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我叫青灵
    “呃。。。虽然那个。。。是吧!但我。。。我也救了你一命好吧?两者相抵,咱俩谁也不欠谁的。”小青蛇心里觉得理亏,但死鸭子嘴硬的搁那说道。

    “救我一命?我只是突然被某条忘恩负义的小蛇吸了那么多血,一时失血过多晕过去了好吧?”

    “那个。。。那也是在我的帮助下你才这么快醒来,不然,你还不得一觉睡到天亮?”

    “睡到天亮还不是因为你?所以你救我是理所应当的!”

    听到雨生的话,小青蛇一时无言以对,愣愣的看着犹自气鼓鼓的雨生,心里却是禁不住一阵诧异。

    “明明才是个七八岁的小屁孩,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思维逻辑?而且他的血是怎么回事?”

    “嘿嘿。。。没话说了吧?哼!”

    “好好好。。。我不该那么贪婪,不该未征得你的允许就擅作主张的吸你那么多血,这点是我不对,但你知道我给你的紫灵蛇息是什么东西吗?你知道它有多宝贵吗?”

    “不知道!”

    “你。。。”

    看着雨生一脸谁稀罕的神情,小青蛇突然有种想把紫灵蛇息抢回来的冲动。

    “算了,凭你的智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你只需知道我的紫灵蛇息于我来说就像你的血于你!明白吗?虽然不及你的血功效大,但那。。。但那却是我。。。爷爷留给我的唯一的东西!”

    说到最后,小青蛇突然有些哽咽,眼睑也微微泛红。

    “啊?既然对你这么重要,那我不能要,你快拿回去吧!”

    看着要掉眼泪的小青蛇,雨生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你救我一命,这份恩情我自是要还的,给你的紫灵蛇息就算作是日后相见的凭证!等到今后有能力还你恩情了,这紫灵蛇息我再取回来便是!”

    说罢,小青蛇便朝着洞外爬去。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

    “你。。。你这就要走了?”

    “我有自己的使命,而且我们本就非一路,今天相遇不过纯属偶然!所以,我们自是没必要打搅对方接下来的生活!”小青蛇扭头看了眼有些怔然的雨生,“怎么着也算相识一场,还不知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雨生,柳雨生!”

    “柳雨生?”小青蛇低声念了一遍,“名字真难听。。。好好活着,别下次见面的时候你已经死翘翘了!”

    “记住了,姐姐我叫青灵,下次再见若是忘了我,看我不吸干你的血!”

    小青蛇说罢,深深地看了眼雨生,随即径直朝着洞外快速蹿去。

    “青灵,青灵。。。”

    小青蛇的身影已然不见,但雨生犹自怔怔的站着,喃喃自语!

    雨生不知自己来自何处,八年前出生时睁开眼睛便就在这山洞中,那时候他的脑海中不断闪现柳雨生三个字,于是他便给自己取名字叫做柳雨生。雨生生下来就会走,自出生时到现在发生的一切事情他都记忆尤新。他的血能治病,能让濒死的飞禽走兽花草虫鱼起死回生,雨生不知道他的血是怎么回事,确切的说,他不知道他自己是怎么回事。

    雨生在这没有亲人朋友,除了猎户村的小兰。

    小兰是他在出生半年后认识的。刚刚出生的他无人照料,洞内无物可食他只得走出洞外寻找,恰好看到一只母四角鹿经过,望着四角鹿肚子下那鼓鼓的两大包奶水,他便跟在身后到了四角鹿的窝,自此便与那四角鹿的孩子一道,靠喝四角鹿的**过活。

    但好景不长。

    等到下次他再去到四角鹿的窝处时,那里已不见母四角鹿和小鹿的身影,徒留几摊腥红的鲜血。于是他便着循着一路的血滴跟了下去,也不知走了多久,最后在他疲惫不堪又饥寒交加的情况下,晕倒在了路上,晕倒之前他依稀瞧见了屋舍的影子。

    等到雨生醒来的时候便在小兰家。

    那时的小兰已四岁,在得知他的情况后,小兰决定让他留在猎户村。但村里传下来的村规却是不得让任何外人入住猎户。不得已,心善的小兰便让雨生在村头的树林等她,她会把饭给他送过去,而这一送便是八年。

    村子外的人不可入住,村子里的小孩不满十八岁不可外出。因此回到这洞内后,雨生便唯有独自一人。

    傍晚去猎户村的时候看到奄奄一息的小青蛇,雨生顿时觉得那小蛇跟他初到猎户村时好像,孤苦无依濒临垂死。于是他便想方设法的讨了来,想让小青蛇跟自己作个伴。谁曾想回来话没说几句便已走了。

    此时雨生怅然若失,愣愣的站在洞内,望着洞口搁那一遍遍念叨着小青蛇的名字。

    不过就在雨生愣神之际,洞外突然传来一声很是痛苦的惨嚎。

    “这声音。。。是小青蛇!”

