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荒村荒民
    南荒。

    洪荒中土以南之地,森林密布常年绿意盎然,因其一年当中十之**都是连绵阴雨水雾萦绕,世人便给南荒取了个很有诗意的名字:雾雨森林。

    名字听上去人畜无害甚至有些雅致,但却是没有任何生灵敢随意踏入这片生机勃勃的百万里丛林。只因此地看似和煦的表象下却是暗藏着一股来自三邪族之一的威胁:妖族。

    百十万妖民便是居住在这雾雨森林里。

    身置其中无时无刻不得小心提防着藏身暗处的妖兽。一枝看似平常的枝枒,在下一刻便会化作弑命毒蛇。每当夜幕降临,夺命瘴气便会自地面厚厚的腐枝烂叶里升起,外来生灵一旦吸入或者触之,血肉筋脉必会被腐蚀侵染,几息之间便只剩下森森白骨。

    正因如此,南荒雾雨森林与西荒的万里石林,北荒的冰凌雪原,中荒的嗜血谷并列为洪荒四大最为凶险的穷山恶水之地。

    雾雨森林东西纵横百万里,以南至南海之滨,以北至中荒人族中土。一条由北向南湍湍奔流的大河将整个雾雨森林一分为二,大河以东便是妖族的聚居之地,雾雨森林便是称的这片丛林。大河以西则是人族地域,而阴阳派五宗之一的木灵宗便坐落于此。

    千年前,妖族,魔域,鬼界为争夺一件被人族天尊封印的不世凶器而与人族阴阳派,天禅寺,无量门展开大战。最终三邪族败北。被当时的人族天尊赶回了各自的居所,为保人族繁盛,人族天尊耗尽毕生修为在三邪族与人族临界的地域设下护族结界,而这结界一立便是千年。

    妖族与人族的结界便是设立在这大河中央。因此,这条河便被称之为界河。

    在界河以西的人族地域,放眼望去尽是高耸挺拔的参天古木,那裸露在地表上盘根错节如同虬龙般的粗壮根须,似是在无声的诉说着它们在此生活的久远年岁。

    丛林内没有妖族那边的毒瘴戾气,但却也是人迹罕至。地面上茂密成荫的灌木花草,也似在宣告着这一块丛林的归之所属。

    不过凡事皆有例外。

    看似人迹罕至,但却也不是人烟尽无。

    在人族地域以南靠近界河的位置,便坐落着这么一处与世隔绝的小山村。因生活在此处的居民祖祖辈辈以打猎为生,故而村名直接就叫做了猎户村。

    猎户村的西,南,北都被高约三五十丈的小山丘环绕,只有在村东口有一条泥泞小路,弯弯曲曲的伸展开去,通向森林深处。

    此时已傍晚时分,那已经下了好几天的霏霏细雨还在淅淅沥沥的落着。平日里这个时候村落里的村民还在山林中打猎,而这几天因为阴雨的缘故,村民便早早的收了猎叉从周围山林中回来。

    只见一个个身穿蓑衣肩扛猎叉的村民从小路两旁的树林中三三两两的走出,而在那猎叉上,都或多或少的挂着一两头野物!他们在看到自己的同乡邻里后一个个向彼此热情的打着招呼。一时间,原本只有“吧嗒吧嗒”落雨声的山间小路瞬间变的热闹起来。

    “哈哈。。。哥几个,猜猜老弟我今天打到了什么好东西?”

    一个身穿蓑衣,满脸胡茬的彪形大汉扯着破锣嗓子搁那大声说道。

    “大柱!看你这高兴劲,莫非你打到了灵兽不成?”

    “啥。。。灵兽?你以为灵兽是山鸡土猪想打就打的?”

    “我打猎三十多年了,莫说打到过灵兽,连见也没见过!”

    “废话,界河上有那东西挡着,咱这边怎么可能有灵兽出现?”

    “瞧把你们能耐的?我就是那么随口一说,你们就叨叨个没完!你们还。。。”

    那个被唤作大柱的胡茬大汉被众人嘲笑的有些不悦,方开口埋怨,却听众村民嚷嚷道。

    “走走走。。。赶紧走。。。下着雨,天又快黑了,又冷又饿的搁这聚什么堆?”

    村民们搁那一个个的不以为然的说着,边说边往前面走去,最后竟是将大柱一个人晾在了身后。

    “喂。。。你们要不要看?”

    大柱提高嗓门对着同乡的背影高声喊道。

    “看啥?”

    “灵兽啊!”

    大柱瞪着牛眼直着脖子回应道。

    “啥?我说你小子开玩笑吧?”

    “不会是真的吧?”

    “谁稀罕跟你们这些糙汉子开玩笑?本想让你们见见世面,不看拉倒。俺回家给俺媳妇看去!”

