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本命魂灵
    紫磷头也也没回,语气甚是冷漠。

    “你事还真多!”青灵一脸不屑的嘟了嘟嘴,随即在距离紫磷三丈远处的另一株树下坐了下去,“你还真是大胆,跑这来!”

    紫磷不语。

    “喂!不会还在生气吧?”

    无人应答。

    “还真是跟雨生一样小心眼!”

    听到青灵所说,紫磷一怔,吓得青灵以为他又要暴走时,却听紫磷悠悠的说道,“说说你跟雨生的事情吧!我想听!”

    “这。。。当然没问题,毕竟你是救过我们命的人!但在我说之前,你是不是得先介绍下你自己?我总不能一直叫你喂吧?”

    “我叫紫磷!”

    “然后呢?”

    “性别男!”

    听到紫磷的回答,青灵差点一骨碌翻进河里,看着一脸淡然的紫磷,青灵禁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还用你说,就不想说点别的,来增加我们彼此的了解?”

    “没必要!”

    “呵!还真是够冷漠的。那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与雨生是什么关系?”

    “我。。。不知道!”说到这,紫磷似是很是惆怅,随即盯着那界河水面愣愣的出神。

    “呃。。。雨生是你的孩子?”

    这次轮到紫磷差点一骨碌翻河里。转头看向青灵的眼神中依稀可见一把把明晃晃的刀子在闪动。

    “我觉得不大可能!”面对紫磷的怒气冲天,青灵竟是直接无视,“因为像你脾气这么臭,性子这么冷的,应该不会有女孩子乐意给你生孩子!”

    “。。。。。。”

    “那雨生不会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弟弟吧?”青灵一脸兴奋,“我看这个很有可能,毕竟你俩都是那么的不要脸,都是那么的小心眼,都是那么的臭脾气!”

    “我说你该不会是失忆了,记不起来了吧?”

    “你到底问够了吗?”

    紫磷淡然说罢,一道白芒闪现,随即化作一把丈余长的光刀怒劈在河面上,轰然爆响中掀起数丈高的水浪,但见水浪倒卷,尽数浇落在青灵周身。

    “你。。。你故意的吧?”

    青灵怒极,大伤初愈筋脉还未恢复,青灵自是一点灵力也调动不得,只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浇成落汤鸡。

    “你再胡说我就把你封堵筋脉扔河里!”

    “你。。。算你狠!”

    青灵随即站起怒哄哄的便欲离开。

    “站住!”

    “站住什么站住?我去换衣服,生病了你伺候我啊?脾气真是够臭的,说话就不能客气点?”

    青灵嘴角上扬嘟嘟着个嘴,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厌恶神情。

    紫磷见状,却是怔然不答,随手一扬,一道白芒飞出环绕青灵周身,雾气蒸腾,衣服瞬间干燥如初。

    “呵。。。明明也是个心善之人,干嘛要摆出一副生人勿进冷冰冰的样子?”

    “你想下河吗?”

    “你。。。算了!懒得跟你计较。听好了,我叫青灵,是。。。”

    看到紫磷一言不合耳朵又欲发怒,青灵顿感无奈,一边摇着头一边开始把自己与雨生的事情向紫磷仔细的说起来。

    时间流逝,不知不觉已是日落西斜。

    “最后本以为螳七死后我们便逃过死劫,但却忽视了跟随他一起前来的兽群。已做好命丧兽口的准备,谁曾想再次醒来竟。。。呵呵!说起来这一切还得感谢你。”

    “我是去救雨生的,救你们只是顺手而已!”

    “不管你初衷为何,我们的命总归都是你救的!不过我有一点不明白,我当时是在心神受创灵力近无的情况下释放妖灵显化妖身,按理说我纵使不死,那我的修为也当尽废,但是。。。是你帮的我对不对?”

    “我不过是把那螳螂妖的妖珠化进了你的灵海而已。”

    “这样啊!谢谢。。。”

    “就凭你奋不顾身的去救雨生,帮你守住修为也是当为之事。”

    “紫磷,你什么事情都以雨生为出发点,看来雨生对你来说很重要!”

    听到青灵所说,紫磷一时怔住,随即脸上竟是浮现出一丝暖暖的笑意。

    “不错。我。。。一直在找他!”

    “一直在找他?莫非。。。你是不是知道关于雨生的所有事情对不对?”

    “青灵,我看的出来,你很在乎雨生。为了他,甚至不惜生命。如果你答应我一件事,我就把所有你想知道的都告诉你。包括雨生的身世和我的来历!”

    “什么事情?”

    “做雨生的本命魂灵!”

    。。。。。。。。。。。。

    天木峰后山,断木崖

    一处荒凉无垠的空旷地,尽眼所见没有一株花木绿草!

    相较于天木峰到处充满生机花繁树茂的灵蕴之地,后山几乎是个稍显怪异甚至略带恐怖的另类所在!

