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天机谶言
    “这是?”

    一字禅师有些疑惑的看着日月问道。

    “这是千年前的人族天尊所留下的天机谶言。”日月扫看着在场众人。“诸位可曾还记得千年前的那场圣战,缘由为何?”

    “据史料记载,乃是由一件出世圣器,若水寒珠所致!”任天行脸色凝重,思索片刻后回应道。

    “不错,若水寒珠乃是不世圣器,只因杀戮之气太重,千年前被天尊收复后为防止落入邪族之手而将其封印,自那时起便无人知晓其下落。而这谶言中的昊光寒芒破天际,我想说的就是若水寒珠再次破封的事情。”

    “昊光寒芒破天际,血雨之始!呵。。。看来若水寒珠再次破封时,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笑如来挥了挥手中的浮尘,慨然说道。

    “这三光齐耀,莫非说的是十四年前的那晚天际显现的异象?”

    “不错,天尊修为化神,散部分修为设立了护佑人族的结界,剩下的所有修为在执念之下化作三光神器,其残存灵识则是寄存于神器之内,待到天机之刻,转世再临!而我们已知这天机之刻,便是十四年前的那个晚上。”

    “天尊转世我们已知晓,不过这三光神器是?”

    任天行接话问道,听得任天行问话,笑如来与一字禅师也禁不住向日月看去。

    现今洪荒武器分为法器,灵器与圣器!法器随处可见,只要是能供修者驱使的武器都叫做法器,法器攻击力不高,没有任何使用限制,所以法器也是最不值钱的。但若是材质好的法器,在被使用者封印入灵物(妖兽,灵兽,魔身,鬼兵甚至是人族修者)后,便进阶成了灵器。材质不同,被封印的灵物的修为不同,其灵器的品阶也不一样。正因如此,上乘灵器便已是万中无一。

    水灵宗宗主的那根寒雨蛟脉,其材质为一头蛟龙的筋脉,其蛟龙的魂魄也是被完整的封印其中,所以,寒雨蛟脉在当今洪荒的灵器排名之中可位列第一。

    而圣器,则是自生灵智后的天地灵物。天地灵物本就是天地间精华聚敛而成,诞生灵智后便可幻化为人,拥有自己的思想和主观判断,这便是圣器的器灵。先不说圣器千百年难得现世,就算有,想要遇到那也得是天大的机缘。所以每当有圣器昊芒显世洪荒,必伴随着一场为争夺而掀起的腥风血雨。千年前造成人族始祖陨落的那场正邪之战,便是天地灵物九天若水出世之故!

    所以但凡拥有圣器者,自是不愿成为众矢之的。现今洪荒已现世的圣器,抛开鬼界的死神镰刀不说,除了佛门天禅寺的八印降魔杵和那不知被封印何处的若水寒珠外,再无其他。不过这两件圣器,则是除了当世拥有者外自是没人知晓其下落归处。

    本以为圣器已属顶级,熟料今天日月竟说尚有神器存在,这番言论自是超出在场众人的常规认知,只见在场的笑如来等人彼此看了对方几眼后,都满怀疑虑的看向日月,眼神之中自是满是不解与困惑。

    “神器是何物?难道是比圣器更为厉害的存在?”一字禅师当先忍不住好奇的向日月问道。

    “不错,不过这三件神器不可用常识去理解,因为他们是我人族天尊用自己习得的三教功法炼化而成。其内更蕴含着天尊誓死护佑人族的残念!”

    “原来如此!”笑如来心下了然,“千年前的那位人族天尊当真称得上是至伟之人。”说到这,笑如来收起玩世的笑意,一脸凝重的双手合十做了个佛揖。

    “这三件神器我也未曾见过,更不知它们身在何处。”日月似是颇感无奈,笑着摇了摇头。

    “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安心,那就是三件神器除了天尊转世,其他人纵使修为通天,别说御使,就是见也不可能见到!”

    “天尊虑事当真细小甚微,这样一来倒也省去了落入邪族之手的担忧!不过这转世之身。。。”

    “倒是难找的很!”任天行此时已渐转冷静,一双锐眼看着日月冷冷的说道。

    “三光耀世之刻便是转世再临之时,那也就是除了转世之身现今已是十四岁左右的人族少年或少女,便再无始祖转世的任何有用消息,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那就是既然始祖的残留灵识是寄存在三光神器之内,那必定会对转世之身又所感应。”

    “嗯,那也不能随身带着神器出去找寻吧?更何况这神器尚不知下落。”

    “这么说来,我们当务之急便是找到天尊转世之身。”

    “不错,刚刚所谈及的无一不是我人族秘辛切不可透露给邪族之人,所以我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够以自己的道心起誓,誓死不向任何人透露今天所谈的一切!”日月说罢,当先起誓。天见状,也跟着日月一起。

    笑如来与一字禅师也紧随日月二人,任天行与剑奴相互看了一眼,也并指起誓。众人立誓万之后,各自坐定。突听日月身边的天突然开口道。

    “师侄有一个疑问,不知当讲否?”

