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伤之过往
    “雨生三天前才开始修炼,所以修为自是欠佳!”

    青灵自雨生身上起来,看着五位长老淡淡的说道。

    “哦?”听到青灵所说,五人眼中顿现讶异和震惊,彼此看了一眼后方才笑着说道,“看来水灵宗又多了一位妖孽!”

    “敢问五位长老,这又是什么意思?”青灵眼含疑惑,在她看来,这世上不可能有资质比雨生更逆天的存在。故而听到五位长老所说,青灵言语间颇有些不可置信。

    “呵呵。。。八年前,也是在这天木峰,一位资质绝世的妖孽拜入了水灵宗。这位妖孽就是雨生未来的师姐,霁雪晴。”

    霁雪晴!

    青灵心底默念着这个名字,资质竟高过雨生,这得是怎样的存在。想到此,青灵对这位众人口中的绝世妖孽顿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话说这位妖孽就在这两天就会随水灵宗主一起前来,嘿嘿。。。”说到这,五位长老以及竹萤不约而同的向木灵单看去,眼神中多了几丝玩味和捉谐。而竹萤,则是脸现不悦,小嘴一撅都能挂个水了。

    察觉到众人眼光,木灵单淡定的脸上顿现绯红,甚是窘迫的转过身去。

    “嘻嘻。。。话说你的这位霁师姐似乎与灵单。。。嘿嘿。。。”

    青灵灵念传音对着雨生说道。

    “这。。。你是说,灵单喜欢霁师姐?”

    “废话,瞧木灵单的一脸娇羞样,啧啧。。。能让木灵单这么心高气傲的人为之动心,我越来越好奇你这位霁师姐是何方神圣了!”

    。。。。。。

    南荒森林。

    巨剑坠射,朝着下方丛林笔直落下。只听轰然一声巨响,巨剑顿陷地百余丈。

    方甫落地,其上的紫青电蛟龙携带滔天木灵直窜地底,随即沿着地脉朝着森林四周电蹿而去。所过之处,地脉之上的妖气被紫电触及顿时横扫一空。青老站立剑柄处,周身木灵之力不断注入剑身,再与剑身之上的天雷之力合成木雷遍散南荒各处。

    青老凝神查探四周,只觉木雷所过之处,浑浊不堪的妖氛顿时消散无踪,如此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青老灵念四散,已觉郁郁南荒再次恢复了清明。

    青老脸现笑意,法决变化,碧剑凝缩收敛,最后再次化为五尺乌剑飞回青老手中。青老法决一引,乌剑幻化一道青芒被青老收回灵海。

    “呼!”

    如此动作使得青老也是脸现疲倦,青老抬手擦了擦额前细密的汗珠,呼吸间吐出一口浊气。青老抬头看了看日头,已是日上正午。

    “竟是折腾了一上午,这肚子倒也饿了!嘿嘿。。。回去吃饭去。”

    身影一瞬飞身而起,回头看了眼雾雨森林方向后,随即身化灵光朝着天木峰飞掠而去。

    天木峰上,众人见巨剑消散,已知青老事情已了,随即各自自殿顶落下,在殿前站定,静待青老的到来。

    约莫十几息之后,青芒破空飞至众人身前。光华涣散现出青老的身影。手握柳木杖,满脸笑意。

    “师傅!”

    “掌门师兄!”

    “青老!”

    众人向青老热切的打着招呼。

    “呵呵。。。都在啊!”青老笑呵呵的回应道。“事情已了,想来短时间妖族不会有何动作!”说罢,举步便朝着殿内走去,“不出意外,水灵宗之人最晚明天便会来此。雨生,好好准备准备迎接你的师傅吧!”

    “是!”雨生欠身回应道。

    “年纪大了,这般动作就有些乏了,我去眯一会,你们也各自忙去吧。”

    “是!”众人齐声应诺,随即相继离开。

    最后只剩下木灵单与竹萤站在原地,二人望着殿门方向,久久不曾离去。

    “木哥哥,青老头他。。。当真是老了!”竹萤呆呆的看着大殿方向,言语间颇为落寞。“算算年纪,师傅也不过才二百三十余岁,但为何。。。”

    “师傅一生经历颇多,自然就比常人多了更多的忧愁!尤其是。。。”

    “尤其是什么?”竹萤见灵单欲言又止,顿时好奇的问道。

    “算了,你若真想知道就去问一下绿燃师姐吧。”

    “绿燃?就是青老头的本命魂灵吗?”

    “嗯,绿燃师姐自师傅方甫功成时便成为师傅的本命魂灵,她实实在在的陪伴师傅到现在,我所知道,也是绿燃师姐告诉的!”

    “啊!木哥哥,照你这么说,她岂不是年纪与师傅相仿,我们怎可唤她师姐?我看唤作师叔倒差不多!”

