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三邪聚首
    洪荒中土,东海之滨与万里朝城之间的连绵丘陵。

    正值阳春四月,中土却仍是万物萧条。这连绵丘陵上,遍山都是枯黄的草丛和一根根光秃秃的树干。远远看去,整片山地甚显凄凉和萧瑟。虽已入春,但春寒仍峭。颇有凉意的春风轻吹,枝枒上顽存的枯败残叶便飘飘悠悠的脱离枝杈,随风摇曳,最后落在不知名处的山涧沟壑。

    禽鸟呢喃,一些瘦小的无名鸟禽在草丛间肆意的翻找着吃食,叽喳的欢啼给这略显荒芜的丘陵山地带来了一丝生气。

    倏然,禽鸟惊飞,一只只似离弦之箭般拔地蹿起,朝着远处山头快速飞去。

    嗡然声响,弦音顿生。就在鸟禽惊离的刹那间,一缕血芒忽现山头,血气弥漫间但闻一道诗号幽幽响起!

    “黄泉碧落生不见,魂魄归虚,彼岸花开度亡灵,厉鬼化形;烽火造杀,洪荒炼狱;魑魅魍魉,万界无生!”

    这边话语方歇,不远处一道湛蓝妖芒突现,随即霸词声起!

    “千妖之首,万妖之王,戮行天下,噬血降杀!”

    妖芒闪耀间,紫黑色火焰飘忽闪现,接着一道冷绝诗号回响!

    “恶之始,嗔贪妒嫉;祸之初,怨恨怒杀;万邪尊吾生狼烟,不分善恶;伏尸千里,血埋枯骨,唯问魔域之主!”

    一时间,血气四溢,妖芒横生,魔焰滔天。

    光华闪耀间,缓缓现出七个身影。

    站在最前者是三个气势不凡的男子。其中两人分别是妖王和魔皇,妖王身后站着邪魅浅笑的魅蝶尊者,魔皇身后站着宫无极。还有一者则是一身血色长袍,生的很是俊朗健壮,一身肌肉好似要将身上的袍子撑破一般,一块块的凸起在衣服下面!而在此男子身后,站着鬼少和鬼女。

    “鬼帝,看那不远处的万里朝城,有何感想?”

    魔皇侧身看着血色长袍男子笑着问道。

    原来这身穿血色长袍的男子正是当今鬼界的界主,鬼帝。按理说也是二百多岁的年纪,但不知为何,生的却是比魔皇,妖主都年轻许多。乍看之下,倒与宫无极和鬼少年若相仿般。

    听到魔皇询问,鬼帝却是冷然一笑。

    “如此天灵宝地,却是被那些人族废物占居,当真是暴殄天物!”

    “人族自诩万物之灵,放眼千万里洪荒,但凡灵气充蕴的洞天福地,哪一处不是被人族占居。说好的所谓平等共享,到头来还不是其一家专用!”魔皇望着远处的那座宏伟城池,眼神中禁不住露出一丝贪婪。

    “千年前我三族之尊以想轮流保管若水寒珠这件圣器为由向当时的人族天尊发起挑战,为的就是借此推翻人族的独断洪荒。不料失败,更因此招来千年困缚。此次再出,我们势必要让人族为他们的当年之举付出代价。”

    鬼帝恨恨的说罢,随即转头看了看自始至终未发一言的妖王。

    “千年前那场大能之间的圣战,最后为何会落得那般惨状,原因为何,妖王想必很清楚吧?”

    听到鬼帝的幽幽话语,妖王禁不住一怔,转身看向鬼帝,只见鬼帝脸现阴沉面容含煞。

    看着愠怒的鬼帝,妖王却是凛然一笑,随即缓缓走到鬼帝跟前,不急不缓的说道。

    “原因为何,我想两位都很清楚。但那是她所为。自圣战之后,与她相关的所有物灵妖族已尽数被处决殆尽。现今妖族,是我,兽灵族的天下!所以两位,若还揪着以前的事情不放,那就各自为战恕不奉陪!”

    妖王说罢,嘴含蔑笑的扫了眼鬼帝,随即对着魔皇点了点头后,转身便欲离开。不过未走几步,便被魔皇拦了下来。

    “妖王想必误会了!若我们还因千年前妖族始祖之事而对妖族耿耿于怀,那我们今日自不会依约来此。”

    妖王听罢,转头看了眼魔皇,随即停了下来。魔皇见状,继续说道,“千年前的那场圣战之所以会以我们失败收场,除了那位人族天尊实力化神外,还有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被人族称之为三邪族的我们面和心却不一。现在人族经过千年休养生息,他们的三教力量想必已发展到不可估量的程度。所以要想不重蹈千年前的覆辙,我们这次必须团结如一。否则,我们所遭遇的不会是再次被囚困,而很有可能是被彻底灭杀。”

    听到魔皇所说,在场宫无极等人顿时心神剧震。就连妖王和鬼帝也是神色一凛,不由自主的看了对方一眼。

    “魔皇所言极是,是我鬼帝考虑不周,还望妖王大人有大量不要介怀。”

    鬼帝突然一脸愧疚,随后在众人的讶异之下朝着妖王径直跪拜了下去。

    “帝父。。。”

    鬼女与鬼少忙上前一步欲要将其搀扶起来,却是被鬼帝挥手制止。

    “身为一族之帝,心怀却是如此狭隘,自是不该。若妖王不与我计较,日后我必会与妖族,魔域一道,共谋未来大计。”

    众人听罢,纷纷看向妖王,只见妖王一脸寡然面色如常,随即淡淡说道,“鬼帝言重了。”说罢,走上前弯腰将鬼帝扶了起来。

    “好好好!我们三族一心,区区不过人族三教又有何惧?”