    不过据传很久之前这后山也是块灵气充盈的不凡之地!古木参天花繁锦簇!不过不知是何原因,在一个风雷交加的夜晚,天降紫雷将此地的生灵劈斩殆尽!打那之后后山便彻底失去了生机!即使距离紫雷降罚已过数千年,但后山却是连一株矮草灌木也不再生长过!于是有修道者推测可能那时候有祸世妖物藏匿于此,故而天降雷罚将其除去!而为了断绝后患!便连那后山处的灵脉一起毁去了!

    生机不存,灵力不在!再加上这邪乎其邪的民间传说!使得后山成了木灵宗弟子都不愿靠近的不祥之地!而对于木灵单来说,这人迹罕至的不毛之地却是让自己避开嘈杂独享片刻凝静的人间天堂!

    夕阳欲坠!

    木灵单独坐在一株焦黑粗壮的树干之上,抬着头,静静的看着天际红彤彤的无边落日!略显纤瘦的身体映衬着背后那一片荒垠之地!远远看去木灵单的身影是那么的形单影只!

    就在木灵单发愣之际,身后突然青芒大作,一个身影显现而出,满头的小发辫迎风飞舞,正是竹萤。

    “找不到你,我一猜你就在这。”

    竹萤身影一瞬来到木灵单坐了下来,待看到灵单一脸落寞时不由得一愣。

    “木哥哥,怎么了?自猎户村回来后就闷闷不乐的!”

    “竹萤,此番三邪族来势汹汹,一场大战在所难免,我们要想替师傅分忧,为人族分难,我们现在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

    “所以。。。木哥哥要去闭关对不对?”

    “嗯!”

    “我陪你!”

    “好!不过得等一段时间再去。”

    “为什么?”

    “过几天可能你的霁师姐要来!我。。。我想先见见她。”

    “是水灵宗的霁雪晴师姐吗?”

    “嗯!”

    “据说霁师姐长得很漂亮,被称作是洪荒年轻一辈中第一美女呢!”

    “这。。。我跟你霁师姐也已经好久没见了!”

    “哈哈。。。木哥哥,你脸红了!”

    “我。。呵呵有吗?你应该是看错了,这是落日的余晖照的,那个天色不早了,快回去了!”木灵单有些慌张的站起身子,随即身影一瞬化作青光朝着山顶飞去。

    “等等我啊!”

    竹萤站在原地对着木灵单渐渐远去的身影大声喊道,不过却是没追赶上去。待到那抹身影拐过山角不见后,灿烂如朝霞的俏脸上笑容渐消,取而代之的是与其年龄不符的淡淡伤愁!

    “木哥哥,霁师姐。。。看来,那传言是真的!”

    言语间满是落寞。

    。。。。。。。。。

    南荒森林,界河河边。

    听到紫磷要求之事,青灵一时有些错愕。

    “紫磷,你不会不清楚什么是本命魂灵吧?”

    “我自然知道,本命魂灵就是修道者在自己的灵海之内养护与自己心意相通心神契合的灵兽。”

    “既然知道,那你应该清楚,前提是修道者,而且是已开辟灵海的修道者!但。。。但雨生是吗?”

    “他是!”

    “什么?”听到紫磷所说,青灵顿感莫名其妙,“雨生是无灵之身,连最差劲的地灵之身都不是,他何为修道者?更妄谈灵海?”

    “我可以给他开辟灵身!”

    “什么?你。。。你说什么?”

    听到紫磷所说,青灵再次震惊。此时看向紫磷的眼神,好似在看一个信口胡说的神经病。

    “确切的说我不是为其开辟灵身,而是解封!”

    “什么意思?”

    紫磷看了看四周,随即指尖白芒大盛,一道白色结界在二人周围伸展开来。一时间,自别处看去,青灵与紫磷的身影已然消失,二人说话声更是销声匿迹。

    日落西山,夜幕初上。明月渐渐的爬上树梢。

    界河边,二人已由黄昏谈到日落,再到月挂梢头。突然,一阵白芒闪烁,随即紫磷二人的身影显现而出。

    此时的青灵脸上写满了错愕,惊喜以及不可置信!怔然未语就那么愣在那。

    过了许久,青灵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着不远处的紫磷,青灵缓缓的问道。

    “你。。。刚刚所说的可是真的?”

    “你说呢?”

    “我。。。好吧!”

    “其实你一开始也已经猜测到了雨生的身份,只是没得到证实的契机罢了!”

    “不错!在初遇雨生时,我便已发现雨生血液中的秘密,第一时间我就想到雨生可能就是那个人,但我不敢断定,刚刚失去至亲无处可去,便选择留了下来!”

    听到青灵所说,紫磷未语,一双眼静望着青灵,过了一会,淡然一笑道。

    “现在你想知道的我都告诉你了,所以,你的决定呢?”

    紫磷看着青灵淡淡的问道。

    “刚刚你告诉我的,不仅事关雨生和你,更事关人族乃至整个洪荒未来的风云局势。若。。。若我不同意你的要求,你会怎么做?”

    “这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完成那个人的夙愿!所以,只能对不起!”

