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碧鳞灵蟒
    “青灵,你跳入水塘内就不疼了!”

    雨生似是感同身受,急切的对青灵大喊道。

    雨生所说的水塘自然就是五行灵池。听到雨生所说,青灵不再犹豫,身子一倒就势跌入灵池之内。方一入池,青灵顿感周身痛楚锐减。

    “果然,雨生选的这地进阶是再合适不过了!”

    此时的撕筋断骨之痛相比之前几可忽略不计。没了肉身被迫生长的痛苦,青灵更加肆无忌惮的加快着对身体内灵力的吸纳归引。

    时间如水,似流沙过隙。

    不知不觉间丛林内如墨夜色渐淡,东方已露鱼肚白,日出前乍泄的晨光将丛林的灰暗尽数逼退,周围景象也明现眼底。远处淡蓝如晶的界河缓缓的流淌,偶有晨风轻吹,在河面上荡起阵阵涟漪。

    时间推移,朝阳初升,橙黄的阳光播撒,在如镜的河面洒下粼粼波光。

    河岸上满是茂密的水草,无名的小花在晨曦的照耀下缓缓绽放,露珠盈盈在枝叶花瓣上摇摇欲坠。漫漫雾气蒸腾滚滚水烟萦绕使得此地犹如世外高人居住的仙境般,平添了几丝神秘和幽远!

    禽鸟欢鸣,丛林内形态不一颜色各异的飞禽趁着走兽未醒来之际,尽数来到河边洗刷羽毛,啜饮河水!

    一时间,界河岸边百鸟朝阳。

    倏然。

    正在尽兴的百鸟蓦地一愣,各自凝神探听后轰然炸飞,一只只朝着丛林快速飞去,眨眼间热闹非凡的岸边复归沉寂,没一会,只听远处传来若有似无的说话声,随即声音渐响,一阵阵清晰的脚步声传来。

    “早啊!”

    “呵呵。。。早!今个真是难得的好天气啊!”

    “可不是咋滴!这样的天一年也碰不上几次!趁着天好,回去让家里那口子把被褥拿出来晒晒。。。”

    “对!连阴天被子什么的都返潮了!”

    说话间,三三两两的人自丛林内走出。只见每人肩上都挑着两个木桶,随即走到河边打起水来。

    这些人自是猎户村的村民。

    “哈哈。。。你们倒是勤快,来的这么早!”

    一个声如破锣的男子声音自众人背后的丛林内传来。众人回头看去,便见大柱笑脸如花的挑着木桶走了过来。

    “大柱啊!笑的这么欢,看样子弟媳的身体好了!”

    “嘿嘿。。。好了!”

    “是嘛!好了就行。看样子灵兽这东西还真是好东西!”

    “呃。。。”

    听到同乡所说,大柱方要出口纠正,蓦地响起答应雨生的事和出门时媳妇的嘱托,忙不迭的接话道。

    “对对对。。。昨晚回去我就把那蛇炖了!俺媳妇喝完后身体就好了!呵呵。。。那个灵兽。。。呵呵确实是好东西!”

    “大柱看样子今年要转运啊!要我说,以后咱跟着大柱混得了,说不定沾沾大柱的好运,也遇到个灵兽什么的!”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笑着,随后各自挑着担子往村子走去。

    猎户村离界河不远,村民没一会便回了村。

    这边大柱回到家,方把水倒进水缸,便听大门口传来一声“吱呀”的开门声。大柱循声看去。

    只见一个眉发须白的老者站在门口,其右手拄一根桃木杖,左手被一个头扎两个麻花辫的小女孩搀扶着。

    这一老一少自是村长与小兰!

    看到大柱看来,小兰展颜浅笑,红扑扑的脸蛋在晨光的照耀下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向阳花。

    “村长!”

    大柱似是没有料到,先是一怔,随后一喜,忙把村长请到了屋内。而在里屋正哄孩子的大柱媳妇听到说话声也走了出来。

    “是村长啊!小兰也来了。”

    看到神清气爽的大柱媳妇,村长也是一愣,一番寒暄后,村长便直抒来意。

    “大柱,听说你昨天带回了一只灵兽?”

    “呵呵。。。村长也听说了!是,一条小青蛇。”

    听到“小青蛇”三字,站在一旁的小兰忍不住一怔!

    “灵兽现在在哪?”

    “炖了,给我媳妇补了身子!不然我媳妇身体也不可能好的这么快!”

    “哦?你媳妇的身体当真是食用灵兽恢复的吗?”

    “这。。。”

    听到村长的质疑,大柱有些心虚的看了看媳妇,大柱媳妇见状,忙接话道,“是!不然俺现在还下不来床呢!”

    “嗯!不管怎么说身体好了就行。大柱,你那灵兽是在哪捡到的?”

    “捡?呵呵。。。看来什么也瞒不过村长,俺是在界河岸边捡到的!”

    “界河岸边?那你当时可曾注意到还有没其他异样?”

    “这个没注意!”

    “这样啊!”

    听到大柱所说,村长盯着大柱看了看,随即默然不语。

    “你们忙!小兰,咱们回去吧!”

