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水行阳灵
    南荒森林,无名山洞。

    洞内,雨生盘坐在床上,紫磷则坐在雨生对面,眼睛正眨也不眨的注视着雨生。两人就这么相顾无言的对看着。

    “怎么个情况?自打青灵与小兰出去,这一身白衣的家伙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我,这都看了一刻钟了,还想看到什么时候?”

    雨生被紫磷瞧的颇觉尴尬,心里一个劲的搁那自言自语。

    “我说。。。这家伙该不会。。。”

    想到那一方面,使得雨生打了个哆嗦。

    “那个。。。呵呵。。。大哥你好,我叫雨生,柳雨生!柳是“春风拂杨柳”的柳,雨是。。。”

    为了打破洞内怪异的气氛,雨生呵呵傻乐着向紫磷自我介绍道,不过话未说完,便被紫磷打断道。

    “我知道!”

    紫磷很是爽快的回应道,语气柔和似拂面春风,全然不似与青灵和小兰说话时的冷漠无感。而那眼睛也是自始至终的没从雨生身上挪开。

    “你。。。你知道?我们之前有见过吗?不可能见过的,要是见过的话,我肯定记得的。但。。。但说实话,这边看你看的久了,脑海中为何却有些模糊朦胧的印象?”

    “我们没见过!”

    “那你怎么知道我叫。。。”

    “没见到你之前,我只知道你名字里会有柳,梧,桐三个字中的一个,至于名唤作雨生,是那条蛇告诉我的!”

    “她叫青灵。”

    “哦!”

    紫磷甚是不在意的回应道。

    “这。。。那个大哥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紫磷!”

    “紫磷兄,你干嘛一个劲的盯着我看?我承认我长得很是英俊潇洒风采出众,但。。。你虽然长得也颇为好看,但。。。但我不喜欢男人!”

    仍在目不转睛的看着雨生的紫磷被雨生的话差点闪了腰,紫磷脸色微红,甚感无语的瞪了眼雨生。

    “你。。。哪只眼睛听见我说对你有意思了?”

    “呃。。。那。。。那你干嘛一边看我一边微笑?还。。。还笑的那么。。。”

    雨生说着,还很是夸张的双手护在胸前。

    “我承认你长得很好看,皮肤。。。也。。。也很白。但。。。但咱俩是不可能的,你。。。你死心吧!”

    “啪!”

    紫磷有些气恼的站起身子,随即伸手在雨生额头上狠狠的弹了一下。

    “哎呦,你干嘛弹我脑壳?”雨生捂着额头,对着紫磷一脸委屈的问道。

    “你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什么呢?我不过是看你长得与我之前的一位。。。故人。。。很像而已。”

    言语间竟瞬间变得颇为落寞。

    “呃。。。是故人还是爱人?”

    雨生大着胆子问道。

    “我。。。我也不知道!”

    “我看八成是爱人,你都不知道你刚刚那样,看我时两眼里都冒着桃花,要是让别人看到,准以为。。。”

    “准以为什么呀?”

    这边雨生话未说完,便听青灵的声音自洞外传来。紫磷二人回头看去,未见身影,却见一个纤巧影子映照在洞壁上。

    只见那映射在洞璧上的影子抬手在眼角擦了几下,随即便看到影子移动,青灵的身影自洞口走了进来。眼睛轻微的红肿。

    “青灵,你。。。你怎么了?”

    雨生担心的问道。

    “没什么,沙子迷了眼而已。你的小兰在河边,她很好。”

    “我。。。我又没问她!”雨生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搓着手。

    看着青灵一脸幸福的笑意,不知为何,青灵眼中顿时泪花闪现。不过似是怕雨生发现,忙不迭的抬手擦去。而这一切,却是被紫磷看的仔细。

    “那个。。。青灵。。。你。。。你没事了吧?刚刚我。。。对不起。。。”

    雨生自知刚刚理亏,有些心虚,眼神闪躲不去直视青灵。

    “我。。。我能有什么事!”