    魔皇走上前,拍了拍妖王和鬼帝的肩膀。“不久之后,那万里朝城,势必会是我们的天堂沃土,而那元灵山之巅,必会屹立着我们的身影。”

    春风依旧,随着阳光的逐渐炽盛而渐含暖意。丘陵之上的众人,歇了喧嚣,各自静立。凝神望着那万里朝城,似在屏息等待着什么。

    “嗯?”

    魔皇,妖王,鬼帝几在同一时间察觉,彼此相互看了眼后,随即齐齐看向万里朝城以北方向。

    万里朝城以北,是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因地处中荒,故被称作中荒草原。中荒草原东至东海之滨连绵丘陵,西至西荒流沙边缘的戈壁胡杨林。以南至万里朝城的城脚,以北至北荒冰凌雪原外缘。纵横三十万里。

    此时正值初春,入眼处尽是枯黄的低矮草垛,了无生机,好似这方生灵还未自寒冬中苏醒。突然。

    “吱吱吱。。。”

    几声低脆的叫声打破了这方枯寂,两个毛茸茸的脑袋自一处隐藏在一堆杂草里的密洞里探出头来。但见四只豆大般的眼睛小心翼翼的探察着四周,待到确认没有什么危险后,方才一溜烟的自地下窜了出来。

    原来是两只钻地鼠,只见它们身形如巴掌般大小,一身枯黄色毛发与周围杂草一般无二,身后一条半丈余长的细长尾巴拖曳在地。“吱吱吱。。。”两只钻地鼠对着洞内一阵乱叫,随即便见自洞内争先恐后的蹿出五六只成人食指般大小的幼崽。

    似是一冬天在洞**闷的久了,这番出来放风,自是一个个兴奋的不行,一时间你追我赶的“吱吱吱。。。”的叫声响个不停!

    这边小崽子们玩做一团,而那两只体型稍大的,则是分别站立在不远处的两块凸出的石头上,踮起后脚不断的四处张望着。

    “吱。。。!”

    突然一声很是尖锐的锐啸传来,声音短促一闪而逝。而随着这声音消失的,还有这一家子钻地鼠。

    就在这钻地鼠方尽数钻进洞内之际,便见一蓝一青两道剑芒一前一后的自北方远处快速向着此地飞射而来,速度快如流星转瞬即至!

    嗡然锐响间剑芒散去,缓缓现出两个男子身影,一前一后的站立在那。

    居前者,头绾混元鬓,丰神俊朗,星眉剑目,高挺的鼻梁下,薄薄的嘴唇两侧留有寸长的胡须,一身蓝衣在微风中轻轻的浮动着下摆。此刻负手而立,自是器宇轩昂。

    而在这男子身后,站着一位青衣少年。面容冷峻,鹰眼如炬,顾盼之间精芒四射。

    “师傅,前方那座城池就是万里朝城吗?”

    少年嘴唇未启,对前方那位男子灵念传音道。

    “我们脚下的这片地域就是被誉为洪荒天国的中土,前方那座气势恢宏的城池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万里朝城。剑奴,可看到那座山了吗?”

    男子声音低沉,侧身对着身后少年问道。

    被称作剑奴的少年凝神看去,只见在那万里朝城中央,有一座高耸入云的峻山,山的半山腰处,已是云雾萦绕,再往上便彻底消失在茫茫云海中。

    “师傅,那山就是元灵山吗?”

    “自然就是那被誉为洪荒第一仙山的阴阳派圣山。”说到这,男子语气中隐隐透着一丝别样的情绪。

    “第一仙山?我看除了比我们无量门的天剑山稍高一些,似也没有其他出奇之处。”少年凝望着元灵山淡淡说道。

    “哼!在这些愚昧的人族大众眼里,阴阳派的什么东西不是好东西?无量门?呵!想必他们早把我们给遗忘了吧!”

    “日月尊者?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本事端坐这正道之首的位置!”

    男子脸露愠色,剑芒突现,脚下蓝色剑气瞬生,载着男子如电般朝着前方快速飞去。被唤作剑奴的少年见状,手捏剑指,一道青色剑气在脚下闪现,少年御剑而上,紧跟男子而去。

    草原上,一蓝一青两道剑芒前后疾驰,而在远处的连绵丘陵上,魔皇一众人也正紧盯着二人。“无量门剑修修为以外显的剑气便可判断。剑气为赤橙色乃是剑仆境,黄为剑子境,绿为剑真境,青为剑仙境。蓝为剑神境,紫则为剑圣境。剑圣者千年未出。观前方那位剑者之气,蓝芒如电,看来是位剑神了。”

    鬼帝此时一双锐眼注视着那抹蓝色剑芒随口说道。。

    “当今无量门,达到剑神境者,除却现今门主任天行外,尚有道剑尊者素剑一和寂剑尊者鸠神练。眼下这位,不知是三人中的哪一位?”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