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正邪初会
    青木此时脸色凝重,望着那冲天黑气寒声说道。

    “怨鬼撞林?”

    灵单有些不解。

    “新死之人若死时怨念深重,则其魂识会在死时之地聚而不散。若不及时超度化解心中怨恨,假以时日必成厉鬼。”

    青木一边催发灵力加速前往,一边向灵单解释道。

    “但这猎户村村民昨晚才刚亡故,今天就。。。”

    “本想今日借由木灵生机来洗化他们,没想到竟还是晚了一步。看来他们对自己的无辜枉死怨念颇深啊!”

    青老随即不再说什么,周身青芒大作,两人瞬即如电,朝着那黑云聚拢处飞掠而去。

    森林中,鬼女三人已是来到黑云聚集处。只见那黑气浓的竟是阳光也照射不透。林中无风,但这处树林却是剧烈晃动着。

    “昨晚刚死,今朝便成厉鬼。嘿嘿。。。哥哥,一起收了他们,倒也不枉此次南荒之行!”

    鬼女看着那漆黑如墨的黑云很是欣喜的说道。

    三人在黑云笼罩的外围停下,凝神看去。

    只见黑云中一个个恐怖鬼物在紫电之间嘶声怒啸。那些鬼物无一不是昨晚惨死的猎户村村民,断头残躯,俱是一副副残破不堪的血淋淋白惨骨架!

    看到地面上的鬼女三人,鬼物顿时如沸,一只只破云蹿出,朝着三人怒扑而来。

    “如此凶戾,抓回去好好炼制最少也是鬼将修为。”

    鬼少心思已定,随即右手一甩,黑芒爆射。一把周身黑气萦绕的巨大镰刀被祭出。只见那把镰刀手柄长约两丈五,巨大的半月刀身长约丈余。镰刀在空中缓缓转动,环绕鬼少轻轻飞舞。

    鬼少心思一动,镰刀瞬即飞至手中。鬼少右手接住轻轻一转,顿时镰刀周身黑芒爆射,阳光过处,一道刺目寒芒自刀刃闪出。

    “死神镰刀!”

    看着鬼少祭出的硕大镰刀,宫无极禁不住脸色一沉。鬼界攻击力最强的圣器鬼帝竟给了鬼少。想到此,宫无极忍不住稍稍后退了半步。

    只见鬼少祭出死神镰刀后,周身鬼气大涨,手握那把死神圣器静静地站在那,当真像极了一个收割性命的死神。感受到鬼少身上的逆天鬼厉,那些扑杀而来的厉鬼凶物顿时纷纷嘶声怒啸,定思片刻竟是尽数放弃鬼少朝着鬼女与宫无极怒杀而去。

    “想走?”

    鬼少一声冷哼,随即手中死神镰刀轻挥,镰刀刀尖一个黑色漩涡顿生,将那掉头避开的厉鬼尽数吸入。厉鬼凄啸,奈何抵不过死神之威,最后只得被吸入镰刀之内。

    看着鬼少眨眼间便收复了如许厉鬼,鬼女脸色一沉,随即法决变化,周身蓦地黑气滚滚,眨眼间覆盖全身,只见那黑气流动,竟好似身体表面覆盖了一层黑色液体般。随即黑气暴动,化作一个个触手,径直破入那黑云中,那些鬼气冲天的厉鬼在那触手中好似一只只受惊的虾米无论如何挣扎竟是徒劳,最后被纳入黑气之中。

    “亡灵鬼息!”看着鬼女身上的液体鬼气,宫无极后退半步之际又后退了一步。亡灵鬼息,鬼界最强防御圣器,环护周身,魂识不灭。

    看着手持鬼界最强圣器的二人,宫无极突觉一丝不安。三邪族表面和谐,但内地里却是暗斗不止,千年前亦是如此。想到此,为防万一,宫无极轻捏法指,环身黑焰蓦然腾身。

    这边鬼女鬼少不断收取着厉鬼亡灵,宫无极黑焰环身站在五丈远处。突然,三人俱感异样,相互看了一眼后,身影瞬动,各自朝后飞退而去。

    就在三人飞身而起的一瞬间,空中三道青色气箭穿破黑云朝着三人怒射而来。

    “邪鬼魔物,胆敢放肆?”

    一声轻喝,随即一道青芒飞至地面。青芒闪烁间,只见木灵单翩然站立其中,青芒环身飞舞形成一道灵力气罩,将那迫人鬼气抵挡在外。

    “砰砰砰。。。”

    三声炸响,灵力鬼气魔息三股力量碰撞产生的反震之力,顿时使得周遭如临末劫。

    “又是你们?”

    木灵单沉声冷喝道。

    浊浪消散,现出鬼女三人的身影。见是木灵单自己,鬼女忍不住一怔。

    “咦?此番怎只是小哥哥一人前来?”

    鬼女禁不住掩嘴一笑。

    “难不成支走你那小师妹,小哥哥是要对人家做什么少儿不宜的事情吗?”

    “不过一具红粉骷髅,何必在此故作人态?”

    木灵单扫了眼鬼女,淡然说道。

    “呵!说到底你们又何尝不是一具长了血肉的骷髅架子呢?”

