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树下灵泉
    冰凌雪原上,一道蓝芒在弥天风雪中急速飞驰。速度之快,犹如一抹闪电,又似一道破空流火。

    如此飞行了约莫一个时辰,在这暗无边际的茫茫雪原上,一面闪烁着淡蓝色光华的灵障蓦然闪现。

    只见那面灵障蓝芒隐隐,形如一个光罩护笼百里方圆。

    这自然是流云冰河的护河结界。而这灵障之下,自就是水灵宗的宗门所在:流云冰河!

    蓝芒毫不停留,径直穿过灵障。方进入,蓝芒消散,缓缓现出冰无漪的身影。

    这边冰无漪方现身流云冰河,便见一道黑芒由远及近瞬息而至。光华散去,露出黑翼的身形。

    “你回来了!”

    “狼辰呢?”

    “在。。。在我的居所!”

    听到黑翼所说,冰无漪一愣,转头看向黑翼,脸上露出一丝不悦。

    “我不是让你把他扔进冰河寒窟吗?”

    冰无漪语含怒气,脸色一沉,身形一转,朝着冰河上的一处岛屿飞去。

    “你之前的所有决定我都可以毫不犹豫的执行,但这件事情我。。。我不同意!”

    黑翼身影一瞬出现在冰无漪身前,拦住其去路。

    “你不同意那就一边待着,别在这碍手碍脚!”

    冰无漪说罢,白了一眼黑翼,蓝芒闪烁,径直绕过黑翼飞身而去。

    “事出总有因,这。。。这是为什么呀?”

    黑翼无奈,追在冰无漪身后甚是不解的问道。

    “若是想断绝雪狼一脉的后路,大可当初置狼辰生死不顾即可。可你不仅救了,还用妖灵助他脱胎换骨!现在又这般。。。你。。。”

    “想救就救,想杀就杀,仅此而已!”

    冰无漪面无表情的淡淡说道。

    “你。。。你该不会是因为雪晴和雨生因他而遭受重创,心里怨恨,故借此想拿他出出气吧?”

    “即已明知,何须故问!”

    冰无漪说罢,蓦地在空中凝住身形。

    “这不过是缘由之一,我想借此得到雪狼一脉的秘术,风雪无痕!”

    “这。。。”

    听到冰无漪所言,黑翼禁不住一愣,随即脸色渐凝。

    “你之心意也不过是想让水灵宗彻底断绝后患!但。。。但以狼辰作要挟,狼母和狼王会答应吗?万一到时候将其激怒而适得其反,那又当如何?”

    “能如何?大不了与他们彻底翻脸,借此屠个干净!论打架,我冰无漪还没怕过谁!”

    说罢,冰无漪扫了眼黑翼。

    “将狼辰的气脉尽封,然后丢至冰河寒窟!我先去看看雪晴和雨生,半个时辰之后,到寒灵居找我!”

    话语方落,身影已然不见。一道蓝芒忽现,出现在数十丈之外。

    看着匆匆离开的冰无漪,黑翼禁不住叹了一口气,黑芒闪烁间朝着自己所在的岛屿飞去。

    流云冰河绵延百十里,其上岛屿星罗密布。众岛屿大小不一远远看去倒也毫无二致,但有一处却如秀木于林鹤立鸡群般分外显眼。

    那座岛屿便是树神所在。

    只见方圆近百丈的岛已被冒出地表盘根错节的根须长满。庞大的树干直插九霄,仰视不见其顶。

    冰无漪飞身而至,在距离这岛屿尚有十丈远处便停了下来。随即踏波徐行,翩然走到岛上。

    来到树下,冰无漪屏息凝神,秀手轻合,向着眼前的树神闭目祝祷。七息过后,方才缓缓睁开双眼,向着树神深深地作了个揖。

    做完这些。冰无漪径直走到树神树底,手中灵芒闪现,法决变化。光华流转间,一方星芒结界现身而出。冰无漪随即举步踏入。

    踏入结界,便见有一汪方圆近丈的泉池,水汽氤氲,泉水甚是温暖,期中青芒四溢,磅礴生机充盈整个结界。蓝芒闪烁水灵氤氲,一看泉水就非凡品。

    雨生与霁雪晴此时正置身其中。

    看到二人脸色已现红润,气息渐稳,冰无漪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明知不可为却偏要为之!唉。。。当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看着池中的两人,冰无漪心绪飘飞再回两百多年前的那个南荒雨夜。

    “痛其一生的劫数?呵!”

    想到年少时自己的任性妄为而给自己带来了一辈子挥之不去的痛楚,冰无漪禁不住一阵苦笑,双眼泛红,眼中泪花隐隐。

    “你们的性情与为师这般相像,但我希望,你们的境遇不要与师傅这般苦楚而无助。”

    说到这,冰无漪抬头看向头顶那一根根好似虬龙般垂下的硕大根须。

    “感情之事最是说不清道不明,你们之间。。。顺其自然就好!树神!我只愿您护佑雨生与雪晴此生安康平乐,仅此。。。足矣!”

