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道之大义
    异变突生,众人顿显错愕。

    “师傅,冰师叔她。。。”

    木灵单甚是不解,方要向青老询问,却是被青老抬手打住,青老眼神会意众人,众人了然,纷纷朝后退了丈余。

    而青灵,虽不知冰无漪动机为何,面对突如其来的杀招,却是临危不乱,脚步微移往后轻挪半步,周身蓝芒闪烁间蓦然水灵大作。秀手微张法决方施之际,突听雨生的一声急切呼喊声传来。

    “师傅!”

    雨生话语方落,青灵便觉身前一花,雨生的身影便站立在身前。看着那兀自有些颤抖的身躯,青灵心底一暖,但又怕雨生因己受伤,方欲继续施法,却见雨生硬挺了挺自己的身体,随后往前一步,双臂大张,牢牢的将青灵挡在身后。

    冰剑瞬至,只听一声哧响,青老众人凝神看去,只见冰剑透着灿灿蓝芒在雨生眉心前停了下来,缓缓转动间寒气四溢。

    “让开!”

    同样的两个字,自雨生前后两个女子口中传来。一者沉声冷喝,一者淡然如常。

    雨生听罢,侧头对着身后的青灵轻轻的摇了摇头,随即定定的看向冰无漪,“师傅,您为何突然这般?是青灵她。。。”

    “我让你让开!”

    冰剑蓝芒瞬涨,彻骨寒气沛生,雨生脸颊发梢上顿时蒙上一层层白惨惨的霜花。只听破肤之声传来,冰剑寒气吞吐间,雨生平整光滑的眉心顿时被割开一道细口,一缕鲜血沁出,顺着高挺的鼻梁缓缓的流下。

    “师傅!”

    血光乍现,使得站在不远处的霁雪晴大惊失声。

    “还不让?”

    对于霁雪晴的惊呼,冰无漪置之不理,心念一动,寒气骤升。

    “您若不把话讲清楚,雨生打死都不会挪动半寸!”

    “雨生!”

    青灵声音自雨生身后传来,随即,青灵自雨生身后缓缓走出,站在了雨生身侧。

    “青灵!”

    雨生身子轻挪,将青灵身体斜挡在身后。随即脸色凝重的看向冰无漪。

    “哦?都不唤师傅改称您了?怎么?为了这只灵兽,连我这个师傅都不打算认了吗?”

    “她不是灵兽,她叫青灵,宗主若实在容不下青灵,那我只能与青灵一起离开。我说过,她是我的家人,不论何时何地我都不会抛下她!”

    面色沉着,言语间自有一股不容置喙的坚决。

    “雨生,你。。。”

    青灵听到雨生所说,心下已然波涛翻涌。双眼中泪花点点,犹如决堤之水自眼角滚滚而落。

    而站在远处的众人,也一时为之动容。尤其霁雪晴,此时一双妙目紧盯着不远处的雨生,虽今日初见,彼此间除了客套的问候外再无交流。而就是这位看似熟悉的陌生人,此刻沉缓的言语却是好似声声闷雷,字字敲击在早已麻木的心房。而那坚定和不屈的神情,更是深深的刻印脑海,自此挥之不去,梦之不驱。

    “青灵,以前的日子,都是你为我奋不顾身。自此以后,凡事便由我来承担,这是我对你的承诺。”雨生看着冰无漪,却是对青灵说道,“所以冰宗主,你若想为难她,那就先问过我答不答应!”

    “呵!实力不济还这般强出头,不过是枉送性命罢了!”冰无漪淡淡说道,却是秀手一招,冰剑瞬间消散无形。随即指尖轻点,一道蓝芒飞射入雨生眉心。蓝芒一闪而逝没入雨生眉心,那道伤痕顿时消失无踪。

    不远处众人见冰无漪收起杀招,悬着的心这才松了下来。

    雨生讶然,怔怔的站在原地。

    “雨生,我看看!”

    青灵板过雨生的脑袋,弯月笑眼仔细的对雨生的额头看了又看,见伤痕却是已消,这才放下心来。白了一眼雨生后,随即款款走到雨生身前站定,巧笑嫣然的对冰无漪说道,“这位冰美人,雨生若是因你留下疤痕,我青灵就算自爆妖灵也定不会放过你!”

    冰无漪听罢,微笑不语。

    青老等人此时也走了过来,听得青灵言语间的怨气方要开口劝导,却是被冰无漪制止。

    “我知道,你之所以对我如此,不过是因为我出自雾雨森林。而你这般痛恨雾雨森林,想来是与二百多年前的那场雨夜屠杀有关吧?”

    “哦?我倒差点忘了,青灵姑娘乃是出自妖族三大圣脉之一的紫炎龙蛇,妖族秘辛什么的自然都瞒不过你!”

    “果然!”

