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丕变风云
    中土阴云密布大雨磅礴。

    而在南荒,却是暖阳高照。橙黄的日光肆意的播撒,为每一片绿叶镀上一层淡淡的暖色。林风吹动,枝翻叶响。

    倏然,群鸟惊飞。

    一蓝一白两道光芒自树林内电射而出,直蹿九霄。飞至半空后,光影闪烁间缓缓现出三个身影,正是紫磷,雨生和青灵。

    雨生第一次御风飞行,虽是被青灵的灵芒环护,但却也是惊骇不已,双手死死拽着青灵的胳膊鬼哭狼嚎。不过毕竟是青春年少,没一会,惧色渐消,转而是掩饰不住的满脸兴奋。

    “雨生,你可还记得刚刚叮嘱你的话?”

    看着东张西望满脸惊喜的雨生,紫磷淡淡的问道。

    “记得,第一,不向任何人说起自己以往的经历;第二,不向任何人透露紫叔的消息。”雨生脆生生的回答道,笑容灿烂,在阳光下,好似一棵盛开的向阳花。

    “就这些吗?”

    “呃。。。哦!还有就是当别人问起我的年纪,我须得说自己是十六岁!”雨生挠着头嘿嘿说道,不过随即却是不解,“紫叔,我明明才十四。。。”

    “打现在起你是十六岁,切记!”

    “这。。。好吧!嘿嘿。。。”

    看着眼前喜笑颜开的雨生,紫磷心里禁不住慨叹,说到底雨生终究不过是个十四岁的少年。或许经过多年之后,他便会逐渐淡忘小兰也不一定。若是那样再好不过。不过,我。。。是不是对他要求太过了呢?想着想着紫磷禁不住陷入了沉思。

    “青灵,我以后会不会也能像你们这样自由自在的御风翱翔于九天之上?”

    雨生甚是亢奋,抓着青灵的胳膊一个劲的问道。

    青灵侧身看着身边的雨生,高空之上风轻云淡,阳光渐炽。微风吹送,入鼻是自雨生身上传来的淡淡的少年气息。

    “嗯。。。这就是。。。阳光的味道吧?”

    想到此,青灵俏脸禁不住微红,感受到自雨生手上传来的阵阵热度,微红的俏脸再添晚霞。

    青灵痴痴的看着雨生,嘴角含笑,对于雨生的问话一时忘了作答。

    “青灵,你怎么了?”见青灵未回应,雨生禁不住转头看去,这一看不由得一愣,“青灵,你发烧了吗?脸怎么这么红?”

    “啊。。。我。。。我没有!”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青灵忙不迭的转过头去。

    “没有就好,我还以为这大太阳晒得你中暑了呢!”雨生搁那咧着嘴嘿嘿的笑着说道,随即扭头看了看紫磷,“紫叔,你说以后我能像你们一样厉害吗?”

    雨生的问话将紫磷自沉思中拉了回来,紫磷看了看俏脸染霞的青灵,心里禁不住一叹,没来由的升起一股感伤,随后看着雨生说道,“不会,因为你只会比我们更厉害!”

    “真的吗?我怎么觉得自己似乎挺笨的!”

    对于紫磷的盛赞,雨生顿觉不好意思,抬手挠着头一时竟有些不知所措。

    “雨生,你在南荒居住的这个山洞也不要向任何人提及,知道吗?”

    “嗯,那紫叔,我若想这个地方了,可以回来看看吗?”

    “当然可以,不过我在洞口设置了结界封印,外人探察不到,而你要想解开封印,须得达到天灵六品以上的修为才可以!所以,你要好好努力知道吗?”

    “我会的紫叔,以前我总是摇摆不定,不过是因为没有什么动力而被动的接受着,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对于即将迎来的那与之前天翻地覆的生活有些抵触和胆怯罢了。现在我即已坚定,那我就会义无反顾。”

    稚气未脱的脸上在阳光的照耀下透射着一股异常的坚决和强韧。看着此刻的雨生,青灵知晓,接下来的一切才是他们真正的开始。

    “紫叔相信你!希望再次见到你时,你能让紫叔感到惊艳。”

    “嗯!不过紫叔,你为什么要这么急着离开?你为我做了这么多,我现在除了你的名字,其他的一无所知。我总感觉,你对我不单纯!”