    想到此,雨生一溜烟的朝洞外跑去。不过跑了没几步又折了回来,拿起岩壁上的火把后才又快速的跑出了洞外。

    夜深露重。

    丛林内已然蒸腾起滚滚雾气,雾气朦胧将地面的低矮花草灌木淹没。雨生跑出洞外,矮小的身影瞬即便被雾气笼罩而不得见,唯有那火把透过水雾传出淡淡的橙光。

    “青灵?”

    雨生试探着低喊了一声。

    “我。。。我在这!”

    小青蛇虚弱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

    “你。。。你怎么了?”

    听到小青蛇的声音,雨生有些慌张,这声音跟刚见大柱媳妇时的声音好像,难道青灵也生孩子了不成?雨生此时脑海里竟生出了一副青灵怀着揽着另一条小青蛇的画面。

    呃。。。不会这么快吧?

    雨生一边乱七八糟的想着这些有的没的,一边循着声音找去。奈何雾深气重,雨生找了半天愣是没找到。

    “青灵,你在哪?我。。。我迷路了!”

    “我。。。在。。。这。。。”

    青灵拖着长腔搁那低声回应道。

    “哦哦。。。我听到了!”

    嘎吱嘎吱,青灵听到脚踩落叶的声音渐渐在耳边响起,随即橙光大作,一个小男孩手举着火把自茫茫雾气中跑了出来。

    “呼呼。。。”

    似是跑的太急,雨生小胸膛快速的起伏着,小嘴大张不断地吞气呼出。

    看着一脸紧张的雨生,青灵心里一暖,方要开口道谢之际,却听雨生悠悠的问道。

    “你。。。你孩子没事吧?”

    “什么?我。。。我孩子?”

    “对啊!刚刚你那声就像大柱媳妇刚生完孩子时一样。。。咦?咋没看到另一条小青蛇?”

    雨生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随即便趴在地上寻找起来。

    “。。。。。。”

    对于雨生不明所以的想法以及现在的举止,青灵顿感无奈,更是忍不住翻了个大大的白眼。这。。。这该不会是个傻子吧?行为举止思想逻辑完全就是个如假包换的智障嘛!

    青灵心里虽对雨生百般埋汰,但脸上却是满面春风,对雨生强压怒气的柔声说道。

    “雨生。。。哎。。。雨生你先停下!”

    “不行,我得快找,不然你孩子没了那得多伤心啊!”

    雨生钻进一株灌木内,撅着个屁股搁那急匆匆的说道。

    “你。。。”

    青灵顿时便欲爆发,呼呼。。。不生气,不生气,他是智障,他是智障,再说你这会还得指望他呢!青灵努力平复着自己的暴躁。随后再次柔风细雨的说道,“那个雨生。。。雨生。。。我。。。青灵,没生孩子!”

    “啊?”

    雨生呼啦一下子从灌木底下钻出来,脸上都是泥巴,头发上沾满了树叶草籽。

    “那刚刚怎么听着你那么难受?我还以为你生完孩子后。。。”

    “我没有生孩子!”

    就在雨生犹自搁那自说自话时,青灵突然一声爆喝道。

    突如其来的大吼吓得雨生一个踉跄噗通一声坐在地上。一双墨色大眼直愣愣的看着青灵。

    “我。。。没有生孩子!你听清楚了吗?”

    青灵搁那眨巴着琥珀色的眼睛,但语气深沉的淡淡说道。

    “哦!”

    雨生木讷的点了点头。

    “过来!”

    “哦!”

    雨生就势就那么跟个小狗似的爬了过去。

    “看到什么了吗?”

    “你肚子跟个皮球似的!”

    “还有呢?”

    “咦。。。你的伤口又在流血了!”

    “看我的伤口在流血,你有何感想?”

    “感想是啥?”

    “呃。。。就是。。。就是看到我在流血,你有何看法?”

    “活该!”

    “啥?”

    “谁让你吸我那么多血,都把我吸晕了!”

    “你。。。”

    青灵心里一阵鄙视,真小气,这么记仇!

    “那个雨生啊,这事咱刚刚不是都解释完了嘛!过去了,都过去了!现在。。。这流血是小事,我身体里现在烫的要死,感觉。。。感觉就像有团火在我的身体里,我。。。我都快被烤焦了!”

    说到最后,青灵周身伤口突然增大扩张,随即一道道细如发丝的血柱喷射而出,顿时溅落在地面以及周围低矮花草的枝叶上,雨生更是被喷的满脸血红。

    “雨。。。生。。。”

    青灵甚是痛苦的哑声喊道。

    看到青灵如此,雨生怔了怔,随即猛的捧起青灵抓着火把发足朝洞内跑去。只见那抹橙光在雾气中快速的移动着,最后消失在漆黑的洞穴里,眨眼间,洞**橙光四溢。

    雨生与青灵离开后,那溅落四周的鲜血却是被地面上的花草和枝枒迅速吸收,随即异变突生。

    只见那株花草蓦然拔根生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咯啦啦的飞快生长。几在眨眼间,原本只有寸长的几株小草已然成长为高达丈余,枝繁叶盛的巨大灌木。微风吹送,硕大的叶子哗啦啦的轻摆浅摇。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