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古怪小孩
    看着小孩澄澈无邪的双眼此时直盯着储物袋,大柱一愣,随即警觉地用手捂着储物袋后退了一步。

    “娃娃。。。你要什么叔都可以给你,唯有这储物袋,那是万万不可!”

    “大叔,我不要你的那个袋子!”

    “呼。。。”

    听到小男孩所说,大柱禁不住深呼了一口气。

    “那就行!说吧,你想要啥?这把砍刀还是这张弓箭?”

    “这些我都不要,我想要你袋子里的那条小青蛇!”

    “啥?”

    听到小男孩所说,大柱禁不住一阵诧异。

    “你。。。你怎么知道我这储物袋里装着一条小青蛇?”

    “刚刚你跟那些大叔聊天时,我恰好经过那!”

    “那。。。那你为啥要这条小蛇?”

    “因为它还那么小,就要被你拿去炖汤,它。。。它太可怜了!”

    说到这,小男孩纯真的双眼中泛起了点点泪花。

    “这。。。我。。。我也不想啊!但。。。但俺家那口子刚生完孩子,急需补品补身子。不然。。。不然我也不会去吃它!”

    “俺家那口子是谁?”

    “呃。。。就是我媳妇,啊呀不要关心这个问题,我告诉你小家伙,我得用这条蛇去给俺媳妇治补气养神,什么也比不上俺媳妇的身体重要。”

    大柱似是下了决心,顺手解下腰上的储物袋一把放进了怀里

    “所以。。。这条小蛇我是不会给你的,你快快回家吧!”

    大柱说罢,不愿再跟小男孩纠缠,大踏步的朝着村子里走去。不过走了没几步回头一看,发现那个小男孩仍在身后跟着。不过因为步子太小,为了赶上大柱,竟是一路小跑着。

    “小家伙你咋还不死心?我说了这小蛇我是不会给你的!”

    “大叔,是不是只要你媳妇的身体好了,这小蛇就不用死了?”

    小男孩快步跑到大柱跟前,仰着脖子眨巴着眼向大柱奶声奶气的问道。

    “不错!我本也不是滥杀之人,吃它也是为了俺媳妇的身体!”

    “好,大叔你说话可得算数!”

    “我李大柱男子汉大丈夫一言九鼎,说话当然。。。去去去!我算数什么算数!说的这么热闹,这里方圆百里,除了这个村,就没见过其他人族。上哪找能把俺媳妇身体调理好的药师去!”

    “大叔,你能带我去你家看看吗?”

    “去我家干嘛?想去蹭蛇羹吃?”

    “当然不是,我要去给你媳妇治病!”

    “啥?”

    大柱弯下腰,一双牛眼使劲瞅着小男孩。

    “你说啥?你要去给俺媳妇看病?”

    “嗯!”

    小男孩很是坚定的点了点头。

    “你。。。你会医术?”

    大柱围着小男孩转着圈打量着。

    “不像啊!看你也就六七岁的模样,怎么可能懂医呢?”

    “我不懂医术!”

    “啥?”

    大柱再次被小男孩的话惊的下巴差点掉下来。

    “你不懂医那去看个劳什子病?”

    “治病不一定非得懂医术啊!”

    小男孩眨巴着大眼很是认真的说道。

    “就像你袋子里的那条蛇,那蛇不懂医术,不也照样能治好你媳妇的身体!”

    “呃。。。说的好像也对!”

    大柱摸着下巴上的胡子,看着小男孩若有所思。

    “你不懂医,难不成身上有其他救命灵物?”

    “啥叫灵物?”

    “这。。。算我没问!那我问你,你一不会医术,二没有灵物,那你打算用什么给俺媳妇治病?”

    “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讲!不过去到你家,你自然就知道了!”

    小男孩挠了挠头咧着嘴笑道。漆黑雨夜,两排白灿灿的小牙甚是显眼。

    “好吧。。。姑且信你,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要是你这个小家伙没把俺媳妇的身体治好,那我立马炖了这条小青蛇!”

    “不会不会。。。我一定能治好的!”

    “先别忙着吹牛,等会亮亮本事再说!”

    一高一矮两道身影并排着走进了村子。

    可能是觉得小男孩走路太慢,大柱一把将小男孩抱起揽在了怀里。就这样,两人拐过街角,最终消失在窄窄的小巷中。

    。。。。。。

    猎户村,村长家。

    “你们所说可是真的?”

    屋舍内,一个眉发须白的老者手拿一根桃木杖坐在由青藤编织的坐椅上,被时间刻满皱纹的脸上,此时神情却是分外凝重,那看向厅室内站着的三个人,眼神中几丝疑惑,更多的是不安!

    这三个人自然就是傍晚时分在村口处看大柱灵蛇的其中三位村民。

    “村长,我们是亲眼瞧见的,大柱那储物袋里装的,的确是一条灵蛇!”

    “村长,你不是说只要界河上的结界还在,河那边的妖物和灵物就不会过来,那现在。。。”

    “现在我们这边出现了灵兽,是不是意味着。。。意味着那结界已经。。。没了!”

    听到其中一人所言,其他一起来的人禁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要是这结界没了,我们岂不是最先遭殃,我看我们还是早做离开的打算吧!”