    紫磷说罢,手中已现凛冽白芒,白芒吞吐,一股迫人的杀气逼射的青灵长发四散飞扬。

    “呵!果然。。。”

    看着紫磷手中灵力吞吐的白芒以及紫磷看过来的决意眼神,青灵忍不住心底苦笑。

    “你这就是逼我就范好吧?”

    “结果呢?”

    “当然同意啊!”

    青灵突然眉开眼笑,甚是欢喜的答应道。

    看着欣然同意的青灵,紫磷没有说话,素手一招散去手中的灵力,毫无表情的脸上渐现一丝欣慰和悦色。

    “看来六年时间的朝夕相处,你对雨生。。。”

    “对啊!我就是喜欢雨生,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不然我堂堂身怀返祖之血的紫炎龙蛇怎么会甘愿去做一个人族的本命魂灵?纵使他是。。。在我眼里他只是我青灵此生不渝的那个人而已!”

    青灵直言不讳,向紫磷袒露心声道。

    “谢谢你青灵!”

    “谢我?你竟然会说谢谢!”

    “你视雨生如己出,我自是没理由再对你冷眼相向!谢谢你在我不在的日子里对雨生的照顾。”

    说罢,紫磷竟是单膝跪地拜了下去。

    “你。。。你这是。。。”

    青灵诧异,方要伸手去阻拦,却是突觉身形一滞,身体就此动弹不得。直到紫磷跪拜完毕表达完谢意后,青灵身体才恢复正常。

    “回去吧!”

    起身后,紫磷看也不看一脸呆状的青灵,转身便朝着山洞方向走去。

    “喂!紫磷。。。你先等一下!”

    紫磷不理,继续迈步向前。青灵见状,赶忙快步追上。

    “那个你能为雨生开辟什么灵身?”

    “水行阳灵身!”

    “这。。。”

    今日得到的接二连三的信息已使得青灵倍感无力。不过想到刚刚紫磷所说他的来头以及雨生的身世,青灵又顿觉这也是正常之事。

    “其实你最应该感谢的是小兰,是他在雨生濒临垂死时救了雨生,要是没有她,雨生可能早就。。。”

    “小兰?就是洞内那个女孩吗?”

    “嗯,她在雨生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出现,给了雨生当时最需要的温暖和呵护,也让雨生在幼儿之时感受到来自亲人般的守护。所以。。。”

    说到这,青灵神采飞扬的脸上顿时黯淡了下去。

    “所以雨生现在喜欢的人是她?”

    “唉。。。”

    青灵叹了一口气,随即走到一株无名小花跟前蹲了下去,就那么看着那株小花眼含无奈。

    “虽然我很不愿意承认,但。。。随便吧,只能顺其自然了。只要能一直陪在雨生身边,看着他高兴,那也是好的!所以。。。谢谢你给了我一个永远守在雨生身边的理由!”

    看着强颜欢笑的青灵,紫磷内心不知为何忍不住一痛。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心头。

    曾几何时,自己何尝不是如此?本以为默默守护直到天荒也是种幸福,但结果呢?至死都没对那个她说出那三个字,自此悲情一生!

    “喜欢就要说出来,最起码让对方明白了你的心意,不管结果如何,于自己也算无悔!不然。。。”

    说到这,紫磷脸色渐渐暗淡了下去,澄明的双眼中缓缓蒙上了一层水雾。

    “那个小兰,我是决不允许的!就凭雨生为她枉顾性命,我也绝不原谅她!”

    紫磷语气冰冷,周身更是透出一股让人不敢喘气的气势。青灵见状,为之一怔!方要开口说什么,便见紫磷转身朝着山洞继续走去。

    “是想起了什么伤心往事吗?”

    看着渐渐远去的紫磷,青灵站在原地喃喃自语着。

    “不过他说的也没错,但。。。万一跟雨生讲了,到时候连朋友都做不成了怎么办?”

    思前想后,使得青灵一阵头大。

    “啊啊啊。。。要疯了!算了,雨生现在尚昏迷不醒,还是先等雨生身体恢复了再说吧!”

    想到此,青灵忙一路小跑赶上了紫磷。

    “那个。。。你。。。你还好吧?”

    “有事就说!”

    “呵呵。。。就是关心一下而已!那个。。。你。。。小兰就是个普通女孩,现在又刚没了亲人,孤苦无依的也怪可怜,你暂时还是不要去。。。”

    青灵话未说完,便被紫磷严声打断道。

    “从现在开始,你只管顾好雨生和你自己便可!其他事,你不用管!”

    “但是。。。”

    “没有但是!我做事有我自己的打算和考量,至于可能造成的后果,我自会去承担!”

    “你想干嘛?”

    听到紫磷最后一句话,青灵心神一震,心底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我今天跟你讲的话,不可让你我之外的第三个人知道。连雨生也不可!”

    “为什么?”

    “时机未到,待到天时已至,我自会亲自向他说明!好了,回去吧!”

    二人不再言语,一前一后各怀心事的往山洞走去。

    走到洞口,二人方欲进入,突见小兰一脸欣喜的跑出,因为跑得太过匆忙,差点与紫磷撞到一处。

    “那个。。。醒了。。。雨声醒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