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妖杀灵灭
    大雨磅礴。

    豆大的雨点连滴成线,线密成帘,犹如天河决堤般自九天之上洋洋洒洒的遍落百万里南荒丛林。

    雨夜无月。

    生机繁盛的郁郁丛林在这墨色暗夜里寥落几近无声。唯有“啪嗒啪嗒。。。”的无边落雨与枝叶蔓藤不知疲倦的弹奏着愈加狂暴的交响。

    倏然。

    漆黑无光的丛林内陡然亮起一道炫丽金芒,嗡然锐响瞬即打破这方丛林的宁寂。

    只见那道金芒聚敛凝合,转瞬间化作一把丈余光剑。光剑破空,犹如夜空中的一星流火撕破浓浓夜幕朝着暗无边际的丛林另一方怒射而去。

    金色光剑去势极快,眨眼间便没入那方丛林。就在光剑方入之际,一道蓝芒陡然亮起,犹如一团蓝色火焰摇曳闪烁间当空凝结成一面蓝色光盾。

    “砰!”

    金剑与蓝盾轰然撞击一处,伴随着一声彻空爆响,金蓝光芒大作,一道道金蓝相间的灵波妖芒化作滚滚气浪,好似春江怒潮般向着四周肆无忌惮的扩散开去。

    气浪所过之处,地裂翻飞,生机不存。

    光华涣散渐消,响动渐歇终止。

    就在这方丛林重被暮色晕染恢复宁静时,蓦然,一道诗号自黑暗中幽幽响起。

    “雾雨纵横,妖族霸走;三足裂地,六脚破天;吞日食月,唯我。。。妖蟾!”

    霸词方落,方甫消失的金芒再度亮起,起初犹如萤火,眨眼间亮如一个直径近丈的金色光球。细密雨滴砸落,方触及金色光球便被炸为朵朵水花。

    “该死的人族灵修!”

    一个男子盛怒的声音自光球内幽幽传来,低沉冷嗤,犹如铁磨砂纸般阴寒嘶哑。而听男子怨怒不忿的语气,明显是吃了暗亏。

    这边不明男子怨怒之声方落,忽闻对面黑漆漆的丛林内陡然响起一道清冽诗号。

    “千里流云淹日月,星辰无光;万里冰河冻乾坤,世序无常;冷雪落九天,无善无恶;寒冰封十地,无涟无漪!”

    诗词方歇,蓝芒突生,瞬间暴涨。借着耀眼光华,清晰可见是一个年若十五六岁的清丽少女。

    一身水蓝色齐膝长裙已是血迹斑斑,俏脸绯红,嘴角处犹自挂着一滴未干的呕红。一双灵动的凤眼此时却是目露凶煞,怒盯着远处的那团金色光球。

    “妖族的三足灵蟾也不过尔尔!不知谁给的勇气竟敢如此大放厥词?”

    女孩嘴上不落下风对着不明男子出言讥讽,但心下却是深知这三足灵蟾绝非易与。之前的交手不过是趁其不备而将其元神稍创。

    “三足裂地,六脚破天?莫非这三脚蛤蟆藏拙不成?”

    女孩沉思间,双眼之中突然闪过一丝蓝色光晕,秀手如蝶翻飞,灵诀变化,指尖蓝芒如点点星光四散迸射。

    “砰砰砰砰!”

    随着女孩的法决连施,只听四声爆响,四根冰雪藤蔓自金色光球所在四周破土而出,夺目寒芒闪烁间便将金色光球缠缚围困。

    趁你虚要你命!

    此消彼长,女孩深知此刻正是绝地反杀的大好时机,一身修为尽施,煞寒灵力更是催发到极致。

    四根冰雪藤蔓在女孩水灵之力的加持之下化作四条冰龙,周身散发着璀璨灵光,将三足灵蟾护身的金色光球不断的围拢困绞!

    “啊。。。。。。”

    光球之内,三足灵蟾痛吼之声不断。

    “该死的人族修者,我要杀了你!”

    之前一时大意,竟是被一个人族女娃伤及元神,三足灵蟾此时愤恨异常,但见光球不断鼓动,金灵妖力瞬间爆发,金灵妖力与玄水灵力不断碰撞摩擦,迸发出一声声刺耳蜂鸣。

    “咔嚓!”

    碎裂之声突起,但见四条灵力冰龙在莫大的金灵妖力的冲击下,竟出现一道道裂痕,道道金芒自裂痕内透射而出。

    “阴阳派灵修,你成功的惹怒我了!”