    “对啊!我可是听说河那边的妖物吃人不吐骨头,我们还是。。。”

    “你们都闭嘴!”

    这边村民们犹自议论之际,突听村长一声喝止。

    厅堂内的三人慢慢的抬头看去,只见村长向来和颜的脸上此时一脸盛怒,眉眼怒凛瞪着在场之人。三人见状忙不迭的闭嘴不语。

    “界河上的结界是我们人族天尊耗尽毕生修为而设。怎可能说没就没?即使没了,我们身在人族地域,此处更有木灵宗坐镇!你们有什么好担心的!”

    说到此,村长老者慢慢的站起身子,坚定的眼神一一扫过在场的三人。

    “这件事我会去调查清楚,但在我弄明白之前,你们最好是管住你们的嘴。要是让我听到村子里传些什么流言蜚语造成村民恐慌不安,你们就等着领祖训吧!”

    “是是是。。。那就劳烦村长了!”

    “我们一定会管住自己的嘴,绝不出去胡说!”

    “那个。。。村长,要是没什么事,我们。。。我们就先回去了!”

    三人相互摧搡着赶忙离开了村长的家。

    待到那几位村民走后,村长拄着桃木杖慢悠悠的来到屋檐下。

    之前还势头强猛的阴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但天空中还是乌云阵阵。林内暗夜本就颇有凉意,此时恰逢雨后,林风更寒。微风拂面,吹将的老村长禁不住打了一个寒噤。

    “唉。。。算算时间,或许真的所剩不多了!”

    老村长苦笑着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似是想到了什么。

    “小兰?”

    村长沙哑着嗓子喊了几声,却是未得到任何回应。

    “这丫头,又偷偷的去见那小子了吧?”

    。。。。。。

    猎户村,大柱家。

    “媳妇,俺回来了!”

    大柱一进屋,便对着里屋大声喊道。语气之中满是喜悦之情。

    大柱将弓箭砍刀等放下,随即抱着雨生进了里屋。

    里屋内,有一个不是很宽敞的木板床,床上此时半坐半躺着一位妇人,妇人脸色煞白毫无血色,似是大病未愈般!在妇人怀下有一位婴儿犹自酣睡。

    “小点声,刚吃完奶,这才睡下!”

    妇人有气无力的对着大柱说道。随即在看到大柱怀里的小男孩后忍不住一怔。

    “这个小娃娃是谁?”

    听到自家媳妇询问,大柱才想起怀里搂着的小男孩,嘿嘿憨笑了两声后,便把小男孩跟着回来的缘由说明了一番。

    “唉。。。我身子本就虚,与生没生孩子也没太大关系!”

    妇人似是有些累了,原本撑坐着的身子缓缓的滑躺了下去。

    “你也说了,那是条灵蛇,但凡唤作灵,都是活了些年岁的,修行当之不易。放了吧,何必滥造杀孽呢!”

    “那你的身子怎么办?”

    “人各有命,我不强求!只是苦了我这刚出生没几天的娃。。。”

    说到最后,妇人禁不住眼圈泛红落下泪来。

    “是我太没本事,让你俩跟着我受苦!”

    大柱声音也禁不住有些哽咽。

    “我的命与你有啥关系,莫要再说胡话!”

    “我。。。我不管,徒增杀孽我也认了,只要能治好你的身体,再多报应我也愿意受!”

    大柱说罢,推门便欲往外走。

    “大柱,你站住!”

    妇人低喝道。

    “你不怕遭报应,难道就不为你的儿子想想吗?我的命是命,这灵蛇的命就不是命了?平时捕猎是为了活下去迫不得已,现在这灵蛇我自是不许!”

    “我。。。那。。。那你的身体怎么办?眼睁睁看着你就那么。。。我。。。我怎么忍心?”

    大柱忍不住蹲下身子抱头啜泣起来,妇人也是抱着怀中小儿低声呜咽着。

    “叔叔。。。我可以救你媳妇啊!”

    就在大柱夫妇陷入无助的绝望时,小男孩清亮的声音突然响起。

    “你。。。你当真能救你婶婶?”

    大柱抬起头,眼角还挂着泪花。想起之前在村头时小男孩说的话,刚刚陷入绝望深渊的心顿时看到了一星希望之火。

    “嗯!”

    “真的孩子?你。。。你没有骗叔叔?”

    大柱双手扶着小男孩的肩膀急切的问道。

    “嗯。。。那个叔叔,你捏疼我了!”

    “哦!对不起对不起,叔叔不是故意的,那你。。。你怎么治疗你婶婶?”

    “你出去!”

    “啥?”

    “叔叔你出去!”

    “不是。。。我不妨碍你,我就站在一边看着,我不说话,我就站在这一动不动!”

    “那。。。”

    小男孩若有所思的咬着手指头,似是在考虑要不要让大柱留在屋内。

    “那个大柱,娃娃让你出去,你出去就是,干嘛非得杵在这?”

    “那个。。。好吧!媳妇,有什么事随时叫我!”大柱说罢,举步便朝外走去。

    “叔叔你也不用非得出去!不过你们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一会不论你们看到什么,都不可对任何人提起今日之事!别人问起也不能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