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变中之变
    “我。。。救。。。”

    雨生用尽全力抬起头,随即看着螳七的脸,慢慢的说道。

    “救。。。你大爷!”

    一口唾沫混合着血水狠狠的淬在螳七脸上,猝不及防,使得螳七怒不可遏。一脚踢在雨生胸腹,雨生顿时滑出五六丈远。

    “你们今晚谁也别想活,至于你。。。”

    螳七走到青灵身边,一手将其提起。

    “我会先将你的灵元吸尽,再将你的妖灵和妖珠吞食。然后再把你交给妖王领赏!爬虫,位列三大圣脉身具返祖之血的你,最终还不是没能逃得出我这下等妖民的手掌心?”

    “是。。。吗。。。”

    青灵冷眼凝视着螳七,蓦地周身幻化,身体瞬间化成庞大蛇身,巨嘴大张,一口向螳七右臂咬去,随即巨尾横扫,朝着螳七胸腹怒拍而去。

    事发突然,螳七微愣间周身青芒瞬间闪动,接着一只高约十余丈的巨大螳螂显影而出,两把两丈于长的碧幽幽锯刀挥舞,一把碧芒大盛撑持着巨蛇落下的血盘大口,一把横于胸腹挡住那横扫而来的巨大蛇尾。

    虽及时应对,但还是晚了半步!螳七虽及时化出妖身,但相较于青灵百十丈妖身的豁命袭杀已然不及。

    但见巨蛇锋利如刀的硕大獠牙紫芒闪烁,瞬间破开螳七的护体妖芒,狠狠的一口咬在那把锯刀之上。螳七吃痛,气息一滞,巨大蛇尾怒拍,顿时将螳七轰然击飞。

    螳螂妖身一路飞退,渐渐如波幻化重化人形。环体妖芒中,螳七嘴角沁血显然是被青灵的巨尾扫中后伤及了脏腑。

    “我倒忘了你还有这招,但你心神受创的情况下,又强行化出妖身,爬虫,你命不久矣了!”

    “死了。。。又。。。怎样?。。。能。。。拖着你。。。陪葬垫背,也算不枉。。。”

    青灵身体幻化化作人形,不过衣衫已尽毁。青灵瑟瑟发抖的蜷缩在水洼中,看着远处的螳七,嘴角却是微微上扬。

    “嗯?”

    螳七被青灵笑的微感诧异,疑惑之间突觉右臂竟是失去知觉。再看之下,整根右臂已变成深紫色,而一缕紫气无声无息无痛无痒的已然沿着筋脉侵染到了右边胸腹。

    “这。。。你。。。”

    “紫炎龙蛇。。。的本命心毒。。。唯有施毒者。。。将毒液。。。收回方可消去,但你。。。甭想我。。。会救你!”

    “不。。。”

    说话间,紫息已蔓延螳七整个右身。

    “这。。。这不是我想要的。。。”

    螳七御力抵御,殊料紫气却是流窜的更是迅速。

    “不想死。。。那就。。。把右边。。。身子。。。砍去啊!哈哈。。。”

    青灵肆意的大笑,不料却是引动内伤,忍不住喷出一口污血。

    “不。。。我还不想死!我。。。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突生的变故使得螳七一时无措,莫名间被带上了死亡之路更是使得螳七悲愤难抑。青芒爆射,三道五丈余长的霹雳锐芒朝着三人怒射而来。

    再也无力抵御,三人只得认命。

    死亡之刃逼身,雨生禁不住看向小兰,而小兰,此时也正怔怔的看着雨生,见雨生向自己看来,小兰嘴角微微一笑,勉力的伸出手,紧紧的抓住了雨生的一方衣角。

    远处的青灵孤伶的蜷缩在泥洼之中,鲜血流散使得身下的水洼更显污浊。目光所及看到二人的举动,寒如冰潭的心再添死灰,眼角水滴滚落,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花。

    就在三人已陷绝境静待死亡来临之时,破空锐响忽止,三人扭头看去,只见那已近身的无匹刀芒突然定格兀自颤抖,随后只听“噗”的一声,青芒涣散消失无形。而远处螳七,周身青芒隐去,最后自空中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青灵强聚灵念感应螳七体内的本命心毒,透过心毒,青灵依稀可见螳七一身血肉筋脉已尽数被毁,妖灵被心毒直接毒死消散无形,而那妖珠也被心毒侵染,成了一颗至毒凶物。

    螳七,留命!

    “爷爷。。。我。。。也算。。。是报仇。。。了吧?等着孙女。。。灵儿。。。来。。。来陪您。。。”

    想到此,青灵再也支撑不住,双眼缓缓的闭了上去。

    而雨生与小兰,因相隔青灵太远,丝毫没有察觉到青灵的异样。就在二人犹自沉浸在死里逃生的欣喜之中时,地面忽然剧烈震动,随即一声声妖兽嘶吼的声音自远处传来,树木断折,泥浪四溅。

    一声声妖吠怒啸在三人耳边炸响,一只只妖兽自树木间蹿出,目露嗜血凶芒,张嘴怒吼间挥舞着利爪朝着三人怒扑而来。

    “方脱身死,又临死关!”

