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再见小兰
    听到青灵所说,雨生忙不迭的站起身子,探头向那通向猎户村的小路看去。还是那抹熟悉的橙光,还是那阵熟悉的脚步,不过人,却已是今非昔比。

    只见来者身材高挑,上身一件碎花外褂,下身穿一件绣有荷花的麻布长裤。一头乌黑的头发被攥成一个发鬓,两边些许头发散落,微风轻吹,碎发轻摇。虽是出自荒村,但却生的分外灵动。颇有几丝出淤泥而不染的出尘之气。

    “瞅雨声那没出息样,看来这就是小兰了。”

    看着呆若木鸡的雨生,青灵心里禁不住冷哼了一声,凝神向小兰细看却是不由得一惊。

    “竟是火行月灵身?”

    察觉到此,青灵再看向小兰的眼神不由得多了几丝异样。

    “嗯,的确有几分出姿,不过,也就那样吧!”

    藏在雨生头发里的青灵有些不大服气的撇了撇嘴。

    只见来者走到跟前,在距离雨生三步远的位置停了下来。一双好看的大眼盯着雨生看了看,微微一笑开口说道,“雨生,好久不见!”

    雨生却好似没有听见一般,搁那像个二傻子似的直勾勾的看着小兰,青灵见状,尾巴卷起一撮头发狠狠的拔了下来。

    “哎呦,青。。。呵呵,小。。。小兰,好久不见!”雨生才回过神来,有些手足无措的向小兰打了个招呼。

    “看样子没有我你过得也很好,你看,你都长这么高了!”小兰抬头看着雨生,“现在比六年前的我高了可不止一头哦!”

    “嘿嘿。。。那个小兰,你。。。你怎么不扎辫子了?”

    “怎么?现在这样不好看吗?”

    “好看,小兰怎么样都好看,那个。。。这六年时间过得怎么样?”

    “还是老样子!只是爷爷的身子越来越不好!”

    说到这,小兰随即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雨生见状,也走过去挨着小兰坐了下来。

    “你呢?还有你的那条小青蛇,都过得还不错吧?”说到这,小兰若有似无的向雨生的头发瞄了一眼。

    “嗯?这小兰明明尚未修行,莫非其灵念已能探察到我的存在?”

    青灵疑惑间再次偷偷的看向小兰,却见小兰已把头看向了别处。

    “呵呵。。。还好!就是。。。经常想你!”

    “你个臭不要脸的,这话你也好意思说出口?真不害臊!”

    青灵心里顿时对雨生大大的鄙视。

    小兰听罢,却只是微微一笑,“雨生,我本以为过段时间若找不到,爷爷便放弃。没想到爷爷执念颇深,现在还未放弃找寻你那小青蛇。所以,我不能待太久,不然爷爷会起疑,而且,以后若没他事,你也不要再来了!”

    “小兰。。。我。。。”

    “雨生,爷爷曾说过,不论付出何种代价,哪怕赔上全村人的性命,他要誓要得到你那只小青蛇!”

    “什么?”雨生有些诧异小兰爷爷的执念。

    “我不想让爷爷因为我而成为猎户村的罪人!若真是那样,我余生难安!”

    “那你真不想修习灵术?踏入修途?”

    青灵从雨生的头发中钻出,随即盘在雨生头顶向小兰问道。

    “我。。。”

    看到小青蛇口吐人言,小兰只是稍微错愕,随即便缓过神来慢慢说道,“说不想那是假的。有谁会希望自己一辈子困在这穷山恶水之地呢?”

    “那你把我交给你爷爷,你的人生或许从此不同。因为的确像你爷爷所说,若吃了我的血肉,你的火行月灵身便会觉醒,到时候。。。”

    “青灵!”这边青灵还未说完,便被雨生打断,“你明知小兰不会这么做,干嘛还要跟她说这些?”

    “小兰,你也知道我的血的功效,要不你也可以。。。”

    “你是想让她死吗?”

    “什么意思?为什么你就可以喝我的血,小兰喝了就会死?”雨生有些气恼的质问道。

    “因为我会导灵入脉之法,会纳灵入海之术!你的小兰姐姐会吗?”

    “那。。。你会你可以教她呀!”

    “雨生没用的!”小兰苦笑着说道,“青灵姑娘是水行灵身,我的是火行灵身,不同属性灵力运走的筋脉和穴位是不同的,所以,就算青灵姑娘告诉我她的导灵之法,于我也是无用!”

    “所以看吧,现在就唯有把我交出去一个办法,所以,你。。。”

    “青灵,你今晚话可真多,可不可以安静会?”

    “行行行。。。我话痨。打扰你们聊天叙旧了!我躲起来让你们眼不见为净还不行吗?”

    青灵说罢,随即尾巴夹起雨生的一大撮头发狠狠的拔了下来。

    “臭长虫!你再薅我头发试试!”

    雨生气急的便抬手去抓青灵,但青灵身形灵巧,在雨生茂密的头发里左钻右藏的,结果只能是徒劳无功。

    “你。。。你等着!”

    听到雨生在小兰面前叫自己长虫,顿时使得青灵火冒三丈。欲要发作,又见小兰在身边,只得把脾气强压了下去。

    “雨生,你与青灵姑娘的感情真好!”

    “姑娘?你不说我都快忘了她是个女孩了!哎呦。。。你又薅我头发!”

    “她哪有小兰你半点温柔!小兰,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出生在这,而我这所谓的火行月灵身,或许不过是命运给我开的玩笑吧!”

    “其实也不用这么悲观,那我。。。能为你做点什么?”

    “你只要跟我一起,保护好爷爷的晚节,那就是我最大的帮助了!”

    “那。。。那我岂不是又见不到你了?”

