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人族秘辛
    “一心修道,其他事不予考虑?这。。。小兰。。。小兰这是不要我了吗?”

    雨生蹬蹬蹬的后退了数步,最后一跤摔倒在洞壁边,手掌碰到岩石锋利处,顿时割出一道伤口,赤红鲜血顿时汩汩冒出。而雨生却是毫不在意,一双眼怔怔的出神。目光空洞,好似行将朽木般。

    “雨生,你。。。”

    看着眼前的雨生,青灵顿感心痛,心下不忍,嘴唇翕动欲言又止,最后似是下了很大决心般,方才开口说道。

    “小兰。。。小兰她并没有不要你!她说。。。她说等你修道有成之日,或许便是你们再次相见之时。到时候你若能与正道修者一道共除三邪族之祸,那时也算是替她为其爷爷报了仇。那她对你,便。。。便此生不换!”

    “真的吗?小兰真是这么说的吗?”

    雨生挣扎着自地上站起,双手抓着青灵的胳膊使劲的摇晃着,那失神的眼神再次燃起希望的火种,不过瞬即却又黯淡了下去,“青灵,你莫不是为了安慰我而信口胡说的吧?”

    “怎么会?”

    青灵推开雨生,转过身子背对着雨生说道,“这里就我是个女孩子,女孩子的心事自然只能跟女孩子说。雨生,不为了天下苍生,就算为了小兰,你也要义无反顾的踏入修途,努力让自己成长为一代强者,屠魔卫道。这样,以后你才有资格去面对你。。。你深爱的那个她,不是吗?”

    说到最后,青灵再也抑制不住眼中的酸涩,颗颗泪珠似断线珍珠无声滚落。

    “雨生,你命由你不由天,接下来何去何从,你自己好好考虑清楚吧!”

    青灵说罢,便走出了洞外,徒留雨生一人呆呆的站在原地。

    走出洞外,青灵身形一动化作灵芒朝着树林深处飞去,此时天色早已放亮,碧空万里,青灵再无顾忌,任由泪水如泉涌般簌簌而落。

    不知飞离山洞已然多远,青灵这才落到树林一处,“噗通”一声跌倒在地,扶着一株雨杉,埋首在树干上放声大哭起来。

    “难为你了!”

    紫磷的声音在身后悠悠的响起,语气间颇为无奈。

    青灵置若罔闻,自顾自的痛哭着。紫磷见状,不再说话,径直走到一边坐了下来。如此约莫过了一刻钟左右,青灵哭声方才渐歇。

    “为什么?为什么在雨生最孤独无助的时候,出现在他眼前的那人是她而不是我?”

    青灵怔然喃喃自语着。

    “命途使然,所以。。。没有为什么!”紫磷举头望着天上的寥落星辰淡淡说道。“你刚才之所以拦下我说的,看来,你也是对小兰有了深一步的了解!”

    青灵没有说话,过了好一会,方才嗓子有些嘶哑的慢慢说道。

    “不错,我之前跟她在界河边谈过一次,那时候我就知道小兰她接近雨生其实是为了。。。”

    青灵擦了擦眼角的泪花和脸上的泪痕,禁不住深深的叹了口气,“唉!但雨生对小兰执念根深,你若在刚才对雨生说出真相,对于刚踏入修途道心未稳的他来说,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你可曾想过?”

    听到青灵所说,紫磷身子忍不住一震,似是如梦初醒般看着青灵。

    “一念成佛一念修罗!对与错往往就发生在电光火石的一刹那间。而那刹那间所决定的,要么义无反顾,要么。。。万劫不复!自己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竟是。。。若换做是你,你会怎么样?”

    “我。。。”

    想到可能的后果,紫磷顿时冷汗涔涔。“看来是我考虑不周了!”

    “不是你考虑不周,而是你对雨生太过在意,对雨生的将来命数太过在意。”青灵自地上缓缓站了起来,“在你将雨生和你自己的事情尽数告诉我之后,我就很清楚和了解你对雨生的那份期许。你为了他以及他的将来,你会毫不犹豫的去做任何事!哪怕有违天道窥视天机。”

    说到这,青灵转头看向紫磷,双眼中禁不住腾起一份凝重,“我甚至怀疑,你已经做了,对不对?”

    面对青灵的质问,紫磷没有闪烁其词和逃避,他看了看青灵,竟是不以为然的微微一笑道,“不错!我已经做了,甚至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什么?那你。。。”

    虽已猜到答案,但听到紫磷亲口所说,青灵仍是忍不住心跳加速,“怪不得自内洞出来后便发觉你不同往日,你。。。为了雨生当真是什么事都会去做!那刚刚倘若我没有将你拦下,你是不是将会把所有事情都告诉雨生?”

    “不错!这事瞒不住的,早晚他都会知道。而且,我也没想隐瞒雨生!但。。。但听你所说,我现在也是后怕。道心未稳,若听到那些,难保不会。。。唉!人在执着于某一件事情时果然就容易忽略其他因素。这样的错误我都会犯下,看来我当真是年轻不再了!”