    大柱对于村民的质疑有点来气,气呼呼摧搡开众人加快脚步往前走去。

    “呦!运气不会真这么好吧?”

    “若真是,拿出来给我们瞅瞅!”

    “看看看。。。快拿出来!”

    大柱边上的村民忙不迭的拦下大柱。众人也纷纷围了过来。

    看到自己被同乡众星捧月似的围在中间,大柱的大脸上禁不住一阵得意。

    “嘿嘿。。。你们瞪大眼睛,看清楚瞧仔细了。。。瞅瞅!这不是灵兽是什么?”

    说罢,只见大柱从腰间解下一个巴掌大小的袋子,然后拿着那个袋子在众人眼前晃了晃。

    “行了!知道你有个储物袋!?”

    “就是。。。每次都要显摆,真受不了你!”

    看到大柱又拿着那个储物袋在那显摆,众人虽然心里冒着星星眼馋的要命,但一个个却是在那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对着大柱直翻白眼。

    原来被叫做大柱的大汉,两年前在林中打猎时给了一位路经此地的老者一口吃食,谁曾想那位老者竟是位修道之人,见大柱淳朴厚道,便打算传授大柱修道灵术以表谢意。奈何观大柱周身气脉后,发现大柱竟连最差劲的地灵之身都不是。

    当今洪荒,人族修道并不鼎盛。不是人们不喜修道,而是踏入修途对自身条件要求太高。原本人族修道派系林立,但经过千年前的那场因一件大凶器而引发的圣战后,除了根基深厚的阴阳派,天禅寺和无量门外,其他派系竟是一朝尽毁。

    现今仍旧的繁盛的三派系被人们称之为正道三教。

    人族阴阳派修道者,以天地间五行之力入道。唤作灵修,看中人的自身灵身;天禅寺以佛法入道。唤作佛修,看中人的自身佛元;无量门以剑入道。唤作剑修,看中人的自身剑灵或剑觉!

    这里暂且只说阴阳派。

    阴阳派以御使水木金火土五行灵力而闻名大荒,阴阳派下设水灵宗,木灵宗,土灵宗,金灵宗,火灵宗!入门的灵修根据自己灵身的特性选择进入哪一宗修行。

    天地万物,都衍化自阴阳五行,所以每个生灵自身筋脉血肉都含五行之属,只不过是各自属性的强弱不同而已。若一人体内火行之属较其他四行更盛,那他对天地间火行灵力的感应便更容易,体现出来的就是火行之身。

    灵身分为无灵之身,地灵之身,星灵之身,月灵之身,阳灵之身。

    大部分人是无灵之身,这样的人身体之内五行之属可以说微不可查,对五行灵力近乎没有丝毫感应,这些人自是没办法修行灵术。部分人是地灵之身,地灵之身可修行,但却是资质最差的。少部分人是星灵之身,月灵之身便是万里挑一,而阳灵之身,已是可遇不可求。

    阴阳派的五行灵术虽分五宗,但其本源都是天灵术。天灵术共分九阶,称之为天灵九境。天灵九境每一境界又分为初中后三期,而破九者,则达到天灵圆满,唤作尊。

    地灵之身,可勉强修炼至天灵二境,星灵之身可达五境,月灵之身可达九境。唯有阳灵之身可破九称尊。现今阴阳派五宗之主,每一位都是阳灵之身,故而每一位都是尊者境的存在。而现今阴阳派派主日月尊者,更是水火双行阳灵身。一身灵力修为,几可达到翻云覆雨的程度。

    而对于大柱,老者虽有意传授,奈何却是无灵之身。老者虽感遗憾,却还是教了大柱一则最基本的入门灵术。并告诉大柱只要把这一则灵术修炼有成,那在山林间捕猎普通野兽将会手到擒来。

    听到老者所言,大柱喜不自胜。回来后没日没夜的勤加修炼,没想到最终还真被大柱练成了。自那以后,大柱一家当真过上了令全村人都艳羡的不愁吃喝的生活。

    荒山野岭的,村民虽听过关于修道之人御风飞驰追星逐月乃至劈山裂海的传闻,但却是无人真正见识过!如今村内出了一名修道者,大柱自是被众人当作神人一般看待。虽每当看到大柱施法后总是一副气喘吁吁要死过去的样子,但没见识过真正术法的这些村民,却是下意识的认为修道者就是如此。

    不过也有些村民自是不满大柱被全村老幼妇孺当作偶像般去膜拜,动不动就对他进行几句语言攻击。

    明明就是个村夫,学什么修仙之人?

    就会那皮毛灵术,有什么好得瑟的?

    好在这大柱对旁人说的话满不在乎,一句句嘲讽在他看来,就是一个个充满了羡慕嫉妒恨的臭屁!

    皮毛灵术?

    呵呵。。。你们不是连这皮毛也不会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