    “我们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时间,何必急于这一时半刻?”

    “但我好想一直都跟小兰在一起!”

    “傻小子!你现在已经长大,是一个大男孩了。这种话以后可不能随便对女孩说的,知道吗雨生?”

    “没有,我就只对你一个女孩说过!”

    听到这,小兰也只是微微一笑没再说什么。

    俩人就那么坐在路边,虽无言彼此却是倍感温暖。或许真挚的朋友间便是如此吧,纵使不做什么,在一起的时光也是静谧安好。

    夜风吹送,将小兰的头发吹将的肆意飞扬。发梢浮动,轻拂雨生脸颊。

    “这味道。。。像是水莲花的香气!”

    雨生轻嗅着小兰的发梢,方要伸手去抚摸,突听小兰悠悠说道。

    “时间不早了,哦们回去吧!”

    “呃。。。好!那。。。那你先走!”

    小兰听罢,随即拿着灯笼站了起来,“你路上小心!”随即举步朝着远处的村子走去。橙光渐暗,最后拐过街角消失不见。

    “人都不见了还搁这瞅啥呢?”

    青灵不知何时又自头发中钻出来,学着雨生伸着脖子张望的样子,搁那探着脑袋装模作样的问道。

    “瞅啥管你屁事!”

    雨生气哄哄的回呛了一声,转身便朝着来路走去。

    “嘿。。。小伙,请注意一下你的说话态度!”

    “我态度咋滴了?”

    “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这还急眼了?我问问你,啥叫快忘记我是个姑娘了?臭小子,请给我一个合理满意的解释!”

    “难道不是吗?一整天咋咋呼呼的,说话粗声大气比爷们还爷们!尤其是在说不过我的时候就开始动手,你说说这些,哪点像个女孩子?”

    “我。。。有吗?”

    “你说呢?”

    “你看看人家小兰,你再看看你。。。哎呦,你又薅我头发,你再薅头发我都快成秃子了!”

    “薅成秃子活该,到时候看看你的小兰还乐不乐意见你!”

    “哦!我算是明白了,你就听不得我说小兰好!嘿。。。那我偏说,小兰就是比你温柔,就是比你漂亮,就是。。。我说姐姐,你还真想把我薅成秃子啊?”

    “你继续说啊!”

    “你。。。算你厉害!”

    雨生气结,随即不再说话,借着皎洁的月光,往自己的住处赶去。不过来到半路,窝在雨生头发中的青灵却是心神一震,随即脸上忍不住泛起一抹阴笑。

    “雨生,好戏来喽!”

    “什么意思?”

    雨生疑问间,突听周边丛林内响起窸窸窣窣的脚步声,随即蓦然亮起数十具火把,雨生粗眼看去,大约有四十多人,尽是肌肉饱满,体格强健的青壮年。

    “他们这是?”

    “来送死的!”

    青灵不以为然的声音自雨生头发中传来,随即探脑伸出,蛇信吞吐,冷眼扫视着拦路众人。

    只见四十来号人手里尽数拿着捕猎用的刀叉和弓箭,甚至还有罗网绳索。四十多人,八十多只眼睛,直勾勾的注视着雨生,随即各自轻移着自己的脚步,最后将雨生呈犄角之势围了起来。

    “各位大叔哥哥们,你们这是要抓我吗?”

    雨生说话间,抬手将从头发中探出脑袋的青灵按了下去,随即又抓了抓头发将其藏了起来。

    “抓你?你个有人生没人养的野孩子,还不值得我们如此劳师动众!”

    其中一个精赤着上身,下身腰间围一件灰色兽皮的短发大汉粗着声音嗡嗡说道。

    “听说你有一只灵兽,把它交出来!”

    看着大汉颐指气使的轻蔑神态,雨生心底顿时蹿起一股无明业火,尤其是那句有人生没人养,更是直戳雨生心底最痛处。

    “话说这位有人生没人教的糙汉子,你刚刚说什么爷爷我没听清楚,能再给爷爷说一遍吗?”

    “糙汉子?你他妈的叫谁呢?还敢自称爷爷?信不信老子一斧子劈了你?”

    刚刚说话的大汉一听雨生所说,两只蛙眼顿时怒睁,举起手中的斧子作势欲扑。

    “大牛!办正事要紧!”

    边上一人扯了扯大牛的胳膊。大牛听罢,很是不情愿的放下手中的斧子。

    “听好了臭小子,乖乖的交出你手里的那只爬虫,或可免受皮肉之苦。否则,别怪你牛爷爷拳头斧子不留情!”

    “这样啊!是你们的村长让你们来的吧?”

    “甭管谁让我们来的,麻利的交出,不然,我们可就动手了!”

    大牛对着众人做了个准备的手势,随即众人渐渐的朝着雨生围拢。

    “奉劝你莫做挣扎,否则不小心弄瞎了你的眼睛,卸掉了你的手脚可怨不得我们!”

    “可不是?为了这么个妖兽让自己受这无妄之灾,这英俊模样要是瞎只眼少条腿的成了残废,那岂不是太过可惜?”

    “当真是荒林蛮夫!”雨生气哄哄的说道,“你们这么急切的想抓那只妖兽,缘由为何?”

    “吃了妖兽的血肉我们便会拥有力大无穷的力量,可徒手杀死土熊,一只手就能扛起千斤大石!”

    “嘿嘿。。。我说小子,你该不会不知道这妖兽的好处吧?”

    “看样子这小子不知道,不过得亏他不知道,不然哪有咱们的份!”

    众人此时跟看个二傻子似的看着雨生,心里皆在鄙夷着雨生的无知,又在庆幸自己的幸运。

    “那这妖兽这么多好处,让你们来的人可曾告诉你们这妖兽是否好抓呢?”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