    发觉紫磷正看向自己,青灵佯装无事的走上前,伸手推了把雨生,“这么快就熟络了,真不愧是旧相。。。咳咳,那个你俩刚刚说什么呢?要是别人看见了,准以为怎么着啊?”

    “这。。呵呵。。。没什么,要怨就怨我个人魅力太强,人见人爱!”

    “真不要脸!年岁渐长,脸皮也愈厚,什么人见人爱,这里就紫磷一人是刚认识的,难不成。。。”青灵说到这,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紫磷,随即又看了看雨生。一时间脑海里彩虹气泡抑制不住的呼呼直冒。

    “难不成紫磷你。。。跟雨生。。。你们俩。。。啧啧。。。”

    “没有没有。。。”

    雨生忙摆手否定,而紫磷却是铁青着一张脸冷冷的看着满脸阴笑的青灵。

    “不要解释,解释就是掩饰。”青灵一脸深明大义的表情,随即伸手拍了拍雨生的脑袋,“不要怪他,一般长得太好看的男人都不喜欢女人的,唉。。。难为你了雨生。”

    青灵说罢,无视紫磷看来的欲杀之而后快的犀利眼神,对着紫磷柔声说道,“你的心情我懂得,加油,不要在乎世俗的眼光,勇敢做自己就好!”

    “嗡!”一声弦音突响,洞内白芒瞬现,一道道白芒奔飞激射,洞内顿时乱石簌簌。“你再说一句试试!”

    此时青灵手中正拿着一个茶杯,一道白芒瞬至,咔嚓一声,手中茶杯顿时被射穿,杯内的水由那小孔哗啦啦的流了出来。

    “呵呵。。。开玩笑,开玩笑而已了!”青灵打着呵呵放下手中的茶杯,“那个大家伙刚刚死里逃生,这不是。。。呵呵。。。玩闹一下放松心情,是吧,雨生?”青灵自知紫磷不会对雨生发脾气,忙不迭的把雨生拉在了自己身前。

    “对。。。对啊!呵呵。。。玩闹一下而已,何必那么当真呢!”

    雨生说着,伸出手在青灵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顿时疼的身后的青灵龇牙咧嘴。

    “现在看来你脑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她教的!雨生,以后离这个疯女人远一点。”

    白芒内敛,紫磷一脸寡淡的看着雨生说道。

    “疯女人?姓紫的,你说谁是。。。”

    听到紫磷所说,青灵气哄哄的走到前面,指着紫磷的鼻子大声吼道,不过话还没说完,便被雨生一把捂住嘴给拖到了身后。

    “呵呵。。。那个这疯女人最近几天忘了吃药,我一会就让她吃!”雨生跟个傻子似得搁那嘿嘿的说道。

    “好了,闲谈暂歇。雨生,现在有件事要问你。”

    “嗯。”

    “你想不想踏入修途成为一名修道者?”

    “我想!”雨生坚定的答道。

    听到雨生毫不迟疑的回答,紫磷与青灵都微微吃了一惊。

    “或许在之前我不会觉得修道者如何不同,但经历了妖族屠杀猎户村一事,我才深深的体会和明白,原来我一直在这样嗜血无情的世道过活!当自己在意的人遇到危险和需要帮助,而你却无能为力时,那股无助和绝望。”

    说到这,雨生眼眶禁不住泛红。

    “那天当我赶到时,那遍地的碎尸和成河的血水,让我误以为我生活了十四年的地方不是生机盎然的南荒森林,而是死丧骸骨的九幽炼狱。上一刻他们还都是为了生存而努力过活的大活人,下一秒便变成了一堆碎骨烂肉。那时的我觉得自己好无用。。。”

