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龙之逆鳞
    “你。。。怎么可能?”

    看着眼前的人族少女,螳七虽已探察到那股熟悉的气息,但却仍是不敢相信。

    “六年时间而已,你竟从修为尽无而修炼到了脱妖化灵之境。这。。。绝对不可能!”

    “你质疑也好,不相信也罢!事实就是如此,六年前你没能将我杀死,那以后,你们更阻挡不了我成蛟化龙。螳七,身为六年前血洗龙蛇谷,屠我族人的刽子手之一,今晚过后,你命。。。不存!”

    蓝芒爆射,修为尽展,青灵一身妖力外放,瞬间掀起漫天尘浪,土石迸飞间,青灵身后隐隐一条庞大的碧蛇虚影仰天怒吼。

    察觉到青灵的修为,螳七禁不住微微一怔。

    “你虽进展神速,却终究不过是天阶六品中期的修为,凭你,我的命你留的住吗?”

    青芒暴涨,一道道青芒乱飞激射,小兰身影瞬间被弹飞而出,落入妖群之中。

    螳七身影似水波幻化,最后逐渐显影出一个俊朗的人族男子。背后,一只诺大的螳螂虚影锯刀挥斩,气势非凡。

    “尽展能为,为自己博取活命之机吧!”

    螳七说罢,右手轻抬,指着青灵淡淡说道,“杀了她!”

    群妖嘶吼,纷纷朝着青灵怒扑而去。期间一只只身形暴涨,尽数化出兽身。张嘴戾啸间对着青灵当头咬下。

    青灵见状,脸色如常,待到群妖近身时,双眼微凛,一道道蓝芒环飞激射,瞬间破入欺身而来的兽群之中。

    “咔嚓。。。”

    周围温度迅速下降,随即结冰声四起。一只只妖兽再未反应过来之前已然被冻成一座座形态各异的冰雕。

    “啪!”

    青灵随手打了个响指,声起冰裂,瞬间化作遍地冰晶。月光照耀,反射出阵阵炫辉。其余妖兽见状,震慑于青灵的修为顿时大惊,纷纷各自后退,一只只低声浅啸躲闪开去。

    寂静无声。

    短暂的试探之后,青灵与螳七各自凝视着对方。

    突然,螳七心神一动,身体瞬移朝着身后飞退而去。而就在刚刚飞身而起的瞬间,一株,两株。。。接连四株冰雪藤蔓自螳七原先站立的四周破地蹿出,株身之上蓝芒闪烁,朝着螳七缠卷怒刺而去。

    前后左右尽数被冰蔓封堵,头顶上方更是被分叉出的枝蔓围拢。眨眼间,螳七便被青灵的灵力冰蔓困锁围杀。

    “雕虫小技!”

    螳七法决变换,双手怒挥,一道道光刃破体飞旋,不断削减着攻击而来的冰蔓。奈何冰蔓断而瞬生,一时竟是破之不得。就在这时,外面群妖一声声惊呼,随即悲号声四起。

    “不好!”

    螳七妖力饱提,瞅准冰蔓再生间隙破困而出,凝神看去时只见小兰已被青灵救了过去。

    “一群废物!”

    螳七怒极,一道刀芒飞出,瞬间劈死一片妖兽。

    “物以类聚,废物的手下自然也是废物!”

    远处青灵翩然落下,身形转动看着螳七悠然说道。

    “话说你没怎么长进啊,六年已过你却还是以前的那个水平。看来垃圾终究是垃圾,任凭别人再怎么提点,也终究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此行来的目的自是救出雨生和小兰,此时人已救出,青灵心情顿时轻松了不少,青灵在小兰眉心轻点使其睡了过去,随即将其也纳入灵海。

    “我看你这辈子也休想蜕灵称尊。如此无用,我要是你呀,直接自刎一死了之了!”

    “停滞不前还不是因你所致!爬虫,今天我誓要用你的血助我踏上破阶之路。”

    螳七说罢,双手之上青芒爆闪,随即两把闪烁着青芒的圆月弯刀出现在手中。

    “嗖嗖。。。”

    弯刀飞斩,两道丈余长的刀芒瞬间劈至青灵跟前。

    青灵见状,却是身走轻灵,翩然飞起,在空中御风踏足,轻飘飘的躲过了螳七的刀芒,随即双手怒挥,数十把冰剑凭空而生旋飞怒射,朝着螳七攻去,而自身却是身形飞退,朝着身后树林快速飞去。

    “这厮再不济也是天阶六品巅峰境,再继续下去必然败北!螳七,你最好是好好活着,他日必报灭族之仇杀亲之恨!”

    青灵心思既定,不再恋战,催发灵力加速朝着树林飞掠而去。

    不料飞至半途,却见无数根碧绿藤蔓自黑暗中拦杀而出,随即左右更是无数根丈余粗的藤蔓破地拔起。眨眼间,青灵已是进无可进。

    “想走?我允许了吗?”

    螳七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爬虫,六年前侥幸逃脱,今天,你注定天堂无路,地狱才是你命之归途!”

    看着杀气逼人的螳七,青灵已知今非善了。

    凝神敛息,随即秀手一扬,一道紫芒破体飞出,绕体环飞间在青灵身前停了下来。紫芒闪烁间,依稀可见是一块巴掌大小的鳞片。

    “逆鳞?”

    看清那物,螳七心神禁不住一凛,双眼之中第一次露出警惕之意。

    “妖族之中有两样事物触之不得。一是凤之冠羽,另一是龙之逆鳞!今日你执意一触龙鳞,那就做好死的觉悟吧!”

