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佝偻老者
    只见此处山脚是一处较为宽敞的空地,正值初春,空地上还是一堆堆的枯萎草丛。绿芽新冒,依稀见得淡淡青意。

    虽是风雨将至,但五六个四五岁大的孩童此时正在这空地上一边两两拍着手哼着童谣,一边时不时的抬头望向那高耸入云的元灵山,一双双清澈的眼神之中满是向往。

    “孩子们!天要下雨了,你们怎么还不回去呢?”

    二人走到孩子跟前,任天行笑着向这五六个小孩问道。

    “嗯,我们一会就走。大叔,你跟这个哥哥也是山上的神仙吗?”

    其中一个年龄较大的男孩眨巴着一双大眼向任天行奶声奶气的询问道。

    “神仙?呵呵。。。你们觉得我俩像吗?”

    “哥哥像,叔叔不像!”

    “哦!?叔叔哪里不像了?”

    “山上的神仙都像这哥哥一样很好看,但叔叔。。。脸色好吓人!”

    “。。。。。。”

    孩童天真的话语弄得任天行老脸一红,“。。。你们除了知道山上的神仙能除妖诛邪外,还知道有谁能降妖伏魔吗?”

    “和尚!”

    “还有呢?”

    “没了。”

    “。。。你们可有听你们父母说过无量门?”

    “没有!是个大的量不过来的门吗?”

    “。。。。。。”

    任天行脸色渐暗,刚刚笑意盈盈的脸上此时却是阴云密布。

    “叔叔。。。你。。。”

    本就面色不佳,此时任天行脸色一寒微露煞气,顿时把这些个孩童吓得有些结巴,一个个有些惶恐的看着任天行,小脸也都被吓得毫无血色。

    “师傅!”

    剑奴看着被吓坏的幼童,忍不住传音提醒道。

    “哼!”

    虽说童言无忌,但小孩口中的话却是最为真实。任天行此时盛怒至极,袖袍一挥,回头狠狠的看了眼元灵山后,便大踏步的朝着山下的城池走去。

    “天快下雨了,你们快回家吧,不然淋了雨可是会生病的!”

    剑奴意念传音对着孩童温言说道,随即很是宠溺的摸了一下每个孩子的小脑袋。然后转身朝着已离开的任天行走去。

    任天行似是很不愿意在此处多待,身形闪动,一息之间便在数十丈之外。剑奴见状,方欲提气追赶,却听一阵嘿然冷笑突然在耳边响起。

    “嘿嘿。。。”

    “嗯?”

    笑声突起使得剑奴一凛,循声看去,只见在路边的一块岩石上,坐着一个衣衫褴褛的佝偻老者正一脸笑意的看着剑奴。瘦削的脸上满是纵横交错的皱纹,自剑奴这看去那张老脸好似一张饱经分吹雨打的杨树皮。

    老者直勾勾的盯着剑奴咧着嘴嘿嘿笑着,张口之间露出满嘴的大黄牙。

    “这人。。。什么时候出现在这的?”

    剑奴看着眼前这个乞丐模样的老者,脸上平静如常,内心里却已是波澜凭生。“以我的修为竟是没有察觉到!”想到此,剑奴看向老者的眼神里,不由得多了份凝重。

    “嘿嘿。。。如此年纪就已是剑仙巅峰境,资质不错呀小伙子!”

    形容枯槁的老者,言谈语调竟似青壮年一般中气十足。

    听到老者所说,剑奴禁不住一愣。

    “修为明明被我压制在剑仙中期,就连师傅也不知我的真实情况,这个老者竟然。。。”

    看着眼前这个说话语气与表象极其不一的陌生老者,剑奴心底突生一股寒意。

    “你。。。是谁?”

    “我嘛。。。算了,说出来怕吓着你!”

    老者起身,身影一瞬便在原地消失不见,剑奴只觉一道劲风吹起,眼前一花,老者身影便出现在自己跟前。

    “乖乖的不要动哦!”

    方要有所动作的剑奴听到老者所言,忍不住低头一看,便见老者似枯枝般的右手食指点在自己的气海之处,紧接着一道弱不可察的红芒闪现,随即气海之处一股撕心裂肺传来。突如其来的剧痛使得剑奴身躯剧震。晃晃悠悠的往后闪退,熟料身体一个踉跄顿时摔倒在地。

    豆大的汗珠自脸颊上滚落,身体更是因为气海受创而颤抖个不停。此时剑奴单膝跪地,一手撑在地面支着身子不倒,另一只手则紧紧的抚在气海处。而再次看向眼前的老者时,眼神中满是惊诧和不可置信。

    “你。。。到底。。。想干什么?”

    剑奴勉力聚气,断断续续的向老者质问道。

    “之所以等你师傅离开我才出现,不过是想跟你说些悄悄话!”

    老者说罢,缓缓走到剑奴跟前蹲了下来。

    “留心身边人,别到时候一身资质徒作了别人嫁衣!”老者身体突然前倾,趴伏在剑奴耳边小声说道。

    “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现在不明白没关系,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老者身形闪动,再次坐回了那块岩石之上。

    “好好活着,以你的资质,你的将来我可是很期待!”

    随着老者的退开,自气海传来的那股锥心之痛也随之消失。剑奴意念探察发觉气海无虞方才松了一口气。

    “放轻松,杀你,我嫌跌份!”老者摆了摆手,一脸不以为然的说道,“快走吧,别让你那师傅等着急了!”

