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冰河寒窟
    狼辰说罢,两者具不再言语,就那么怔怔的站着。不知彼此在想着什么。

    过了约莫十几息后,只听狼辰淡淡说道。

    “实不相瞒,我长这么大以来,你是第一个愿意陪我说这么多话的。所以,不管以后我们雪狼一脉与水灵宗会怎样,我狼辰都会心怀感激,感激雨生与雪晴的豁命相护,感激尊者能屈尊与我畅谈,乐意听我一吐不快!”

    听到狼辰所说,黑翼没有说话,仍旧只是怔怔的看着狼辰。

    “在寒灵居,冰宗主不是说要让尊者将我的气脉尽封吗?我不会让尊者为难,尽管动手便是!”

    说罢,狼辰周身妖芒一闪,随即护体妖力尽数被纳入灵海,狼辰就那么毫无防御的站在黑翼面前。

    黑翼见状,似是有些出乎意料,愣了愣神后忍不住微微一笑。

    “很好!”

    黑翼嘴角上扬,脸上露出了一丝甚是欣慰的笑意。

    “看你这般,也不枉雨生与雪晴为你所受之苦!”

    说罢,黑翼素手一扬,指尖一道黑芒射出,轰然怒撞在一面黑乎乎的岩壁上。黑芒触之,石屑炸飞的画面没有出现。而是那缕黑芒瞬间没入岩壁没了踪影,随即光华大盛,一道闪烁着湛蓝灵光的星芒法阵缓缓出现在岩壁上。

    法阵闪现,黑翼屈指再弹,一缕黑芒蹿射而出,直没法阵之中。

    “嗡!”

    黑芒入阵,法阵禁不住微微颤动,随之一声弦音响过,法阵幻化灵光消散无踪。其后,那面黑乎乎的岩壁已然不见,映入眼帘的是一个洞窟。

    狼辰好奇,向黑翼看了一眼后,便定睛向那洞窟看去。

    “好精妙的封印法阵,以我的能为竟是丝毫没有探察到!”狼辰心底暗自嘀咕着,“这洞窟里有何玄妙?竟要用如此灵阵封印?”

    就在狼辰疑惑之际,忽然耳廓一动,顿察一股来自洞内的彻寒杀意瞬息而来。

    “不好!”

    狼辰暗呼不妙,瞬提妖力,身体更是不由自主的往后倒飞而回。

    虽反应迅速,但终究是晚了半步。

    狼辰身体方倒退丈余,便见一股雄浑至极的煞寒灵光自洞内犹如火山喷发般喷薄而出,瞬即填满整个河底暗沟。

    “咔嚓咔嚓。。。”

    不绝于耳的结冰声响起,黑乎乎的岩壁瞬即被一层层湛蓝寒冰覆盖,暗沟内光亮再现,光怪陆离。

    而充斥暗沟的河水却好似不受寒气影响般,仍旧是不急不缓的流动着。而狼辰,却已是被冻结成了一具引身飞退的冰雕。而黑翼,早已不见了踪影。

    寒芒流转,在暗沟中肆意的蹿飞激射,蓦地!充斥着暗沟的寒芒好似鲸鱼吸水般倒飞而回,眨眼间尽数回归突现的石洞内。

    寒芒被吸回洞内,暗沟内的煞寒水温渐渐褪去,约莫过了几息,狼辰才从冰冻中恢复,一道黑芒也在此时自一线天之外瞬息而至。

    “看到了吧!这就是寒窟的威力所在!”

    黑翼现出身影,对着犹自震惊的狼辰淡淡说道。

    狼辰不语。

    “此刻的你尚不能抵御寒窟内的至寒煞灵,更妄谈封锁筋脉后呢?”

    黑翼说罢,定定的看着狼辰。见狼辰脸上一脸凝肃,不知在想些什么。

    “如果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这里冰宗主不会亲来,所以。。。”

    “尊者好意狼辰心领了,死都不怕,更何况这区区寒灵之气?尊者动手吧!”

    黑翼话未说完便被狼辰开口打断,随即狼辰转头看向黑翼,眼神中满是无畏和坚定。

    “呵!大好男儿要死也要死在战场之上,如果被冻死在这,那死的岂不是毫无价值?”

    “死在哪有那么重要吗?誓死捍卫雪狼一脉的荣誉乃我毕生使命,纵使不幸死在这,那我也是为捍卫雪狼一脉的尊严而死!”

    “尊严荣誉什么的不过是区区虚名,好死不如赖活着,所以。。。”

    “上了年纪的话都这么多吗?”

    对于黑翼的劝解,狼辰很是不耐的开口打断,向黑翼抛了个大大的白眼,自行迈入寒窟之中坐了下去。

    “还不动手吗?”

    看着盘坐洞内的狼辰,黑翼脸上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意,屈指轻弹,数道黑芒射出点落在狼辰周身。

    黑芒入体,狼辰顿感气脉滞堵,试着去运转妖力已是不及。

    见识过洞内寒灵的威力,毫不畏惧那是假话。

    “如若当真命丧于此,那也是命中使然,顺其自然吧!”

