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缘劫相依
    两股力量碰撞,使得此地怦然炸响声不绝于耳,金灵光刀混合着六脚妖蟾的本命毒液不断与剑盾摩擦消磨,一时间剑气刀芒四射,毒液纵溅飞横。

    “嗯?”

    察觉到这边突然出现的力量,六脚妖蟾忍不住一凛。

    “人族剑修?”

    力随意动再赞妖力,“嗖嗖嗖嗖”破空之声传来,但见四把金灵光刀怒杀而出。几在同时,四道青芒剑气也是自后方密林内夺射而出,尽数将金灵光刀拦截了下来。

    “是谁?”

    突增的变数使得六脚妖蟾戒心顿生,调动妖力护身之际,对着女孩后方的密林沉声冷喝。

    寂静无声!

    “既已来此,何不现身一见?”

    未得到回应,六脚妖蟾凝神戒备再次开口质问,这边话语方落,却闻一阵幽幽箫声忽起。

    六脚妖蟾一愣,小心戒备下循声看去。只见在临近女孩的一株雨杉树冠,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人。

    那人斜背而向,翩然立于树冠之上。

    虽瞧不得见面容,但月光如水,照耀的那人身形却是依稀分明。只见那人身高约有九尺,身形修长。后背一七尺余长的剑袋,一头长发束冠于脑后。

    一口洞箫依唇轻吹,修长的手指轻点,只听箫声悠扬,曲调苍凉悲郁深远。给这月色杀夜,更添一抹肃穆和哀伤。

    夜林无风,树冠之人的那一头青丝和其身边的枝枒藤蔓却是好似随着那箫声韵律兀自起伏,无风自动!

    “此人何时来此?为何我竟没察觉!”

    六脚妖蟾心神微震。“来者。。。非凡!”意识到此,六脚妖蟾不自主的后退了三步。

    “洪荒纵横千万里,通天大道何止万条,小子!为何如此想不开,非要在此时此刻踏上这条酆都死路呢?”

    通过刚才举动,六脚妖蟾已然知晓来者是为这女孩而来。一二连三的变量使得六脚妖蟾狂躁莫名。

    此刻开口,杀意不掩,杀机尽现!

    箫声忽止。

    洞箫离唇,轻举的双臂缓落。

    那人就那么静静的站立树冠,仰颈抬首,望着那九天之上的白粲玉盘怔然未语。

    蓦地!

    树冠之人身未动,其背后的剑袋却是突然光华大盛,青芒绽放间,一道剑气蹿射而出,朝着六脚妖蟾霹雳怒射,去势之快眨眼间便逼至其眼前!

    剑气瞬袭,一直留神的六脚妖蟾却是临危不乱。

    “区区剑气能奈我何?”

    金芒闪耀,一根根蕴含金灵妖力的石藤破地而出,朝着青芒剑气绞杀而去。

    元神受创又遭逢女孩的煞寒水灵粉碎四肢,六脚妖蟾不敢大意,一边意念操控着妖力石藤一边引身飞退。

    谁料就在石藤方与青芒剑气接触的一瞬间,便见剑气青芒大盛,一股超出之前的磅礴剑意沛生,剑光四溢眨眼间将围绞而来的妖力石藤割裂成了碎碎石块,随即溢散的剑气又将其绞为土沫。

    青芒锐气不减,朝着犹自处于震惊中的六脚妖蟾电射而去。

    “怎么可能。。。”

    六脚妖蟾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见青芒已至!朝着自己胸腹之处怒射而来。

    “不好!”

    剑气所指,正是六脚妖蟾的灵海所在。

    身为妖兽,灵海不仅是一身妖力的汇聚之所,更是其本命妖灵的寄居之处。妖兽与人族的不同之处,乃是其灵海被毁可以重新修回,只要本命妖灵不死,那便性命无虞。但本命妖灵一旦被杀那便回天无力!

