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情雾迷障
    一字禅师语气温和,却是字字珠玑。

    “佛友!”

    看着言语透着不满的一字禅师,日月抬手拍了拍其肩膀。

    “任掌门初到中土,自是不知晓这规矩,情有可原。刚刚任掌门所言极是,是我们怠慢了!两位尊者,剑贤侄这边请!”

    看着不揾不怒的日月,任天行脸上忍不住一怔,不过也就是微微一笑,举步便朝着远处大殿走去,剑奴见状,向着日月和一字禅师微微颔首,便也跟在任天行身后离开了此地。

    “尊者,你。。。”

    “再怎么说他也是无量门的门主,只要他能为守护人族出力,其他的事我可以一概不计较!”

    “唉!难为你了!我在此替我师兄向你道歉,都是他。。。”

    “呵呵,禅师言重了!走吧,可莫让他们俩人在一起久了,不然一言不合要是动起手来,那还不得把我这大殿给拆了不成!”

    “哈哈。。。师兄看着脾气和顺,但对于看不惯的人那脾气可是臭的很,动手还真不好说。。。”

    日月与一字禅师一路说笑着也朝着大殿走去。

    。。。。。。。。。

    南荒森林,无名山洞。

    雨生进入洞中已过三日,在此期间,青灵随雨生进入了洞内。洞外便只剩下了紫磷和小兰。但说来奇怪,自打雨生进入内洞的那晚之后,一直到现在,紫磷与小兰竟好似凭空消失了一般,再也没在这洞内出现。

    朝升夕落,东起西沉。时间流逝间,又是忽忽三天已过。这天,是第七天,也就是雨生进入内洞洗脉净髓巩固灵身的最后期限。

    夕阳渐沉,渐渐的浸没西方,无边的黑幕自远方天际蔓延开来,渐转朦胧最后黑暗无尽。这无名洞内也已被如墨夜色晕染,与周围黑漆漆的丛林融为一体。

    倏然,一道熟悉的白芒在林中闪现,随即飘飘悠悠的向着雨生居住的山洞飞来。不知为何,只见那抹白芒光华黯淡好似随时便要熄灭般,速度缓慢,犹如一枚萤火在林中颤颤巍巍的几欲跌落。最终,那抹白芒幽然飞入洞中。

    白芒方入,炬火瞬燃,黄橙橙的炬火使得洞中逐渐亮堂起来。而在铺着兽皮的石床上,空荡了七天的山洞,此时出现了一个人。

    紫磷。

    消失了七天的紫磷再次出现在这洞内。而与之一道的小兰,却是不知去向。

    原本洁白无瑕的一身白衣此时却是灰尘浸染,胸前更是血迹斑斑。一大摊腥红鲜血染透了胸前的衣衫,一向被打理的一丝不苟的一头青丝此时杂乱如柴草。原本白里透红的俊脸上此时满布泥尘,毫无血色煞白如纸。嘴角处仍旧有丝丝鲜血不断自口中滴落。

    紫磷此时双眼充血眼神涣散,抬头看了看那处洞壁,见洞壁尚未有任何动静,脸色才稍显松懈。

    “呼!”

    紫磷张嘴吐出一大口浊气,随即双手捏诀,两道白芒各自在手中闪现。瞬间白芒如炽,将紫磷身体缓缓包围。

    白芒渐转炽盛,原本颇有凉意的山洞内此时已变得甚是暖和起来。随着时间推移,紫磷周身的白芒竟犹如沸腾了一般,洞内温度也是瞬间提升。“哧!”石床上铺的兽皮经受不住炽热当先燃烧起来。呼呼燃烧间丝丝赤灵火气自燃烧的火焰中朝着白芒汇聚而去,眨眼间,兽皮便化作一抹尘埃消失无踪。

