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六章 仇人相见
    三人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忙向螳七解释道。“这贱人。。。与那少年。。。从小就。。。勾搭在。。。一起!不信。。。大人可问他们!”

    “是吗?”

    螳七转头向其余尚自活着的人问道。

    “是是是。。。”

    其余众人此时早已吓傻,不管什么问题忙不迭的只管点头称是。

    。。。。。。

    听到众人所说,螳七脸色一沉,身影一闪出现在小兰身边,随即举起锯刀轻轻的抵在小兰的脖颈处。

    “哧!”

    青芒闪烁,小兰只觉脖颈处一阵锐痛,随即一丝淡淡的血腥飘入小兰的鼻腔。

    肤破血流,螳七举起锯刀在小兰眼前晃了晃,借着清亮的月光,小兰只见锯刀锋利的刀刃上沾染着一缕血红。螳七伸出他那粗长的舌头将刀锋上的血舔舐干净,随后趴在小兰耳边轻声说道。

    “带我去找那个少年!否则。。。死!”

    小兰此时脸色煞白。虽是夜寒露重林风湿凉但小兰脸上此时却是挂满了豆大的汗珠。一双杏眼看向螳七,眼神游走,似是在想些什么。

    “考虑清楚了吗?我没心思跟你耗!”

    “要我带你去可以,但我有一个条件!”

    “说!”

    “我要你把那边那些无辜之人放了!然后。。。把他们三个。。。杀了!”

    听到小兰所言,三少年大惊,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小兰。在他们眼里,小兰是个温柔随和的善良姑娘,不会反抗言听计从,所以三人才会决定出卖小兰来换取渺小的生机。却不想竟是这样的结果。

    其实三人所思不假。

    若在以往,小兰的确是温柔善良的纯真女孩。但就在不久之前,亲眼看到自己相依为命的爷爷惨死,而那些平日里友爱亲近的街坊邻里竟是冷漠如冰,甚至不惜出卖自己来博取生机。此刻的小兰,对这些所谓的乡亲再无任何感情。而对那嫁祸而来的三人,小兰更是沛生杀意。

    三人惶恐至极,纷纷把目光投向螳七。却见螳七嘴角上扬的看着小兰。

    看着螳七的神情,小兰心思一动,随即脸泛冷笑开口说道。

    “实话告诉你,我跟那少年熟得很,他住的地方很隐蔽只有我知道。话说到这份上不妨再告诉你,那少年身边的妖兽。。。是条小青蛇。”

    听到妖兽是条小青蛇,螳七双眼中精光四射,周身妖力更是沛然鼓动。

    “带我去!”

    言语间是掩饰不住的激动,语调更是隐隐颤抖。

    “把那些人放了,再把这三人杀了!我自会带你去找。”

    “噗!”

    一道丈余长的青色刀芒猝不及防的飞旋而出。小兰定睛看去,只见刀芒飞斩,三十三颗人头瞬间飞起,三十三道血柱冲天怒射。

    腥风再起血雨再临。

    一场妖兽尸鸦的嗜血狂欢再次开启。

    “不。。。”

    本以为借此要挟为那些人换取生机,谁曾想。。。弄巧成拙,看着转眼沦为妖兽口食的无辜乡邻,小兰顿感无助和绝望,嘶声悲吼间双腿无力跌倒在地上。

    热闹安和的猎户村经过螳七和众妖的嗜血狂杀,此时已只剩小兰一人。

    “跟我谈条件,你还没资格!”

    一团青光闪烁将小兰包裹住,随后缓缓的飘到螳七跟前。

    “走吧!”

    小兰此时心如死灰,眼神空洞。随后嘴角缓缓的留下一缕血丝。

    “嗯?”

    螳七察觉心念一动,青芒爆闪在小兰身上飞快点动。小兰顿时动弹不得。

    “我知道你们人族有种死法叫咬舌自尽。不过你这倒是提醒了我!纵使你死了,我也可以去搜索你残存的灵识,借此来得到我想知道的!所以。。。你也可以去死了!”