    村长随即在小兰的搀扶下走了出去。

    待到村长走后,大柱俩搁那犹自小声讨论着。

    “我咋看村长不大信呢!”

    “管他呢!反正咱们没把小师傅说出去!”

    。。。。。。

    猎户村,村长家。

    “小兰,你可曾探察到什么?”

    村长坐在藤椅上脸色凝重的向小兰问道。

    “有!探察到一丝妖气,但已微不可查!”

    “胡说!”

    听到小兰所说,村长突然沉声一喝。

    “大柱和他媳妇明显是在掩饰什么,而且,你是我孙女,我还不了解你!一旦说谎,你便不会看我的眼睛!”

    “爷爷,我。。。我没有说谎!”

    “小兰,你是不是知道那只妖兽在哪对不对?”

    “我不知道,而且我也没见过什么妖兽!”

    “事到如今你还在说谎,你知不知道爷爷为什么一定要找到那只妖兽吗?”

    村长说完,见小兰没有作答,随即有些无奈的接着说道。

    “咱村位居南荒森林,祖祖辈辈以打猎为生。小兰,你知道吗?出了南荒,便是中土百万人族聚居的万里朝城,再继续往北便是北荒,那里有常年飘雪的冰凌雪原。大荒以东有绵延看不到尽头的东海,大荒以西有风沙十万里的戈壁滩涂和生机繁盛的百里绿洲。洪荒纵横千万里,出了这猎户村,便是更多无尽的风景。谁想一辈子偏安一隅直到死去呢?但现实却是我们连走出这猎户村的勇气都没有!”

    说到这,村长沧桑的脸上写满了不甘和无奈。

    “外面到处都是横行的野兽,待在这里,或可混吃老死,若离开,则会顷刻殒命,甚至连尸首都不存。但你不一样,小兰,你身具火行月灵身,乃是万里挑一的修道奇才。你不能陪我们这些无用之人在这虚耗时间!”

    “爷爷!”

    “但可惜。。。生在穷山恶水之地,又离那木灵宗距离甚远!使你年近十二了仍不能修道入门!所以。。。这只妖兽无论如何我都要给你找到,只要你将妖兽的血肉吞食,那便可打通筋脉,到时候我便派人护送你去木灵宗,以你的资质他们绝对会引荐你去火灵宗的!”

    “我不要。。。爷爷,就算吃了那妖兽,打通了筋脉又怎样?木灵宗距离此处相隔近万里路,单单这万里之遥对我们来说就是难于上青天。爷爷,不要再妄想了!”

    “小兰,我知道你很懂事,你父母死的早,还得照顾我这个老人。所以比起其他同龄人,你倒是稳重聪慧许多。但也正因你只有爷爷一个亲人,所以在爷爷死之前,必须给你安排一个好的归处,不然爷爷会死不瞑目的!”

    “爷爷,小兰哪也不去,我就只想陪在爷爷身边,待爷爷百年之后,我自会给自己另谋他路!现在我什么也不想,爷爷你不要再说了!”

    小兰说罢,随即便离开了屋子。

    看着小兰离开,村长的眼神却是更加坚定。

    “怎么办?依照爷爷的脾性,爷爷是铁了心要找到那只妖兽了!大柱叔说妖兽是条小青蛇?这么说来,雨生手里的那只。。。”

    想到此,小兰禁不住一惊。

    。。。。。。。。。。

    无名山洞。

    不知不觉间,青灵进入灵池已是一天一夜,期间雨生待的无聊,数次想上前去查看一番,不过想起之前青灵的嘱托,又不得不将好奇心强自按下。饿了就吃那些储藏的蔬果,渴了就饮灵池内的灵液。

    时间如此又过了七天。这天吃饱喝足的雨生正在一块岩石上睡得四仰八叉。突然一声巨响在洞内响起。

    “我的妈呀!”

    被惊醒的雨生一骨碌从石头上爬起来,揉着尚未睡醒的朦胧睡眼朝着声响处看去。

    “怎么了?地震了吗?”

    声音出自青灵所在的那汪灵池,只见原本波澜无漪的池面此时却是水浪四溅,似是受到莫名力量的牵引,灵池内的灵液按照顺时针方向迅速飞转,最后在池面之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

    “这是。。。”

    雨生好奇心起,举步便欲上前一探究竟,熟料方一迈步,便见那处漩涡突升,蜿蜒如龙攀至约有十丈高处后蓦然炸裂。“砰!”四溅水花顿时将雨生淋了个周身。

    雨生抬手擦了擦脸上溅到的灵液,定睛再次去看时,却是不由得一怔,愣愣的盯着看了几息之后,却是眼球一翻身子一软瘫倒在了地上。

    水柱轰然崩塌间缓缓现出一个庞大身影,只见那抹身影高约十丈有余,宽约一人合抱粗。浑身满布碧绿鳞片,硕大的头颅好似一座洪钟,巨嘴微张,猩红蛇信吞吐间嘶嘶之声大作,两只眼睛好似两个巨大的铜铃,而头顶处还有两个似要破肤而出的骨包。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