    “雨生,世事无常,在这风雨飘摇的世代,有些事你得学会看淡。”看着眼前低着头抬手擦拭眼泪的雨生,青灵有些心疼的说道。

    “青灵,我现在有点理解你六年前的时候你的遭遇了!”雨生看着青灵,眼神里多了几分心疼。

    “谢谢你的理解,雨生!”青灵心里一暖,对着雨生微微一笑,“现在结界被毁,千万里洪荒大陆已然没有任何隔阂。就凭三邪族对人族的千年积怨,以后如猎户村这样的惨剧注定是屡见不鲜的。所以雨生,不为他人,就算为自己能好好活下去,你也要想方设法踏入修道一途。”

    “但我。。。但我知道我是无灵之身,没办法修炼的。注定只能是心想而事不成。”

    “我可以为你开启灵身。”

    “真的吗?你。。。你不是在骗我?”

    听到紫磷所说,雨生失望的眼神中瞬燃希望之火,一双大眼直勾勾的看着紫磷,眼神中满是期许。

    “你我怎会去欺骗呢!但你得考虑清楚,一旦给你开启灵身,你之前的一切于你将无任何意义,你将会走出南荒,拜入宗门,然后开始你的修道之路。自此以后,你可能会面对无穷的杀戮,双手自此会沾满血腥,脚下自此会堆满骸骨!而你要守护的,不仅仅是你在乎的,还有与你同为人族,与你毫无任何情分的百万凡夫俗子。这样,你还愿意踏入修途吗?”

    “我愿意。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道理我懂。”

    雨生看着紫磷严肃的说道。

    “雨生,虽然有些话现在还不能跟你讲,但有件事你须知晓,你,生而与他人不同。踏入修途是你躲不过的宿命!而我,就是为给你开启命运轮盘而来!”

    “这。。。紫磷兄。。。你。。。你与我之间。。。到底牵绊着什么?”

    “雨生,有些事你现在不知道未尝不是好事!不过你放心,待到时机将至,我自会向你和盘托出!”

    “这。。。好吧!我与你虽只是初见,但。。。但我对你的感觉很奇妙,似曾相识的感觉中却是有那么一丝。。。苦楚。。。”

    说到这,雨生脸上渐渐蒙上了一丝愁惨,双眼中竟是不自觉的泛起浓浓水雾。

    看到雨生的脸色变化,青灵一惊。

    “雨生。。。不会记起了什么吧?”

    想到此,青灵有些紧张的看向紫磷。却见紫磷此时一脸神情的凝望着雨生,澄明双眼中也是水花滚滚。

    “咳咳。。。”

    青灵轻咳了两声,将雨生二人自各自的追忆中拉了回来。

    “那个。。。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紫磷悠悠转过身子背对着雨生。

    “青灵,我刚刚。。。心好痛!”

    “什么心痛不心痛的?我看你是胃疼,一天没吃饭饿的吧?”

    青灵佯装听不懂,搁那插科打诨岔开话题。

    “呃。。。是吗?”

    “是也得饿着,现在没什么事比给你开启灵身更重要!你说我说的对吗?紫磷兄?”

    “青灵说的对!”

    紫磷慢慢转过身子,对着青灵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看着雨生说道。

    “我接下来会为你开启灵身,雨生,你准备好了吗?”

    “嗯!”

    “青灵,撑开结界,不要让任何人打扰!”

    “好!”

    白芒闪动,瞬即如潮水般将雨生与紫磷二人淹没,青灵凝神查探竟是看不透彻。

    只见白芒忽明忽灭,忽而急速旋转形成一个灵力漩涡,忽而飞甩凝结成无数根灵力丝线在雨生体内飞蹿激射。周而复始,约莫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突听一声锐响传来。

    青灵凝神看去,只见白芒之间,隐隐一道蓝色光晕闪现。白芒聚敛回到紫磷体内,而再看雨生,周身透明,其内的所有筋脉清晰可见,而在这所有筋脉中,其中一道筋脉不似其他筋脉般呈现血红色,而是发出一阵阵淡蓝光芒。

    “这是。。。”

    雨生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变化,惊喜的问道。

    “这就是灵脉,你现在不再是无灵之身,而是水行阳灵。”紫磷看着雨生很是满意的说道。

    “这是洗脉伐髓之法!”