    听到竹萤所说,木灵单禁不住莞尔一笑,“我劝你还是不要,想当年我初见她时唤了她一声师叔,得来的便是一顿暴揍。”

    “这样啊。看来咱这位师姐也是个有意思的人物。但我从入门到现在一直没见过她,她去哪了?”

    “我见师姐也是在十年前了,那时我才七岁。自那以后,便再也没见过她!不过我曾问过师傅,师傅说她好像在找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我再细问,师傅便沉默不语了!”

    “哦!木哥哥,说实话,我一直觉得青老头看似笑脸随和,但。。。却好似郁郁寡欢。心里好像藏着什么不愿向别人提及的伤心事。”

    “师傅的确是这样,竹萤,你又何尝不是呢?”木灵单说罢,转头看向竹萤,眼神中满是心疼,“算算时间也已八年已过,莹儿你。。。你还忘不掉吗?”

    “我。。。一直在努力忘记,但记忆却是越来越清晰!”说到这,竹萤卷起左臂胳膊,只见胜雪的皮肤之上,赫然有着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只见那些伤口皮肉翻卷,虽已愈合,但现在看来,却仍是让人心生一痛。

    木灵单似是已知晓,看着那令人心惊的疤痕,心里顿生一股锐痛,双眼中也禁不住泛起泪花。木灵单伸手将竹萤左臂的衣服拉下,然后拍了拍竹萤的脑袋,“莹儿,有木哥哥在,一切都会好的。”

    “嗯!”

    竹萤硬挤出一丝笑容,看着木灵单微微一笑,“你放心,我会好好努力,争取早日为青老头,为木哥哥分忧解难。将来木灵宗的大业,我与木哥哥一起担起。”

    “好!”木灵单很是爱溺的拧了拧竹萤胖乎乎的小脸,“师傅静修,我们也不要在此打扰了,走吧!”

    骄阳高照,炽热阳光透过萦绕云雾斜斜的遍洒在天木峰顶,风轻云淡,树叶婆娑。一高一矮两道身影缓步而行,渐行渐远间仍不时传来竹萤的嬉闹之声,弱不可闻,最后两人拐过山角消失不见。

    天木峰别院。

    “青灵,刚刚就看你脸色不好,现在你觉得怎么样?”青灵居所,雨生将青灵扶坐在屋内椅子上,然后倒了一杯茶水递给青灵。

    青灵接过,轻啜了一口,“没什么,就是心神不慎受创,不过青老及时就木灵生机滋养润护,现在除了体乏,别无大碍,你不要太担心。”

    “没事就好!”听到青灵所说,雨生脸上的忧色才稍减,“现在时间尚早,你不妨去小憩一会。”

    “不用。”青灵笑着轻轻的摇了摇头,“雨生,陪我到院子里坐坐吧!”不知为何,言语间竟是颇有一丝感伤。

    “好!”

    察觉到青灵的心绪变化,雨生虽感不解,却也是笑着答应道。

    二人走到院落内的石桌旁,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此时正值上午,日头正值一天当中最毒之刻。但一来这是在千丈山顶,山高风疾,二来这石桌在一株雨杉之下,树荫笼罩。故而二人休息在此,倒也惬意舒爽。

    “青灵。。。你。。。你没事吧?”

    “雨生,你的师傅和师姐就要来了,你。。。期待吗?”

    青灵答非所问的回道。

    “当然了。。。据青老所说,我的师傅冰无漪,年轻时便凭借一身超绝的灵力修为而响彻洪荒,一根寒雨蛟脉在手,更是降妖除魔无数。”雨生甚是激动,言语间满是深深的敬仰和艳羡。

    “那。。。你的那位霁师姐呢?”

    “霁师姐吗?她资质逆天,修行刻苦。青老说她的将来不可限量。这样的天之骄子,我自是希望早日结见。”雨生说到这,似是想到了什么,凝神看向青灵时,顿时一怔。

    “青灵。。。你。。。自打大殿前回来便很古怪,你是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突然有些伤感。”青灵伸手捋了捋额前被风吹散的头发,随即抬头看向雨生定定的说道,“能有这么厉害的师傅教你,我自是满心替你欢喜。只是。。。只是一想到你即将拜入宗门,有了师傅和师姐以及宗内门生,那像今天这般属于我俩的独处时光可能就。。。一想到这。。。我。。。”说到最后,青灵禁不住有些哽咽。

    “青灵。。。”看着泪眼婆娑的青灵,雨生心里一紧,“师傅是师傅,师姐是师姐,门生是门生。而你,却是你!”

    雨生伸出手握住青灵的手腕,有些心疼的对青灵说道。

    “陪我长大的那人是你,保护我免受欺负的那人也是你,明知不可为,却仍为我奋不顾身舍生忘死的那人也是你。不管将来会遇到什么人,经历什么事。青灵,你在我心里,谁都无可取代!”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