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嗜血青蛇
    一声随意慵懒的应许自宫殿尽头传来,伴随着声音的响起,一团湛蓝灵光凭空闪现,随即螳七身上的淡蓝光晕渐渐散去,最终消散于空中。

    “禀告王,小的未完成。。。”

    “我已知晓!”

    “。。。。。。”

    听到妖王所言,螳七一时有些错愕。

    “小的办事不利,愿意受罚!”

    “你的右手是怎么回事?”

    妖王答非所问。

    “是。。。是界河上的结界所创!”

    随即螳七把在岸边发生的事向妖王详细说明。

    “本以为那爬虫。。。那罪妖会被结界绞碎,妖灵俱灭!却没想到。。。”

    说到这,螳七停了下来,悄悄抬头的看了眼宫殿尽头的那抹蓝芒。

    “不管怎么说,那罪妖是从小的手上跑掉的,还请王降罪!”

    “你起来吧!”

    “王,您。。。”

    “那爬虫是从你手上溜走的,自然还是得你去给我把她抓回来!”

    妖王的声音自那团灵光中幽幽的传来。然后一道灵光飞射而出,降落在螳七右肩伤口处。

    “咯啦啦”一阵骨骼生长的声音在木宫内响起,只见在螳七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其齐肩断裂的右手臂竟是在几息之间恢复如初。

    “回去吧,待到时机到了后便会告诉你!”

    “是!”螳七转身欲走,不过方要迈步之际,又转过了身子。“王,小的还有一个问题!”

    “你是要问我为何如此待你?”

    “是!”

    “想必你已经看到殿口处那摊白骨了吧?”

    “是。。。”螳七心有余悸的回应道。

    “他之所以现在成了一堆白骨,不是他办事不利,而是在这殿上他未经我的允许私自动用了妖力!所以他,死了!”

    听到妖王所说,螳七呼吸禁不住急促起来。

    “比你能力强的死王之刃不在少数,但对我的敬畏心,他们却没你做的好!我要的是绝对的忠诚和服从!你现在可明白?”

    “是。。。”

    “除了这件事情,那件事情可已有进展?”

    “因为界河上的结界犹在,我们无法到人族那边查探,所以,那件事情未有一丝线索!”

    “嗯。。。下去吧!”

    螳七缓缓离开了大殿。

    走下台阶后,螳七再次回头看去,只见殿内彩光渐暗,最终整个大殿与周围夜色融为一体。

    林风忽吹,螳七突觉后背一阵凉意。伸手摸索之下才觉后背衣衫竟是被汗水尽数浸透。

    “呼。。。”

    螳七深吸一口气,随即妖力涌动,化作碧芒消失在黑夜中。

    “千年将近,人族,好好珍惜所剩不多的安谧时光吧!至于那个爬虫,在我未得到我想要的之前。你最好是能给我好好活着!”

    沉黯木宫内,妖王的声音幽幽的响起,随即几声低沉的浅笑传出,好似蛰居暗处的凶物发现猎物时那窃喜的阴笑。

    。。。。。

    暗夜无月,周围尽眼处没有一丝光亮。但雨生却是轻车熟路,在树林内一会直走一会绕弯。约莫走了一个多时辰,最终在一处黑咚咚的山丘前停了下来。

    “嘿嘿。。。小青蛇,我们到家了!”

    雨生走上前,拨开几株硕大的芭蕉叶。于是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显现而出。雨生弯下腰在洞口边摸索了几下,然后拿起几块石头状的物体进了洞内。

    “咔嚓!咔嚓。。。”石块摩擦的声音响起,几丝星火闪现,最后呼哧一声,火光如炬,洞内瞬间变得亮堂起来。

    借着炬火的火光,可清晰看到这个山洞的洞口很小且窄,仅容一个成年人弯腰通过,所以雨生现在的体型进出还算比较容易。进入之后空间却是豁然开朗。原来山洞是个葫芦形状,口小肚大。洞壁高约三丈有余,宽约五丈。除了在靠近里面山壁处的地面上铺着几张兽皮外,竟是没有其他摆设。

    雨生将小兰给的包裹放在一处凸起的石崖上,随后便将小青蛇轻轻的放到了那几张兽皮上。

    “伤的这么重?是不是得给她治治?”

    雨生蹲在地上,两手托着下巴有些有些沮丧又有些难过的看着小青蛇。

    “不过。。。”

    雨生似是想到了什么,抬起左手若有所思的看着食指。只见胖乎乎的食指最顶端的指肚上,有一个已经结了血痂的创口。

    “不过在猎户村的时候,小青蛇已经喝了我的血了,但怎么不见好转呢?”

    “难道是因为伤的太厉害,一滴血不够吗?”