    燥热依旧,温度还在攀升。

    临近白芒的如铁石壁竟开始变得柔软,颜色渐趋暗红,最后被白芒内溢散出的火气烤成了咕咕冒泡的岩浆,缓慢的朝着地面流淌开来。

    不知过了多久,原本岩石遍布的山洞此时已变成了岩浆熔池。

    不大的洞内尽数被红彤彤的炽热岩浆填满,而在临近白芒的岩浆,已是如沸腾般,不断有气泡冒出随后破裂成一朵朵火花。

    如此大约过了三个时辰,白芒忽然光华绽放,洞内的岩浆竟是好似受到莫大的力量吸引般,朝着那团白芒汇聚而去。几息之间,滚滚岩浆将白芒牢牢环绕,轰隆隆的飞旋着。随即无数道如丝般的火行灵气自岩浆中不断溢出,缓缓汇入白芒之中。

    如此反复了约一刻钟。

    红彤如沸的岩浆渐趋和缓,最后冷却成原来的黑乎乎冷冰冰的崖石。伴随着一声似凤鸣般的清啸,恢复清冷的环身崖石瞬间四散炸飞,随即径自回到了原来脱落的洞壁位置。

    白芒光华渐暗,最后敛为一点消散无踪。而紫磷,再次现出身影。

    只见紫磷此时已不似之前入洞时的大伤未愈,相反,好似浴火重生般生机更盛。一身白衣仍旧胜雪,缓缓睁开的双眼中精芒大放。

    “呼!”

    紫磷张嘴徐徐吐出一口浊气,随即缓缓站起了身子。

    “雨生,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为了那个毕生执念。望你在不久的将来知晓真相后能明白我的一片苦心。”

    紫磷走到洞口,看着洞外那无边无尽的黑暗,心里禁不住一声慨叹。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起这几日所发生的。不知为何,清冷淡然的脸上竟是现出一丝难以名状的神情。眉头微凛,缓和平稳的气息竟也变得有些急促杂乱起来,清亮的眼神也开始变得有些浑浊,额头更是沁出一层层细密的汗珠。

    “嗡。。。”

    低沉弦音在洞内忽起。

    听到响动,使得紫磷心神一震,躁动不安的内心稍缓,刚刚有些模糊的眼神顿现清明。紫磷抬手擦了擦额前的冷汗,随即转身朝着洞内看去。

    五色漩涡已现,随后青灵与雨生一道自五色漩涡中走了出来。青灵还是如常,但雨生周身却是隐隐蓝芒绽放,眉眼间多了几丝灵气,更是多了几分出尘之感。

    “紫哥!”

    雨生很是兴奋,看到紫磷站在洞口,忙不迭的向紫磷打招呼。

    “什么紫哥?他的年纪你都能唤他祖爷爷了!”

    青灵莞尔的说道,小嘴微张,似是还要打趣再说什么,不过待看到紫磷脸色有异时,心下一凛,不自觉的闭了口。环看洞内,竟是再无他人,青灵心底蓦然升起一丝不安,方要询问之际,却是听雨生抢先问道。

    “紫哥!小兰呢?怎么没见到小兰?哈哈。。。我现在也算踏入修途是一名修道者了,要是小兰知道这个消息,她肯定会为我感到高兴的。”

    “小兰,她。。。她已经离开了!”

    “什么?”

    听到紫磷的回答,雨生一时怔在原地。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紫磷。而青灵却是脸色凝重的端望着紫磷。

    却见紫磷脸色如常,看了看青灵,最后把目光定在了雨生身上,“小兰天生火行月灵。在你进入内洞的这七天,恰好一位人族散修游历至此,看中小兰资质,便带着小兰离开了。”

    “这。。。不可能,小兰她。。。她说过不会离开我的!”

    雨生看着紫磷怔怔的说道。

    “我知道了,你肯定在跟我开玩笑的,是不是?紫哥,别闹了,小兰在哪?我要见她!”

    “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紫磷一脸正色的向雨生说道。

    看着一脸严肃的紫磷,雨生一时有些痴傻呆在原地,“我不相信,你。。。你肯定在骗我,我。。。我要去找她!”

