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剑啸寒林
    “女娃娃,是你扮猪吃象累我损伤元神,你可知你灵器内封印的那只灵兽,之前的那一口可是吞吃了我近四十年的修为!害我如此就想逃之夭夭一走了之吗?”

    这边话语方毕,便见六脚妖蟾矮胖的身影在一道金色光晕的笼罩下缓缓朝着女孩走来。

    “嘿嘿。。。好可怜的娇俏模样!我是不是下手狠了点呢?”

    六脚妖蟾走到女孩跟前,胸腹上的四只脚掌在女孩苍白冰冷的脸上不断抚摸。

    被六脚妖蟾长满浓包的四只滑腻脚掌触摸,女孩顿感反胃,忍不住一阵作呕,想要扭头避开,却是被六脚妖蟾的四只脚掌牢牢的箍住。看到女孩脸上毫不掩饰的厌恶神情,六脚妖蟾抬手便是一巴掌。

    “啪!”

    被六脚妖蟾的用力一扇,女孩顿感脸上火辣辣的生疼,有气无力的身子更是被那莫大的力道扇飞而起,“噗通”一声跌落在不远处泥泞的水洼里。

    “嘿嘿。。。痛吗?”

    六脚妖蟾走到女孩跟前,伸出一只手掌攥起女孩的一缕头发把她从地面上拽了起来,女孩吃痛,强忍着发出一声闷哼。

    但见女孩一边脸已然红肿,嘴角更是破裂,涔涔鲜血混合着雨水流过脸颊,最后滴落到堆满枯枝烂叶的地面之上。

    “损我四十年的修为,就用你的这一身细皮嫩肉来补偿吧!嘿嘿。。。”

    六脚妖蟾说罢,宽厚的嘴巴大张,一条腥臭无比的粗厚长舌缓缓探出,分叉的舌尖在女孩脸上来回的舔舐着。

    “啧啧。。。人族修者的鲜血还是那么美味呀!这味道。。。真是久违了!”

    腥臭长舌不断搜刮着女孩脸上干涸的血渍,一边搜食一边忍不住感慨道,口涎不断,吧嗒吧嗒的自六脚妖蟾嘴角往下滴落。

    “我。。。自认为。。。难逃一死,但。。。在吃。。。我之前,你。。。是不是。。。得先。。。把它们。。。打发了?”

    女孩强忍呕气和锥心之痛,断断续续的勉力说道。

    “嗯?”

    听到女孩所说,六脚妖蟾停了下来,长舌弹卷收回嘴中,扭头四顾才发现,不知何时周围已是挤满了大大小小的妖兽。

    漆黑如常,周围情景自是看不真切。

    但妖兽那一双双透露着凶残暴戾的兽眼却是瞧得分明,数不清的兽眼四下张望,在看到一身是血的人族女孩时顿现贪婪的嗜血精芒。所有闻血而来的妖兽也在此刻变得暴躁起来,几欲立刻将女孩生吞活剥。不过在看到站在女孩身边的六脚妖蟾时,蠢蠢欲动的妖兽顿时止住了身形。

    “哼!老子的东西你们也敢抢?是想找死吗?”

    六脚妖蟾转身看着周围的妖兽甚是恼怒的质问道,“嗡!”一声弦音响过,六脚妖蟾妖力沛现,阵阵金芒顾身环飞,一身修为也是在此刻尽显。

    闻血来到此处的妖兽无一不是血脉低贱的下等妖民,终其一生或许都达不到脱妖化灵的境界,不过这一局面也不是没有办法打破,而方法就是吞食。吞吃血脉修为比自己高阶的妖兽,或者吞食人族修者的血肉精气。

    方法可行,但却是动辄就有赔上性命的危险。不过即使如此,为了达到脱胎换骨一跃成为上品灵兽的目的,这些血脉低贱的妖民却是甘愿为此冒险。

    看到地上奄奄一息的女孩,嗅着空气中飘动的那一缕蕴含灵气的灵血气息,众妖虽是慑于六脚妖蟾的修为不敢妄动,但却也不甘就此离开。

    “嗷。。。”

    “吼。。。”

    一个个低首趴伏看着妖力环身的六脚妖蟾,兽眼之中既有惊骇又有一丝丝的不满和不甘。

    “哼!一群贱民想造反吗?信不信老子一巴掌扇碎你们的妖灵?”