    想到此,雨生随即把左手中指含进嘴里,然后用那一口小白牙在中指上狠狠的一咬,“哎呦!”自指尖上传来的短暂锐痛让雨生忍不住皱眉低叫了一声,手指拿出后便见一滴血珠在中指指肚上缓缓渗出。

    雨生小心翼翼的把中指移到小青蛇嘴边,右手大拇指与中指用力挤压着左手中指,一滴,两滴,三滴。三滴赤红鲜血尽数落入小青蛇微张的嘴里,鲜血入喉,竟是瞬间消融不见了踪影。

    “嗯?”

    早已昏睡的不省人事的小青蛇在男孩鲜血入喉时便感应到。

    “这是。。。之前的那股气息?”

    鲜血入体,小青蛇便觉察到了之前嗅到的那股气息,这气息是那么的令它着迷,以至于在猎户村时,竟然在犹自昏睡的状态下仍不由自主的咬了雨生一口。

    此时鲜血再次入体,小青蛇顿时感到一股磅礴的灵力在自己身体内肆意扩散,冲刷修复着断裂封堵的筋脉。原本死气沉沉的躯体也几在同一时间生机再生。小青蛇甚至察觉到那几处断骨也在缓慢的愈合着。

    刚刚逃出生天的小青蛇深知自己的处境:虽说没有了外来的威胁,但身上的创伤对于修为尽无的自己却是致命,她甚至觉得自己可能在昏睡中就那么慢慢的疼死过去。虽然有爷爷的紫灵蛇息可保妖灵不灭,但身上的伤想要痊愈那便得是猴年马月的事了!可是现在,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但小青蛇却是确信,她终于生机焕发活下来了。

    “三滴血应该够了吧?平时那些要死的花鸟鱼虫,我都是一滴血就能把它们救活!”

    雨生自言自语的说罢,随即便把手往回撤,熟料手指方离开小青蛇的嘴角,便见小青蛇一直紧闭的的双眼蓦然睁开,随即蛇颈弹伸小嘴大张一口将男孩回撤的左手中指狠狠咬住。

    “啊呀!”

    小青蛇冷不防的举动吓得雨生一跳,手指上更是阵阵锐痛传来。

    “你。。。又咬我!”

    雨生有些生气,左手搁那摆来摆去想要把小青蛇甩开。但小青蛇愣是不松口,反而咬的更紧。

    雨生气急败坏,瞪着两只墨玉般的大眼恨恨的与小青蛇两只琥珀似的眼睛对视着。

    “你放手!不对,你。。。你松口!”

    “你的血这么好喝,还有这么大的药用,两三滴怎么够?”

    小青蛇心里自言自语着,嘴上加快速度,一口一口的猛吸雨生的血。

    随着小青蛇的肚皮渐渐隆起,雨生的脑袋也开始变得昏沉,最终噗通一声倒在了兽皮上。

    “不是吧?我这才喝了没几口。。。呃。。。好像是有点多了!”

    待看到撑的似要涨破的肚子时,小青蛇有些不好意思的用蛇尾挠了挠长了两个凸起的头顶。

    “那个。。。人族小孩,你没事吧?”

    小青蛇爬到雨生的身边,尾巴梢在其鼻翼上来回扫探着。“还好只是晕了过去!”察觉到雨生呼吸沉稳,内疚的心这才松了下来。

    “青灵啊青灵,他才只是个小屁孩,你怎么可以下得去嘴呢?”

    小青蛇围着雨生爬了个圈,顺道好好的端详了端详雨生的长相。

    “唉!也怨不得我,只怪你的血。。。咯!太好喝了。怎么办?还想喝!”

    小青蛇一边打着饱嗝一边嘴馋的嘶嘶的吐着蛇信。

    看着雨生左手中指上还有一滴未干的血液,小青蛇忙不迭的伸出蛇信将其卷到了嘴中,事了还止不住的一个劲的砸吧嘴!

    “不能再喝了!他好歹也是我的救命恩人,再喝下去会伤及他元气的!”

    想到此,小青蛇爬到雨生脸旁,“看在你救我一命的份上,这爷爷留给我守护妖灵的紫灵蛇息就暂时送给你来巩固魂识吧!”

    说罢,嘴巴微张,但见之前守护小青蛇飞至界河的那团紫色光晕自其口中飞出,小青蛇蛇尾轻推,将那道紫芒送至雨生额前。紫芒如水幻化,渐渐没入雨生眉心。

    紫灵入体,雨生没一会便醒转了过来。

    “你醒了!”

    “哎呦我的妈呀!”

    突如其来的女孩子声音吓得雨生蹭的一下蹿了起来,“谁?”雨生警觉的捡起地上的一块石头四处查看着。

    “喂喂喂,本姑娘在这!往哪看呢?”

    雨生只觉小腿肚被一个冰凉的物体扫过,雨生回身弯腰一看,便见小青蛇盘着身子搁那嘶嘶的吐着蛇信。

    “咦!原来你会说话?而且还是个母的?”

    雨生好奇心起甫要弯腰去逗弄小青蛇,不过待看到小青蛇犹自鼓鼓的肚子后,忍不住笑脸一变,气呼呼的走到一边一屁股坐在那。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