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两小无猜
    “我没事啊!除了感觉手指头痒痒的,就没啥感觉了!”

    “这。。。”

    大柱有些不可置信。

    “嘿嘿。。。我没事的。你们不用担心,那我就带着这小蛇回去了!”

    说罢,小男孩从袋子里拿出那条小青蛇,只见小青蛇此时又成了之前半死不活的状态,好似刚刚在袋子里闹腾,出口咬伤小男孩的不是它似的。

    “小师傅,你这治好了我的病,我们乡野粗夫也没什么好招待的,要不您就在这吃顿晚饭吧!”

    “晚饭?嘿嘿。。。不用了,有人会给我做晚饭的!”

    小男孩随手将储物袋还给了大柱。转身朝着屋外走去。不过走了没几步,小男孩又折了回来。

    “那个。。。今晚上。。。”

    “小师傅放心,今晚上发生的我们夫妻二人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大柱媳妇明显比大柱聪慧些,知道小男孩所担心的,便忙不迭的允诺道。

    “嘿嘿。。。”

    小男孩听罢,咧着嘴笑了笑,双手捧着那条小青蛇,小心翼翼的走出了大门。

    小男孩已离开,大柱夫妻却是站在原地迟迟未动。似是沉浸于今晚超出他们常识范围的离奇遭遇。

    “哇。。。”

    一声小孩的哭声将二人从震撼中拉了回来。妇人忙不迭的跑向里屋。大柱也抬脚朝屋里走去,不过方一进屋,似是想到了什么。于是双手翻飞快速捏诀。

    “呼。。。”

    大柱气喘吁吁的散去法指。

    “为何刚刚施法时竟是那么轻而易举?怎么现在又。。。”

    “难不成。。。”

    大柱心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他有些不可置信的扭头看了看大门口,但随即摇了摇头走进了里屋。

    。。。。。。

    猎户村村头,小树林。

    夜色漆黑,周围尽是黑咕隆咚的一片。林风轻送,吹将的小路两边的树林哗啦啦的作响。

    天色已晚,村里居民正忙活着准备晚饭。那一缕缕透过窗户照射出的昏暗的橙黄烛光,为这荒山野岭之地,平添了几分温暖。

    小男孩从村中走出,回头看了看灯火初上的猎户村,听着村子里偶尔传出的大人责备,小孩欢笑的嬉闹声,想起自己孤伶一人,小男孩眼角禁不住湿润起来。不过小男孩却是生性乐观,在看到手里那条犹自沉睡的小青蛇后,嘴角禁不住又泛起一抹笑意。

    小男孩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花,深一脚浅一脚的沿着泥泞的小路朝村外走去。

    风吹叶响,路两边的树杈在夜色中轻摆,那一根根模糊的枝影在这无月暗夜好似一条条怪物的触角,那一阵阵枝枒摩擦的咔嚓声,犹如凶兽在咀嚼着猎物的碎骨。这一切使得这荒村暗夜尤显诡谲。

    而小男孩对此却是视而不见置若罔闻。快速的挪着小碎步在小路上移动着。没一会,便到了下午和大柱聊天时的那地!

    小男孩四下张望,发现没有什么人后,便呲溜一下钻入了林中没了踪影。

    夜色渐浓,寒意渐盛。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一点橙光出现在远处的猎户村头。

    橙光如球,在这漆黑村外分外的亮眼。只见那抹橙光快速的移动,沿着那小路朝着这片小树林渐渐靠近。临的近了,方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

    借着昏黄的橙光,依稀可见一位长相甜美,年纪比小男孩年长一些的小女孩正抬头四处寻找着什么。头上两个麻花辫随着小女孩四顾的小脑袋而轻轻的摆动着。

    “咕咕咕。。。”

    小女生张嘴发出了三声布谷鸟的声音。

    “吱吱吱。。。”

    林中传出三声老鼠的叫声。随即咯啦啦一阵乱响,一个矮小身影从树林内钻了出来,白白嫩嫩,大眼如珠。这人自然就是小男孩。

    “布谷鸟啥时候变成小耗子了?”

    小女孩走上前,看着小男孩打趣的问道。

    “嘿嘿。。。小兰你来了!我还以为下雨天你不来了呢?”

    小男孩咧着嘴,看着小女孩一个劲的傻乐。

    “爷爷不让我出来,是我偷偷溜出来的!”

    被小男孩唤作小兰的小女孩小声说道。

    “啊!那。。。你回去你爷爷会不会罚你啊?”

    “不会不会。。。喏!你的晚饭,快吃吧!”

    小兰说罢,随手递给了小男孩一个小包裹。

    小男孩伸手接过。

    “嘻嘻。。。小兰你真好!”

    “雨生,你就不会换句别的?你这句话从你一岁的时候就对我说,现在你都八岁了。我都听腻了!”

    “那。。。那我该说啥?”

    被小兰唤作雨生的小男孩挠了挠头疑惑的问道。

    “你可以说。。。嗯,算了,你随便吧!”

    “嘿嘿。。。小兰,你走近些,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什么好东西?”