    话毕,但见鳞片紫芒大盛,朝着螳七怒射而去。

    螳七见状,弯刀飞旋与鳞片碰至一处。鳞片被击飞,螳七也禁不住后退半步。螳七定住身形,随即便觉一股彻骨寒意自弯刀之上朝着筋脉游走而来。

    “哼!”

    螳七一声冷嗤,一道青芒自手臂筋脉直达弯刀,将那寒意劈散无形。

    螳七此时盛怒至极,身形瞬动,手中弯刀环飞怒斩。青灵法决变化,龙之逆鳞忽而变作丈余盾牌护住周身,忽而化作寸长鳞刃,偷袭怒射。螳七手中两把由自身锯刀炼化而成的本命灵器,忽而青芒大放刀芒无匹,忽而聚合成圆环护全身。二人灵器皆是进可攻退可守的双用灵物,招来式往间,忽忽已过百招。

    不知何时,圆月藏身,取而代之的是漫天的滚滚黑云,忽然,一道紫色闪电撕裂夜空,阵阵乌雷中夜雨降临。

    但见荒林之中,雷雨之下,一蓝一青两团灵芒奔飞游走,每一次碰撞后皆是妖力四溢,周围事物无不被毁之殆尽。

    修道一途,天姿虽重,但在未真正成长起来之前,仍旧是实力为尊。青灵虽有龙之逆鳞在手,奈何修为仍差螳七半着。时间一长,已渐露败相。

    在二人一连串的急速攻防后,青灵气息一滞尚未来得及调息,螳七锐芒已然杀至,情急之下,青灵身形飞退御鳞抵挡,却终究晚了半分。

    “噗。。。”

    青色刀芒不偏不倚,结结实实的怒砍在青灵右肩头。

    刀芒威势极盛,其内蕴含的力道使得青灵禁不住倒飞而回,沿路撞断三四株一人合抱的雨杉后,最后被牢牢的钉在一株雨杉的树干上。

    鲜血喷洒,沿路溅下一地血花。青灵此时半边身子已被腥红浸染,一头长发凌乱的散于额前。嘴角沁血,胜雪的俏脸上此时也是沾染点点血红。刀芒渐渐散去,青灵自树干上缓缓的摔落在地!

    “噗!”

    方一落地,青灵忍不住张嘴吐出一大口鲜血。此时青灵的整个右臂的骨骼筋脉已然尽数碎裂,整个右臂好似一个外挂上去的零件,就那么有气无力的耷拉在那,林风一吹便随风摆动着。

    而后背上虽及时被青灵调动逆鳞护体,但在最后,灵力还是涣散,失去逆鳞的保护,只见三四根尖锐树杈插进青灵的后背之中,缕缕鲜血不断的自伤口处缓缓流出。

    夜雨依旧,不断冲刷滋养着这片南荒森林,而失去灵罩护体的青灵,此时周身已尽数被这落雨打湿,原本穿在身上的雨生的衣服也已成了一身碎布褴褛!浓黑飘逸的一头青丝被雨水沾湿,服帖在青灵此时蜡黄如纸的脸颊上。

    “嗯?"

    青灵一声嘤咛,想要凝力去愈合身上的伤口,熟料方一运力,周身筋脉如遭电击,锥心之痛使得青灵差一点昏死过去。

    自伤口处不断涌出的鲜血混合着雨水流落到地面,随即顺着地面上的水流缓缓的流向森林未知的黑暗深处。而随着青灵鲜血的不断流出,空气之中淡淡的血腥味也随之扩散开来。

    “该死!”

    受伤如此之重使得青灵忍不住一声咒骂,青灵伸出左手扶着树干方站立而起,突然一道青芒霹雳电至,轰然怒斩在青灵左臂。

    “咔嚓。。。”

    骨折声响起,左臂之上锥心之痛传来。失去支撑,青灵有气无力的身子噗通一声跌落在树下泥泞的水洼里。

    “嘿嘿。。。痛吗?”

    螳七走到青灵跟前,伸出一只手掌攥起青灵的头发把她从地面上拽了起来,青灵吃痛,强忍着发出一声闷哼。

    “你不是让我做好死的觉悟吗?现在你看,是谁该死呢?”

    螳七说罢,抬手便是一巴掌。

    “啪!”

    青灵被螳七的用力一扇,顿感脸上火辣辣的生疼,身子更是被那莫大的力道扇飞而起,狠狠的撞到一株树上,随后如同一个被丢弃的布娃娃般自树干上缓缓的摔落在地!

    但见青灵一边脸已然肿胀,嘴角更是破裂,一缕鲜血混合着雨水流过脸颊,最后滴落到堆满枯枝烂叶的地面之上。

    青灵此时灵力不支,再也无力护持灵海中的雨生和小兰。只见蓝芒一闪,两个身影自青灵灵海中飞了出来,随后摔落在地。

    “嗯!”

    飞出的二人被寒澈的夜雨浇淋顿时清醒,借着忽亮忽暗的闪电看向四周,待看到一身浸血倒在地上的青灵后,两人俱是大惊。

    “青。。。灵。。。”

    在紫灵蛇息的养护下,雨生此时伤势稍复,看着倒在远处奄奄一息的青灵,雨生心底一阵刺痛。想要过去却是使得不上力气动弹不得。

    “呵呵。。。小子!桃花挺旺的!”

    螳七此时志得意满,看着眼前已在囊中的三人,这六年来的郁结和不快一扫而空。只见螳七走到雨生身边,狠狠的踩着雨生的手哑着嗓子问道。

    “这两个女人,若你只能救一个,你。。。会选谁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