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鬼界魔域
    雾雨森林,木宫。

    宫殿尽头,蓝色光晕明灭闪烁着。在距离光晕百丈远处,跪拜着一个身着黑袍的健壮身影。

    “血蝠,情势如何?”

    妖王的声音自光晕中幽幽传来。

    听到妖王询问,跪拜在地的被唤作的血蝠的男子回道,“禀告王,螳七,他死了!”

    “嗯?”

    听到血蝠回答,妖王似是没料到,蓝色光晕蓦然光芒大作,瞬间木宫之内温度骤降,寒气瞬生,一层层冰晶自光晕处朝着四周蔓延开去。而那些彩羽蜂鸟更是被溢散的妖力波及,噗噗噗。。。的接连被碾压成肉末,四溅宫中。

    “怎么回事?”

    本只是想去探察下那件事,顺道找找木灵宗的晦气,谁曾想一个最不起眼的小荒村,竟使得一位死王之刃葬身。事与愿违,顿使妖王怒不可遏。

    “妖王息怒,据探子回报,是。。。紫炎龙蛇!”

    “六年前逃走的那个爬虫?”

    妖王语气中有些不可置信。

    “是!螳七是死于紫炎龙蛇的本命心毒。”

    “嗯,那现在那爬虫在哪?”

    “最后被一道白芒带走,现今不知去向!”

    “不可能走远,传令下去,全力搜捕紫炎龙蛇余孽!”

    “那人族领域。。。”

    “但搜无妨!”

    “是!”

    血蝠起身退了下去。

    在血蝠离开后,蓝色光晕犹自闪烁着。

    “没想到六年时间你竟从修为尽无修炼到今日如斯。紫炎龙蛇的返祖之血当真是奥妙无穷。爬虫,不论你逃到哪,你的血我势在必得!”

    “不过那道救走爬虫的白芒是怎么回事?白芒,难道是。。。”

    想到此,妖王脑海中禁不住闪现出一个身影,那道身影方现,顿时使得妖王心神一震。

    “这。。。不可能!”

    。。。。。。

    猎户村,村头树林。

    “在下魔域宫无极,见过两位。”

    说话者正是自黑焰中浴火而出的男子,只见其身穿一身紫色衣衫,衣衫袖角皆绣有紫色火焰的图样,嘴角上扬一副轻蔑之态,虽是礼貌招呼,却是漫不经心,说话间眼神落处尽在那个女孩子身上。

    “原来是当今的魔域圣子,鬼女当真是失敬了!”

    三人中唯一的那个女孩开口说道,只见女孩生的颇为明艳动人,不过这明艳之下却是透着一丝冷绝,让人在想摘花之时禁不住掂量掂量能不能经得起这花干上的针刺。

    察觉到宫无极看来的轻佻眼神,鬼女嘴角微微一笑,眼神一瞥毫不避讳的冷冷看向宫无极。正瞧的入神的宫无极看到鬼女看来的眼神,禁不住心底一颤,随即一愣。

    “呵呵。。。原来是鬼帝之女。。。”

    “听说魔域圣子是出了名的好色之徒,只是没想到好色到可以连命都不要竟来调戏我妹妹?”

    另一名冷峻少年看了眼宫无极,眼神之中满是不屑。

    “原来是鬼帝之子,鬼少!呵呵。。。玩笑,玩笑而已!初次见面,缓解一下气氛嘛!哈哈。。。”宫无极陪着笑脸嘴上打着哈哈,心里却是一阵咒骂。

    “瞧你紧张的,我哥哥也是在跟你开玩笑呢。。。好了,说点正事吧!我想现在妖王肯定正在因今晚上的事情而在大发雷霆,所以,我觉得我们现在最好是不要去触那霉头!”

    鬼女说罢,扫了眼鬼少和宫无极。

    “我听美女的!”

    宫无极一脸谄媚的向鬼女说道。

    “那就等天亮了再说吧!”