    “呵!如此炼狱有什么可活呢?死或许是最好的解脱。”

    听到螳七所说,小兰脸色如常,心里竟是有了一丝宽解。不过在听到螳七接下来说的话后,小兰却是脸色骤变。

    “不过。。。好歹也是万中无一的月灵之身,就那么一刀砍死倒也可惜。等我搜索完你的灵识后,我会将你带回去,我会帮你开启灵身。到时候吃了你,我停滞不前的修为便会破阶!这样你才算死的有价值!”

    螳七说罢,不再理会小兰,锯刀一点,一点青芒便破入了小兰眉心。不过就在螳七方要施法搜索小兰灵识之际,蓦地一个男孩子怒喝的声音自远处传来。

    “放了她!”

    群妖调头转向,纷纷朝着那声音处仰天嘶吼。

    “嗯?”

    螳七也是一愣,收回青芒,随手将小兰抛在地上,然后转头看向那处。

    一个少年,脸色阴沉,双眼中满是悲愤和憎恨,双手握拳,缓慢而坚定的一步步踏入这人间炼狱。月光播撒,为这无畏少年的周身镀上了一层凛冽的锐芒。

    被摔落在地的小兰,艰难的转过头,待看到那向自己走来的少年时,小兰漂泊汪洋的无助内心顿时好似握住了一株救名稻草,虽然微小,却是带来大大的希望。

    “雨生。。。”

    小兰心底默念着这两个字,两行热泪禁不住自双眼中湍湍滑落。

    看着目光含杀的少年来者,螳七微微一愣,锯刀轻抬,众妖瞬间安静了下来。

    “雨。。。生。。。?”

    螳七有些迟疑的问道。

    “嗯?”

    看着那个长相怪异的妖物喊出自己的名字,雨生一怔,却是无暇考虑其他,雨生在距离螳七十丈处停下,随即指着地上的小兰说道。

    “不错,我是雨生!放了她!”

    “放了她可以,但你得留下!”

    “好!”

    雨生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看到雨生回应的如此痛快,螳七微感诧异,随即似是察觉到什么,鼻子轻嗅。

    “这小子身上果然有那爬虫的气息!但为何现在没在他身上?难道。。。”

    螳七灵念探扫四周,却是毫无结果。虽仍狐疑,却也无心细想,只见眼中青芒一闪,将雨生的周身仔细探察了一番。

    “竟是无灵之身?怎么可能呢?”

    看到螳七迟疑未复,雨生又一次寒声问道。

    “我留下,你马上放了她!”

    “如此舍生忘死的痛快答应,看来她于你意义非凡!莫非。。。你喜欢她?”

    螳七回身一点,一根碧绿藤蔓破地而出,缠住小兰的胳膊把她拖到了跟前。螳七随即抬起脚狠狠的踩在了小兰的脸上。泥土混合着血水肉末顿时沾污了小兰苍白的脸庞。

    “你干什么?”

    看着小兰受此凌辱,雨生心底剧痛,随手抓起路边的一根木棒狂奔,朝着螳七怒砸而去。

    看着当头砸来的木棒,螳七嘴角冷笑,灵识一动,一道青芒飞出,将那木棒劈为粉末,随即气势不减当胸怒斩在雨生身上。

    被螳七蕴含妖力的青芒扫中,雨生身体好似一枚秋风中的残叶倒飞而回,轰然摔落在十余丈处,随即又接连翻滚出五六丈远后方才停了下来。

    土浪滚滚淹没了那躺在地上一动未动的身影。

    “不要。。。不要。。。”

    小兰血脉被封,嘶吼之声到嘴边成了无声的呢喃。

    “心痛却无助,反抗却绝望。。。哈哈。。。知道吗?你们越这般凄苦,我们越倍感愉悦!”

    螳七说罢,身后妖群顿时发出刺耳的各异的嘶吼声,在这深夜荒村,分外的瘆人和可怖。

    “不会这么快就死了吧?”

