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5章 身不由己
    流云冰河其实是一片湖泊,湖水深浅不一,有的地方微没脚踝,但有的地方湖水却是深达百丈。而这寒窟所在,便是流云冰河最深之处。

    冰河内。

    黑翼电蛇庞大的身躯在冰河内徐徐的下潜。

    随着潜入的深度逐渐加深,原本温暖舒适的河水已渐变冷寒,而水面附近茂密的水草和成群结队的鱼虾蚌蟹已寥落无几。待到黑翼游至冰河三十余丈的深度时,水温已是冰寒彻骨。莫说水草和游鱼,周遭竟是连一丝生机都探查不到。死沉冷寂,好似一片死水亡湖。

    作为流云冰河的护河灵兽,黑翼显眼早已对周围环境习以为常。只见黑翼毫不理会这周遭的变化,身影瞬动,硕大的灵身在河中霹雳游走。这番深度,已然是晦暗无光,而黑翼却是轻车熟路,又下潜十几息过后,突见一线湛蓝光芒。河水缓流,使得那丝蓝芒光怪陆离。

    黑翼加速,身影瞬动来至光芒之处。

    这里已是河底,借着那丝光亮,可依稀得见脚下尽是黑乎乎的冰冷崖石。而那道光亮,却是自河底岩石的一道裂缝中发出。

    只见那道裂缝窄如一线,别说是人,那宽度怕是仅容一只虾米可游过。

    黑翼盯着那裂痕看了眼,随即看了看自己的灵海所在。身影一瞬,化作一道灵芒径直钻入了裂痕之中。

    进入裂痕之后,便见周遭空间瞬间变得宽敞许多。原来这裂缝乃是一条上窄下宽的河底暗沟。只见两边的崖石已然不见,入眼处满是晶莹剔透的湛蓝寒冰。那丝透过裂缝迸射而出的光亮显然是由这寒冰发出。

    一道道由寒冰发出的光芒经过河水的折射后变得犹如一根根柔软的丝线和闪电游鱼,光华流离间也使得这河底暗沟平添了一丝神秘和诡谲。

    进入这暗沟后,黑翼化出人形缓缓落至沟底。方一落地,随即一招手,一道蓝芒射出,现身出一个庞然兽影。

    狼首虎身狮尾,高约三丈,长约五丈。一身蓝色狼毫熠熠闪光根根直立,犹如身穿了一件冰凌铠甲。身后一条长约丈余的狮尾轻摆间便是滚滚风暴顿生。狼首之上,一道皮肉翻卷的疤痕横斜整个面部,虽已结疤,但伤痕却仍是触目惊心清晰可见。一双狼目蓝瞳烁烁,期间偶有一道蓝芒如电飞闪而逝。其身下,虎爪大如蒲团。尖指弹伸,寒芒闪耀间直如一把把五尺弯刃。

    这雪狼自然就是狼辰。

    狼辰现身后,很是警惕的看了看四周,随即一双狼目怔怔的看着黑翼,倏然,硕大兽身被一道蓝芒包裹,随即光华散去,现身出一个男孩身影。

    男孩身上只在腰间围系了一张熊皮,身体其他便再无他物。年纪不大,与雨生相仿,但却是生的格外壮实,虎背熊腰。周身肌肉纠结,乍看之下便知那饱满的肌肉下蕴含的可怕力道。一张脸刀凿斧削般棱角分明,虽已化作人形,但那一双眼却仍如一对狼目般不经意间便寒光四射,让人乍看之下便不寒而栗。

    其脸上,之前被冰电貂伤及的伤口已然结疤,但皮翻肉卷仍是触目惊心。而在胸腹处,尚有三道甚是可怖的抓痕,一看就知是被凶兽的利爪袭击所致。只见那三道抓痕自右胸直至左腹,斜斜的横跨了整个胸腹。

    此时的狼辰虽已化身人形,但目露凶光站立在那,再看其一身几近**的装扮和可怖伤痕,像极了一个人形野兽。而其周身,此时妖芒吞吐,溢散的妖芒化作道道光刃,劈斩的四周寒冰冰屑四溅。

    “要打架吗?”

    看着愤怒不已的狼辰,黑翼淡淡问道。

    “吼!”

    一声狼嚎突生,随即黑翼只觉眼前蓝光一闪,恢弘掌气便已劈面袭来。

    “说打就打,你倒是不含糊!”

    黑翼身影一瞬,间不容发之际悠然闪过,掌气袭空,怒袭在身后的寒冰之上。

    “咔嚓!”

