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怨鬼撞林
    阴去晴来,月落日出。

    斗转星移间,某些已物是人非苍海沧田,曾经的繁盛或荒芜注定被滚滚尘浪淹没在滔滔的命运长河中。

    南荒森林,无名洞口。

    白衣男子静静的站立在洞口,望着洞外的丛林怔怔的出神。

    清爽的晨风轻吹,吹散了雾气烟云,吹翻了衣角吹动了发梢;暖暖的晨曦播撒,温了世间万物,却是怎么也暖不了世间的凄凉和冷绝。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景色依旧,变得只不过是看景人的初心。大荒千万生灵,何时才能惬意的共赏这本该属于他们的千山万水呢?”

    白衣男子想罢,随即回头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雨生。看着雨生双眼微闭,呼吸平稳,那惆怅的脸色稍解,嘴角也禁不住泛起一抹笑意。

    “看他们伤势,最起码还有七天方会醒来,但这里。。。”

    想到这,白衣男子似是察觉到什么,转头向界河方向看去。灵念如波朝着界河伸张开去。

    “真是不经念叨,说什么来什么!”

    白衣男子收回灵念,举步方要走出洞外,忽然耳廓一动回身向洞内看去。

    床上的三人,其中一个女孩嘤咛了一声,随即缓缓的坐了起来。女孩坐起后,头似是仍有不适,忍不住用手轻轻的敲了几下。

    头上的发鬓已然散开,头发肆意的垂落,脸上的污血泥垢已被男子抹去,但脸色却仍旧是毫无血色苍白如雪。

    这个女孩自然就是小兰。

    虽被螳七挟持,但除了勃颈处的那道微末伤口和身上的划痕等一些皮外伤,小兰便没再受到什么伤害。忽然痛失爷爷这唯一的至亲,又亲眼目睹那血腥惨烈的屠杀,使得小兰心力交瘁这才昏睡了一夜。

    不过在白衣男子的灵芒护体下,小兰此时已然无碍。初醒的小兰环头四顾,待看清洞内情形是不由得一怔。小兰年纪尚轻,未到走出村子的年纪。但却是在与雨生第一次见面时偷偷的随着雨生来过此处。

    “这是。。。雨生的山洞!雨生?”

    想起雨生,小兰顿显惊慌,待看到雨生就躺在自己身边时,小兰忙低头查探。

    “他伤势较重,一时半会醒不过来!”

    正在探察雨生身体的小兰突然听到有人说话,警觉地拿起了地上的一块石头。

    “谁?”

    循声看去,便看到了站在洞口的白衣男子。

    看着洞口的白衣男子,小兰吃了一惊。刚刚环顾洞内情形,未发现那里有人。

    “你是。。。”

    小兰迟疑间,却见白衣男子修长的右手轻翻,随即一道白焰闪现手中。

    “这道光。。。”

    看着白衣男子手中的白芒,小兰顿时想起昨晚那一抹犹如绝望深渊中的突现的希望之火。

    “原来。。。原来是你救了我们!”

    小兰随手将手中的石块扔掉,起身欠身道。

    “谢谢!”

    “不用谢我。”

    白衣男子右手一挥将白焰纳入手中,转身朝着洞外继续说道。

    “我昨晚只是去救雨生,至于你,不过是捎带而已!”

    听到白衣男子所说,小兰心底微感诧异,不过脸上却是面色如常,方要开口说什么,便听那白衣男子开口说道。

    “昨晚妖群之死已引起了妖族的怀疑,现在正有一批妖兽往这边赶来。我会将这洞口暂时封印。你若不想死,就乖乖的待在里面!”

    似是对小兰无甚好感,白衣男子言语间颇不客气,语气中的厌恶之感更是毫不掩饰。白衣男子说罢,指尖一星白芒闪现,屈指轻弹,白芒飞至洞口。嗡然脆响中幻化如丝,一个星芒法阵瞬间出现在洞口。白衣男子抬脚走出,来到洞外后,袖袍一挥,星芒明灭了几闪后便消失无踪。

    做完这些,白衣男子举目看了看界河方向,只见远处枝翻叶响,一声声妖兽嘶吼已然清晰传来。

    “好久没活动活动筋骨了,引你们到偏僻地练练手去。”

    白衣男子想罢,身形一动,化作一道灵芒径直朝着妖兽来犯的方向飞去。

    洞内,小兰坐在雨生旁边愣愣的出神,想起自此之后家无家,亲没亲。小兰泪水就忍不住簌簌滚落。

    “雨生。。。”

    小兰抓着雨生的手,犹如握着那未来生命旅河中唯一可依附的船桨,紧紧的攥着,一声声啜泣起来。

    。。。。。。。。

    雾雨森林,木宫。

    宏大雄伟的木宫之内,今日一扫往昔死寂和沉殁。硕大的木宫之内,不时传出一声声笑意。

    大殿尽头,蓝色光晕依旧,而在距离光晕百丈处的位置,今日却是设了三个座椅,座椅之上,此刻正坐着三个人。正是鬼女,鬼少和宫无极。而在蓝色光晕五十丈远处,则是站着一个甚是娇美的妇人。

    “三位俱是年纪轻轻便已可独撑一面,鬼界,魔域有你们,大盛之日不远矣!”

