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勇者无惧
    有些小孩见状,吓得顿时哇哇大哭,其父母听罢,忙不迭的用手将其捂住。一个个面露惊恐胆战心惊,谁也不知下一秒自己的命运会当如何。

    “这就是这村子所有的村民吗?”

    兽群中,一个男子说话的声音缓缓响起,随即兽群涌动,只见自兽群中慢慢走出一个怪异妖物。

    只见说话者身形又瘦又高跟个竹竿似得,一身墨绿长衫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倒三角的脑袋上,不时透着青光的一双棱眼已是占据了整个面部的二分之一,塌塌的鼻子好似没有鼻梁,一张嘴不停地蠕动,好像在咀嚼着什么。

    若是青灵此时在这,必会对他记忆尤新,眼前说话者正是六年前追杀青灵至界河边的死王之刃,螳七。

    只见螳七一双棱眼中青光一闪,随即开口问道。

    “谁是村长?”

    众人一听,纷纷向小兰的爷爷的看去。小兰的爷爷见状,脸上露出无奈的哭笑,随即举步方要走出,却是被小兰拦下。

    “爷爷。。。不要!”

    小兰一边低声啜泣,一边摇着头哽咽的说道。似是意识到不妙,语气中满是惶恐和不安。

    爷爷见状,开口想要说什么,但随即又无奈的摇了摇头,深叹了口气后,抬起枯槁如树枝般的左手将小兰的泪水擦干,随后轻轻的拍了拍小兰的脑袋,然后推开小兰的手缓慢的走了出去。

    “老头,你就是村长?”

    螳七随意的瞟了眼小兰爷爷幽幽的问道。

    “我是!”

    “你村子里的人都到了吗?”

    “嗯!”

    “噗!”

    村长话语方毕,众人只觉眼前青光一闪,随即便见村长的脑袋被齐颈斩落,砍落的尸首掉落在地骨碌碌的翻滚了几下,随后面容朝天,借着惨白月光,依稀可见村长犹自怒睁的双眼和微微张开的干涸嘴唇。

    而那脖颈断头处,腥红的鲜血如注咕咕的往外喷洒,临近的村民顿时被溅的一身血红。

    众村民恐惧万分,却又不敢发出任何响动,只得纷纷别过头去。有孩子的更是直接用衣服蒙住孩子的眼睛。人人自危,生怕下一个遭殃的是自己。

    小兰,看着眨眼间便阴阳两隔身首异处的爷爷,一时愣在原地,呆呆的看着地面上最熟悉的面容,眼神呆滞,一时间周围的喧闹听不真切,一切似也与自己无关。

    “下面,我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做什么!好好听话,或许还有好下场,否则,这老东西就是先例!”

    螳七说罢,锯刀一挥,两道青芒闪过,卷起村长的尸体和脑袋往外扔去。

    小兰爷爷的尸体和脑袋落入人群外围的妖群中,群妖争夺,血腥之气再次弥漫四周。

    “爷爷!”

    小兰大哭,欲要跑出去,不过却被周围村民忙拦了下来。一个个的捂住小兰的嘴巴小声说道,“死了就死了,你哭有什么用?别出声!不然下一个死的就是你!甚至会连累我们大家,你听白了吗?”

    “你们。。。”

    听到周围乡邻所说,小兰甚是不可置信的看向他们。入眼所及,不再是平日里的友爱和善,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张冷漠的脸孔以及看过来的冰冷无情甚至满含威胁的眼神,

    “你们。。。我爷爷他。。。他。。。”

    小兰想为爷爷的惨死辩解些什么,但想到人已死,一切又都已惘然,心神剧痛,话到嘴边成了一声声啜泣凝噎。

    这边人人自危低头不语,而人群中,唯有一人却是紧握着双拳,昂首挺胸的怒视着螳七!只见那人身材粗壮,裸露在外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鼻息间进出的气息或许是因为心神激动的原因而甚是厚重和急促!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六年前在界河边捡到青灵的大柱。

    “嗯?”

    察觉到大柱毫不避讳的仇恨目光,螳七禁不住一愣!嘴含蔑笑,冷眼斜视道。

    “你。。。出来!”

    听到螳七所说,村民大惊,纷纷抬头四顾,待看到螳七目光所向,长舒一口气后忙不迭的侧身两旁,眨眼间给站在人群中的大柱让出一条道来。

    大柱见状,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虽知此刻之举动辄就有性命之虞,但浸淫灵术十数年,虽只是最简单不过的入门之术,但灵术自身对人的心性影响已使得大柱较荒村凡夫更有担当和胆识。

    面对螳七的喝令,大柱深吸一口气后,方要迈步踏出,却是被一人拉住了胳膊。

    大柱微微侧身,便见一张这辈子最深爱的脸庞映入眼帘。只见那张青春不再的脸上此时写满了哀伤和恐惧,看来的眼神满是祈求和不舍,泪水纵横,吧嗒吧嗒的尽数滴落在怀里犹自熟睡的婴儿脸上。

