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荒村妖屠
    终于,当最后一根最为粗壮的藤蔓缠带着大柱的心脏钻出,随后在大柱注视下,铿然将那犹自跳动的心脏绞裂为漫天肉沫血雾后,大柱双眼留白,就此殒命!

    “哼!”

    螳七冷哼一声,素手一招,所有妖藤纷纷离开大柱化作一缕碧芒被其纳入灵海!

    早已气断神消的大柱在妖藤离身后直挺挺的向后倒去。

    不过就在大柱尸体即将倒地时,一声声惊诧低呼蓦然响起!

    “嗯?你是谁?”

    螳七冷眼轻瞥,但见此时大柱的尸体被一女子揽在怀中,而女子背上,尚背着一个熟睡的婴儿!

    这人自然是大柱媳妇!

    六年前,大柱二人已有了自己的孩子,但因为妇人怀孕时虚弱之故,使得孩子体弱不堪,最后竟是未到百天便就此离开了人世。而现在这孩子,则是夫妻二人刚刚诞生的骨肉。

    妇人双眼红肿,脸上犹挂着未干的道道泪痕。感受到怀中徒留一身皮囊空空如也的丈夫尸体,妇人身体禁不住剧烈颤抖着!面容悲哭,眼神中满是伤痛!

    面对螳七的问话,妇人并没有回答,她只是冷冷的瞥了一眼螳七,随即把背上的婴儿揽在了怀里!

    “卑劣妖物,木灵宗早晚会让你们的暴行付出代价!”

    话毕,不待螳七发作,便见寒光一闪,随即婴儿痛苦的惨嚎响起!

    众人大凛,凝神看去不由得纷纷张大了嘴!

    只见一把明晃晃的匕首自婴儿后背刺入,自妇人的后背穿出!

    “这。。。”

    众人没料到妇人竟会选择与自己未出满月的婴儿同归于尽!

    唏嘘之余却也是慨叹不止!

    此番结界已毁,自此便是妖邪横行!在身具妖力的祸世妖物面前,只有蛮力的他们自是唯有束手被屠!

    保不住你的命,或许让孩儿这番不受折磨的痛快死去是身为父母的,最后能为孩儿可做之事吧!

    “孩。。。子。。。不。。。哭。。。很快。。。就。。。不疼。。。了。。。”

    妇人低首看着怀中呕血痛哭的婴儿,双眼中再次热泪涌动!

    “噗嗤!”

    匕首再进,瞬间尽数没入婴儿体内!

    “孩。。。子。。。对。。。不。。。起。。。”

    妇人语落,随后就那么眼含泪水注视着孩子的脸庞没了声息,至死目未瞑!

    最终,孩儿哭声渐消!

    徒留一家三口横尸旷地!

    众村民此时沉默静立!所有目光尽数落在大柱一家的尸体上。双眼或空洞,或无情,或悲愤,或麻木。。。

    而小兰,早已泪水沾湿了胸前衣襟!眨眼间,四条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目睹下惨死离去!虽不甘却也无法!好似认命了一般,小兰挣脱旁人紧箍的胳膊,任由泪水纵横的站在一旁!

    “到死还在指望你们口中的修道者会为你们报仇?真是愚蠢!你们这些凡夫,在你们同族修者眼中,不过是蝼蚁般微不足道的存在!现在的你们正在你们人族地界受到妖族的屠杀,但你们赖以敬仰的那些道风仙骨的修道者在哪呢?呵!他们正在钟灵宝地享受着天地灵气的滋养修身养性呢!哪有闲工夫理会你们的死活!”

    螳七话毕,钜刀一弹,碧芒飞旋缠卷起三人的尸体抛至后方的妖群!

    妖兽的欢吼声响起,血腥之气扩散开来!

    “十四岁到二十岁的出来,站在这!”

    “其他人站在这!”

    螳七指了两个地方,随即对着人群说道,“自己根据自己的年龄分别站在刚刚我所指的地方!”

    众村民不知意欲何为,纷纷未动。

    “你今年多大?”螳七指着一位大汉问道

    “三十七岁!”

    “噗!”

    青光闪过,身首异处。

    “再有磨蹭者,杀!”

    村民大惊,忙不迭的各自站到相应的位置。

    螳七看去,只见十四到二十岁的总共三十四人。“你们这边还有吗?”螳七看着另一边的人群问道。

    无人应答。

    螳七见状,一声冷哼。

    “那你们,就去死吧!”

    话语方落,妖群瞬间扑入那边的人群中,一时间凄厉惨嚎声四起,血肉横飞,断肢四散,内脏连同血浆更是飞溅如雨。

    众妖兽在人群中大快朵颐,腥红的鲜血汇聚成河,渲染浸透着这片广场,随后朝着村子外缓缓的流去。

    血腥之气向外扩散,随风飘入远处丛林。

    “嘎嘎。。。”

    喜食腐肉残尸的尸鸦嗅到空气中的血腥气息,纷纷欢啼鸣啸,成群结队的循着那血腥源头来到了猎户村。

    一时间这片广场的上空聚集了数之不尽的尸鸦,尸鸦欢鸣,偶有因为妖兽撕扯而四下抛飞的碎肉脏腑时,尸鸦便一哄而上争相夺食。

    那边尚自存活的三十四人,此时已尽数弯腰作呕,悲哭之声更是此起彼伏。赖以生存的蛮荒天堂转瞬间沦为人间炼狱。

    时间流逝。

    不知过了多久,那边的凄嚎之声早已不存,唯有一只只嗜血妖物犹自在大快朵颐的啃食着所剩无几的碎尸残渣。一场嗜血狂欢渐渐进入尾声,但悲剧却仍在继续上演。

    螳七看了看那三十四个人,见每个人都低着头瑟瑟发抖着。

    “你们都抬起头来!”

