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六年之后
    雾气渐散,寒露渐消。

    禽鸟欢鸣,野兽低吼。

    当丛林万物自睡梦中缓缓苏醒时,山洞中的雨生也已被自洞口闯进的晨曦叫醒。雨生有些不情愿的睁开那双朦胧的睡眼,随即直起身子,边伸着懒腰边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好困啊!都怪那个小青蛇害我睡石头!咦?我怎么会在兽皮上?”

    雨生有些不解的挠了挠头。

    “青灵呢?不会走了吧?”

    想到此,雨生忙不迭的在洞内找了一圈。

    “真走了呀?真无情,走也不打声招呼!唉。。。这一走,不知道啥时候再见到!”

    想到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雨生禁不住坐在兽皮上愣愣发呆。

    不过就在雨生怅然若失之际,洞外忽然响起一阵阵禽鸟的欢鸣,随即一只只形态各异的飞禽嘴里各自叼着几串蔬果自洞口飞入,放到洞内后,便迅速的飞了出去。如此反复,没一会,洞内便堆起了一座蔬果小山。

    “这。。。”

    “怎们样?你青灵姐姐厉害吧?”

    就在雨生还未搞明白事出为何时,青灵的声音在洞外响起,随即一道蓝芒飞至洞内,蓝芒散去,现出青灵小巧的蛇影。

    “你没走啊?我还以为你走了呢?”

    言语间竟是有丝窃喜和欢愉。

    “走?我啥时候承诺过要走了?实话告诉你!我是不会走的!因为我对你这个人还有里面那个山洞很感兴趣,在没把这些弄明白之前,我是不会离开的!”

    “这样啊!其实你不走也可以,但你得答应我几件事!”

    “你怎么这么喜欢谈条件?”

    “不答应那你走吧!”

    雨生佯装无所谓的对着青灵小手一挥。

    “反复无常!你也是没谁了。说吧,又整什么幺蛾子?”

    “因为你的缘故导致我很长时间不能见到小兰,所以,你得补偿我!”

    “什么叫做因我之故使你不能见小兰?你得把话说清楚。”

    雨生随即把小兰告知的事情告诉了青灵。

    “无知的人类!我堂堂紫炎龙蛇他们竟妄想吃我!看我不去吃了他们!”

    “不可以!我曾答应过小兰,不带你去猎户村周围。所以你不能乱来!”

    “瞧把你吓得!小兰小兰。。。你这么听小兰的话,小兰是谁啊?”

    “小兰是我见过最好的女孩!”

    “是嘛?那我问你,你长这么大总共见过几个女孩啊?”

    “就小兰一个!”

    “噗嗤!”

    青灵禁不住笑的前仰后合。

    “你不要笑!我是打算娶她当媳妇的!”

    “行行行。。。没笑话你!我答应你,只要他们不来招惹我,我就不去找他们麻烦。那个你说要补偿你,怎么补偿?”

    “以前都是小兰给我吃的,现在因为你没饭吃了,所以,你得管我吃饭!”

    “真好意思说!白吃白喝了小兰八年还说的这么理直气壮的,你害不害臊?”

    “害臊是啥?”

    “你是真傻还是装疯?有些事拎的门清,有些事就整个一傻子!算了,答应你了!你也看到今早上的情形了,弄点吃的对我来说小意思!”

    “嘻嘻。。。那太好了!我快饿死了!”

    雨生说罢,便走到那堆蔬果前欲要开吃,熟料方要去抓,却见那堆瓜果凭空消失。

    “嗯?怎么不见了?”

    雨生有些不解的环顾四周,在看到一脸坏笑的青灵时,雨生顿时明白。

    “是不是你捣的鬼?”

    “为寻求公平起见,你也得答应我几个条件,不然,什么都甭想吃!”

    “你。。。你耍赖!”

    “我就是耍赖,你能拿我咋地?对付你这个小心眼,说话不算数,斤斤计较的死小孩,就得用这种手段。答不答应啊?”

    雨生气哄哄的瞪着青灵,摸了摸瘪下去的肚子,雨生随即朝着小兰给的包裹走去,不过还未走到包裹跟前,也便消失不见了。

    “那是小兰给我的东西,你凭什么也动它?”

    “我乐意!”

    雨生很是气愤的拿起一块石头便朝青灵砸去,不过却是被青灵蛇尾一点,石块瞬间化为了粉末。

    打不过,气的雨生张口开骂道。

    “你个死长虫!”

    “你说谁是长虫?”

    “说的就是你,你就是个死长虫!长肥了的大豆虫!”

    “你再喊我一声长虫试试?信不信我马上变身吃了你?”

    “你最好是吃了我!你个忘恩负义的白眼蛇,早知道就应该让那大叔把你炖了得了!我好心救你,你却总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负我。。。呜呜。。。”

    说着说着,雨生禁不住两眼一红,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起来。

    “小兰就从来没欺负过我。。。现在因为你这死长虫,我都见不到小兰了。。。呜呜。。。你个臭长虫!你还我小兰。。。”

    看着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雨生,青灵顿时无语,唉。。。怎么办?感觉变身这最厉害的招式似乎失效了!若是现在就此作罢,那接下来的日子这死小孩岂不是更无法无天!不行,让他哭,看他能哭到什么时候!

    青灵心思已定,随即盘在石头上,很是自在的看着雨生自己搁那嗷嗷大哭。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雨生嚎啕大哭已变成了低声呜咽,但眼泪还是好似流不尽般搁那一个劲的哗哗直下,两眼已哭的红肿,正搁那抬着头,一边委屈的抽噎,一边使劲瞪着青灵。

    青灵见状,心里顿时竖起了白旗。

    “行行行。。。你厉害,我谢谢你收留我,我留下来没有任何条件,我决不去找人族的麻烦,我绝对把你养得白白胖胖的!这样行了吧?小哥哥!”