    鬼少说吧,身形幻化,眨眼间化作黑气消失不见。二人也随即各自隐去。

    喧嚣了一晚的猎户村,终于在夜色将尽时恢复了平静。

    。。。。。。。。。。

    南荒森林,无名山洞。

    雨生与青灵居住的山洞,此时炬火通明。

    山洞之内,雨生,青灵,小兰并排躺在那张铺着兽皮的石床上,只见青灵身上此时盖着一件墨色兜袍,三人周身俱是一道白芒环身,各自体内也有一道白芒在每个人的筋脉血管中游动奔走,冲刷修复着各自受伤的身体。

    而在山洞洞口,一个男子正在盘坐调息,一席白袍在身,虽双眼微闭,但眉眼间仍透着一股眉清目秀的书卷气。只见男子一双修长的手正在胸前飞快的变换着法指,而随着男子的法决变化,三人体内的白芒也渐渐炽盛。

    忽然,男子猛然睁开双眼,星目之中一道白芒闪过。男子散去灵指,三人体内的白芒和护身灵芒尽数飞回到男子体内。男子轻轻的吐了口浊气,随即缓缓的站了起来。

    男子走到三人身边,看了看三人,最后目光停在了雨生身上。

    怔然不语,眼角却是渐现湿润!

    “千年相思不相忘,故人逝,心已殇!涅槃重生再相见,相顾无言,唯有泪两行。我。。。终于。。。找到你了!”

    。。。。。。

    天木峰,木灵宗。

    南荒森林界河以西万里之地,已不再是单纯的森原林地。开始出现一座座山地丘陵,而在这连绵不绝,高低不一的山川中,一座拔地而起的山峰高达千丈,峰上林木耸立如茵,好似一株株生长在九天云层间。故而得名天木峰。

    天木峰钟秀险峻,更为整个南荒木灵之气最为强盛之所在,所以阴阳派开派祖师才将五宗之一的木灵宗建立于此,另一原因便是距离妖族较近,便于第一时间探察到妖族动向。整座天木峰高达一千二百余丈!沿路依山而建各式各样的楼阁供弟子修行和休息!木灵宗主殿则是在山顶之处的天沐阁!

    此时雷雨暂歇,峰顶更是劲风煞寒。

    夜已深,而那由万年扶桑建造而成,高约五十余丈的天沐阁之内,却仍旧是灯火通明。只见那高达十丈余高的青木殿门大开,而在这殿门前,此时站立着三个人!

    一位是手拿一根柳木杖的青衣中年男子,另两位则是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女孩俏丽男孩俊朗,正是竹萤和她的师哥,也就是木灵宗宗主首徒,现今木灵宗大弟子木灵单。而这位青衣中年男子,便是竹萤与木灵单的师傅,当今木灵宗的宗主青老。

    青老是木灵宗宗主的代称,当今木灵宗主真名唤作青木,青木成名甚早!年纪轻轻时就凭借高深玄妙的木灵造诣而响彻整个阴阳派!并且在一次外出历练时因缘际会得到了由万载扶桑木锻造而成的扶桑剑!单单这扶桑木内的万载木灵,已是使得青木如虎添翼!而更难为可贵的是这扶桑内竟有一只完整的蛟灵!

    据传此蛟龙为了渡劫成龙而引下天雷!奈何天雷威力太大!渡劫到一半肉身已是被毁,而其魂识也是受到重创!而一旦渡劫开始要么成功脱胎换骨要么被天雷焚身灰飞烟灭!蛟龙自知再继续下去必然魂飞魄散!不得已之下只得将自己魂识封印入这万载扶桑树内!想借扶桑木的万载木灵度过雷劫!

    扶桑树存活万载,其自身蕴含的万载木灵竟是将那剩下的雷劫硬扛了下来!虽然如此,但扶桑木还是被劈斩的奄奄一息!原本参天的枝丫也仅剩下一根高不过丈余的黑漆漆光秃秃的树干!借着残存的木灵之气,扶桑木历经近三百年方才又焕发生机!而其中的蛟灵受到扶桑木自身强大的生机滋养,受伤的魂识也是逐渐恢复如初!

