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两百年后
    南荒多雨。

    虽不大,却总是淅淅沥沥的一下就是好几天。偶有雨歇天晴,日头也只是匆匆忙忙的自乌云间隙露一下脸,随即便被堆叠上来的的墨色雨云再次遮挡。

    细雨如旧,吧嗒吧嗒的滴落在南荒望之不尽的郁郁丛林里。林风吹送,枝翻叶响,呼啦啦的声动好似一**水浪肆无忌惮的朝着四周蔓延开去。

    丛林深处不时的传来一声声不知名凶兽的咆哮,随即悲鸣生起。

    接着一阵阵被雨水冲淡的血腥气在丛林内扩散开来。飞禽鸣走兽吼,受血腥之气吸引的嗜血妖兽瞬间暴走,前赴后继的循着气味往那屠戮战场飞奔而去。

    风忽止!

    林瞬静!

    不知为何,万兽奔走的暮晚丛林几息间除了窸窸窣窣的无边落雨声竟是再没其他响动。万籁欲寂,却是在此情此景下透着一股异样的肃杀和冷意,眼前的平静,更好似在预示着一场愈加狂暴的风雨来临。

    倏然。

    一声锐鸣弦音打破了这方宁静。只见一团紫色光晕自黑漆漆的丛林内蹿出,飘忽不定的瞬即没入前方更无尽的黑暗。

    “哼!”

    一声冷嗤从紫晕飞出的那片密林内传来,随即一道墨绿色妖芒霹雳电至。妖芒飞旋,化作一道长约丈余的夺目光刃,旋转环飞间妖力弥漫,将沿路生长的参天雨杉拦腰斩断,而地表的花草灌木更是被那溢散的妖力直接碾为齑粉。

    妖芒刀刃威势非凡,虽被那沿路的粗大雨杉削减了部分威能,但仍是气势如虹的轰然怒斩在那团紫色光晕上。

    墨绿刀芒与紫色光晕方一触及,便听一声沉闷的声响突生。随即紫绿光芒乱飞激射,雄浑至极的妖力溢散而出,瞬间将方圆三十丈内茂密成荫的这方丛林夷为了平地。

    漫天泥水横飞,枝沫四溢。

    一时间这方天地犹如混沌初开般顿陷朦胧。

    “嗡!”

    一声弱不可察的弦音响过,随即那团紫色光晕自这片迷蒙中飞射而出,最后斜斜的落在了前方不远处的一片草丛里。

    夜色已上,紫色光团如同一抹坠地的星辰碎片在这无月无辰的雨夜里甚是耀眼,只见那抹光晕忽亮忽暗,好似在跟随着谁的呼吸闪烁明灭着。

    “该死!”

    光晕之下,一个女孩子低声咒骂的声音悠悠传来,好似大病初愈般有气无力。借着光晕散发出的淡淡紫芒,依稀可见光团内躺着一条仅有巴掌大小的小蛇。

    只见这条小蛇碧青如玉,平整的额头上有两个微小的凸起,双眼怒睁身体蜷缩成一团,那纤小的周身此时遍布深可见骨的道道血痕,晶莹剔透的青鳞已是剥落大半。而那伤口处仍在往外咕咕的冒着赤红鲜血。

    小青蛇艰难的竖起脑袋,蛇信吞吐想去舔舐身上的伤口,殊料方一碰到那伤处,一股锥心的锐痛突生,疼的小青蛇差点昏死过去。

    “嘶。。。难道今日。。。我。。。真要丧命于此吗?”

    小青蛇倒吸了一口凉气,不甘却又无奈的喃喃自语着,方要挣扎着挪身之际,突听一个男子阴沉冷漠的声音自刚刚逃离的那片丛林内传来。

    “你觉得呢?今日今时,你这个弱小爬虫还能去哪?”

    墨芒如萤火,瞬间暴涨好似一团墨绿色的炽焰,将那方天地的混沌一扫而空。随即一个高瘦的身影在墨色妖芒环绕之下缓缓的走了出来。

    小青蛇摇摇晃晃的直起身子,向那一路追杀自己至此的那身影看去,借着那刺眼的护身妖芒,小青蛇聚睛细看却是禁不住大吃一惊。

    “竟然是你?”

    只见来者身形又瘦又高形似竹竿,一身墨绿长衫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形似螳螂的倒三角的脑袋上,不时透着青光的一双棱眼已是占据了整个面部的二分之一,塌塌的鼻子好似没有鼻梁,一张嘴不停地蠕动,好像在咀嚼着什么。更为惊奇之处,乃是这个男子有四条腿,而原本是手的位置,却是两把长满锯齿散发着幽幽碧光的半丈大刀,锯刀摩擦间竟是发出一声声玄铁碰撞般的铿然脆响。

    “哦?你认识我?”

    听到小青蛇所言,怪异来者有些诧异的问道。

    “现今妖王用来巩固王权铲除异己的刽子手,放眼妖族百十万子民,有几个是不认识你的?”

