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青蛇之惑
    被他这么一顶,众人瞬间闭了口,也是,咱不是连皮毛也不会,有啥资格笑人家。

    再说说这个储物袋,也是当时那位修道老者所赠,不过却是最低级的那种。

    不过关于这东西高级低级的大柱自是不懂,得到这个储物袋后,大柱禁不住嘚瑟了好一阵子。逢人就拿出来介绍一番。起初大伙感到新奇,渐渐的时间长了,便对大柱的行为感到颇为厌烦。自此每当大柱再拿那储物袋显摆时,众人要么装眼瞎没看见,要么就不冷不热的回应两句。

    这次看到大柱又搁那显摆,表面上虽是不冷不热的回应了几句,但每个人心里却是有无数头问候着大柱十八辈祖宗的草泥马奔跑而过!

    “急什么呀?好饭不怕晚,老哥我这就让你们开开眼界!”

    大柱说罢,左手托着那储物袋,右手在那袋口迅速的捏了个法指。

    众人瞪大眼睛看着,不过他们看的不是那储物袋,而是大柱那乌漆嘛黑,指甲缝里犹自塞满黑色泥垢的右手,确切的说拇指与食指。只见拇指与食指被捏合在一起,成一再普通不过的兰花法指。他们眨也不眨的瞪眼看着,因为根据以往经验,接下来才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嗡!”

    平地生弦音!

    随着一声若有似无的低鸣浅响,只见在大柱右手间,一点淡淡的黄色光芒闪现。

    黄芒乍现,围着的众人一个个好似看到了神迹般惊讶的把嘴都张成了“o”形!

    虽然平时对大柱的洋洋自得很是反感,但每当看到他平空生成的这一点星芒时,众人心里还是充满了艳羡和敬佩。而此时再看向大柱时,众人眼里瞬时被一颗颗小星星填满!

    不过现在的大柱可没空去理会众人对他那如江水般滔滔不绝的敬仰。他终究是仅会皮毛,施展这一解印法诀,已让他气喘不已,额前更是青筋暴起,一层细密的汗珠渐渐冒出。而那捏诀的右手也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大柱牙关紧咬,勉力维持着法指,只见随着时间推移,一点点土行灵力自周围地面腾起,慢慢的聚拢到那黄芒之上。

    大柱见状一声低喝!

    “开!”

    话语方落,便见那平凡无奇的储物袋周身一小片星芒法阵突现,随即“噗”的一声幻灭消失无踪,而袋口也在此时缓缓打开,大柱见状,禁不住深呼了一口气,用手背擦了擦额前的汗水,闭着眼缓了缓神后,方才伸进手去从袋内拿出一物来!

    “这是。。。”

    “长虫?”

    “一条小青蛇!”

    “太漂亮了吧?看这一身鳞片跟玉石似的。。。”

    “跟玉石似的?玉石啥样你见过?”

    “去去去。。。没见过我还没听过?不过话说回来,大柱,你下手也太狠了吧?”

    “对啊!总共就这么巴掌大的东西,瞅瞅把它弄得这一身伤,也不怕把它打死了!”

    此时大柱手里正捧着一条巴掌大小的碧青小蛇。只见小蛇双眼紧闭身体蜷缩成一团,而那纤小的周身此时遍布深可见骨的道道伤痕,晶莹剔透的青鳞已是剥落大半。那些伤口有的已结疤,有的却仍在往外渗着滴滴鲜血。若不是那尚自起伏的胸腹,众人都还以为这小蛇已经死透了。

    “咦?你们快看,这小青蛇的脑袋上怎么有两个疙瘩?”

    “还真是!像是有什么东西还没长出来似的。”

    “你们仔细瞅瞅,这像不像龙的两只角?”

    “拉倒吧你!又说的你好像见过龙似的!”

    “嘿嘿。。。不管是什么,反正这一看就不是凡类,否则受这么重的伤普通野兽早就死透了!”

    “说的也是。大柱行啊你,那点皮毛灵术没白学啊!”

    “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小灵兽啊?”

    大柱嘿嘿笑了两声,。

    “俺家那口子刚生完孩子,身子正虚着呢!俺打算把这蛇炖了,给俺媳妇补补身子!”

    “啥?大柱,这可是灵兽啊!你就打算这么炖了吃了?”

    “不然还能咋地?”

    大柱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

    “我听说那些修道之人身边都有自己的灵兽,要么养大了当坐骑,要么让它去帮着打架!”

    “啊?就。。。就它?让我骑着它不一脚踩死了?再说我自己有胳膊有腿的干嘛要去骑个畜牲?至于打架,我大柱打架还需要别人帮忙吗?”

    大柱说罢,便将小青蛇小心翼翼的放回了储物袋中。

    “不跟你们说了,我得回去给俺媳妇炖蛇羹了!”