    “。。。嗯。。。”

    雨生一边啜泣着,一边很是同意的点了点头。

    哭成这样还知道我说的啥!总感觉这货扮猪吃虎。青灵心里嘀咕着,随即蛇尾一挥,蓝芒闪烁间,无数蔬果连同小兰的包裹出现在雨生上头,随即哗啦啦的落了下去,瞬间将雨生埋了起来。

    “吃吃吃。。。就知道吃,最好撑死你个吃货!”

    谈条件失败的青灵气呼呼的说着,随即屈尾一弹拿过一个瓜果,然后哼哧哼哧的使劲啃了起来。那架势,八成把那瓜果当成了雨生。

    。。。。。。。。。

    就这样,相互看不顺眼的一人一蛇在这山洞里住了下来。

    白天雨生带着青灵出去找吃食,而身为妖兽的青灵虽还未化灵,但其自身血脉中散发出的紫炎龙蛇的气息已让所有人族这边的走兽飞禽心肝打颤。

    说是两人出去找吃的,倒不如说是青灵驱使着野兽飞禽来给他们送吃的。就这样,雨生青灵的日子每天过的倒也轻松惬意。

    到了晚上,青灵便让雨生带着去内洞进行修行。而为了提升修炼速度,青灵便让雨生每半月给她一滴他的血。雨生不给。最后在青灵软磨硬泡下,雨生才答应了青灵,不过却是一个月给一滴。青灵大怒,不过碍于形势,只得服从。虽然每月一滴,但雨生血液里蕴含的莫大灵力和生机还是让青灵的修行事半功倍。

    在这期间,青灵无数次的去探扫雨生的身体,也曾试着给雨生开启灵身,但却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最后无法只得放弃。

    白云苍狗,不知不觉间忽忽六年过。

    青灵的灵身已成长到长约百丈,宽约三十丈的巨大青蟒,不过那头顶的两个骨包,除了变大以外,仍旧没有任何变化。

    而雨生,也从一个八岁孩童,长成了一个十四岁的俊朗少年。皮肤由原来的白嫩变成了更显健康的小麦色,胖嘟嘟的身材也变得精壮,粉嫩圆滚的脸蛋也变成少年特有的棱角分明。

    朝夕相处六年,雨生与青灵的关系自是不可同六年前而语。

    雨生,仍旧每天对青灵呼来喝去,不过这呼来喝去间,少了六年前的捉弄和玩笑,多了朋友乃至亲人间的随和。而青灵,除了对雨生六年来无微不至的关护外,随着雨生的渐渐长大以及自己的成长,也对雨生多了几分小女生的情愫。

    六年来,青灵总是习惯盘在雨生脖子上,随着雨生的渐渐长大,雨生身上的气息也由六年前死小孩的奶香变成了俊朗少年特有的阳光之气。此时再盘缠在雨生脖颈间,闻着雨生身上那好闻的气息,青灵心跳总是不由自主的加速。

    这天傍晚时分,雨生拿着一根木棍在那测量自己的身高。蓦地。当看到自己头顶达到木棍上那根划线后,禁不住大跳起来。

    “你咋了?疯了?”

    “我达到了!”

    “达到什么?”

    “这里。。。”

    雨生指着木棍上的那个划痕说道。

    “这是小兰对我提的要求,她说只要我长到这么高,我就可以去找她了!哈哈。。。今晚上我就去找她!”

    “哦!这样啊!你。。。六年时间没见她,你还是这么想念她啊?”

    言语间,颇有一丝落寞。

    “莫说六年,就算六十年不见,我也照样不会忘记她!嘿嘿。。。她可是我小时候许诺要娶的女孩子!”

    “这。。。其实小时候说的话算不得数的!”

    “不,小时候我对小兰说的话全都算数!嘿嘿。。。我们快走。。。”

    雨生拿起六年前的那个布包,便朝洞外跑去。

    青灵见状,心里顿时升起一丝不悦和失落。

    “小兰小兰小兰。。。我今个倒要看看那小兰到底是何方神圣?”

    青灵身影一瞬,化作蓝芒赶了上去,随即盘缠在雨生的脖颈间。

    “青灵,你不是说你们修炼到一定程度后就可以化作人形吗?你咋还没化成人形?”雨生一边小跑,一边向青灵问道。

    “我也纳闷!按理说我早就达到天阶六品了,脱妖化灵本应水到渠成,但为何就是化不成人形呢?”

    “肯定是你资质太差!”

    “胡说!我身怀返祖之血怎么可能资质差?你要是一天给我一滴你的血,那我早就化为人形了!”

    “你想都不要想!”

    “真小气!”

    “青灵,你说过会见到小兰她会不会不认识我?”

    “肯定的,你长得这么丑,谁稀罕认识你!”

    “夸我两句你会死啊!”

    “我从不干昧良心的事!”

    “哼!我祝福你化成人形后前不凸后不翘,脸像大饼,满口龅牙。。。哎呦!你竟敢咬我!”

    一人一蛇就这么谈笑着在夕阳的照耀下朝着少年自认为的远处的幸福奔去。

    都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何况这六年光阴,是物是人非还是朝花依旧呢?

    随着六年的再次消逝,人族与妖,鬼,魔的领域结界也愈发变得岌岌可危。

    溪云初起日落沉阁,山雨欲来风溢满楼。

    一场风暴已在无声的酝酿,不久之后即将自南荒起席卷千万里洪荒。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