    听到雨生的话,青灵与紫磷各自禁不住心神一震,二人齐齐向雨生看去,只见雨生一脸认真的看着紫磷。

    “柳雨生,你是觉得自己长得有多好看?啊?是不是每个见过你的人,但凡对你好点,你就觉得他们对你不单纯?你赶紧摸摸你的脸,看看还在吗?”

    青灵插科打诨的接过话来,翻着白眼对雨生吼道。

    “我的脸还在啊,干嘛要问这么白痴的问题!”雨生一双手在自己脸上认真的摸索着,然后像看傻子似的看着青灵。

    “你。。。我真想送你两个字!”

    “帅哥?男神?还是。。。”

    “智障!”

    “你骂我智障?我若是智障,那你简直就是没脑子!”

    “你。。。”

    高空之上,青灵与雨生你一言我一语的搁那打趣逗笑着。不知青灵说了什么,使得雨生禁不住肆无忌惮的哈哈大笑起来,青灵也一并笑的前仰后合。

    一旁的紫磷,看着笑的见牙不见眼的雨生,而那张俊脸之上仍旧有着未脱的稚气。

    “若是可以,我多么希望你能如现在这般单纯无心机的抱着心中的那份美好简简单单的生活下去。但。。。呵!或许这就是你的命吧,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我能做的,就是守在你身边,风雨同行的与你共同走完这一世。”

    想着想着,紫磷眼角禁不住湿润起来,看着兀自嬉闹的两人怔怔出神。

    “紫叔,你。。。你是哭了吗?”

    察觉到紫磷这边半天没动静,雨生侧身瞧来,便发现了紫磷正在潸然落泪。

    听到雨生所说,青灵转身看去,正好与紫磷的眼神对了个正着。

    “什么哭?是因为。。。你。。。你紫叔年纪大了眼睛不好,风一吹就流泪!那个。。。是不是这样啊姓紫的?”

    青灵心细如发,探察入微,看到紫磷眼神便知其缘由为何。心底慨叹之余,只得信口编了个瞎话说道。

    “呵!年纪大了身体就是不行,小毛病而已,不用担心!”

    紫磷会意青灵之意,接话说道。随即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痕。

    “雨生,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去做,所以不得不离开。至于我是谁并不是很重要,你只需知道,我是这世上唯一不会害你的人。”

    “我知道紫叔对我好,但是。。。”

    “雨生!我答应你,下次见面时,我会把你想知道的通通都告诉你!但现在,你只需收拾好心情和状态迎接你的崭新生活,好吗?”

    听到紫磷所说,雨生微微的一怔,思虑片刻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好!”

    “走吧。。。天木峰想必快到了!”

    紫磷说罢,白芒瞬闪,嗖的一声朝着前方连绵青山怒飞而去。青灵见状,也灵气沛运,蓝芒闪烁间紧追白芒身后。

    如此飞行了约莫有半个时辰,三人俯瞰,脚下已是风景焕然。

    只见低矮山峦层峦叠嶂,一片连着一片,一山叠着一山。山上满是郁郁葱葱的成荫灌木,藤蔓盘根错节的缠绕树间,偶有不名禽鸟欢啼群舞,灵猿树猴攀飞荡漾。

    “下面的景色竟是变得如此不同,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山!嘿嘿。。。青灵,我们飞低一点。”

    “嗯!”

    蓝芒环护,载着二人缓缓靠近那层叠山峦。紫磷见状,也随着二人低飞慢行。

    就在三人欣赏着这与之前森林迥然不同的如画风景时,一株生长在半山腰的紫叶灌木上,缠绕着的数根黑色藤蔓蓦然一动,随即弹伸飞舞,迎风朝着三人弹射而来。

    雨生一愣,青灵紫磷眉眼一凛。

    “黑蔓寸蛇?”

    青灵看着那飞射而来的藤蔓,脸色讶然,嘴角却是忍不住露出一丝浅笑。

    这边青灵话语方落,只见那根藤蔓飞至三人三丈余远后突然断裂四散,瞬即化作一条条寸长的黑蛇,腥红蛇信吞吐间,嘶嘶之声大作,朝着三人怒咬而下。

    “咦?”