    “元神已受创,可别再让怒火伤了身子,不如让小女帮你降降肝火可好?”

    对于三足灵蟾的恼恨怨怒,女孩视若不见置若罔闻,一边出言戏弄一边舞动双手,灵诀连施。只听声声锐响,但见无数道淡蓝色灵光自下落的雨滴和地面积水之中脱飞而出,似缓实急的汇聚到那四条冰龙体内。

    水灵不断增持,使得冰龙周身的裂痕迅速弥补,而刚刚几欲脱出困缚的金色光球,更是被突增的水灵之力再次压迫。

    “该死!”

    光球之内,三足灵蟾意识到不妙忍不住一声咒骂,“砰砰砰。。。”紧接着爆响声不绝,但见周围沙石不断炸裂,点点金光不断自其中飞蹿而出。

    女孩见状,左手捏诀操控着灵力冰龙,右手法指轻捏灵诀变换。

    樱唇微启,灵咒轻颂!

    “乾坤正法,阴阳自化,五行之灵,玄水寒杀!”

    颂咒声落,女孩周身蓝芒大作。双眼之中蓝灵闪耀,犹如两团熊熊燃烧的蓝色火焰。女孩眉眼一凛,一声轻喝!

    “寒雪封原!”

    随着女孩的一声冷斥,周围温度突降,只见自女孩站立之处,一层层冰晶快速蔓延,眨眼间便将方圆三里之地变成了一片冰凌雪原!

    冰雪所过之处,万籁俱寂生机尽封。

    就连自沙石之内被吸附而出的金灵玄光也一并冻结!与此同时,但见四龙巨嘴微张,四股煞寒灵气源源不断的吐出,迅速将金灵光球淹没其中。

    “你。。。”

    看到被冻结的金灵之力,三足灵蟾惊愕无比。

    “此女娃玄水灵术的造诣竟已达到如此境界。。。”

    就在三足灵蟾犹自震惊之余,突觉彻骨寒气袭来,惊醒之际突见一根根粗大冰凌刺穿金灵光球,湛蓝灵光闪耀间朝着三足灵蟾真身怒刺而去。而从外界看去,只见黄灿灿的金灵光球此时已被灵力冰龙拧成了个麻花。

    “砰!”

    一声爆炸声响起,随即冰龙断裂碎块四射。

    护体金芒逐渐散去,缓缓显影出一个男子身影。

    但见男子高不过五尺,身材臃肿。一身金黄色长袍,腰系一根金色丝带!远远看去,活像一个葫芦成了精。

    而更令人称奇之处,此男子竟是生有六只脚掌,触地站立的那两只格外的粗大,其余略显短小的四只则是分别长在胸腹之处,不过无一例外,这六只脚的脚趾之间都是由一扇扇的蹼相连。而那横肉滋生的大脸以及裸露在外的六只脚掌之上,竟是长满了一个个豆粒般大小的土黄色囊痘。

    “嗯?”

    看到三足灵蟾的真身,女孩忍不住一愣。

    而矮胖男子在看到女孩看向自己的那抹新奇的眼神时,内心禁不住一阵暴躁。

    “你。。。别。。。不要看我,不要看我。。。”

    四脚舞动遮挡着自己丑陋的脸庞。

    “为什么要打破我的护体气罩?为什么要看到我这副令人作呕的嘴脸?你。。。真该死啊!”

    男子一声戾啸,四脚翻飞间妖力怒涨,随即但见金灵妖力化作一把把光剑朝着女孩怒射而去。

    “外貌什么的若连你自己都不忍直视,那又怎能指望别人常心以待?”

    女孩周身蓝芒环护飘然飞退,看着对面甚是慌张自卑的矮胖男子淡淡说道。

    “你。。。闭嘴!”

    矮胖男子似是很不喜欢别人对他的外貌加以评论,此时听到女孩所说,虽未讥讽,但在矮胖男子看来,却是与冷嘲无异。

    看着听不出好赖话的矮胖男子,女孩忍不住一声冷哼。

    “话说三足灵蟾原来是长有六只脚的?这倒是奇怪的紧!”