    光晕之内,妖王的声音幽幽的传来,语气之中满是对鬼界魔域的艳羡。

    听到妖王所说,三人相互看了一眼,只见鬼女抿嘴一笑说道。

    “妖王当真说笑呢!我们两族怎能与妖叔的妖族比较呢?百万妖众,随随便便一出,便是天阶七品的修为啊!”

    说罢,鬼女若有似无的瞟了眼站在不远处的那位美妇。

    妇人也在第一时间察觉到鬼女看来的眼神,侧目轻看,两女眼神相接,随即各自挪开。

    “好了妖王,此行目的也已说明,那我们就不做叨扰了。告辞!”

    三人起身,对着妖王行了一礼,随即转身便走出了木宫。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木宫尽头。

    “王,这鬼帝魔皇当真是欺人太甚,竟派这么三个小年轻来此打发王!”

    妇人看着离开的三人很是气愤的说道。

    “鬼界魔域一直认为千年前圣战失败是我们妖族之错。现今结界消失,风云将起,他们今日前来虽意在说联合之事,不过实质是在探视我妖族今日实力和态度!月玲,传令下去,暂停搜捕。让四尊前来木宫议事!”

    “是!”

    被唤作月玲的妇人允诺一声,随即便朝着殿外走去。

    “结界消失,人族三教肯定皆感。接下来他们当先做什么的确不难猜测。呵,洪荒人族中土,不知这万里朝城是否如传闻中那般呢?”

    。。。。。。。。。。

    南荒森林内。

    一道白芒电射如飞,朝着前方快速飞掠,其后一道血芒紧随其后怒追不舍。就在白芒继续往前飞蹿之际,身后血芒突然止住身形,随即一个男子声音说道。

    “这儿已经很偏僻了,很适合你在这动手!”

    “哦?”

    听到此话,白芒顿止,随即光华绽放现出白衣男子的身影,只见白衣男子翩然站立在树梢之上,轻踏枝叶,身体随着微颤的树枝轻轻的摆动着,看着不远处的那抹血芒,白衣男子饶有兴趣的问道。

    “即已知是死关,又为何踏入呢?”

    “因为我是想告诉你,你不可以,确切的说是不能!”

    血芒大盛,随即漫天血光聚敛,缓缓显影出一个高大男子的身影。

    正是血蝠。

    “缘由为何?”

    “因为。。。”

    这边血蝠方要说什么,突然自雾雨森林内传来一声凄厉破云的狐啸。听到那声狐啸,血蝠眉头一凛,随即嘴唇翕动,灵识传音对白衣男子说了几句,随即在白衣男子微感诧异的眼神中,身形瞬动化作血芒朝着雾雨森林快速飞去。眨眼间便消失在郁郁葱葱的树林间。

    “有意思!”

    目送血蝠离开,白衣男子一直紧抿的嘴角竟是泛起一抹微笑。光华四溢化作灵芒朝着雨生那处山洞飞去。

    不知为何,一直脸色寡淡的白衣男子在与血蝠分开之后,心情似是好了些许,此时日上三竿,阳光已显毒辣。白衣男子心思一动,灵芒垂落朝着树林地面飞去。不过就在落身之际,白衣男子突感一股异样自远处传来。

    凝神看去时不由得一怔。

    只见远处森林一方,滚滚黑气翻涌冲天,黑气成云聚拢于那方天空,隐隐间黑云之中竟是紫电闪现。黑云笼罩下的那边的树木好似受到什么撞击,哗啦啦的剧烈晃动。

    周围都是暖阳普照,唯独那里却是独成一方气候。奇异间却是透着一股诡谲。

    “那个位置。。。应是昨晚被屠的村落所在。”

    想到此,白衣男子身影瞬动,朝着那处快速飞去,

    。。。。。。。

    “嘻嘻。。。好浓郁的鬼气!”

    离开雾雨森林的鬼女三人此时也发现了那处的异象,不过与白衣男子不同,鬼女与鬼少探察到那方气息,竟是满心欢喜,身影一瞬化作两道黑烟朝着那处快速掠去。宫无极见状,也忙跟了上去。

    而在天空之上,此时也正有一道青芒朝着此地飞驰电掣而来。青芒之下,现出两个身影,正是青木,木灵单。

    “师傅你看,那里就是猎户村!”

    木灵单指着黑云笼罩的那处说道。

    “不过那些黑气是。。。”

    “这。。。怨鬼撞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