    变故突如其来,雨生也不过是颇为好奇的低声质疑了一声。而青灵却是身形未动,双眼之中突然亮起一抹紫色。

    望着青灵眼中的紫色闪电,群蛇惧惊,纷纷尖锐嘶啸着倒退而回。

    青灵为紫炎龙蛇,乃是现今妖兽血脉最为高贵的存在。虽血脉之力被封印尚未觉醒,但此刻青灵激发血脉散发的龙蛇气息,仍是令群蛇恐惧尤甚,来自血脉上的强横碾压使其不由自主的闪避开去。

    但退至半途,一条条蔓蛇突然凭空炸裂,血肉四射间随风飘散。蓝芒爆闪,顿时将群蛇那四散的血肉冻结成一块块晶莹冰晶。

    “黑蔓寸蛇的血肉蕴含剧毒,若是随风散至周围河流中,被人族和其他林中生灵饮用后果不堪。”

    青灵说罢,操纵着那些冰晶缓缓飞至身前。随即右手之上紫芒闪耀,但见一滴滴黑色液体自那冰晶包裹的群蛇血肉中缓缓飞出融入紫芒之中,几息之后,紫芒之内渐渐聚拢一拳头大小的黑色水球。

    “咦?青灵这是在干嘛?”

    看着青灵的举动,雨生有些不解的向紫磷问道。

    “她在吸收黑蔓寸蛇血肉中的蛇毒!”

    “啊?青灵在吸毒?她。。。”

    “她不会有事的!青灵乃是紫炎龙蛇,紫炎龙蛇的本命心毒本就剧毒无比,更何况青灵还身怀返祖之血。炼化这点程度的毒液于她不值一提!”

    这边紫磷方向雨生解释完,便见青灵右手之中的那团黑色水球已然不见,而那紫芒却是更显炽盛。青灵一挥手散去紫芒,随即回身看向紫磷沉声说道。

    “这黑蔓寸蛇生性残暴,被爷爷囚困在雾雨森林的万蛇谷中,现在爷爷一去,想来得到了妖王的默许而从万蛇谷出来了。不过。。。为何会来至此处?”

    “看来妖族已在逐步侵占人族领域了!”

    紫磷看着那湛蓝冰晶沉声说道。话语方毕,心有所感,转身朝着身后不远处的那座山峰看去。青灵似是也有所感应,心神一动,冰晶如雨,化作漫天寸长冰刃朝着那处怒射而去。

    。。。。。。。

    中荒,万里朝城外的树林内。

    细雨依旧,纷纷攘攘的颇有愈下愈大的趋势。光秃秃的树枝上沾满了滴滴水珠,随着雨水一起吧嗒吧嗒的砸落在泥泞的林地里。

    树林间,一道蓝芒光华吞吐间将一个英挺的中年男子环护其中,密集的雨滴落下,触到蓝色剑罩便被炸成一朵朵水花。

    这男子自然就是任天行,此时任天行向来淡漠的脸上眉眼稍凛,星目如炬定定的看着对面不远处,那位在血芒环护下的彪形粗野大汉。

    “你问我是谁?呵。。。在下不才,被族内子民唤作一声,鬼!帝!”

    大汉看着任天行随口说道。

    “当今三邪尊之一,鬼界现任主事!呵呵,当真是失礼!”

    任天行嘴上如此客气着,手上动作却是毫不留情,但见一道蓝芒惊现,好似九天霹雳降落凡尘,直袭大汉而去。

    “竟敢在中土撒野逞凶,是欺我人族无人吗?”

    剑芒霹雳,直向大汉心脏处射去。而大汉却是一脸淡然,好似没看到那道雷霆剑光般,嘴角含笑的直勾勾的盯着任天行。

    “哧!”

    滔天剑气瞬至,将大汉心脏处的衣衫陡然绞碎。但见剑芒锐鸣,在大汉心脏处缓缓转动着。剑光吞吐激射,将大汉周身衣衫割裂成寸,一身粗布麻衣转眼间便成褴褛。

    “啧啧。。。任掌门在杀人之前喜欢扒人衣服吗?还是任掌门喜好男色之体?早知如此,就给任掌门找一位卖相好点的!”

    “堂堂一界之主竟是只会耍嘴皮子吗?”任天行素手一挥散去剑芒,“要不是担心伤及这具人族肉身,我必将你斩于剑下!”

    “没看出来任掌教竟也心系普罗大众!还真是让人失敬失敬!不过可惜呀。。。”

    “可惜什么?”

    “可惜苍生愚昧,只知阴阳派那些自以为是高傲自大的家伙和天禅寺的那帮虚伪假面的和尚,而对于大名鼎鼎的无量剑门,却是。。。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