    看着层层叠叠扑杀而来的妖兽,雨生二人刚升起的劫后余生之喜顿时消弭无踪。虽不想不愿。却也无奈无法。

    不过或许是三人命不该绝,又或是苍天不许邪祟胜正。

    就在死关当头之刻,一星白芒凭空出现,只见自白芒之中飞出三道灵芒护住三人周身。随即只听噗的一声,好似烛火方燃,那星白芒蓦地燃烧,化作一朵拳头大小的火焰噗噗的燃烧着。

    “嗡。。。”

    弦音四起,伴随着不名白焰的燃烧,一道白芒四散而出,如水波般缓缓的扫过围杀而来的妖群。

    雨生与小兰惊诧难平,强忍着内心的不安看去。

    只见白芒过处,所有妖兽好似被定住了一般,兀自保持着扑杀之势定格在原地。随即周身物化消散,眨眼间,上千妖兽还没来得及嘶吼便荡然无存。

    若不是亲眼所见,看着空落落的丛林,雨生二人绝不会相信刚刚这里还是千妖围杀。

    雨生与小兰强按下心头的震撼,扭头寻找,却只觉眉心一凉,随即二人俱不省人事。白焰收敛重化一星白芒,随即将三人和螳七的那颗妖珠纳入其中。白芒飞射,钻入黑漆漆的森林中,光芒渐远,最终隐没于无尽的黑暗中。

    夜雨依旧,雷鸣电闪如常。

    就在这边战事方歇约莫一刻钟之后,猎户村西方天际突然闪现两道耀眼青芒,好似两道青色闪电,与那雨中紫色的霹雳一道,将这复归平静的荒村再次惊扰。

    青芒来势极快,眨眼间便飞至猎户村上空。两道青芒稍停片刻,随后便落在了猎户村的村头广场。

    青芒散去,现出两个身影。

    借着夜空中劈落的闪电,可见是一男一女。

    男孩年纪不大,十四五岁的样子,生的很是俊俏,要不是嘴边隐现的青涩和脖颈处凸出的喉结,白皙瘦削的脸庞乍看下像极了个女孩子。其身边的女孩年纪更小,也就十一二岁,一头不长的黑发被编成了无数根麻辫,白白胖胖的脸上没有小女生的娇气和造作,一双杏眼顾盼之间颇显生气。

    虽年纪不同,但男孩女孩的脸上此时却是呈现着一样的凝重和肃然。

    满地的腥红在夜雨的冲刷下已然淡了许多,但空气中湿咸的血腥却仍旧是浓郁未散。

    “师傅说觉察界河上的结界消失,并且此地刚刚两股庞大妖力闪现,没想到。。。我们还是来晚了!”

    少年看了眼女孩,声音低沉,语气甚是怅然的开口说道。

    “这里血腥之气如此之重,妖力更是狂乱。看来是妖族刚刚在这屠戮过!木哥哥,我去看看村里是否还有人存活!”

    女孩年纪虽小,但面对如此炼狱惨景却是冷静如常,话毕,身形一瞬,化作青芒朝着村中飞去。

    而少年在女孩离开后,双眼微闭,随即灵念如波,朝着四周肆无忌惮的蔓延开去。灵念扩散,好似少年的眼睛般,所过之处的景象尽数在少年脑海中一一闪现。

    忽然,当灵念扫过村子以东三十里左右的界河岸边时,蓦地双眼睁开,随即脸色有些异样的朝着那方向看去。

    这时,青芒闪烁,女孩来到男孩身边。

    “木哥哥,村子里已没了任何生息!”

    “三邪族恨极了人族,自是不会轻易放过。竹萤,我们离开吧!”

    被少年唤作竹萤的女孩听到少年所说禁不住一愣。“木哥哥,我们不去探查一下是妖族的哪。。。”

    “不可!界河岸边有两股异于妖力和灵力的气息蛰伏在那!我作为你的师哥,不能带你去冒险!”

    少年向女孩竹萤灵念传音道,随即不再停留,一道青芒飞出裹着竹萤朝着来时方向破空飞去。

    高空之上,两人御风而行已然走远,竹萤回头看了看身后,漆黑如墨。猎户村早已看不真切。“木哥哥,两股异于妖力和灵力气息,那是什么?”

    竹萤疑惑的向少年问道。

    “是鬼气和魔息!”

    “这。。。妖族动作已算迅速,没想到鬼界和魔域也如此迫不及待!”

    “我们快点回去,把事情向师傅说明,好让师傅早做因应。”

    “嗯!”

    二人催发灵力,加快速度朝着远处飞掠而去。

    青芒远去,人去村空。

    不过这偏僻败落的猎户荒村,在今晚,似是注定难平。

    竹萤二人走后。村头树林边的泥泞小路上,突现两团黑气和一团黑紫色火焰。

    黑气四溢,自内缓缓走出两个人,一男一女。随即黑焰怒燃,其中一男子浴火而现。三人抬头凝视,望着天际已如星点的两道青芒,嘴角各自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意。

    “呵!阴阳派的木灵宗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