    “告诉雨生自是必须,但现在却不是最佳时机,待到雨生走出南荒,经历更多的人和事后,心境成熟了,道心稳健了,到时候找个机会再告诉他,或许会。。。唉,依照雨生的性子,知晓后是何反应你我都很清楚,只望他到时候能理智对待。”

    “也只能如此了!”紫磷无奈的叹了口气,“青灵,谢谢你!”

    “为什么突然之间说这个?”

    “雨生曾用他的血喂养过你吧?”

    “这。。。”

    “在初见你时我便发觉,我那时以为你接近雨生,不过是为了他的这一身血来练就功法觉醒血脉之力,所以那时候我便已对你起了杀心,但后来发现你似乎对雨生有着别样的情愫,而雨生对你也是亲近有加,所以我放弃了杀你的念头,看你是紫炎龙蛇,又身具返祖之血。我便提出了让你做雨生的本命魂灵。这一切我都是为了雨生。至于你,在我眼里不过是一只保护雨生,替雨生打头阵卖命的灵兽罢了!”

    “那现在呢?”

    “现在看来自然是我错了。你对雨生的情意竟是如此用深。你刚刚说我为了雨生可以做任何事,那现在的你又何尝不是呢?所以,做不做雨生的本命魂灵我不强求你,但我只求你,在我以后不在的日子,能一如既往的好好的照顾雨生!”

    “你。。。你要走?”

    “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去做。而且,一个人的命途终将是得自己去闯荡。将来雨生能发展成什么样子,只能看他的造化,若我在他身边,只会不由自主的给他扫除一切阻碍,若是如此,雨生何来成长呢?”

    “好,我答应你。我会去跟雨生缔结本命魂灵,我也会义无反顾的去守护雨生。”

    “既是如此,作为报答,在觉醒啊血脉之力这件事上我可以帮你!”

    “我的血脉之力被爷爷封印,待到修为达到天阶八品巅峰境时封印便会被冲破,所以觉醒血脉之力于我来说不是难事!”

    “这。。。好吧!但另一件事,就是雨生对小兰。。。你。。。可想清楚,若到头来,你所做的一切终也抵不过他的那份执念呢?”

    “他们人族有句话,叫做尽人事听天命。所以,到头来真是那样的结果,那也活该我命如此!”

    “你倒也洒脱!走吧。。。回去看看雨生!”紫磷说罢,起身朝着远处山洞走去。

    “紫磷你等一下!”

    “怎么了?”

    “你不告诉雨生他的身世我理解,那你呢?你不打算向雨生说明你是怎样的存在以及与他的关系吗?还有,你。。。能否告诉我,你为何对小兰。。。要那么做?”

    “我以及我与雨生的一切,下次见面时,我自会向雨生说清楚。至于为何对她那般,在我离开之前,我会告诉你的!”

    。。。。。。。

    元灵山山顶,殿内。

    大殿之上,日月尊者端坐殿首,天站在其身侧。其手下左右两边分别坐着笑如来,一字禅师,任天行,剑奴则站在任天行身后。

    此时众人脸色各自凝重,相顾不语。

    过了好一会,只听任天行当先开口问道,“尊者刚刚所说的那些,无一不是不为人知的人族秘辛,不知阴阳掌教是从何得知这些?”任天行星目凝神,若有所思的看着日月。

    “诸位请看。”

    日月似是早就料到任天行的疑虑,右手屈指一弹,一道五色灵光蓦然闪现,五色光华扩散,一排淡青色竹简闪现而出,竹简之上,指肚般大小的棕色字体显影而出。

    众人凝神看去,熟料灵识方一触及竹简,便见竹简之上突生一道五彩光华,好似一道屏障般,将众人灵识抵挡在外。

    “嗯?”

    “这是。。。?”

    “这是天尊为防止这段秘辛落入非人族之手而设下的结界,三位只需运使本门秘技便可查探。”日月说罢,分别看了看剑奴与天,“你们二人修行时日尚短,强行观看只会有损神识!”

    二人听罢,只得作罢。

    任天行,笑如来,一字禅师三人,则是运使各自的本门秘技,双眼微闭,释放的灵识很是轻易的便突破结界看了起来。不过随着三人的往后阅览,神情却是越发的沉重。

    大约半柱香的时间,三人各自收回灵识,先后轻吐一口浊气后,此第睁开了双眼。只见三人眉头紧锁,脸上的疑惑似是更甚。

    “三位可是已看清楚?”日月看着三人笑着问道,随即素手一招,光华绽放间竹简顿化五色烟雾消散空中。

    “天机谶言!”

    “昊光寒芒破天际,血雨之始;三光齐耀天下见,腥风荡临!邪尊出,血灾至,转世之身破黯夜,曙光现洪荒!”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