    六脚妖蟾抬起一只触地的脚掌往地上重重的一踏。“砰!”金灵四射,转眼间便将周围一株株高大灌木尽数割裂成枝沫。

    “吼!”

    众妖惊吼,顿时不再犹豫。

    好死不如赖活着!

    深知此间道理的众妖一个个忙不迭的扭头转身朝着身后黑暗处奔藏而去。几在眨眼间,刚刚还无比喧闹的此地便又只剩下了女孩与六脚妖蟾。

    “这下又只剩我们两个了,嘿嘿。。。女娃娃。。。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六脚妖蟾说罢,四脚齐出朝着女孩抓去。

    再看女孩,此时好似已认命,斜躺在泥泞不堪的地面上,眼神空洞,对于六脚妖蟾向自己伸来的魔爪竟好似没看见一般。

    “嘿嘿。。。对,就是这样,不要做无谓的反抗了,牺牲你成就我,你也算是死得其。。。”

    这边六脚妖蟾话语还未说完,原本喜不自胜的语气竟是变得满是惊骇。只见刚刚还半死不活的女孩在六脚妖蟾的四只手掌临身之时突然抬起右手,在六脚妖蟾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一道白芒自右手之中瞬射而出。

    “嗖!”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寒雨蛟脉被女孩祭出,前所未见的耀眼蓝芒自蛟脉之上迸发而出,如此近的距离,几在眨眼间沛盛无比的煞寒灵力便将六脚妖蟾的四只手掌尽数淹没。

    “啊!”

    伴随着一声痛苦惨嚎,六脚妖蟾周身金灵大作,硬生生的自蓝芒包围的范围倒飞而出。

    “不,不,不。。。”

    六脚妖蟾错愕的看着自己的四只脚掌,只见脚掌之上,一层湛蓝冰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破肤而出,“噼唎咔嚓”迅疾将四只脚掌冻结,随即沿着手臂筋脉朝着身体他处蔓延而去。

    四脚冻结,六脚妖蟾只感觉一阵阵分筋裂脉的剧痛不断自脚掌之上传来,而随着剧痛的加深,那四只脚掌好似与自己的身体失去了联系。

    而更令其恐惧之处,无论如何御使金灵妖力去抵抗附身的煞寒灵力竟是无功而返,只见一股股寒灵化作一根根灵力丝线一路破坏损毁着手臂上的筋脉,朝着身体其他部位快速的游走而去。

    这边六脚妖蟾大意之下突陷死关,而女孩则是趁此间隙用右手自泥地上勉力支起身子,随即斜靠在就近的一株断木树桩上。

    苍白如雪的脸上沾满血污和黑臭的淤泥,身体移动拉扯到伤口疼得女孩眉山剧皱,一双俏眼更是因伤痛攻心而泪花隐隐!不过在看到远处一脸惊恐无措的六脚妖蟾时,却又禁不住泪眼泛笑。

    “不想死的话。。。就把四只脚。。。都砍去啊。。。”

    女孩强提精气,对着六脚妖蟾哑着嗓子嘶声喊道!言语间满是戏谑!

    “你。。。”

    六脚妖蟾豆大的双眼怒瞟了女孩一眼,待看到女孩一脸的幸灾乐祸时,心中怒火瞬涨!

    虽知女孩是在出言讥讽,但六脚妖蟾却是深知自己此时的无能为力。想到此,六脚妖蟾心里一横,当机立断之下妖力沛运.但见四把金灵光刀旋转飞斩,将被冻损的四只脚掌齐刷刷的尽数砍下。

    “啊!”

    四只脚掌砍落的瞬间,六脚妖蟾禁不住一声嘶吼,但见四脚落地,铿然脆响中摔成了一块块碎屑残冰。六脚妖蟾悲愤异常,低头看着散落在四周自己的脚掌碎块,一时间对女孩的杀意攀到顶峰。

    “你。。。该死该死啊!”

    六脚妖蟾两颗豆大般的眼珠蓦然一凛,两道金灵光刀转瞬飞出,朝着远处的女孩怒劈而去,与此同时只见六脚妖蟾大嘴怒张,一滴滴散发着摄人腥臭的墨绿色毒液化作一根根寸长毒针,与金灵光刀一道奔着女孩飞射而去。

    毒针光刀来势极快,气势更是惊人,虽还在十数丈之外,但已是杀气袭人。

    刚刚那一击已然是女孩强忍筋脉之痛的搏命之招,不仅耗尽了灵海之内仅存的残存灵力,此刻女孩竟连将寒雨蛟脉收回灵海的灵念也凝聚不起。

    面对六脚妖蟾盛怒下的夺命杀招,已陷穷途末路的女孩嘴角却是忍不住泛起一抹冷笑。

    “哈哈。。。咳咳咳。。。临死之际,折损七品巅峰境的。。。大妖近半修为。。。此次南荒之行。。。也算不枉!”