    “天小侄但说无妨!”笑如来对天很是喜欢,笑呵呵的对天说道。

    “是!”天对着众人行了个礼,“既然天尊遗留三光神器分属阴阳,天禅和无量,那转世之身是一个人还是三个人分列三教之中?”

    “这。。。”日月等人顿时一怔。纷纷相顾更是无语。

    “唉。。。想要找到转世之身当真是困那重重啊!”日月有些伤身的摇了摇头,“想必天尊之所以不曾多留信息,也是为了出于保护吧!但不论怎样,唯有转世之身,方能彻底消灭即将破封而出的三邪尊。所以,在三邪尊的封印消失之前,我们务必要找到天尊的转世之身。”

    “不错!天尊为兴我人族,覆灭邪族,不惜牺牲自我千年布局。我们不可让其功亏一篑。”

    笑如来看着日月郑重的说道。

    “嗯,为了洪荒和平,为了人族繁盛,那就麻烦几位了。”日月起身,对着任天行深深地行了一礼。

    任天行见状,脸色如常,却也只是微微的欠了欠身。“理所当为而已!”

    日月听罢,微微一笑,随即对着笑如来与一字禅师深深的行了一礼,不过身子未曾拜下,便被一股柔风扶起,“呵呵。。。你什么时候变得这般俗气客套了?甚是无趣!”

    笑如来随意的对着日月摆了摆手。日月知其性格,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既然事情已明了,那便就此告辞!”

    任天行看着寒暄的二人,脸色一沉,冷冷的撇下一语,随即不再看日月二人,转身朝着殿外走去。站在身后的剑奴也紧跟着离开。

    “任掌门且慢!”

    就在任天行二人走出没多远,便听日月在身后叫道。

    “还有何事?”

    “万里迢迢的赶来,二位还没好好休息一番便被日月喊来商此要事,日月心里委实难安。不如今晚暂歇元灵山,日月也好略尽地主之谊。”

    “尊者好意任天行收下了,至于暂歇此地我看就免了吧!”

    说罢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笑如来,素手一扬,一把蓝芒灵剑被祭出,剑芒如炽载着任天行呼啸而去。剑奴看着愤愤离开的任天行,一时有些无奈,低首欠身对着日月和笑如来微微颔首,随即便也御剑而去。

    “呵!这个任天行,年纪一大把脾气更是臭的紧!瞧瞧那张脸,耷拉的都快拖到地了!”笑如来看着任天行二人渐渐远去的背影,搁那撇着嘴说道。“自己本事不够还想觊觎。。。”

    “佛友!”

    笑如来话还没说完,便被日月出言打断。

    “有些事看破不说破,这样会让彼此都好做,佛友说是吗?”

    “呵呵。。。好一个看破不说破!”笑如来走上前拍了拍日月的肩膀,“你能如此想当然是好,我之所以那样对他还不是怕你。。。嘿嘿,算了!不管怎样,只要你的初心不变,我便放心了!”

    “勿忘初心,才能矢志不移地前行。只是接下来的路不好走啊!”

    日月走到窗前看着屋外的风景,寒风阵阵,只见在远方天际,一层又一层的墨黑乌云堆叠累积,随后似缓实急的朝着这方天空蔓延伸张。

    “世事如棋,总是乾坤莫测!就好比这万里城池的天气,刚刚还暖阳普照风和日丽,现在已是愁云满布山雨欲来。”

    笑如来走到日月跟前站定,看着外面闪电惊走的层层乌云很是感慨的说道,“纵使荆棘丛生,我们也要披荆斩棘为人族百万子民开辟出一条康庄大道。这不就是我们修道者的毕生使命吗?放心,你道不孤,有我!”

    殿外寒风习习,不时夹杂着零星雨滴透过窗棂吹进殿内,日月看着身边一脸肃然的笑如来,回味着刚刚的话,心里禁不住暖意顿生。

    “干嘛这么看着我?”

    察觉到日月的眼神,笑如来转头之际便看到一脸笑意凝视着自己的日月。“瞧这含情脉脉的小眼神,我说你这位家伙不会是对我有意思吧?虽然我。。。哎呦!你干嘛拿冰锥扎我?”

    “瞅瞅这言谈举止?除了这身行头和这个发鬓,哪里有半点六根清净得道高僧该有的样子?”

    ps:谢谢收藏推荐的朋友,为表谢意,晚上七点还有一章,记得来看,三克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