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魔皇之谜
    洪荒以东的大陆尽头,便是望之不尽的汪洋东海,东海之上,无数大小不一的海岛坐落海中。而三邪族之一的魔域老巢便是在这东海海岛上,不过具体是哪一座海岛则是无人可知。

    东海海域辽阔,海岸线狭长,为了更好的防范魔域灾祸,阴阳派便把金灵宗和火灵宗两宗宗门设立在东海海滨。虽两宗宗门都位居中土,但金灵宗较中土偏北临近北荒,火灵宗则离南荒较近。

    金灵宗宗门设立在一处地势较高的山峰上,名唤落星崖。落星崖虽算不上钟灵奇秀,但却因地貌和山体结构之故,使得坠落洪荒的流星陨石尽数落至此处,落星崖名字也由此而来。金灵宗御使金行灵力,洪荒之中自是没有比陨石中的金灵之力更加纯粹的物质,故而金灵宗便把宗门设立在此。

    在中土与南荒的交界地带,靠近海岸地域,有一片方圆近五十里的火山群,大大小小的火山几近十余座,连绵成峦。不过这些火山都几近是死火山,只有一座海拔几近六百余丈的火山是活火山,不过却也是每隔三百年才喷发一次。而火灵宗的宗门,便是设立在这座活火山的半山腰。

    因东海之滨离中土只相隔绵延不到百里的低矮丘陵,所以这座火山每次喷发时,总会给中土人族聚居的万里朝城造成莫大的损失。所以火灵宗宗门设立在此,一方面为了更好地吸纳火山中的火行之力修行炼道,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更好地控制和预防火山喷发。

    早春四月,相对于南荒常年郁郁葱葱全年近夏的景象,中土却还是春寒料峭。东海之滨与中土之间那绵延起伏的低矮丘陵上,入眼处尽是光秃秃的枝干,偶有几片枯叶兀自坚强的斜挂枝头,却也是在乍起的寒风中被无情的剥落,飘飘悠悠的飞落山间。

    “那里就是狱火森林吗?”黑焰突生,声音突响,两道人影突现。

    宫无极与另一身影现身此处。看着远处那相较周围地势最高的那座火山峰,宫无极对身后那人随口问道。

    “是的圣子,那里就是火灵宗宗门所在。”

    “父皇为何会出现在那?”

    宫无极听罢,有些不解的小声呢喃。

    “走吧,前去看看!”

    就在宫无极打算离开之际,突觉身后有异,转身看去时,不由得一愣。

    只见在身后不远处,站着一位甚是高大的身影,只见那人一身紫黑色兜袍,大大的兜帽将来者的整个脸部隐没在阴影里。只见来者抬手摘下头上的兜帽,显现而出的是一张面相随和的脸容,嘴角轻笑。虽看似和善,但整个人身上却是散发出一股迫人的锐芒。

    看着眼前此人,宫无极有些不可置信,“父。。。皇?”,随即噗通一声跪拜在地。“您。。。”宫无极似是想说什么,但却声音哽咽,眼中更是泪花滚滚。

    原来这突然出现的男子就是当今魔域之主,魔皇。

    看着喜极而泣的宫无极,魔皇却只是微微一笑,大手一挥,隔空将宫无极扶了起来。随即走上前仔细端详着宫无极说道。

    “我走的时候你才八岁,这一转眼十四年过去了,呵呵。我儿终于长大了!”

    “父皇,您。。。您这十四年去哪了?我们遍寻整个魔域都没有找到您。”

    “十四年前我便来到人族,你们在魔域自然找不到我!”

    “什么?这。。。”

    “为了调查魔域始祖封印之地以及人族天尊转世之身,我便硬闯结界进入人族,不过还是小瞧了那结界之威,虽最后强行闯了过来,但一身功体几近毁灭殆尽,魂识更是摇摇欲灭。”

    “这。。。父皇那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不过好在天不绝我,被一好心人收留。我敛去一身魔息被她当作人族的凡夫病人精心照料了十四年。现在功体已复,魂识已稳。刚刚与那人道别离开,便在此遇到你。”

    “这样最好。不知救护父皇的那人。。。”

    “宫儿,此事就此揭过不可再提,至于那人是谁,你也不许去调查暗访,明白吗?”

    说到这,魔皇突然脸色一正,眉眼含煞的对宫无极说道。

    “是!”

    听到魔皇那微露杀气的警告,宫无极虽感不解却是不敢造次,忙点头称是。

    “嗯!你自小遇事便很有主见,别的事怎么胡闹我不管。但这件事,我希望你把我的话牢牢记住。”

    魔皇说罢,看了眼宫无极后便转过了身子。

    “我不在的这些年魔域可曾出过什么乱子?”

