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结界之威
    螳七言语间颇有些不可置信。

    对于螳七的质疑,小青蛇却是置若罔闻。

    螳七见状心下了然,三棱眼中夺目青光更显凛冽。

    “你这算是慌不择路吗?且不说人族与妖族有着千年积怨,单单是那界河上的结界,奉劝你三思后行。那结界乃是千年前人族那名天尊所设。任何妖族子民妄想通过界河进入对岸的人族领域,必会妖灵尽毁魂魄归虚!随我回去或许尚有存活之机,而你再往前走,则轮回无路酆都无门!”

    “我说过,就算死,也绝不会让妖王奸计得逞事遂他愿!”

    小青蛇说罢,心念一转,紫色光晕奔飞如电,更加迅速的朝着身后的无尽黑暗怒飞而去。

    水声阵阵,哗哗的水浪翻涌声此起彼伏。

    “爷爷,孙女怕是有负您的临终嘱托了!希望在地府与爷爷相见时,还望爷爷不要怪我!”

    随着流水声的渐渐清晰,小青蛇也自知离死亡愈加逼近。不过小青蛇此时心底却是没有一丝临近死亡时的恐惧,相反,小青蛇心念急动,催动着紫色光晕朝着近在咫尺的界河加速飞去。

    “寻死?我答应了吗?”

    螳七声音在身后响起,随即一阵急促的破空声呼啸而来。小青蛇回头看去,只见一道三丈余长的碧绿光刃已然朝着自己怒劈而来。

    小青蛇见状,竟是视而不见,任由那道夺目光刃劈斩在紫色光晕上。

    “噗!”

    紫色光晕不知为何物,竟是将那锐不可挡的妖芒挡了下来,碧绿刀芒妖力四溢,将那紫色光晕连同小青蛇一起,朝着身后怒推而去。

    浪声滚滚,流水潺潺。

    借着螳七的光刀之力,小青蛇竟是瞬息被劈至界河之上。紫色光晕在抵挡住墨绿光刀的攻击之后,再也支撑不住。“砰!”伴随着一声好似泡沫般破灭的声响,紫色光晕消散无形。

    失去了紫色光晕的护持,小青蛇顿时被周围溢散的妖力压迫的吐出一大口鲜血。随即意识涣散,只感身体渐沉,双眼也禁不住的缓缓闭了上去。

    而那道墨绿光刃,则是继续朝着界河之上飞旋怒斩。不料,就在墨绿光刃飞至界河中央时,异变也在此时忽起!

    气刃飞旋,使得平静无澜的河面水浪翻卷。

    只见光刃飞至界河中央时,突见一面闪烁着蓝黄赤金青五色光华的绚烂气墙平空出现。五色灵光闪耀,别有一股不容亵渎和侵犯的神圣和庄严!而在这夜色森林的映衬下,更添一丝神秘和诡谲!

    五色气墙自南向北横亘于界河中央,其上蓝青金赤橙五色光芒大作。

    受到螳七的妖力光刃的激发,终于,界河上护佑人族的结界横空而生。

    墨绿光刃就那么轰然怒劈在气墙之上,只见墨绿光刃方一触及气墙便被悄无声息的吸纳其中,好似泥牛入海般没了踪影!

    “这。。。”

    螳七禁不住一阵讶异,随即不再多想,周身碧芒飞旋,陡然间一根根藤蔓自地底破地飞出,伸曲卷舞间朝着昏死的小青蛇缠饶而去。

    谁知就在此时,却见界河中央的那道光墙微微一震,瞬即一道气势恢弘的丈余长的五色光刃自光墙之上怒射而出,朝着五十丈远外的螳七飞斩而去。

    “该死!”

    始料未及的变故,使得螳七忍不住一声咒骂,看似简单如常的一记光刃,螳七却是感觉避不可避躲无可躲。看着瞬息而至的五色光刃,螳妖心下一横,电射而出的藤蔓瞬间改变方向朝着那道五色光刃拦阻而去。

    “千荆万棘!”

    螳七一声轻叱,周身碧芒再次暴涨,无数根更加粗大的碧绿荆棘破地飞出,随即荆棘之上碧芒闪耀,瞬间在螳七身前组成一面面荆棘之墙。

    “结界之力当真非同小可!”

    螳七慌忙间瞥了一眼界河上的小青蛇,只见小青蛇失去了紫色光晕的护持,已然朝着那河面斜斜的落去。

    “算了,是你自己找死,也怨不得我了!”

    螳七随即不再理会小青蛇,转身便朝着森林内飞逃而去。

    殊料螳七方一转身,便听身后一阵阵爆炸声不断响起。螳七惊诧之下回头一看,不由得惊惧尤甚。

    只见那些被自己妖力加持的妖力荆棘,在五色光刃临近之际,犹如破菜烂瓜般,被五色光刃瞬息毁去,随之但见五色光刃气势不减朝着自己当头劈来。

    “千年前的结界,威力怎还会如此之大?”

    无路可退的螳七只得强自稳定心神,妖力猛提,修为尽显,身后更是显影出一个高达三丈有余的螳螂虚影。

    “妖灵祭!”