    说到最后,已是声息渐弱。

    “死?岂能这般让你如愿!我要将你的血肉脏腑骨骼筋脉一点点的尽数腐烂,徒留魂识被禁锢,永生永世为我之奴!”

    六脚妖蟾阴声嘶吼,妖力尽施,御使着毒针光刀加速朝着女孩逼命而去。

    事已至此,女孩已不作他想。

    杀招尚未至,但那噬命杀意却是已达,劲风迎面狂吹,其内蕴含的溢散妖力瞬间在女孩周身割下寸寸血痕。

    涔涔鲜血自破衣烂衫下渗出,眨眼间,女孩如沐血浴。剧痛锥心,女孩却是好似没有察觉,轻瞥了一眼盛怒下的六脚妖蟾后便淡然扭头不再理会。

    目光尽处,是一望无垠的漫漫夜幕。女孩就那么定定的看着,双眼之中眼神已现涣散。

    “冰儿,你想出宗门历练为师可以答应,但你须得谨记,南荒万不可前往!”

    “这是为何?是因为居住南荒的妖族吗?”

    “妖族虽残暴凶戾但尚不足为惧,若你去南荒,会有让你痛其一生的劫数等着你!”

    “痛其一生?这劫数是什么?怎会如此厉害!”

    “你不要问是什么,你必须答应为师避开南荒。否则,你这辈子就待在流云冰河吧!”

    “好好好。。。冰儿答应师傅,此番外出历练绝不踏入南荒半步!”

    生命即将走向尽头,女孩内心并无太多恐惧,脑海里却是不由得想起离开宗门时师傅的嘱托。不过结果很明显,生性任意妄为,明知不可为却偏要为之的她方离开宗门便朝着南荒进发而来。

    “师傅,你不是说冰儿的劫数不是妖族杀劫吗?但今日,冰儿却要命丧兽口了!”

    杀机已临,无路可退的女孩回想这一切的前因后果禁不住一阵自嘲,无奈之余,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师傅,若下辈子还能做你的徒弟,冰儿一定做一个听话的乖徒儿!”

    热泪缓流,意识渐散,最后不由自主的慢慢闭上了双眼。

    风停!

    雨歇!

    下了不知多久的阴雨好似是在怜惜女孩的遭遇,竟在此刻渐渐停了下来。残留在树叶上的雨水聚集成珠“吧嗒吧嗒”的向着地面垂落。

    林风吹送,乌云消散,月明天清。一轮圆月悬挂树梢,淡淡月光播撒将漆黑如墨的夜色逼退。借着皎白月光,只见入眼处尽是一株株蹿天灌木,枝蔓树藤纵横交错。

    月光清冷,将这丛林万物尽数镀上一层凄惨惨的白。

    “去死去死啊!”

    六脚灵蟾肆无忌惮的宣泄着自己的愤懑,光刀旋飞毒针纵横,所经之处地面上被割裂出一条条深达丈余的沟壑,沿路更是绞裂毒杀着一切生灵。

    凄寒月光普照,为这月夜下的夺命厮杀更添愁惨。

    而女孩此时双眼紧闭,原本煞白无血色的脸庞在月光下更显病态,若不是那微微起伏的胸腹,远远看去像极了一个死人。已然昏死过去的女孩就那么静静的等待着自己生命终止的那一刻的来临。

    不过也不知是天可怜见,还是运道不许邪氛猖獗。

    就在六脚妖蟾的夺命杀招临身,女孩身陷生死交关之时,异变突生。

    “嗡!”

    伴随着一声清亮锐响,一道耀眼青芒自女孩身后的密林内飞射而出,像一颗划破夜空的流星,又似一星灼灼萤火瞬息而至女孩身前。

    剑啸寒林!

    青芒璀璨,但见一道道剑气自那道青芒之上迸发而出,在六脚妖蟾的杀招迫身之时,瞬间组成一面剑盾,将女孩牢牢的护在其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