    小青蛇一边说着一边慢悠悠的爬到附近的一株灌木上,挪动期间,难免拉扯到伤口,禁不住又是一阵低声咒骂。

    “螳七!螳螂妖,木行妖兽,现今修为天阶六品初期,地阶五品以下唤作妖,修为达到六品及以上称灵。话说你已经脱妖成灵早就可以化作人形!为何还是这么一副半人半妖的人妖模样?你不知道吗?你这样子在此时此景是很吓人的!”

    忍着身上的锥心剧痛,小青蛇看着怪异来者强装镇定的淡淡说道。

    “呵!没想到血脉高贵的紫炎龙蛇,竟对我这个血脉低贱的下妖如此关注,我还当真是受宠若惊啊!”

    “关注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子!”

    小青蛇嗤之以鼻。

    “要不是你位居死王之刃,谁稀罕去关注你这个下等妖民!”

    “呵!说的也是,当今洪荒龙脉灭凤灵殇!唯有紫炎龙蛇是现今妖族血脉中最接近龙灵的一脉!身怀这一脉返祖之血的你,又怎会对我这个卑如蝼蚁的螳螂妖感兴趣呢?”

    “你。。。”

    听到被唤作螳七的螳螂妖所说,小青蛇身子禁不住一震!

    “你。。。好吧!事到如今,多说也是无益!那你能否告诉我,是谁把我身怀返祖之血这个消息透露给你们的?”

    “向我们提供这个消息的你并不陌生,甚至可以说你们是朝夕相处!”

    “朝夕相处?是。。。是。。。青禾?”

    小青蛇满脸的惊愕,愕然之余脸上又是难掩的悲痛。

    青禾自小青蛇出生之日起便在其身边照顾。因为返祖之血的血脉之力太过强大,小青蛇身子承受不住,最后紫炎龙蛇一脉的脉主也就是小青蛇的爷爷,只得将其血脉之力暂时封印。而小青蛇身怀返祖之血之事,为避免引起有心人的注意,也是将这消息封存了起来。

    自此之后,小青蛇的身子才渐渐好起来。小青蛇父母早亡,是青禾在其身边对其进行着无微不至的照料,可以说青禾对于小青蛇来说,是这世上除了爷爷之外最为亲近的亲人。但如今听到这消息,那来自至交亲人的背叛使得小青蛇的周身伤痛更甚以外又添心伤。

    “她。。。现在还好吗?”

    “死了!”

    “什么?”

    小青蛇不可置信的看向螳七。

    “她已经把你们想知道的都告诉你们了,你们为何不放她一条活路?”

    “正因为她把我们想知道的都告诉了我们,所以。。。她也就没有继续活下去的必要!”

    “好一招卸磨杀驴!”

    小青蛇甚是愤恨的喃喃说道。

    “螳七,你也看到了,现今妖王就是这么的残暴无情,你就不怕假以时日,等到你于他无用时,也会落个青禾的下场,被弃之如敝履吗?”

    “你不用搁这挑拨离间!”

    螳七三棱眼中青光一闪。

    “我本是妖族最为低贱的妖民,要不是妖王在我濒死之时收留我,对我加以栽培,我也不可能有今日。所以就算日后妖王想要我的命,我也会毫不犹豫的献祭予他!倒是你。。。”

    螳七说罢,双眼中凶芒闪露,恶狠狠的看向小青蛇。随即慢慢的朝着小青蛇踱步而去。

    “小爬虫,你问的话已经够多了,接下来就束手就戮吧!哦。。。不对,是束手就擒!因为妖王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把你活着带回去。”

    “是吗?”

    看着螳七向自己走来,小青蛇心念一动,紫色光晕飞起,朝着身后缓缓飞去。

    “可否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

    “问!”

    “妖王命你们血洗紫炎龙蛇一脉,缘由为何?”

    “不臣之心!”

    “呵!妖王还真是杀伐果决啊!二百多面前,妖王便已畏罪潜逃为由灭了六脚妖蟾一脉,现今又以不臣之心屠我龙蛇谷。我们紫炎龙蛇一脉叛乱与否妖王自己心里清楚,想来真正原因无非是我这一身返祖之血吧?”

    “既然你已知晓,那就应该明白妖王的决心,所以,不要再做无谓的反抗了!”

    “说到底妖王的妖灵不过是一条寒蟒,他难不成想通过我的返祖之血化蛟成龙?呵。。。真是可笑!回去告诉你家主子,让他继续做这不切实际的春秋大梦吧!我就算是死了,他也休想从我这得到一滴心头之血!”

    小青蛇说罢,催动紫色光晕加快速度朝着身后快速飞去。

    “你。。。你想做什么?”

    听到螳七有些急迫的语气,小青蛇忍不住一声冷笑,身形顿止,回头对着螳七说道。

    “怎么?你怕了?怕完不成你主子交待的任务回去受罚?嘻嘻。。。不远处有什么你不是不知道,一路逃至此,我要做什么,现在你也应该很清楚”

    “前面是人族与妖族划分领域的界河,你该不会是想通过界河逃到人族那边去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