    螳七一声怒叱,背后巨大的螳螂虚影蓦地迸发出耀眼碧芒,两把丈余长的庞然锯刀轰然怒劈,瞬间无数道墨绿妖气夺体飞出朝着已近在三丈远的五色光刃拦杀而去。

    无数妖气自螳七背后的螳螂虚影周身不断散发而出,随后在螳七身前凝敛汇聚,几息之间一根碧光耀眼的丈八长矛横亘身前。螳七身上的两把锯刀在此时悠然化作两只手臂。右手探出将其握在手中。妖力沛运,长矛连同身后的螳螂虚影顿时迸射冲天妖芒。碧绿妖芒顿时将这方天地照射的惨绿异常。螳七枪尖斜指以逸待劳,待到五色光刃近身丈余时瞬即出枪,枪尖之上妖力四溢轰然与那五色光刃撞到一处。

    枪尖方与光刃触及,螳七便感觉一股异常庞大的至纯至精的五行灵力透过枪身朝着自己袭杀而来。

    “不好!”

    间不容发之际,螳七心念一动,一股妖力自右臂直透枪身。

    怦然爆响。妖力灵力在枪身上沛然怒撞。承受不住两股力量的冲击,碧绿光枪陡然炸裂。而那五行光刃虽气势稍减却仍旧一往无前的朝着螳七怒杀而来。

    见势不妙的螳七早已引身飞退。后退期间法决连施,灵念如织操作着那炸裂溢散的妖力迅速在身前组成一面光盾。

    哧哧哧。。。光刃五色光华大放,飞斩间与光盾袭杀一处,铿然脆响间竟是飞溅出朵朵星火。“咔嚓。。。”

    伴随着一声轻响,胶着了几息的光盾顿现裂痕,随即裂纹丛生,犹如蛛网般在光盾上蔓延开来。碧芒黯,五色炫。光刃依旧朝着螳七拦腰怒斩。

    “真该死啊!”

    刚刚一击本想只是将小青蛇击晕然后带回去向妖王复命,殊料竟是引火焚身。

    情急之下螳七心念一动,瞬间将背后螳螂虚影化为一点碧芒收回灵海内。随即心下一横,扭腰错身朝着旁边瞬移而去。

    “噗!”

    一串血珠飞洒,接着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这方丛林。

    只见螳七屈膝跪在地上,右边的整根手臂已然不见,浓浓绿色血水自碗口大的齐肩伤口源源不断的流出,而右手臂膀此时正落在不远处的草丛里,不过已经被那五色气刃绞成了一堆烂骨碎肉。

    “砰砰砰。。。”

    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不断在螳七身后响起,螳七忍着剧痛回头看去,只见那把五色光刃在丛林内旋转飞斩,一棵棵雨杉被拦腰斩断。直到深入丛林百十丈左右后,那把五色光刃才渐渐消散于无形,周围也再次陷入无边的黑暗沉寂。

    “这。。。”

    误打误撞的亲身见识过结界之威后,螳七此刻心有余悸。探察到那五行灵力已消散无形,螳七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侥幸。

    “断肢被毁顶多花点时间就可恢复,若是妖灵被灭,那可就连往生都不得!”

    收敛心神,螳七定睛向那界河看去。

    小青蛇已然没了踪影,界河上也淡静如常!

    “怎么可能?”

    原本想象中的小青蛇被结界摧毁时妖灵尽毁血肉横飞的惨烈景象没有出现,甚至结界连一丝波动都没有。只见那五色气墙随风摆动着,随即渐渐变得朦胧,最后消失在空中。

    “不可能。。。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螳七挣扎着站起身子欲上前一探究竟,殊料方一动身,便拉扯到右臂的伤口,鲜血喷溅的更加汹涌。

    “该死,先疗伤要紧!”

    螳七随即盘腿坐地,意念如潮,碧绿妖力如丝般源源不断的在右肩伤口汇聚,而周围花草灌木之上,一丝丝碧青木气也被螳七吸纳而出,朝着右肩伤口汇涌而去。没一会,那碗口大的伤口已然止血结疤。看着右肩伤口,螳七心里清楚,若想再次生出一把新的妖刀,那又得花上五十年的时间。

    妖王指派的任务未完成,还莫名其妙的没了五十年的修为,“本以为唾手可得的功劳竟落得这个结局!”这使得螳七怒火丛生。

    “不过那小爬虫受伤那么重,末了又受我九成妖力的一记光刃,应该活不成了。。。吧!”

    螳七心存狐疑,遂来到界河边,意念如潮顺着界河岸边肆无忌惮的搜索开去。

    不过最终竟是无功而返,想要探察人族那边的界河情况,意念方到河中央便被那看似无形的结界给挡了回来。

    “罢了!先回去向王复命吧!”

    碧光沛生,螳七化作一道碧芒朝着森林深处疾飞而去。

    暗夜无边,那抹碧芒犹如一团萤火,渐成星点,最后隐没于那如墨夜色中。

    细雨依旧,林风如常。

    无边夜雨吧嗒吧嗒的滴落在方复平静的界河河面,在水面上砸出一朵朵细密的水花。

    突然。

    只听“咕嘟”一声,一个纤小的身影自水底冒出漂浮在河面。

    只见那瘦小的身影在水面打了个旋,随即犹如一枯叶般顺着水流缓缓的漂进远处无尽的黑暗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