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三方皆动
    雾雨森林,木宫。

    硕大的木宫殿门,此时站立着两个身影,一者是位冷眉寒目的高大男子,身穿紫黑色长袍,脚蹬鹿皮长靴,半露的胳膊和裸露的胸膛上汗毛丛生,一身纠结的肌肉更是好似要将身上的长袍撑破一般。另一位则是身材火辣,长相甚是妖娆的年轻女子。

    此时只见那女子秀手微扬,如葱玉指一边抚摸着边上男子胳膊上裸露着的肌肉,一边嘴唇微启,媚眼如丝的看着男子吐气如兰道。

    “王!你的功法大成了吗?”

    原来此男子便是当今妖族的万妖之首,妖王。而这女子则是妖族四尊中唯一的女尊,魅蝶幻尊。

    听到魅蝶询问,妖王低首看了眼魅蝶,“嗯,就是可惜让那爬虫跑了,不然此番势必会更上一阶!”

    “哼!那就让她多活几年,放心王,只要您想要的东西,我一定想方设法给您弄回来!”

    魅蝶此时半边身子都贴在了妖王身上,半露的酥胸更是直接紧靠着妖王粗壮的胳膊,一边扭动着火辣的身躯,一边低音媚笑的向妖王说道。

    “好!你的心意我领了,不过这点小事让你一个尊主去做倒也太瞧得起那个爬虫,现在随我去趟中土,去见见我的那两位老朋友!”

    妖王说罢,纤薄的嘴唇在魅蝶鲜艳欲滴的红唇上轻轻的亲了一口。

    “讨厌王!小心被人家看到!”

    魅蝶故作羞态,身子却是靠的妖王更紧,远远看去那扭动的丰满身躯好似一条正在发情的艳蛇。

    妖王此时心情极佳,忍不住哈哈大笑,蓝色光芒在二人周身闪烁,随即化作一道灵芒破空飞去。

    待到二人离开后,远处一株巨大的灌木背后,缓缓现出半个人影,黑色兜袍随风翻飞,硕大的兜帽将面容隐藏在黑色的阴影中,只见那人抬头看着空中那道蓝芒渐行渐远后,随即身影瞬动朝着森林深处飞去。

    。。。。。。

    空中青芒破空,木灵单御风踏足在空中急急而奔。最后在一株巨大雨杉的半腰上停了下来。树腰一根巨大的树杈上,青木正盘坐在那。

    “师傅!”

    “嗯!”

    听到灵单回来,青木随即站了起来。

    “做得很好!”

    转身看向木灵单的眼神中满是赞许。“本该是我当为之事,但碍于那项律规,也只能让你代劳了!”

    “不会,弟子只怕处理不好!”

    “现在还不是与他们撕破脸的时候,你的做法再合适不过。此番与邪族初次交会,感觉如何?”

    “他们自身实力不容小觑,邪族功法更是诡谲难测,若当真动起手来,只怕必是一番苦战。”木灵单说话间,颇有些失落。“师傅,此次回去后,我想进后山闭关!”

    听到木灵单所说,青木一怔,不过在看到木灵单脸上坚定的神情后,却又禁不住一喜。

    “好!等你此次闭关再出,师傅就将雷击扶桑交给你!”

    “师傅。。。”

    听到青木所说,木灵单吃了一惊。

    雷击扶桑乃是木灵宗镇宗之宝,更是历代宗主的佩剑。此时听到青木所说,木灵单心底似是明白了什么。

    站在青木身后,木灵单才发觉师傅一直伟岸挺拔的身形竟已略显佝偻。微风轻吹,看着青木翻飞的发丝间的黑白掺杂,内心深处禁不住一震!即使修为再高,也只不过是拖延了死神临身的时间而已,生死轮回,原来是谁也逃不过的命运枷锁!想到在将来的某一天自己心中如神一般存在的师傅终会早自己闭目长眠,木灵单眼眶禁不住有些湿润起来!

    “傻孩子!是不是突然觉得师傅老了呀?”

    青木看着木灵单笑呵呵的说道。

    “生死都是定数,尤其是在这乱世将起的洪荒,你更应该学会看淡!”

    “但是。。。”

    “唉!你虽有着异于同龄人的沉着与冷静,不过说到底终究还是个没怎么经历世事的孩子!”

    青木走到木灵单跟前,一脸溺爱的看着木灵单,随即伸出手在木灵单的头上摸了几下!

    “生死都有天命,师傅已活这么久也已经知足了!再说为师可还没到立马就不中用的地步!”

    说到此,青木故意挺了挺腰背,对着木灵单很是得意的撇了撇嘴。

    不知为何,青木的举动让原本就有些伤感的木灵单更觉悲恸,明明已入暮年,却还是要在人前佯装益壮!一个传承了近万年的宗门,自是不能没落在自己手里!想到青木那年迈的肩上所撑加的重担,木灵单更加坚定心中所想。

    “师傅!此次闭关,我一定要好好修炼,争取早日能为师傅分忧解难!”

