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元灵之争
    世间万物除却无灵之身的人族凡夫,其余生灵无不对灵力有着强烈的渴求。这也是为什么往往深山大泽中但凡有饱含灵力的灵物出现时,其四周必有无上凶物环伺。而天家,也因其自身体质原因,使得附近凶物竟是循灵而来,待到日月赶到时,天家人已尽数成为凶物的口食,而天,则是被一体型较大的赤狼叼着手腕往外跑去。

    日月杀死众凶物,从赤狼口中救下天。随即便把天带回了元灵山。天生水火双行阳灵身,本是上天给予的莫大恩赐,却也为此而让家人受到连累而无辜丧命。当真是祸福相依,福祸难料。

    刚刚呱呱坠地的婴儿,自是需要母乳哺育,日月无法,只得将天寄养在山下的一户人家,待到五岁之后才将其接到山上。至于其身世,日月怕天自责,自是没有向天提及。而天手腕处的伤,日月虽及时救治,但还是留下了可怖的疤痕。

    因为天的悲惨遭遇,日月打小便对其疼爱有加。而天也乖巧懂事,修炼刻苦。两人相处下来,倒也是亦师徒亦父子。

    前段时间天修行一直停滞不前,使得他自己颇感沮丧灰心。今日听到日月夸赞,自是心情大好,好似一个拿到糖果的三岁小孩,咧着嘴看着日月嘿嘿的傻乐着,一双眼睛此时笑的都眯成了一道细缝,张嘴间一口整齐的大白牙露出,当真是高兴的见牙不见眼。

    看着再次焕发精神的天,日月心底也是一阵欢笑。

    “今日修行到此暂歇吧,我们来客人了!”

    日月说着,随即朝着那山顶北边走去。

    “客人?是笑如来师叔吗?”

    天走到日月身侧,歪着头向日月问道。

    日月微笑不语。

    “看样子不是,那。。。能让师傅亲自出来迎接的,莫非是。。无量门的门主吗?”

    日月扭头看着天,轻轻的点了点头。

    “这无量门主师傅见过吗?”

    “见过,不过那是在他刚刚继任门主之时通过灵识幻镜。真正面对面相识,今天是第一次!不过看样子,你这位无量师叔。。。似是对我意见挺大呀!”

    日月说罢,右手之上蓝芒闪烁,随即屈指轻弹,蓝芒飞射间二人身后的上空一面蓝光荧荧的镜面显影而出。

    “师傅干嘛突然施展雾里看花?”

    “雾里看花既是水行灵术中的隐身术法,若灵力反运,便可成为一面映射光镜,将镜面前的事物尽数映照在光镜之上。”

    听得日月所说,天了然,定睛凝神看去。只见光镜表面蓝光荧荧,突然水波幻化,任天行和剑奴的身影出现其上。

    “这就是那位无量师叔吗?面露微煞,师傅,他该不会是来找你打架的吧?”

    天半开玩笑的笑着说道。

    “看那架势,也不无可能啊!”

    日月有些无奈的话语方落,却见镜中的任天行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微一侧身,双眼透过光镜看了眼天,随即目光落在了日月脸上。

    日月似是没想到任天行灵识竟敏锐如斯,微微一愣后,随即面含微笑的对着任天行轻轻的点了点头。不料却见任天行眼神一凛,右手一挥,日月二人只看到一道蓝芒剑气一闪而过,光镜中便只剩下荧荧光气,任天行二人的身影已然不见。

    “师傅,看样子你需要先做一下热身运动!”

    站在日月身侧的天莞尔说道。

    听到天所说,日月没有再说什么,周身蓦然蓝芒大作,随即二人前方的漫天云雾好似被一双无形的大手分拨开来,渐渐的,二人眼前的视野渐转清明。

    万里朝城上空。

    一蓝一青两道剑芒奔飞电射,拖曳着耀眼光华朝着远处的元灵山怒飞而去。

    “师傅,这里的灵气当真是浓郁至极。”感受到朝城内的四面涌动的充沛灵气,剑奴颇为震撼的对任天行说道。

    二人此时御剑自万里高空俯瞰,但见一座座楼舍好似一个个趴伏在地的蚂蚁。街道上的行人更是小不可查。任天行没去理会剑奴所说,一双眼中剑芒四射。右手起诀,但见脚下剑芒吞吐,化作一道流星朝着远处高耸入云的元灵山奔飞而去。

    剑奴见状,心中对任天行的情绪变化虽感疑惑,却也没时间多问,只得操纵剑气加速朝着任天行追去。

    二人御剑全力飞行,约莫过了一炷半香的时间,二人已能模糊看清元灵山峰顶的大体轮廓。

    “师傅,山顶之上有两个人!”

    剑奴紧跟任天行身后,念力如丝扫探着周围的情形。

    “哼!”

    任天行一声冷笑,背负身后的右手陡然向前一挥,一道湛蓝剑芒凭空凝结而出,“唰!”剑芒如电,在这灿烂暖阳下拖曳着耀眼剑光朝着元灵山峰顶怒射而去。

    “师傅。。。”

    剑奴不明白任天行为何一言不发就动手。但任天行似乎没想做何解释,右手剑诀连施,操控着那道劈天剑芒快速向元灵山峰顶劈斩而去。

    而在元灵山峰顶的师徒二人,也几在同一时间察觉到了那道蕴含凛冽剑气的锐利剑芒。

    “师傅。。。!”天惊诧,忍不住低声唤道。

    “天,到我身后!”