    剑奴也无心与其纠缠,冷冷的看了一眼老者,转身朝着已不见身影的任天行追去。不过还没走出多久,老者的声音在其身后再次响起。

    “跟你说的话切莫让别人知道哦,我想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

    听到老者的话,剑奴身形一顿。不过也没再理会,青气闪现御剑而去。

    “我这算是挑拨离间吗?嘿嘿。。。当然不是,我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会变得越来越有趣吗?”

    老者望着剑奴渐行渐远的身影,一双浑浊的双眼中渐转澄明,随即闪过一丝腥红的血芒。

    声声惊雷在头顶炸响,道道闪电在乌云内惊现。几息之间,密集细雨好似水盆倾泻从天而落。啪嗒啪嗒的降临这人族沃土。

    “嗡!”

    剑奴意念一转,剑气形成气罩护住周身,而再看前方,万千雨滴洒落成线,在这天与地之间织成一根根连天贯地的水帘。视线模糊,任天行的身影在这倾盘大雨中早已不知所踪。

    剑奴见状,止住身形,双眼微闭,意念如波朝着四周扩散开去。

    “在那里!”

    意念探扫,发觉到任天行的气息波动来自城池外以东三十里的树林。剑奴猛然睁开眼,指尖青气如炽,操纵着脚下剑芒朝着探察到的任天行的大体位置快速掠去。

    “留心身边人,别到时候一身资质徒作了别人嫁衣!”

    元灵山下,那位神秘老者的话再次在剑奴脑海中响起,

    留心身边人?这身边人是谁?什么叫做徒作别人嫁衣?难道是有人要害我不成?

    剑奴脑海中接二连三的冒出一系列问题。

    素未谋面之人为何要告知我这些?而且这些问题他又是从何得知?

    就在剑奴犹自思考这些想的入迷时,突然一阵枝枒断折的“咔嚓”声传来,剑奴一愣,收回心思才发现自己已到达探察到的师傅所在的位置。

    “罢了!多想无益,一切小心为上自是没错!”

    想到此,剑奴定了定心神,御剑继续朝着树林内飞去。

    “嗯?两个人?”

    逐渐靠近任天行,剑奴却是察觉到另有一人的气息波动。担心任天行安危,剑奴剑气催发,加快速度朝着任天行飞去。

    “师傅!”

    剑奴在任天行身后翩然落下,素手一招收起剑芒,随后指尖剑气闪烁,撑起一幕气罩将任天行与自己护在其中。

    “嘿嘿。。。有这么关心你的徒弟,任掌门不觉得倍感温暖吗?”

    一声低沉沙哑的男子声音自对面不远处传来。

    听到这说话语气,剑奴忍不住凝神看去,只见在二人对面三十丈远处,站着一个彪形大汉,一身粗布麻衣,虽已入春,天气却仍有凉意,尤其是在这阴雨连绵时,空气中的冷意更甚。而眼前之人却似是不觉寒冷般胸前衣襟大开,胸膛袒露,露出一片黑乎乎的胸毛!

    “这声音,好似在哪听过!”

    看着眼前的陌生人,剑奴心跳却是不由得加速,一股惧意更是自心头突生。

    “这。。。”察觉到自身的变化,剑奴一时有些不解,倍感莫名时,突听对面那人开口说道,“年轻人,我们又见面了!”

    “又见面?”剑奴有些愣神,一时想不起何时见过。不过在看到大汉那一脸玩味的笑意时,剑奴顿时一震,“原来是你!”

    “嘿嘿。。。我说过,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

    “但你不是。。。怎么会。。。”

    眼前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元灵山下的那位佝偻老者。

    “身躯肉身不过是个躯壳而已!那个老头是,这个精壮猎户也是!只要我想,你的躯体我也可以占为己有。”

    彪形大汉说完此话,有意无意的扫了一眼站在旁边一言未发的任天行。而任天行一直冷漠淡然的眼神在听到此话时也禁不住泛起一丝涟漪,好似沉谧死寂的水潭突然焕发了生机一般。一双锐眼紧紧的盯着彪形大汉,眼神如炬,不知在想些什么。

    探察到任天行的情绪变化,不远处的大汉嘴角上扬微微浅笑,同样看着任天行怔然不语。

    “什么?你。。。你杀死了他们?”

    剑奴怒从心生,背后长剑铿然出鞘就要作势欲扑。

    “剑奴!”

    任天行身形一晃出现在剑奴身前,“你先离开,到十里外的边城驿站等我!”

    “师傅,他如此草菅人命必是三邪族之邪祟鬼物,让徒儿杀了他,为死去的。。。”

    “少年热血!嘿嘿。。。但。。。你能打得过我吗?”

    彪形大汉看着剑奴随意的说道。右手轻举,一点红光好似烛火般在这风雨中摇摆闪烁着。

    “我。。。”想起元灵山下的遭遇,剑奴突觉有心无力。

    “离开!”

    任天行寒着脸对剑奴说道。

    “你最好是好好活着,因为你的贱命他日我必亲自取之!”剑奴说罢,青气闪动消失在茫茫细雨中。

    “任掌门。。。眼光不错呀!收了个资质这么好的徒弟。”

    “我们见过面吗?”

    “你之资质已是天纵之才,奈何与你这徒弟相比。。。嘿嘿,还是差了些!”

    “你是谁?”

    大汉的话语显然是引起了任天行的不满,只见任天行铁青着一张脸,周身护体剑气吞吐不定。

    看着脸色不悦的任天行,彪形大汉却不甚在意,扫了一眼任天行后淡淡的说道。

    “黄泉碧落生不见,魂魄归虚,彼岸花开度亡灵,厉鬼化形;烽火造杀,洪荒炼狱;魑魅魍魉,万界无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