    女孩嘴上说着不痛不痒的话,手上却是动作未停,右手轻抬对着光剑袭来的方向五指微张,周围水气源源不断的汇聚到右手之中。

    “怦”“怦”“怦”。。。

    伴随着八声好似心跳般的低沉闷响,八朵冰莲在女孩身前沛然开放。

    “明明长着六只脚,却非称三足。。。不如让我帮你把多余的三只剁了去可好?六!脚!妖!蟾!”

    金剑力射,冰莲怒挡!

    一时间此处地界冰屑四溅,金蓝光芒乱飞激射!

    “咔嚓!”

    在最后一朵冰莲化为满地碎晶之时,金灵光剑也已是强弩之末。

    “嗡!”

    女孩一招手,汪汪水气弥漫四周,迷蒙的这方天地一片混沌。

    “这蛤蟆果然暗地藏拙,真身竟是六脚妖蟾!妖蟾一脉虽与妖族的九尾天狐,紫炎龙蛇和物灵九莲这三大圣脉不可相提并论,但其一身修为却是不容小觑。三足尚可勉强抵御,但六脚之威,已非我现今能为可对抗。”

    意识到此,本着打不过就跑的原则,女孩已有脱逃之意。

    这是自打六脚妖蟾出现以来,两者交手女孩第一次没落下风,想到不久之前自己受其所困而不得不低腰谄媚获取生机,女孩顿时杀意更浓。

    “即使是元神受创的六脚妖蟾,也仍有天阶七品中期的修为。不可恋战,再继续下去难保不会引来妖族其他的大妖!”。

    想到此,女孩强压心头杀机。

    “哼!损你元神也算是给你小小的教训,假以时日,必当亲手取你贱命!”

    主意已定,女孩不再拖沓,恨恨的看了眼妖蟾所在那处,身形闪烁间,纤巧灵足在树干上轻轻一踏,随即整个身体便好似离弦之箭般怒然蹿出,朝着背后无尽的黑暗丛林飞掠而去。

    藤蔓纵横,叶繁枝盛!

    女孩这番在生机繁盛的丛林内飞蹿,但见一根根纵横交错的粗壮枝桠迎面扑来,女孩见状避也不避,修长玉指如蝶翻飞捏诀成印。

    “嗡!”

    弦音四起,蓝色光晕在指尖好似一星烛火般噗噗的闪烁。女孩屈指一弹,怦然炸响间烛火般的灵光迅速扩散全身,形成一个灵力气罩将女孩护在其中。

    但见灵力气罩蓝芒闪动,好似随着女孩的呼吸闪烁明灭!那些迎面而来的树桠藤蔓,方一触及灵力气罩,便被溢散的玄水灵力弹开,枝身之上瞬间被一层冰霜覆盖,随即化作漫天冰晶四散消无。

    女孩在空中莲步飞踏身影瞬移!灵力运转间翩然御风,朝着之前进入妖族地界的方向飞奔而去。

    雨夜丛林内漆黑不见五指,被水灵环护的女孩此时犹如一团流火,在这墨色暗夜里分外的耀眼。

    “我的玄水灵气在这尽是妖气的雾雨森林里太过暴露,必须赶在其他妖兽来此之前离开,不然麻烦大矣!”

    意识到此,女孩灵念如织,滚滚念力如潮般向着四周蔓延开去!

    忽然!

    女孩灵念有察!眉山一凛间身形瞬动朝着前方猛然蹿去!

    “扑!”

    破空锐响突生,一记赤焰光刀好似凭空生出般旋转怒劈在女孩方才立身的位置。不过女孩及时察觉躲避开去,故而光刀劈了个空!

    只见光刀气势如虹,轰然斜斩在一株撑天雨杉上!

    “咔嚓!”

    粗达丈余的雨杉被拦腰斩断,随之烈火滔天,将那繁盛的枝叶瞬间化为漫天灰烬!

    “哼!”

    女孩冷眼旁看禁不住一声冷哼,凝指捏决身形顿止,侧首回望便见一只丈余长,周身被紫红色玄光包围的银爪妖狼正向自己飞扑而来。

    但见妖狼张嘴嘶吼间一把光火剑自口中飞出朝着女孩怒射而去。同时两只前爪屈伸,被紫红色火焰包裹着的数尺长的银色利爪也朝着女孩胸腹力抓而下。

    “找死!”

    面对妖狼的攻击,女孩视若不见!但见女孩指尖蓝芒闪烁,屈指一弹将下落至眼前的一滴雨滴弹射而出,雨滴飞旋间突然化作一把散发着淡蓝色精芒的寸许长冰剑。

    冰剑劲射,迎面将那妖狼发出的火剑撞散,随即气势不减轰然怒射在妖狼身上。

    “噗!”