    “好好好。。。师傅相信你!”

    青木拍了拍木灵单的肩膀,脸上满是欣慰满足的笑意。

    “走吧!”

    青芒闪烁,卷动着师傅二人方要离开。

    倏然,一道白芒破空飞至,眨眼间便在二人身前停了下来。白芒涣散,缓缓现出一位一席白衣的男子背影。

    看着突然拦住前路的陌生来者,青木二人皆是一怔,木灵单双手之中更已灵芒乍现。青木拍了拍木灵单的肩膀,木灵单会意随即散去了灵力。

    “请问阁下是谁?现身此地可是有事要找青某?”

    青木说话间徐步走上前,将木灵单挡在身侧。

    白衣男子听罢缓缓转过了身子。

    青木二人凝神看去,入眼处是一张眉清目秀的脸,那看过来的眼神透着寡静淡然的随意。白皙脸庞上此时挂着浅浅的笑意,阳光透过树间缝隙照落,在白衣男子周身洒下一个个光亮的圆斑。林风轻吹,衣袂翻飞,飘逸不着风尘。

    这白衣男子自然就是救了雨生三人的那位。

    “在下紫磷,见过青老!”

    自称紫磷的白衣男子很是恭敬的对着青木行礼道。

    “呵呵。。。百多年未曾入世,没想到竟还有人认识我!不知紫磷兄找我所为何事?”

    听到青木的问话,紫磷却是微微一笑没有作答,只见周身蓦地白芒大作,其背后更是一个庞大的虚影一闪而逝,隐隐约约间一声似凤鸣般的清啸声在青木二人耳边突响。随即令人惊诧的一幕发生。

    只见一根丈余长的枝枒被一团白芒笼罩,白芒闪烁间,只见那根枝枒上原本繁盛碧青的叶子和枝杈在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慢慢的变黄枯萎,最后凋零,随即枝枒变短,然后又继续凋零,如此反复,约莫几息之间,那丈余长的枝枒已然成了一个不到寸长的芽孢。好似被某种可怕的力量硬生生的给拽回了生命的原点。

    木灵单此时已目瞪口呆,看向紫磷的眼神中几分崇拜,但更多的是惶恐。而青木,则脸色凝重,看向紫磷的眼神则是一脸的不可置信。

    紫磷看了看青木,也不见其有何动作,便见那芽孢突然伸长散叶,随即一寸寸的长长变粗,几息间,又长成了那丈余长的枝繁叶茂的现在模样。

    “这是。。。时间之力中的逆流成河!”

    青木有些惊魂未定。走上前抚摸着那根几息间便经历了一次生命往复的枝枒激动的说道。

    “据传这时间之力乃是万年前众生始祖赐予妖族凤灵一脉的血脉之力,随着时间的流逝,凤之一脉凋零。这拥有时间之力的血脉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千年前的不死九。。。但据传。。。”

    说到这,青木停了下来,随即怔怔的看着紫磷,过了好一会,青木似是想通了什么,忍不住一笑。

    “呵呵。。。算了,尊下想让老朽如何帮您?”

    “改天我会送两个小孩子去天木峰,到时候望借青老之手给推荐到水灵宗!”

    “没问题!”

    听到青木竟是如此爽快的回答,木灵单禁不住一愣,而紫磷却好似早已意料,只是微微一笑。

    “那就麻烦青老了!改天紫磷再登门拜访!”

    说罢,紫磷周身白芒大作,方要转身离开之际似是想到了什么,又回头来向青木说到,“刚刚。。。”

    “尊下放心,我与我这小徒与尊下从未见过面。至于尊下日后送来的两个小孩,也是我青木亲自找寻的人中龙凤。”

    “多谢!”

    紫磷深深的看了眼青木,随即身形一瞬化作白芒消失无踪。

    紫磷已走,青木却是呆呆的看着紫磷消失的方向,不知为何,愁淡的脸上竟现出了一丝笑意。

    “师傅,您为何要那般说?”

    “灵单,刚刚师傅说的话可曾听明白?”

    “嗯,灵单明白。”

    “谨记于心不可向他人提及。其他事,时机到了你自会明白!走吧!”

    青芒闪动,卷动着二人朝着远处天木峰方向飞去。

    。。。。。。。

    雾雨森林。

    茂密的枝枒遮天蔽日,虽偶有阳光透过间隙照进林间,但还未到达地面便被密密麻麻的枝叶拦截,故而虽是青天白日,但临近地表却仍是灰蒙蒙的勉强可见。

    一道黑影,就这么紧贴着地面,在这灰蒙蒙的掩映下,朝着森林某处快速掠去,速度之快,在空中留下一道道残影。

    黑影御风飞驰,在繁茂的树间左拐右转,渐渐的,随着愈发的深入,林木开始变得稀少,森林中的盎然生机渐渐变淡,取而代之的是一股股若有似无的死丧之气。最后,勃勃生机在一片犹如水洼的广阔泥塘彻底消失殆尽。

    “妖族禁地,就是这里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