    日月边说边迈步走到了天身前。随即轻轻的一步踏出。方一走出护守峰顶的法阵,九天罡风便扑面而来,吹将的日月衣袖翻飞猎猎作响,青丝肆意的飞扬!远远看去好似一位欲要乘风飞升的谪仙一般。

    “待在阵中不要出来。”

    “嗯!”天点了点头,似是怕日月担心,又往后后退了三步。

    “如此不加掩饰的宣泄不满,任天行,你还真是任性呀!”

    想到此,日月嘴角禁不住泛起一抹笑意。肃杀剑气在前,日月却仍是一脸淡然的垂手静立风中。

    “这。。。”看着那任天行发出的劈天剑气,丘陵山顶一众人都是禁不住大感意外。

    “呵呵。。。有意思!”

    而在万里城池的西北方向,此时也有两道人影凝风站立在半空之中。

    一者头顶一头银色舍利,两鬓各自一缕银发垂落。一身灰色衣衫,温文如玉,嘴含浅笑,左手矗立胸前手捏莲指,右手手握一串念珠佛舍。

    其身旁则是一位笑脸和尚,弯眉笑眼,恰似一尊在世弥勒,一头金色舍利,身穿一身棕黄色法袍,左手莲指竖于胸前,右手轻握一把荡世浮尘搭在左臂之上。

    “掌门师兄,他们。。。”

    “呵呵。。。淡定淡定了!先看看再说”

    手握念珠的那位僧者方要说什么,便被另一位手握浮尘的僧者笑呵呵的打断道。

    “。。。。。。”

    念珠佛者看着身边一脸看好戏的笑眼和尚也就是自己的掌门师兄,一时有些错愕,不过似是对于笑眼和尚的举动已经习以为常,故而不再说什么,凝神看着远处九天之上的战局。

    “师弟,你说他俩谁厉害?”

    笑眼佛者突然开口向念珠佛者问道。

    “日月尊者水火双行阳灵身,一身灵修几可化神,至于无量门主,一字不熟悉,不好评判!”念珠佛者看着那一触即发的战事,悠悠说道。

    “这样啊!那咱俩打赌怎么样?我赌阴阳派这家伙赢,一字师弟,你呢?”

    “我。。。不赌!”

    看着一脸正色的念珠佛者,笑眼佛者一愣,随即颇感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吧就太过严肃,那斩业吧就太过木讷,唉。。。你们两人一身佛法无边,但就是活的太过无趣!以后出来我还是带你们的徒弟祭空和梦生吧,你们。。。太没意思!”

    笑眼佛者斜瞟了眼念珠佛者,随即不再言语紧盯着远处战局。

    原来这笑眼佛者便是当今天禅寺佛首,佛主笑如来。而这念珠佛者便是天禅寺两大佛守之一的一字禅师。而两人口中的斩业和尚便是另一位佛守,斩业修陀。

    “师傅,那边好像有两位。。。”

    “天禅寺的两个和尚而已!”剑奴话还没说完,便被任天行抢先说道,“留意他们两个的动作。”

    “是!”

    剑奴理会,一双冷目紧紧的注视那方天地,灵念瞬出,如潮水般向着笑如来和一字禅师蔓延开去,随即剑指轻捏,淡淡青色剑气在指尖环绕。

    任天行的剑气来势极快,此时已逼近山顶百十丈的距离,剑未到,磅礴剑意已是当先覆盖整个山顶。受到剑气激发,日月周身突然灵气大作,道道赤芒闪耀间将天往后推送了五十余丈。

    “嗡!”

    弦音四起,只见日月双手翻飞,点点赤芒好似一朵朵火花在指尖炸散。随即日月嘴唇微启,灵诀轻颂。

    “乾坤正法,阴阳自化,五行之灵,赤火焰杀!”

    就在剑气距离山头还有三十丈远时,颂咒声落,伴随着一声炸响,一面闪耀着赤炎精芒的光盾凭空在日月身前闪现。

    “去!”

    日月轻叱,左手捏诀,右手屈指轻弹,赤炎光盾飞旋间朝着呼啸而来的剑气怒挡而去。

    两者在距离山顶十丈余处怒撞在一起。

    “叮!”

    剑气方一触及光盾便发出一声声清亮脆响,而任天行与日月,也在彼此招式相碰之时身躯各自一震。

    “不差!”

    日月嘴角含笑,右手轻抬,一缕红光沛生陡然射入光盾之内,红光方入,便见光盾赤芒更盛,嗡嗡锐响着一点点的将剑气朝后逼退。

    “哼!”

    察觉到日月的动作,任天行一声冷哼,右手操纵着剑芒,左手剑指轻捏剑气环生,道道剑气轰然汇入右手庞大的剑芒之中。

    剑气再赞,一时间使得剑芒大涨,顿时止住了退势。

    灵芒四射剑气迸溢!两者一时胶着在空中。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