    随即大柱迈开步子,踩着泥泞不堪的山间小路朝着村子走去。没一会身影便消失在远处白茫茫的水气之中。

    话题的主角走了,群众也自是散场。村民一个个加快脚步各自朝着自己的家走去。

    身影渐行渐远,但三三两两的说话声却还是自雾气之中清晰地传来。

    “你们说奇不奇怪?”

    “怎么了?”

    “我可是听村长说过,灵兽都是修道有成的妖兽,既然是妖兽,不是应该待在界河那边的雾雨森林里吗?怎么会来到咱这边?”

    “对哦!刚刚光顾着看那小蛇了,竟忘了问问大柱那灵蛇是在哪捉到的?”

    “你们说。。。那界河上的结界不会是。。。消失了吧?”

    “这。。。不可能吧?”

    “传说不论是妖族的妖兽还是灵兽,甭管再厉害都不可能过得了那结界,即使过了结界也必会被弄的半死不活!”

    “那你。。。你的意思是。。。”

    “你们刚刚也看到那灵蛇身上的伤,你们觉得,以大柱那粗浅灵术能将那灵蛇伤成那样?”

    “这。。。”

    “此事感觉非同小可,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去跟村长说说。。。”

    “好!”

    “嗯,我看可以,与其在这瞎猜,不如去问问村长这个明白人。”

    。。。。。。

    荒村,晚雨仍旧在窸窸窣窣的下着,散落零星的雨滴吧嗒吧嗒的砸在泥泞山路上,溅起一朵朵土黄色脏兮兮的水花。

    没一会雨竟越下越大,往村子里赶的村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大柱也正急急忙忙的往家里走,殊料方拐进村口,突觉身后一股异感传来。

    虽非正儿八经的修道之人,但也因接触过灵术之故,使得大柱五感倒也敏于常人。

    “嗯?”

    大柱警觉的一回身,却见身后的那条小路空无一人。

    “从刚才就总感觉有什么东西跟着!”

    大柱自言自语,转过身子继续走着。

    不过走出没几步,大柱突然右手翻飞,指尖橙黄色光芒突现。身形一转间,右手一扬!环绕指间的淡淡橙芒化作一把寸长光剑朝着身后的小树林缓缓飞去。

    大柱修为连入门都算不上,这般御使灵力化作灵剑已是使得大柱健壮的身躯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蹬蹬蹬”的往后退了数步方才稳住身形。脸上青筋暴起,豆大的汗珠也是迅疾爬满大柱宽广的额头。

    而那光剑,此时更是摇摇欲坠。

    不过大柱看似憨厚,性情却是坚韧,虽施法艰难,却是毫无放弃之意,故而光剑好似随时被雨滴打翻在地,但仍是在大柱咬牙坚持下,继续朝着那方树林缓缓飞去。

    “啊。。。”

    就在光剑靠近树林边缘之际,树林内突然响起一声惊呼。声音清脆稚嫩,一听就是个年纪不大的小男孩。

    “嗯?”

    听到树林内小孩的惊诧声,大柱禁不住眉头一凛。随即法决散去,光剑也就此化作点点星芒消失在空中。

    “谁。。。谁在那?出来!”

    大柱喘着粗气大声吼道。

    枝翻叶动。

    “咔嚓咔嚓”脚踏落叶的声音响起,接着一个矮小的身影自树林内缓缓走出。不知是天色已晚光线昏暗看不清路还是树林中人太过惶恐,只见那小身影在走出之际,脚上被一根藤蔓牵绊,重心失衡,噗通一声摔倒在泥泞土路上。

    “哎呦。。。”

    趴在地上的小身影忍不住一声痛呼。

    “你这娃娃。。。怎地这么不小心!”

    大柱急忙上前将其扶起。

    只见小孩的脸上沾满淤泥,唯有一双漆黑如墨的大眼扑闪扑闪的看着大柱。

    大柱就着下落的雨水把小孩脸上的泥巴洗净。待看清小孩的面庞后,大柱禁不住一愣。

    只见洗干净的小孩脸庞白白嫩嫩好像一掐就能拧出水来,胖乎乎的脸上一双大眼睛犹如两颗黑珍珠,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像是两把刷子。

    “好漂亮的小娃娃!明明是个男孩,怎得生的比姑娘家都好看。”

    大柱笑着打趣道,随即伸手在小男孩脸上轻轻的拧了一把。

    “娃娃,下雨天的不回家,一直跟着叔叔干嘛?”

    “我。。。”

    “你该不会是下雨天迷路找不到家了吧?”

    小男孩摇了摇头。

    “看你脸生不像是我们村的,既然没迷路,那为何还不回家?天就要黑了,小心有虎狼出来把你叼走了!”

    大柱说罢,还夸张的作了个野兽吃人的架势。

    不过对于大柱的唬喝,小男孩却好似没有看见般。而是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大柱腰间的储物袋。

    “你。。。你想干嘛?”

    “叔叔,我想要你袋中的那条小青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