    被满含狼辰怨怒的掌气击中,坚硬如玄铁的寒冰瞬即裂开如蛛网般的道道裂痕,裂痕扩散,“噼唎咔嚓”的向着四周蔓延开去。

    狼辰出身雪狼谷,血脉之力便是以隐身,速度著称的“风雪无痕”。而黑翼之所以被唤作黑翼电蛇,便是其速度快如闪电般神出鬼没。两者俱已速度见长,此时打斗起来,但见窄小的暗沟里,一蓝一黑两道锐芒好似两道霹雳游走。

    黑芒在前,蓝芒追后,期间蓝芒寒光迸射,光刃,掌气,冰剑,寒刀不断发出,向着在前的黑芒猛烈袭杀。而黑芒却是一味的闪躲,在杀招临身时便身走轻灵悠然躲避开去。故而狼辰的招数尽数招呼在周围的寒冰之上,一时间爆裂之声不绝于耳,冰块四射,随后便被暗沟内充斥着的妖力绞为冰沫。

    如此约莫过了一刻钟,在前的黑芒突然身形一凝止身空中,黑芒绽放间一道气剑怒射而出,轰然与袭杀而来的光刃撞击一处。

    “砰!”

    冲击气浪顿时掀起滔天水浪,水浪如洪撞击在两侧寒冰崖壁上,本就被狼辰劈斩的破碎不堪的寒冰再也支撑不住,尽数剥落,露出黑乎乎的玄石,而这暗沟,在寒冰消失的一瞬间陷入浓郁的好似窒息般的墨色当中。

    “发泄够了吗?”

    黑暗中,黑翼的声音悠悠响起,随即一缕黑芒如烛火般摇曳,虽置身墨色之中,但那黑芒却是清晰可见,但见黑芒蓦地光华大作,耀眼黑芒荡漾开去,所过之处,翻涌的水浪止歇,暗沟瞬息恢复以往的平静。

    面对黑翼的问话,狼辰好似没有听见般。

    寂静无声。

    过了约莫十几息,只见黑芒前方不远处,一缕蓝芒幽幽闪现,随即狼辰铁寒的声音响起。

    “为什么要这么做?”

    声音起伏,明显是在按压怒火。

    “原因为何,正如你在寒灵居听到的!”

    “放屁!”

    狼辰怒极,忍不住爆了一声粗口。

    “我不是懵懂无知的孩童,冰宗主也不是不知分寸的莽撞少年。我都已经到这儿了,还有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这。。。既是如此,那告诉你也无可厚非。不错,将你带来流云冰河做客,虽然。。。”

    “做客?请重新组织下你的言辞!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将我打晕,然后又带到这么个河底暗沟里,你们水灵宗的待客之道,还真是特别!”

    “那个。。。是!我承认,冰宗主如此做对你自是不公,而且行径也不太光明磊落。虽然有一部分是在为雨生和雪晴的无辜受伤迁怒于你,但。。。真正的缘由为何,恐怕这得问你的母亲。”

    听到黑翼所说,狼辰一怔,过了好一会似是有些释怀,吞吐的妖芒渐渐收敛,最后化为一道轻柔的护体光罩环护狼辰周身。

    “母亲与冰宗主的恩怨,在雪狼一脉那是众所周知的事情,而流云冰河方圆三十里之地,更是被我们雪狼一脉化入了万不可进入的禁地。而之所以这般做,想来是母亲心怀愧疚以防憾事再次发生吧!”

    听到狼辰所言,黑翼未语,不过看向狼辰的眼神中,却是多了几丝无可明状的情绪。

    “既是与母亲的旧怨有关,那母债子偿自是应当。如果将我拘禁于此能让冰宗主心中对母亲积攒两百多年的愤懑和怨恨稍减,那我甘愿受罚!”

    说到这,狼辰就势席地而坐,扫了一眼黑翼后便闭目不语。

    “世间都传妖邪无情,无一不是贪生怕死自私自利之徒。但今日你的言谈却是让黑翼刮目相看!原来凡事当真是皆有例外。”

    “我们是出身冰凌雪原的雪狼一脉,请不要把我们与洪荒其他的无耻妖物相提并论!”

    狼辰睁开眼有些不满的瞪了眼黑翼,随后又闭目调息起来。

    “呵呵。。。是黑翼话语不妥了!实话说,你我虽相交不过几个时辰,但你之行径和谈吐我却是很是欣赏。如果不是因为。。。或许我们俩甚至你与雨生雪晴都能成为很好的朋友!”

    听到黑翼所说,狼辰身体忍不住微微一颤,缓缓睁开眼,看到黑翼真诚的眼神后,狼辰心底禁不住一暖,向来严肃冷绝的脸上禁不住露出了淡淡的笑意,随即又被一抹愁云掩盖。

    “朋友吗?呵!多么美好的事物,但。。。由来就不属于我!”

    说到最后,言语间是无尽的落寞和感伤。

    “这是为何?”

    “原因吗?无外乎。。。”

    说到这,狼辰似是想起了什么,定定的看了看黑翼。双眼中闪过一丝警惕之意。

    “呵!一时聊得兴起,黑翼口无遮拦问了不该问的,若不便说,那。。。”

    “断他人善恶,这点分辨能力我狼辰还有的。对你,没有什么不便说的。”

    狼辰叹了一口气,打断黑翼说道。

    “无外乎守护血脉之秘,血脉之力这两样东西!或许,这就是出身世家的悲哀吧!自你出生的那一刻便已吾身非己身,这一辈子都是为了族脉的繁盛荣辱而活,至于其他,不过是妄想。更何谈朋友!”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