    雨生说罢径直朝着洞外跑去。不过跑到洞口却是被站在洞口的紫磷拦了下来。

    “你为什么不相信?你只知道她说过不离开你?那你可曾问过她,她现在最想做什么?”

    “我。。。”

    “小兰的爷爷是她这一生最爱的人,更是她唯一的亲人。现在她的最爱和唯一被妖兽无情的杀戮了。在你尚未醒来的时候,她就曾告诉我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踏入修途,练就一身本事为她的爷爷报仇。现在机会来了。她便义无反顾的离开了。”

    “你胡说!”

    雨生突然一声厉喝,情绪也瞬间变得激动起来。

    “小兰不会就这么抛下我的,我与她认识了十六年,她是什么样的性格我比你们都了解!而且七天前,她还让我娶她的,所以,绝对不。。。”

    “你很了解她?你有多了解她,你知道她接近你是。。。”

    “紫磷!”

    这边紫磷面色潮红,向来淡然的脸容此时竟是青筋暴起,不过话还没完,便被青灵一声喝止。

    紫磷与雨生俱是一震,不约而同的回头看向青灵,却见青灵脸色凝重的看着紫磷,随即最后看向雨生。

    “雨生,你的紫叔刚刚所言不假。小兰之前也跟我说过这件事。但她怕你伤心就没敢告诉你。”

    “这。。。。。。”

    看着一脸正容的青灵,雨生开始信以为真。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的怔在原地,一双大眼中泪花隐隐,随后顺着脸颊吧嗒吧嗒的滴落在坚硬冰寒的地面岩石上。

    “小兰。。。她。。。她也不要我了,连她也离开我了!”

    雨生好似六神无主,痴然的看着黑漆漆的洞外喃喃自语。

    “柳雨生,之前是谁向我保证会去守护那与自己不相干的百万人族?是谁向我信誓旦旦会去屠妖降魔?是谁。。。”看着柳雨生失神的样子,紫磷很是气急,上前一把抓住雨生的衣服,瞪视着雨生狠狠的质问道。

    “够了!”

    紫磷话未说完,雨生突然一声爆喝,随即伸手用力的将紫磷推了开去。

    “这些话我是说过我承认!但我之所以答应你踏入修途,无非是为了帮助小兰报仇而已。现在小兰走了,我。。。”

    “是嘛?原来在你眼里天下苍生竟比不过你的一个小兰?”

    “不错!在我快要饿死的时候,天下苍生有谁给过我一口吃食?除了小兰!在我独自一人在这诺大的南荒森林过活孤苦无依时,天下苍生有谁关心照料过我?除了小兰!是小兰,让我体会到了家人般的温暖,也是小兰,让我看到这世间尚存的善良和和善!所以,你口中的天下苍生,他们的生死福祸与我何干?小兰于我的那种感情,你们不懂,更体会不来。我自幼熟记一切事。在我饿昏晕倒在猎户村头,小兰将我揽在怀里的那一刻起我便发誓,此生,唯为小兰而活!”

    “你。。。”

    雨生的话使得紫磷一时气结,愕然怔在原地。

    “紫磷!”青灵走上前站在二人中间,“你先出去吧,小兰有些话让我单独跟雨生说。”

    “真的吗青灵?”

    颓丧之极的雨生听到青灵的话顿时如获新生,破涕为笑的抓着青灵的手激动的问道。

    而紫磷却是一脸疑色。

    “是真的,我曾告诉过小兰你要踏入修途的事情。所以,在得知你要闭关时,便提前向我说了一些话,想来那时她便有了离开的打算。”

    青灵说罢,转身看了看紫磷,随即向紫磷使了个眼色。紫磷会意,深深的看了眼雨生后便走出了洞外。

    “小兰她。。。她说了什么?”

    “她说她毕生之志就是修炼一身功法为自己的爷爷报仇。而她。。。她除了一心修道外,其他事。。。其他事不予考虑!”

    ps:添加书架,更新不错过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