着紫磷怔然不语。

    “六尾灵狐与血蝠!”

    青灵看着那二人,脸色不由得一沉。

    “这两人都位居死王之刃,一身修为远在螳七之上,竟是出现在此处。”

    看着一脸凝重的青灵,紫磷却是不以为然。

    “走吧!”

    瞟了眼血蝠后,当先朝着前方飞去。青灵见状,似是想要说什么,但见紫磷似是不愿节外生枝,也只得与雨生一道飞离而去。

    “这丫头竟能让蔓蛇自动辟易,莫非她就是。。。”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