    至于后来是如何被锻造成剑却是罕有人知!众人只知道扶桑木内因有蛟灵的缘故,自打成剑之日起便是一把威力几近圣器的绝品灵器!而青木得此灵器后个人实力暴涨!

    最有名的一战当属二百年前修炼方成的青木御使雷击扶桑与妖族一名尊者的战斗!据说当时是那名妖界尊者通过异法度过结界,私自进入人族地界并制造了规模不小的屠戮!这才引来青木的追杀!

    那时候的青木仅有尊者星阶修为却是吊打身为月阶境的妖界尊者!最后若不是妖族之主出面求情,青木差点就将那名妖族尊者斩杀!不过最后青木还是断去了那名尊者的一条手臂以作惩戒!而也自那一战之后,青木的威名一夜之间传遍整个洪荒大陆!

    而与木灵宗为临同在南荒的妖族,也自那时候起变得规矩起来不再出入人族地界!一时间南荒人族进入了安静过日子的祥和时代!而青木便自那时候起被人族视为南荒守护神般的存在。

    此时的青木已年迈二百余岁,自是不复当年雄姿,但修道之人经灵力淬体,自是身肌较普通人更显生机。所以看上去仍旧是中年男子的模样。

    只见青木此时手拿柳木杖,站立殿门口仰望着天上漆黑一片的夜空,久久没有说话。

    高风劲吹,吹将的三人衣衫猎猎作响。夜寒风重,年纪尚小的竹萤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木灵单见状,脱下身上的外袍给竹萤披上,随即很是宠爱的拍了拍竹萤的脑袋。

    “师傅,以上说的就是今晚界河岸边的情形。”

    木灵单见青老迟迟未说话,忍不住开口说道。

    “唉。。。一百二十多条人命就那么沦为了妖兽口食!”

    青老沉缓的声音响起,言语间满是不忍和自责。

    “是我失察,没有及时察觉到界河变故才造成今日惨祸,白白的让猎户村村民遭了这无妄之灾!”

    “师傅。。。”

    听到青老的自责和愧疚,木灵单二人想要宽解,但一想到那现场惨状,二人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灵单,萤儿。。。时候不早了,你们早些去休息吧!灵单,明天你随师傅一道,再去那猎户村看看。”

    “是!”

    木灵单点头应允。转头看时却见竹萤小嘴一瘪满脸不悦,嘴唇微张便要说些什么,木灵单见状忙拍了拍竹萤的脑袋,随即对着竹萤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竹萤一看,只得作罢。

    随后木灵单便与竹萤离开,离开之际,看着满脸愁云的青木,木灵单欲言又止,最后只得把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就此下了天木峰顶。

    暮色已沉,峰顶之上除了呼啸的山风和风吹枝叶的哗哗声响,周围便不再有其他响动。

    “木哥哥,明天我也想去!”

    下山路上,竹萤稚嫩的声音传来。

    “竹萤还小,等到以后长得跟木哥哥这般大,竹萤便哪里都可以去了!”

    木灵单颇为宠溺的对竹萤回道。

    “这样啊!那我要快快长大,以后木哥哥去哪我就跟着去哪!”

    “好!那竹萤得多多吃饭,这样才能快快长身体!”

    “嗯。。。”

    声音渐远渐淡,最后弱不可闻。

    山顶之上。青木仍旧矗立殿门。高风劲吹,衣衫猎猎。

    “结界方一消失,妖族便如此妄造杀孽。看来还是因为二百年前的事了!哼,卑耻妖物,这一次绝不是断你一臂那么简单了!”

    青木说罢,脸上煞气微含,转身朝着殿内走去。

    “现场发现鬼气魔息,看来是三邪族意欲联合一抗我人族三教了,须得将此事向日月掌教说明。”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