    意识到此,避无可避的妖蟾只得硬生生的将自己的身体往旁边移了半寸。

    “噗!”

    青芒剑气势如破竹的刺穿六脚妖蟾的妖力护罩,随即狠狠的怒插在其胸腹之上。但见剑气如虹,拖带着六脚妖蟾矮胖的身躯一路朝后飞驰。

    “砰!”最终将其钉在一株灌木之上。

    六脚妖蟾此时已然肝胆俱裂,低首观望时,只见一道淡青色的剑芒犹自插在自己的身上,剑芒之上剑气吞吐不断撕扯着伤口,而那位置离六脚妖蟾的灵海只差半寸之距。紫黑色血水不断自妖蟾胸腹伤口处涌出,而空气之中也在此时充斥起一股浓浓的腥臭。

    “嗡!”

    剑气消散,六脚妖蟾肿胖的身躯自树上跌落。

    “我还没死,我还没死!”

    只差半寸就踏入鬼门关的六脚妖蟾,正因劫后余生沾沾自喜时,突见眼前寒光一瞬,随即脖颈间一凉。

    六脚妖蟾硕大的头颅已被割落,断头横飞摔落在不远处的水坑之中。

    “好快的。。。剑!”

    断头留声。

    只见离开躯体的头颅之上嘴巴犹自开张继续着尸首未分时的话语。

    紫黑色鲜血犹如一股喷泉自脖颈齐整的伤口处肆意的往外喷洒,而失去头颅的身躯,没有了意识的支撑,被林风一吹轰然倒地!

    圆月高悬,凄冷月光独照。

    摔落在泥坑中的妖蟾头颅之上,两只蛙眼犹自不甘的怒睁,在眼神即将涣散之际,只看到树冠上那人悠然飞下落在女孩身前。

    那人弯腰捡起女孩的那根湛蓝骨鞭,随后双手将女孩抱起,青芒闪动间只见二人被一缕青气环护。那人脚下剑气沛生,剑芒四溢间化作一把丈余光剑载着二人直蹿九霄,最终化作一点星光消失在这沉沉夜色之中。

    人去林空,将近持续了一晚的厮斗也已落幕。

    喧闹不再,寂静再复。

    偶有夜风过林,吹将的繁茂枝叶沙沙作响。

    世事无常!

    原本占尽优势的六脚妖蟾竟是在最后被突然冒出的人族剑修弄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而那个女孩也是生死不知。

    六脚妖蟾的断头残躯就那么斜倒在泥泞的地面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六脚妖蟾一身污血几近流干,在其无头躯体下,汇聚成一个散发着浓浓腥臭的黑紫色血泊,月光照耀,反射出一道道黝亮玄光。而临近血泊的树木花草生机尽无,原本成荫的枝叶已是枯败尽落。

    在此期间,之前被六脚妖蟾震慑逃离的妖兽仍有不少想要一碰运气,熟料回来后那个人族女孩已然不见,空旷的战地徒留尸首分离的惨死妖蟾。

    六脚妖蟾的修为它们自是见过,天阶七品巅峰境妖修的肉身虽算不上大补,但对最为下等的它们来说已然是不可多得的进阶补品,而且还不用付出任何代价便能唾手可得。按理说这样的好事理应如获至宝般的疯抢争食,但事实却并非如此。

    去而复返的众妖兽嗅到此处空气中飘荡的那一抹腥臭之气后,已是忍不住有些躁动,等看到六脚妖蟾的尸首处枯死残败的灌木花草以及一些弱小妖物的焦黑尸体时,顿时如临炼狱,一个个满脸惊恐的逃窜离开。转瞬间此地再次陷入死气沉沉的空寂!

    “嗡!”