    紫磷随手将一道白芒打入雨生眉心。

    “你按照我所说的进入内洞导引里面的水行灵气进行洗脉。不满七天不得出来。”

    “好!咦。。。你怎么知道我这里有个内洞?”

    “你的事情我都知道。”

    紫磷笑着说道,随即看了眼青灵。

    “青灵,你随雨生一起进去。你跟雨生同为水行灵身,到时候可以教导一下雨生。”

    “嗯!”

    “哈哈。。。这么一来我是不是就可以变得很厉害了?嘿嘿。。。如此好消息我要去告诉小兰!”

    “不可!时间紧迫你必须马上进入内洞修炼。”

    紫磷脸色一寒,沉声说道。

    “啊?这么急?我。。。我就去跟小兰说一声,马上回。。。”

    “马上进去!”

    不知为何,紫磷一改对雨生的温柔,声色俱厉的冷喝道。

    看着脸色瞬变的紫磷,雨生猝不及防的被吓了一跳,一时有些怔然,呆呆的站在原地,看着一脸愠怒的紫磷怔然未语。

    青灵见状走上前,站在两人中间,用身子将二人对视的目光隔开。随即对着雨生轻声说道。

    “雨生,你现在灵身方启尚不稳定,必须马上进入内洞借助里面的五行灵气进行滋养巩固。不然将面临灵身溃散的危险。你紫磷哥哥也是担心你,所以才。。。”

    “这。。。这样啊。。。”

    听到青灵所说,雨生有些释怀,“我还以为。。。”

    “别搁那你以为了。就凭你的生活阅历,甭管你以为的是什么都是错的!好了,我们得马上进去了!”

    “那小兰。。。”

    “小兰小兰。。。等你出来后再去见她就是,你要是这么挂念她,那让她陪你进去好了!”

    青灵有些恼怒,狠狠的瞪着雨生说道。

    “我。。。没有了!那就等我七天后出来,给小兰一个大大的惊喜!”

    说罢,雨生屁颠屁颠的朝着那洞壁快速走去。

    看着雨生离开,青灵的脸上渐转凝重。转过身子若有所思的看向紫磷。

    察觉到青灵看来的目光,紫磷却是视而不见,“记住,不到七天,不要让雨生出来。”紫磷嘴唇翕动,向青灵灵识传音道。

    “你在这时候迫不及待的让雨生入内洞七天,我看你是故意支走他的吧!你。。。你想干什么?”

    “其他的事你不用管,只管守护好雨生即可!记住我之前与你的叮嘱!”

    “你。。。是不是打算。。。”

    脑海中蓦然闪过一个念头使得青灵大惊失色,方要再开口质问,却见洞内已是五色光华大作,随即便听雨生兴奋的喊道,“青灵,快点,我要进去修炼了!”

    青灵无法,深深的看了眼紫磷后,只得跟着雨生一道,踏入那五彩漩涡消失在这洞中。

    看着那五色光华消失,洞壁又恢复成原样后,紫磷袖袍一挥,才将青灵刚刚设立的结界瓦解。

    “过去没能守护住你,这一世,我必会拼劲全力!哪怕违背天道遭受天劫雷罚,我也必护你周全,完成你的累世夙愿!”

    说罢,身影一瞬消失在了洞中。

    界河边。

    坐在界河岸边犹自想着自己事情的小兰突觉身后有异,回头看时不由得一怔,脸上的神情突现一丝惶恐。然后慢慢的站起了身子。

    身后白芒闪烁,缓缓现出紫磷的身影。只见紫磷轻举右手,一把白色光剑在右手闪现,光芒吞吐,激射的周围树木断枝纷扬。。

    铿然脆响间一道锐芒劲射而出,小兰只觉耳畔一凉,转头看时一缕断发飘忽落下。

    “你。。。想干什么?”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