    听到冰无漪没有否决,青灵脸上神色一缓,“我听我爷爷提及过那晚,据说一位人族修行水行灵术的少女,一夜之间屠杀雾雨森林的妖民近万,最后更是将天阶七品中期的六脚妖蟾肉身毁去。不过那妖蟾却是被剑术破去法身,一剑斩首。在打斗现场却也发现了人族的大滩灵血,想来那灵修人族也已身负重伤命悬一线。”

    “但现场除了大片血迹和碎裂的衣衫,女孩的尸体却是没发现。有大妖推测可能是被那剑者救走,也有大妖断言女孩必定命不久矣。不过现在看来。。。”说罢,青灵转头看向冰无漪,“现在看来,她不仅没死,还成了一宗之主。要知道,你跟那位剑修同列人族追杀榜的首位。这位置二百多年来从未变过。”

    众人一听,顿时哗然。冰无漪实力超绝,年轻时便已名满阴阳。但不曾想竟还有这么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往。此时除了青老,其余众人纷纷侧身向冰无漪看去。尤其是木灵单霁雪晴竹萤三人,此时眼神中满是敬佩和拜服。

    要知道,青灵口中的那人族追杀榜,是妖族针对人族特别设定的,专门暗杀对妖族构成威胁的人族天骄。所以,但凡上榜的,无一不是人族修者中的天才。而位列首位,无疑是对冰无漪实力的间接肯定。

    “不错,二百多年前的那晚,的确是我所为。但那六脚妖蟾,却是他。。。杀的,而我,也是。。。他救的!”

    说到这,冰无漪脸色瞬间黯淡了下去。

    而青老,再听到他时,脸色也是一沉。再看众人,也是脸现忧色,尤其是霁雪晴和木灵单,纷纷看向自己的师傅,眼神中满是心疼和怜悯。

    呵!看来这是一场众所周知的过往。看着众人的神态,青灵心里一乐,“不过很可惜,那只重创于你的六脚妖蟾并没有死!”

    “怎么可能?听剑。。。听他事后说,他虽只是毁去了妖蟾的肉身,但按照当时情形,在雾雨森林里,只剩妖灵决计活不过第二天。”冰无漪有些震惊。

    “但若离开雾雨森林呢?”

    “当时结界还在,妖蟾不可能活着离开。”

    “话虽如此,但妖王为了了解事情的真相而发动全族寻找,却是仍没找到妖蟾的尸首。而它族内的妖灵心灯还亮着,就是最好的证明!”

    妖灵心灯,乃是每一位妖族子民诞生时便分离出一丝灵识与精血作成灯芯,点燃在妖族的万心池。只有在万心池点亮心灯,才算是妖族的合法族民。而只要妖灵不死,那心灯便不会灭。

    “这。。。”

    “妖蟾很有可能离开雾雨森林而到了洪荒的他处躲藏起来修炼肉身。现在二百多年已过,肉身早已重塑,所以,作为唯一见过你庐山真面目的目击者,冰美人,你以后可是要小心了!不过有一件事倒值得你乐呵乐呵,找寻不到妖蟾,妖王一怒之下以办事不利畏罪潜逃为由,灭了妖蟾一脉。现在那只蛤蟆不过是无处可去的孤家寡人。”

    “还活着最好,我当时曾暗自许诺过,假以时日,必当亲手杀死他!”冰无漪说罢,眼神闪动,“为何要告诉我这些,刚刚我可是想要杀了你的?”

    “以冰美人之修为,想杀我,不待雨生近身,我早已妖灵被毁,魂识归尘了!而且,以冰美人心智,自不会厌屋及乌,一竿子打翻全船的人!之所以告诉你这些,不过是为雨生刚刚的冒犯而向冰美人道歉罢了!”

    青灵说罢,转身白了一眼雨生,娇嗔的说道,“呆子!”

    “我。。。”

    雨生有些搞不清状况的挠着头。

    “青灵姑娘慧质兰心,雨生能得你在身边,倒也委实让人心安!”冰无漪此时看向青灵的眼神满是赞许。“不过,青灵姑娘这般替某人道歉。某人刚刚可是不打算认我这个师傅了呢?”

    “我。。。”

    雨生顿时手足无措。

    “雨生,刚刚可知你师傅为何那般做?”青老走上前,拍了拍雨生的肩膀问道。

    “我。。。雨生不知!”

    “这世间,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有很多种,生死之交,狐朋狗友,酒肉饭友,仇人,陌生人等等,这些都会随着人与人之间的相处而发生变化,陌生人转眼间可能就会成为朋友,朋友下一刻可能会成为拔刀相向的仇人。而唯有一种感情,却是坚如磐石,至死不变,那就是亲情。对于大多数人,朋友可以随便结交。而亲人。一生却只有那么几个。你刚刚称呼青灵为亲人,那就得明白这两字当中包含的深意以及其中的责任和义务。刚刚你师傅的贸然出手,不过是在考验你是有真担当还是只仅仅卖弄口舌!雨生,你刚刚的义无反顾让我们都很感动。”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