    众人不敢不从,纷纷抬头,不过却是看向别处。

    “看着我的眼睛!”

    众人只得硬着头皮暂抑内心的恐惧看向螳七那双三棱眼。只见螳七眼中青芒闪烁,随即青光爆闪,化作六十八道青丝纷纷射入众人眼中。螳七双眼微闭,灵识操纵着那些青丝在众人身体里游走,似是在查探着什么。没一会,六十八道青丝回身,螳七缓缓睁开了眼睛。

    螳七扫过众人,最后目光落在了小兰身上。

    “火行月灵身!没想到在这破地竟发现了一个灵修天才!”

    听到螳七所说,小兰一愣。脸色变换不知在想些什么。

    “妖王所说,十四到二十岁的都有可能是那人,但却不知那人是凡夫还是灵修呢?”

    螳七喃喃自语着。最后深深的看了眼小兰。

    “想来那人应不可能是无用的凡夫的吗?但。。。算了,为保起见,还是都带回去让妖王定夺吧。”

    想到此,螳七回身对妖群说道,“把这些人尽数绑了。回妖族!”

    众妖上前,掏出绳索,便开始捆绑这些人,不过就在捆绑的过程中,却见这些人的队伍最后三个聚在一起的少年中其中一位突然开口说道。

    “大。。。大人,小的。。。小的。。。有话要说!”

    这三个少年,便是日前与雨生在村外树林起争斗的那三个人。

    “你要说什么?”

    “大人。。。可是在找年满十四到二十岁的人族?”

    “不错!”

    听到少年所问,螳七饶有兴趣的看了眼少年。

    “脑子还算灵活!怎么了?莫非你知道些什么?”

    “我们都是土生土长的乡野村夫,虽是年龄与大人要找的相符,但。。。我们要资质没资质,要修为没修为!所以,比起我们,这里还有一人可能更接近大人要找的目标!”看到螳七似是对自己少了些许杀意,少年大着胆子说道。

    “哦?还有一人?难道你们村还有躲藏起来的?”

    “并没有!不过。。。大人能否看在我们为你提供信息的份上,饶我们三人一命?”

    螳七听罢,忍不住微微一笑,“如果你们的信息颇有价值,我可以考虑绕你们不死!”

    “多谢大人!那个少年他不属于我们村子,他来历不明,独自一人居住在村外,十四岁!更重要的是,他的身边,还有一只妖兽!”

    “你说什么?”

    听少年所说,螳七愈发惊喜,听到最后,螳七更是忍不住心跳加速。

    “你说。。。那位十四岁少年的身边还有一只妖兽?”

    “是大人,那妖兽六年前便在少年身边,而且就在今晚,那妖兽发狂伤了我村子的好多人!”

    “可知那妖兽是何妖身?”

    “这个不知。大人,这姑娘与那少年熟悉的很,大人可以问她!”

    少年说罢,抬起手向着另一处指去。

    而那方向,小兰正怔怔的站在那,目光呆滞,不知在想些什么!

    此刻听到少年所说,小兰回过神来,举目看去顿时大吃一惊,瞬即大怒,她冷眼看向那位少年,却见那位少年脸色如常,竟毫不避讳小兰看过来的仇视目光。

    “大人,那少年一看就不一般,竟使得妖兽对他言听计从。”

    “是的大人,那少年独自一人便能在南荒存活下来,自是非寻常之人。谁不定他就是你要找的!”

    这三人说的那位少年自然便是雨生,看似鲁莽的三人,倒也有几丝智慧,推敲之下揣测出螳七的心思,本是心存侥幸,熟料竟是误打误撞。原本绝望的三人看到那活命的曙光,自是不管什么邻里亲情,人族道义。忙不迭的祸引小兰。

    “你知道那位少年在哪?”

    “我不知道!”

    小兰竟很是坚定的一口回绝。

    “大人,她知道!”

    “她与那少年关系匪浅,我曾亲耳听到那位少年说是喜欢她!”

    “大人,那妖兽的妖身,这姑娘或许知道!”

    三人只想抽身安离,故而一个劲的把问题向小兰身上推。

    “是吗?”螳七饶有兴趣的看着小兰,随即走到小兰身边,“他们说的可是真的?”

    “我不认识什么村外少年,更没见过什么妖兽!”

    小兰胸膛剧烈起伏着,随即蓦然转头狠狠的看着那三人说道。

    “他们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因为与我有些私人恩怨,想借此祸水东引罢了!”

    “哦?”

    听到小兰所说,螳七轻蔑的一笑。

    “我没工夫在这看你们人族之间的勾心斗角,我现在只想问你们,如何证明你们所说不虚?”青光一闪,少年三人身上顿现一道血痕,鲜血涔涔,眨眼间便渗透了衣衫。

    “大。。。人。。。那。。。那少年。。。姓柳,名唤雨生!”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