    听到木灵单的话,鬼女竟也没恼,仍旧直勾勾的看着木灵单,巧笑嫣然。

    “话说你一个人就敢来此,是木灵宗后继无人了还是你太拿自己当回事了?”鬼少手握死神镰刀,一脸轻蔑和不屑的看着木灵单。而在鬼少不远处,宫无极很是自在的站在那,周身之上黑焰吞吐。

    木灵单扫了眼对面三人,蓦地手指捏诀,周身青芒暴涨,一缕缕青气自周围树木花草中飘出,随即源源不断的朝着木灵单汇聚而去。

    “不是我拿自己太当回事,而是我没拿你们当回事!”

    灵单话毕,周身青芒瞬间炸散。但见青芒如波,以灵单为中心向着四周远远的荡漾开去!

    “万木幻象!”

    木灵单嘴唇轻吐,四字一出,便见青波所过之处,一根根参天巨木拔地而起,以遮天蔽日之姿迅速向四周蔓延!

    巨木参天,每一株都是数十丈粗高不见顶。遮天之姿当真蔽日绝光。

    三人四顾,只见入眼处尽是闪烁的点点青芒,那鬼气黑云和凄厉鬼物早已不见了踪影。而随之一起消失的还有木灵单的身影。

    “这是。。。”

    三人灵念四散,只觉灵念所过之处,树木花草全都波光荡漾幻化无踪,但随即又恢复原貌!

    “木灵幻阵?”

    “释放无辜亡灵你们便可离开,否则,木灵索命!”

    木灵单冷绝的声音飘飘悠悠的自不知处传来。

    “哎呀。。。小哥哥看着俊朗随和,没想到出手竟如此狠辣呢!不过我们无冤无仇,你当真舍得下杀手吗?”

    鬼女一脸娇弱,好似一个担惊受怕的平凡少女。

    绿木丛生,这边鬼女的话语方歇,便见一棵棵小苗儿自地面破地钻出,随即抽枝生节,几息之间便长成了一株株柳树。只见柳树之上的柳条青光大作,随即好似一条条青蛇当空甩舞,瞬即弹伸如矛,朝着三人怒射而去。

    突如其来的杀招使得三人心神一凛,镰刀飞旋,黑焰焚长,鬼息弥漫。在将第一波灵力柳条的攻击挡下后,但见四周更多的柳树生长蹿生,更加粗壮锋利的柳条扑杀而来。

    “该死!”

    鬼女忍不住一声咒骂。

    “俊小子说杀就杀倒也不含糊!”

    “五行之中,木行之力最是生生不息。猝不及防之下让他在森林内设下此阵法,那四周无穷的木行灵气已让他立于不败之地。”

    鬼少言语间有些沉闷。

    “魔域大圣子,你们魔域不是擅长幻境吗?何不借此大显身手让我兄妹看看眼界?”

    听到鬼少所说,鬼女也忍不住向宫无极看去。却见宫无极淡定如常。

    “我那都是雕虫小技上不了台面,可不敢在两位面前献丑。”

    “呵。。。无极兄还真是客气。。。”

    鬼女此时已有不悦,随即看了眼鬼少,鬼少见状略一沉思,随即开口说道,“停手!我们同意释放亡灵。”

    攻击顿止。遍地柳树顿时化作点点青芒钻入地底。

    鬼女与鬼少法指捏诀,一只只厉鬼自镰刀和鬼息中钻出。方一钻出,便被一团团青芒包裹,青芒之中,凄厉惨嚎不断传出,最后渐渐淡不可闻。青芒消散,村民魂识也散于虚无。

    “噗。。。”

    四周巨木如水摇曳,最后消失无踪。周围又复清明。只见黑云不再,厉鬼不存。周围已恢复了天朗气清的和煦光景。

    木灵单自一株高树上缓缓飘落,“你们离开吧!”

    “小哥哥叫什么名字?”

    “木灵宗,木灵单!”

    “好,我记住你了!下次见面,我可不会像今日这般好说话哦!”

    “下次见面,我也不会像今日这般手下留情!”

    木灵单说罢不再看众人,身形一瞬化作灵光朝着远处飞去。

    木灵单已离开,鬼女三人却是站在原地还未曾离去。

    “到嘴的鸭子就这么飞了,当真是可惜啊!”宫无极看着鬼少兄妹戏谑的说道。

    “是啊!要不是某人搁那隔岸观火,今日也不会丢脸如此!”

    鬼女转头看向宫无极,忽的脸色一沉。

    “宫无极,魔域圣子,圣器焰翼,一身魔域幻境的修为年轻一辈中无人能及,擅长操纵怨,杀邪念!尊敬的圣子大人,我说的可有错?”

    听到鬼女所说,宫无极淡然的脸上首现一丝诧异。

    “你百般想掩饰隐藏的无非是这些东西,但你看。。。所以啊,下次还望圣子大人尽展雄姿,这样我们才算同舟共济!您说。。。是吗?”

    鬼女说罢,随即有些轻蔑的瞟了眼宫无极。

    “走吧,莫让各自的父皇等急了!”黑气环身,眨眼消失不见。

    鬼少看了眼宫无极,也是身影一瞬不见了踪影。

    徒留宫无极,看着鬼女二人离开的方向,眼神清冷嘴含阴笑。

    倏然,一团黑焰在宫无极身后蓦然丛生,随即黑焰涣散现出一个整个身子都裹着黑袍的身影。

    “圣子!”

    来人很是恭敬的向宫无极跪拜道。

    “嗯!”

    宫无极挥了挥手,来人站了起来。

    “我父皇,找到了吗?”

    “禀圣子,据探子回报,魔皇最近一次出现,是在狱火森林附近。”

    “狱火森林?阴阳派火灵宗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