    螳七冷声一笑,锯刀之上再次青芒爆闪,瞬间两道两丈于长的墨绿光刃朝着雨生劈斩而去。

    气势之强妖力之盛,瞬间在沿路地面割出一道道沟壑。

    “若还没死,那就马上送你上路!”

    看着逐渐逼近雨生的那两道刀芒,螳七嘴角的笑意更甚。

    “嗖嗖嗖。。。”

    就在此时,破空之声突响。

    三把蓝色冰剑蓦地自前方黑暗中破空飞至,其中两把冰剑轰然与刀芒撞到一处,其余一把则是朝着螳七怒射而去。

    异变陡生。

    螳七却是临危不乱,锯刀一挥,光刃飞旋将那冰剑击碎。

    “咦?”

    交手之际,螳七忍不住一声诧异。

    另一边冰屑炸飞,墨芒涣散。地裂石飞间掀起冲天浊浪。

    浊浪滔天,一道蓝芒就那么轻飘飘的降落其中,随即蓝芒大盛,一扫漫天尘浪。

    光华绽放间,一声幽然诗号冷冷响起!

    “紫炎焚九天,寒灵封十地;蛇啸乾坤,龙动天下!”

    声音清冽,当是女子无疑。

    螳七微诧,凝神看去,待到蓝芒渐渐凝敛消散后,只见雨生边上出现了个女孩子。

    自螳七这看去,女孩年纪不大,身形高挑,不过却是穿了一身男孩子的衣服。一头长发被拢在脑后扎成一个很利索的马尾,挺翘的鼻,小巧的嘴,本是和善的弯月笑眼此时却是微露煞气,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雨生,巴掌大的小脸上顿时怒气丛生。

    这女孩自然就是青灵。

    劝解雨生未果,又被雨生那般数落,一气之下青灵便顺着界河岸边朝着中土方向御风飞去,约莫飞了半个时辰,终究是不忍心雨生这般白白送死,随即又赶了回来。

    青灵来到后,看也未看远处的螳七,径自蹲了下去。

    秀指轻扬,一星紫芒闪现,紫灵蛇息被青灵祭出。随即轻点雨生眉心,紫灵蛇息瞬息而没,随后出现在雨生脑海中。做完这些,青灵悬着的心这才稍安。

    “心神受创,不过有紫灵蛇息养护暂时没问题。肋骨尽数折断,已然伤及到了脏腑,双臂碎裂,也就这双腿还好一些。”

    青灵仔仔细细的将雨生周身检查了个遍,待大致了解到雨生伤势后,心里禁不住一阵刺痛。

    “没本事还来逞强,说你是真性情还是该骂你傻子?”

    青灵叹了口气,指尖蓝芒闪烁,随即钻入雨生体内。只见那缕蓝芒在雨生筋脉血管内霹雳游走,不断冲刷着雨生凌乱似麻线的筋络。

    “噗。。。”

    大约几息之后,雨生张口吐出一大口污血。吐出污血的雨生,脸色也变得稍显血色,随即缓缓睁开眼,待看到一脸关切和紧张的青灵时,先是一愣,随即沾血的嘴角禁不住微微一笑。

    “你。。。”

    雨生方要说话,张口之间又是一口鲜血涌出。

    “感谢道歉的话就省了吧,我就是这么的大人有大量!”

    青灵弯腰将雨生嘴角呕出的鲜血擦拭干净,强忍着眼中的泪花佯装没事的随意说道。

    “我。。。不是。。。撵你。。。走了吗?”

    雨生断断续续的勉力问道。

    “洪荒虽大,但你在这,我又能去哪?”

    “青。。。灵。。。”

    “放心,我会救小兰出来,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青灵说罢,素手一扬,雨生被一缕蓝芒包裹,瞬间化作一道灵芒被纳入了青灵的灵海之中。

    随后,青灵缓缓的站了起来,然后转过身子嘴含蔑笑,眼露寒芒冷冷的看向不远处,这六年来始终不曾忘怀的那抹身影。

    “螳七,好久不见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