    鲜血激射,但见冰剑势如破竹将妖狼的身体瞬间洞穿,在空中剐带起一串腥红的血珠后迅疾无匹的射进后方一株参天古木之中!

    妖狼吃痛忍不住一声惨嚎,原本满是弑血的眼神此时尽显惊骇,伸出去的利爪瞬间收回,身体折转便欲离开。

    熟料就在此时异变再起。

    只见一根根长短不一散发着幽幽蓝光的银白色冰凌自银爪妖狼体内破肤而出,密密麻麻的自妖狼胸腹处争先恐后的蹿出,远远看去像极了一颗巨大的白色海胆在它的胸膛里爆炸了一样。妖狼的内脏和肠子被拉扯而出就那么血淋淋地挂在这些晶莹剔透的冰凌之上。

    妖狼扭头看着自己还在尚且鼓动的内脏和犹自蠕动的一根根盘根错节的肠子,满眼之中尽是不可置信,巨嘴微张还没来得及发出最后的悲吼,整个身体便被一层层厚厚的冰晶覆盖,随后重重的摔落在地成了一地碎冰残凌。

    而后方被冰剑射中的参天古木,也几在同一时间生机尽无,成为了一株晶莹树雕,被附近树木的枝杈一扫,轰然碎裂为一地冰块。

    女孩扫视了一眼满地的碎晶残冰。心底不知为何,突增一股不详之感!

    “妖族果然不是人族该待的地方,速速离开!”

    女孩强定心神,灵力沛运再次御风而起!熟料还未飞出多远的距离,突觉身后一道锐利杀气袭来,杀意临身,杀招更是瞬至。

    女孩大凛暗呼不妙,蓦然转身便看到一道金灿灿的巨大光掌朝着自己当胸袭来,躲避已然不及,不容多想,女孩左手灵芒瞬运与金灵手掌怒然碰撞。

    以有心杀无心,再加上修为的差距,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但见女孩左手招式方起之际,金灵光掌已然与其怒撞,仓促运使的玄水灵力瞬间溃散,左手更是被无情的摧折。

    “咔嚓!”

    骨头断裂的声音响起,随之金色光掌去势不减,轰然怒拍在女孩左胸胸口。

    “啊!”

    女孩一声痛呼,身体被那莫大的力道往后甩飞而去,途中接连撞断五六株粗达丈余的灌木之后,方才如同一个被丢弃的布偶自最后一株断折的树干上狠狠的摔落在地!

    “噗!”

    方一触地,女孩忍不住张嘴吐出一大口鲜血。

    此时女孩的整个左手臂骨骼筋脉已然尽数碎裂,整个左臂好似一个外挂上去的假肢,就那么有气无力的耷拉在那,林风一吹便随风摆动着。

    女孩的左胸被蕴含莫大妖力的光掌击中之处已是塌陷了下去,想来肋骨也不知断了多少根。而后背虽及时被女孩撑起灵罩防护,但在最后,意念不及灵罩还是破灭,只见三根尖锐树杈自女孩的后背插入,胸腹前透出,缕缕鲜血不断的自伤口处缓缓流下。

    寒雨依旧,不断冲刷滋养着这片南荒森林,而失去灵罩护体的女孩,此时周身已尽数被这落雨打湿,本就已染血色的淡蓝色长裙也已成了遍浸腥红的碎布褴衫!浓黑飘逸的一头青丝被雨水沾湿,服帖在女孩此时惨白如纸的脸颊上。

    “嗯?”

    女孩一声嘤咛,想要凝力去愈合身上的伤口,熟料方一运力,周身气脉如遭电击,筋脉不畅灵力反冲使得女孩又一口鲜血自嘴角如泉涌出。

    自伤口处不断流出的鲜血混合着雨水流落到地面,随即顺着地面上的积水缓缓的流向森林未知的黑暗深处。而随着女孩鲜血的不断流出,空气之中一丝丝被雨水冲淡的血腥味也随之扩散开去。

    “该死!若不及时将伤口止住,只怕在血流未尽之前,便先被因血腥味吸引来的妖兽瓜分吞食。”

    想到此,女孩忍不住一阵咒骂。

    “嘿嘿。。。”

    就在女孩苦思脱困之计时,熟悉的森然阴笑声再次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