    就在众妖兽离开后不久,只见六脚妖蟾的无头尸身突然微微一晃,胸腹之处蓦然亮起一点星芒,只见那点星芒闪动一寸寸的上移,最后自断颈处幽幽的飞出一团拳头般大小的金芒。

    借着皎白月光可依稀见得金芒之内是一个长有六只脚掌的蛤蟆,那模样与六脚妖蟾一般无二,约莫只有寸许大小,模样憨厚煞是可爱。

    “可恶的人族修者,竟将我重伤于此!该死,肉身被毁,我得快点躲起来重修肉身!在此之前,我还是不要露面了!”

    原来这金芒之内的六脚蛤蟆便是六脚妖蟾的妖灵。

    “只是那名剑修明明可以毁我灵海碎我妖灵,为何最后只是将我肉身毁去呢?”

    久思不解,六脚妖蟾的妖灵不再逗留。

    “损元碎臂之仇,毁身断头之恨,人族无量门剑修,阴阳派灵修。他日我六脚妖蟾肉身重塑之日便是你们酆都末路开启之时!”

    金芒闪耀,妖灵化作一道灵光窜入血泊边上一只体型约有半丈有余,背脊生有一排倒刺的紫毛巨鼠的尸体内。

    “嗡!”

    只听一阵弦音响过,但见原本死透的巨鼠突然睁开了双眼,四脚蹬空自地上爬了起来。

    “妖族之内,仇家颇多。今晚战果明天一早必会传遍整个妖族。现今我这般情况下必会招致仇家寻仇。看来这妖族是不能待了。”

    紫毛巨鼠体内,六脚妖蟾的妖灵苦思着对策。

    “放眼整个洪荒,唯有一处可让我心无旁骛的再生肉身,那就是位于中土的嗜血谷。”

    想到此,紫毛巨鼠一双如花生般大小的惨白双眼恨恨的看了看少年与女孩最后离开的方向,随即金芒闪耀化作一道灵光钻入地底消失不见。

    妖灵已去,六脚妖蟾的肉身也在妖灵离身的刹那开始衰败腐烂,几在眨眼间原本肥胖的身躯便只剩下一副莹白骨架,在圆月的照耀下反射着一阵阵惨绿色的寒光。

    。。。。。。

    雨过天晴的夜幕分外的澄澈,但见满天星辰好似触手可及般颗颗点缀在茫茫夜空之中,闪烁明灭的向着夜幕下的南荒森林播撒着那弱不可察的微光。

    水浪声起,“哗啦哗啦”的流水声在这寂静寒林内分外的显耳。

    只见在距离六脚妖蟾尸骨三百丈远处的东南方向,一条宽约五十余丈,自北向南横穿整个雨林的大河在月色的照耀下,整个河面泛着粼粼波光,林风吹送,掀起一**水浪。

    这条河,便是人,妖两族的族界,故被称之为界河!界河以西为人族在南荒的地界,界河以东为妖族领域。

    “咻!”

    破空之声突响,一道青芒如急坠的陨星划破夜空,飞过界河,最后落在界河西岸。

    青芒散去,借着皑皑月光,可见一席素衣的少年现出挺拔的身影。

    只见少年斜背一七尺余长的白色剑袋,剑袋开口处,则是被一个如意祥环锁扣,祥环之上的吉祥流苏就那么随意的散落在少年的肩头。少年年纪看上去比女孩稍长一些,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下双唇轻轻的抿成一线。

    之前身在妖族地界,少年只管一路飞驰尚未顾得上其他。此刻已入人族地域再无他忧,少年这才低首打量起怀里紧闭着双眼脸色惨白的奄奄女孩。待看到女孩垂落的左手以及胸腹上的三根洞穿身体的枝杈后,抱着女孩的双手忍不住一紧。

    少年淡然的脸容一凝,平波无澜的双眼中涟漪微荡,眉山轻凛,随即朝着岸边不远处的树林内似缓实急的走去。

    枝翻叶动在月光下投出斑驳倒影,树荫婆娑将少年少女重叠的身影渐渐隐去。

    夜色如常。

    月光依旧。

    但世事自此刻开始已是人非。

    死关已过?

    痛其一生的劫数,已度?还是。。。方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