    “一开始找不到父皇,域内大臣都很是恐慌,我便已父皇闭关参悟先祖秘法为由安抚了他们。现在域内一切正常。众人现在都在等父皇破关后带领他们一举破入那人族万里朝城,占领元灵,一享那洪荒沃土。”

    “哈哈。。。好!不过我要的可不是区区朝城和一座元灵而已。宫儿,此番结界已消,那妖族和鬼界可有什么动作?”

    “宫儿找寻父皇就是为了此事,再过一日,妖王与鬼帝便会到达中土。”

    “为何聚集来此?”

    “据说是为了人族三掌教聚首元灵山一事!”

    “呵呵。。。那倒是有趣的紧。走吧,随为父去见见那两位素未谋面的老朋友。”

    紫炎闪现,随即魔皇的身影消失不见。

    看着魔皇消失时闪现的那团紫炎,宫无极眼神禁不住一冷,随即回头看了看远处那狱火森林。周身黑焰蹿生,眨眼间化作一缕焰火消失不见。

    。。。。。。

    南荒森林,无名山洞。

    因为雨生的醒来,众人悬着的心这才落了下来。

    只见此时雨生身体内一道白芒在筋脉间快速的流窜,而紫磷坐在雨生对面,指尖白芒不停的闪烁。

    “嗯!伤势已无大碍,但未入修道的凡夫俗子伤筋动骨一百天,你现在与他们没什么不同。”紫磷说罢,收回雨生体内的灵芒,散去法指,随即缓缓站起了身子。

    “啥?你的意思是我还要一百天才能痊愈。那我。。。咦?你看着好面生啊?你是。。。”

    说着说着雨生才发现紫磷是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随即有些怔然的看着紫磷问道。

    看着雨生那熟悉的呆头呆脑的犯傻样,青灵心里顿时一乐,方要上前打趣雨生,却见小兰一个箭步上前拉住雨生的手细声说道。

    “雨生,他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是他在最后关头救了我们的命!”

    “是。。。吗?”

    觉察到自己的手正在被小兰握在手心,雨生心跳顿时加速,脸色顿红一下子红到了脖根。

    “小兰,你。。。你这是第一次主动拉我的手!嘿嘿。。。”

    “你喜欢吗?喜欢的话我天天这样好不好?”

    小兰说到这,不经意的向青灵和紫磷看了一眼,随即竟是把头埋在了雨生的肩窝。

    “雨生,你说过长大后要娶我做媳妇,你还记得吗?”

    “记得,当然记得!”

    “那还算不算数?”

    “算,当然算!小兰是我见过最最善良的姑娘,我一定要。。。”

    “柳!雨!生!”

    这边雨生还未说完,便被青灵的怒吼打断。只见青灵铁青着脸,一脸怒色道,“柳雨生你就是个畜牲,你不先感谢舍命救你的人,却先搁那亲亲我我,柳雨生,你不觉得你这样很无耻和不妥吗?”

    青灵恼怒,说着说着眼里竟是泛起泪花,随即一颗颗好似珍珠般吧嗒吧嗒的滚落。

    “柳雨生,你个混蛋!”青灵说罢,随即抓起地上的一块石头狠狠的向雨生扔去。

    “哎呦!”

    雨生被石头正中脑门,忍不住一声痛呼。再看时,已不见了青灵身影。

    “青灵!”

    雨生忙欲下床追赶,不料牵扯到伤口,脸上顿时豆大的汗珠突生。

    “雨生,你怎么样了?”

    小兰心急的忙把雨生扶上床。

    “我没事,你。。。快去看看青灵。”雨生手抚着胸腹,艰难的抬着头对小兰说道。

    “嗯,那你好好休息。”

    小兰随即起身往外走去,路过紫磷身边时,小兰欠身行礼道,“雨生就麻烦先生照顾了!”随后小兰看了眼紫磷径直的走了出去。

    目送小兰离开,紫磷温和的眼神再次变得凌厉起来。

    界河边,青灵望着河面暗自出神。一双笑眼此时已然红肿,眼角处还犹自挂着滴滴泪珠。突然,身后脚步声响起。

    青灵抬手擦去眼角的泪花,随即回头看去时,只见小兰慢慢的走来。

    不知为何,小兰那眼神中已不似往日那般柔和温顺,取而代之的是冷绝和一丝漠然。瞧得小兰变化,青灵忍不住一怔。

    “很诧异吗?”

    小兰走到青灵身边站定随口问道。

    “小兰你。。。你怎么?”

    “我怎么突然变得这么不含蓄,变得不像以前随和,不像以前那么温柔可亲,是吗?”小兰说罢,一声冷笑,转头看向青灵时,眼神中满是挑衅和蔑视。

    青灵看着小兰久久未语,过了好一会青灵才沉声说道,“这,才是真正的你,对不对?”

    “何为真何为假呢?与其说是真正的我,倒不如说是现在的我!毕竟以前那个我也是真实存在的。”

    “你为何突然如此?以前对于雨生的爱慕,你向来是闪烁其词。这次为何。。。”

    “我是故意的,你没看出来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