    小兰好奇的走上前。

    待到小兰走到身边,雨生缓缓的打开了一直紧握的右手。

    “哇。。。是条小青蛇!”

    看到在雨生手心躺着的小青蛇,小兰禁不住一阵欢呼。

    “雨生,它好漂亮啊!”

    “你喜欢吗?”

    “嗯!这是我十二年来,见过的最美丽的蛇!”

    “你要是喜欢,那我。。。那我送给你吧!”

    雨生似是下了很大决心,有些犹豫,但还是最终把小青蛇放在了小兰的手里。

    “这。。。”

    小兰抬头看了看雨生,但见雨生眼神里满是不舍。小兰见状,便又把小蛇给了雨生。

    “算了,你养着吧!我爷爷不让我养这些东西!”

    “那。。。那好吧!嘿嘿。。。不过你知道我住的山洞,你可以随时来看它!”

    “嗯嗯!”

    看着雨生喜笑颜开的神情,小兰禁不住微微一笑,不过似是想到了什么,随即脸色又暗了下去。

    “你忘了?爷爷说过十八岁之前我是不能出村子的!”

    “呃。。。小兰姐姐今年才十二岁,那我可以拿来给你看!”

    “嗯嗯,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不然爷爷又得说我了!”

    “那你快回去吧!”

    小兰随即转身离开,不过没走几步,便被雨生又喊停了下来。

    “怎么了雨生?”

    “小兰,你知道媳妇是啥不?”

    “媳妇?。。。你问这干嘛?”

    “嘻嘻。。。是不是只要娶了媳妇,俩人就可以一直在一块了?”

    “嗯!”

    “那我以后要娶小兰当媳妇。”

    “雨生。。。你。。。你瞎说什么呢?”

    此时的小兰已不似雨生那般懵懂无知,听到雨生所说,虽是童言无忌,但小兰俏脸上却还是瞬间染了红霞。

    “我。。。要走了,你。。。你回去路上小心点!”

    小兰说罢,随即举着灯笼快速朝着村子走去。橙光渐远,最后消失在村头。

    雨生一直目送着小兰离开,直到看不见那抹橙光后,雨生才转身离开,沿着那弯弯曲曲的小路一直朝前走着,最终那矮小的身影也渐渐消失在沉沉夜色中。

    。。。。。。

    雾雨森林,木宫。

    原本伸手不见五指的木宫内,随着螳七的踏入而亮起五彩炫光。

    螳七是第一次晚上来此,因此很是好奇的向那光亮看去,这一看之下不由得一愣。只见那些发光的竟是一只只巴掌大小,身长彩羽的亮羽蜂鸟。

    别看这些蜂鸟体型娇小,攻击力却甚是惊人。往往成百上千的聚集一处,见到猎物时便一拥而上。如犸象,剑虎这样的庞然巨兽,几息之间也便被啃食的只剩下森森白骨。嗜血之戾可见如斯。

    不过它们也有神奇之处,那就是它们身上的彩羽,在白天会将沐浴的阳光吸收起来。待到晚上后会自发的发出亮光。因其羽毛为彩色,故而发出的光也便成了甚是绚丽的五彩光华。

    此刻见到螳七来此,一只只彩羽蜂鸟顿时目露嗜血凶光,一个个张开鲜红鸟喙,对着螳七嘶声厉啸!

    几只体型较大的蜂鸟扭头看了眼宫内深处,见宫殿尽头没有异样,随即彩翼扑张,朝着螳七怒啸着啄食而去。

    “嗯?”

    螳七见状不由得一凛,脚步停歇,方要御使妖力之际,眼角余光却是看到在宫殿角落,一堆白骨堆积在那,骨头之上犹自还有残留的筋肉,筋肉泛红,明显是刚死没多久。

    螳七心思急转,最终把方调集起来的妖力又散回到了灵海之中。举足踏步,不去理会蜂鸟之袭,继续朝着殿内走去。

    见螳七没有什么动作,其余近处的蜂鸟顿时叽叽喳喳的欢呼雀跃,一时间数十只蜂鸟飞舞,拖曳着一道道五彩玄光朝着螳七蜂拥而去。

    就在那数十只蜂鸟的鸟喙即将啄食在螳七身上时,螳七周身蓦然亮起一道淡蓝色灵芒。蓝色灵芒迅疾无匹的形成一个灵力气罩,将螳七牢牢的护在其中。

    只见那啄食而来的蜂鸟方一触及那道蓝灵护罩,身体之上便迅速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寒冰。砰砰砰一阵炸响,冻裂成遍地冰晶。

    炫光依旧,碎裂的蜂鸟尸块在冰晶的包裹下折射出更加绚烂的光华。一时间,硕大阴沉的宫殿瞬间变得光彩迷离。

    群鸟震恐,一只只叽呀乱叫。不过在看到那遍地碎裂的尸骸后瞬间闭了嘴。木宫内又恢复了初始的冷寂。

    “多谢妖王!”

    螳七心有余悸的跪拜在地。

    “嗯!”

    一声随意慵懒的应许自宫殿尽头幽幽传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