    “媳。。。”

    大柱心底剧痛,方要回身,蓦地想起螳七还在前环伺,太过亲昵无异于拖妻儿一起涉险。想到此,大柱强忍内心的冲动,慢慢的打掉那只用力拉住自己的手。随后,脚步坚定的朝着人群外走去。

    “不要。。。”

    看着慨然赴死的大柱,大柱媳妇如临炼狱,想到接下来可能要发生的,身体禁不住瑟瑟发抖。抬头看去,只见周围村民已是自发的与自己拉开了一段距离。

    大柱媳妇见状,心里禁不住泛起一丝苦笑。孤独无依,唯有怀中的孩儿相依偎。

    “你似乎有些不满?”

    看着缓步上前的大柱,螳七眼含戏谑的随口问道。

    “嗜血妖物,如此滥杀无辜,不怕遭天谴吗?”

    大柱此时气愤填膺。虽修为低劣,但此时抱着有来无回的心态,倒也是勇者无惧!

    “呵!一介荒野村夫,竟敢来教训我?”

    螳七双眼微凛,一记碧绿光刃破体飞出,向着大柱飞斩而去。

    看着向自己袭杀而来的碧芒,大柱一惊,忙不迭的后退几步后,双手舞动,法决变换。

    “嗡!”

    弦音过处,一面闪烁着土黄色灵芒的光盾在大柱身前闪现。间不容发将螳七的光刃拦截了下来。

    “砰!”

    光刃轰然怒撞在土行灵盾上。轻微的爆响声响起,大柱只感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向自己涌来,慌乱之际顿觉筋脉剧痛,身体内的五脏六腑更是好似被挤压到一处,“蹬蹬蹬。。。”大柱高大强壮的身子禁不住往后倒退十余步方才稳住身形。期间更是发出一声甚是痛苦的闷哼。

    “咦?”

    本以为可随手斩杀,没料到竟是如此。讶异之余灵念探扫却是禁不住大呼失望。

    “原来是无灵之身,难怪竟没探到你修有灵术!”

    螳七站在原地,看向大柱的眼神多了几丝异样。

    “不过无灵之身终究是垃圾般的存在,刚刚你祭出的那面光盾,已是你的豁尽全力了吧?想要强出头,总归是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能为。不然。。。”

    话语未尽,便见螳七嘴角蓦然泛起一丝邪笑。

    对面的大柱犹自在大口的喘着粗气,一张脸更是因为气力反冲血气上涌而成了酱紫色。此刻看到螳七那邪魅的一笑,大柱心神一愣,暗呼不妙。方要聚力之际突觉双腿之上一阵锐痛传来。

    低头看去,只见不知何时,双腿上已爬满了一根根自血肉之中破肤而出的碧光荧荧的藤蔓。只见那一根根藤蔓不断自大柱双腿之中争先恐后的钻射而出,随即分裂出更多的枝枒重新钻回大柱的腿中。

    看着这妖异的一幕,众村民一时忘记了恐惧呆呆的看着。虽事发己身,但大柱也因太过惊恐而一时有些痴傻,剧痛攻心欲要张嘴痛吼,到嘴边只剩下无声的呐喊。

    大柱原本肌肉饱满的双腿此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瘪,浓郁血气被藤蔓吸收入枝叶之中!

    “我。。。我的腿。。。”

    几息之间,大柱的两条腿在众人注视下被螳七祭出的妖藤吸收的皮包骨。远远看去,形如筷子般的双腿支撑着大柱结实魁梧的上身,滑稽之余,月夜下的这一幕更多透露着诡谲和惊悚!

    吸收了大柱腿上血肉精气的妖藤,此时周身散发着妖异至极的血绿色!但见妖藤尽数自大柱的腿中钻射而出,一时间,包着大柱腿骨的皮肤破碎如纸,白惨惨的骨头就那么裸露在空气中!

    “啊。。。”

    村民惊呼声起,纷纷转过头去不敢直视!

    “学了几招三脚猫,就想匡扶正义惩恶去邪,呵!自不量力的下场,只有。。。死!”

    螳七话毕,随手轻扬,遂见攀爬在大柱腿骨上的妖藤弹伸卷舞,猛的自大柱腿根“咯啦啦”的钻入大柱上身!

    “啊啊啊。。。。”

    大柱吃痛嘶吼,惨嚎间浓浓血水如泉涌自嘴角喷出!

    大柱忍痛低头看去,只见胸腹剧烈的起伏,随后干瘪下去!一声声骨头碎裂的断折声在这月夜之下分外的显耳!

    大柱嘴角鲜血喷涌不止,眼神已见涣散!

    “噗!”

    一根枝蔓自大柱大张的嘴中钻出,随即“噗噗。。。”之声大作,越来越多的血绿色藤蔓自大柱胸腹破肤而出,其上还勾缠着些许血淋淋的内脏碎片和白惨惨的断骨!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