    想到此,躁动的心稍安,方要闭目凝神,却听黑翼在洞外悠悠说道。

    “寒窟内的煞灵每隔一刻钟喷发一次,喷发之时,最里面的墙角处受煞灵影响最小!”

    黑翼说罢,深深的看了眼狼辰,蓦地一道黑芒电射在狼辰一处气脉。

    “嗯?”

    黑芒入体,狼辰顿觉那处气脉恢复畅通。

    “尊者这是。。。”

    黑翼未答,就那么定定的看着狼辰。嘴唇翕动,想来是在向狼辰灵念传音。

    十几息之后,黑翼意味深长的对着狼辰点了点头,随即身形一瞬,化作黑芒飞出一线天,就此消失不见。

    寂静冰冷的河底暗沟,此时只留狼辰一人。

    也不知黑翼向狼辰说了什么,只见洞内的狼辰此时双目紧闭,似在凝神抱元。

    “果然。。。”

    十几息之后,狼辰蓦地睁开双眼,脸上更是写满了惊喜和震惊。

    “多谢。。。”

    寒窟外早已空无一物,狼辰起身,对着空荡荡的暗沟深深的行了个礼,随即举步走到黑翼所说的那处墙角,盘腿而坐双目微闭就此入定。

    。。。。。。

    流云冰河之上,坐落着大大小小的岛屿,而在这寒窟之上的河面上,便有一座岛屿。岛屿不大,其上只见朵朵不知名的小花兀自在黑夜中散发着淡淡光华,微弱如九天星光,似漫天星辰般散落岛屿各处。

    借着那虚弱光亮,可依稀得见几座很是别致的小屋错落岛上,再有那些繁盛的花花草草点缀,使得整个小岛看起来典雅有致。

    此时夜色将近,破晓之际的尘世暗夜最为黑暗。

    倏然!

    期间的一座小屋内陡然亮起一团橙黄烛光,烛火摇曳,在屋内的墙上投出两个身影。

    “如何?”

    声音清冽,正是冰无漪。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俱是不为所动,他很希望通过自己之举来稍解你与狼母之间的恩怨。”

    另一人开口,自是黑翼。

    听到黑翼所说,冰无漪没有回应,过了几息,才听其有些打趣的说道。

    “没想到寒月影竟生出这么个懂事的儿子,倒真是便宜她了!”

    说罢,蓦地起身,推门而出。

    “你去把那小子的重要气脉解开一部分,顺道告诉他寒窟的妙用,毕竟恩怨什么的,是我与他母亲之间的事,与他无关!”

    “这。。。那个。。。”

    听到黑翼吱吱呜呜的欲语还休,冰无漪止住身形,回身看去。

    “呵!看来你已经这般做了!”

    “跟你相处久了,你的一些心思我还是能猜得到的!”

    “唉。。。看来我这一宗之主是越来越没威严喽!罢了,那样最好,不然事后雨生问起来,以他那性子,指不定会怨我迁怒他人!我可不想因为一个外人而坏了我们的师徒情分!”

    “呵呵。。。凭雨生奋不顾身的去相救于他,这倒也是难说的紧。至于风雪无痕。。。”

    “你觉得我堂堂阴阳派水灵宗,会去觊觎一支妖脉的秘术吗?”

    “那你将狼辰。。。”

    “此番三邪族来势汹汹,一旦兴战,势必是你死我活之局。我们水灵宗身处寒荒,距离阴阳派其他四宗距离颇远,而四周又是对我水灵宗虎视眈眈的数十万妖众。我们要想在接下来的对抗中活下来,必须寻得同盟。而这雪原之中,雪狼一脉是最佳合作伙伴。狼母现在已为人母,思想意识俱是妇人之见。所以唯有与狼王亲谈此事,而我将狼辰带来流云冰河,不过是创造与狼王见面的机会罢了!”

    说到这,冰无漪看了看黑翼。

    “以狼母心性势必会认为我对狼辰百般折磨。而到时候见到狼辰,却是另一番景象。届时必会对我的印象有所改观。到时候以狼辰知恩图报的心性,也必会帮我们向狼王解释劝导一番。我再在边上点明厉害,如此一来,结为同盟岂非水到渠成?”

    听到冰无漪所说,黑翼却是怔然未语,定定的看着冰无漪,眼神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干嘛这么看着我?”

    “无漪。。。你。。。”

    “你是要问我为何变得这般玩弄心机吗?”

    “我。。。唉!我又怎会不知你一切不过是为了水灵宗。但。。。但我还是觉得之前那个心思单纯的你更招人。。。”

    “心思单纯?你不觉得现在跟我提这四个字很可笑吗?”

    “都两百多年了,因为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值得吗?”

    “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水灵宗,至于我变成什么样子那是我自己的事。”

    说到这,冰无漪突然变得有些激动。一双眼睛怒盯着黑翼。

    “不要一副你很了解我的样子!”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