    说罢,冰无漪重重的拜了下去。

    “咚!”

    额头触地,弱不可察的声响却是好似洪钟大吕,在这小小的结界内嗡然回响。

    无风自动!

    静默垂落的根须微微的一荡。其上倏然闪过一丝青芒,稍纵即逝。

    “嗯?”

    拜倒在地的冰无漪若有所察,抬头看去,却见根须静垂依旧,四周也没什么变化。

    “刚刚好似有一股灵念波动,虽是微弱,但却是。。。”

    这边冰无漪犹自沉思,忽然有感。转头向踏入结界的那入口看去。

    “是时候了解一下那幕后主使是谁了!”

    想到此,冰无漪从地上站起,向着树神再次作了个揖后,方才缓步走出结界。

    结界之外,黑翼站立在侧,看着走出的冰无漪,黑翼方要说什么,待看到冰无漪微微泛红的双眼后,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冰无漪扭过头去避开黑翼看来的目光,回身一挥手,结界消失。

    “去寒灵居!”

    冰无漪说罢,随即飞身而起朝着远处飞去。

    黑翼见状,也飞身而去。

    就在冰无漪二人离开的一瞬间,原本静谧垂落的条条根须突然无风自动。离得雨生与霁雪晴最近的两条,周身更是青芒大盛。随即青芒凝敛汇聚根须最尖端。

    “嗡!”

    一声弦音响过,但见两滴墨绿色的汁液在根须间凝敛而出,两条根须盘旋,轻点两人眉心。触之所及,墨绿汁液钻入雨生与霁雪晴眉心稍纵即逝。

    汁液入体,两人周身顿时亮起炫目青芒,两股雄浑至极的庞大生命力在二人身体内焕发而出。原本两人的伤势在灵泉的滋养下已转恢复,但速度较慢。此刻伴随着蕴含树神莫大生机的灵液入体,恢复伤势的速度顿时加速,没一会,两人脸色已渐转红润。

    而那条条根须,也已恢复了以往的静谧,安静而祥和!

    离开树神岛的冰无漪与黑翼,二人一前一后向临近湖中央的那座岛屿飞身而去。

    临的近了,可见那岛上有一座古朴典雅的小筑,筑身由坚硬的散发着淡淡蓝芒的一块块寒冰组成。冰无漪在殿门停下现出身形,随后走了进去。黑翼紧随其后。

    “可有结果?”

    “不出你的所料,背后却有他人!”

    “何人?可看清楚?”

    随即黑翼将所见向冰无漪仔细的说了一遍。

    听罢,冰无漪眉山微蹙。

    沉默不语。

    “以我现在之修为,凭修为或可将重伤的貂尊杀死,但若仅凭灵念,那我自是不能!那人,修为最低是尊者境日阶初期,或者。。。更高!”

    黑翼听冰无漪所说,一时有些愣神。

    “三邪族竟出了这么厉害的高手!而且竟把矛头指向了我水灵宗!”

    冰无漪有些怅然。

    “看来此番未作壁上观是明智之举。不然,水灵宗危矣!”

    “说起来这多亏了雨生出手搭救那雪狼少主,不然这冰凌雪原现在可能已经变天了!”

    听到黑翼所说,冰无漪禁不住微微一笑。

    “是啊!那人看来布局已久,妄图动用雪原其他的妖脉一举将我水灵宗歼灭,但天不遂邪愿。想来那人眼见事情败露恐遭泄密,便杀之灭口就此全然离去!不过你说那人带着貂尊的妖灵离开了寒荒南下去了?”

    “不错!”

    “好在事情暂时已得处理,七天后狼王出关再从长计议吧!夜色已晚,早点休息吧!”

    “那这狼辰。。。”

    “就因为他累的雪晴与雨生双双受创,这笔债,自是得好好跟他清算。”

    “你。。。你不会是想。。。”

    “我让你把他封锁穴脉,丢入冰河下的寒窟!你做了吗?”

    “当。。。当然!”

    “在狼王狼母未到之前,吃喝尽无!”

    “这。。。寒窟内寒气异常,普通修者进入片刻就魂识冻裂。纵使他血脉不凡,但若将其封锁穴脉,那会不会。。。”

    “雨生与雪晴现在仍在昏迷,他,哪有不受罪之理?”

    “但是。。。”

    “你若再给他求情,那你就跟他一起去寒窟待着吧!”

    冰无漪甚是厌烦的白了眼黑翼,随即走出大殿,身影一瞬,化作蓝芒朝着树神所在的岛屿飞去。

    看着渐行渐远的冰无漪,黑翼好似如蒙大赦般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唉。。。这世上最不能得罪的,就是冰无漪的身边人。你啊,自求多福吧!”

    黑翼一边对着自己的灵海同情的说道,一边走到殿外。光影幻化成黑翼电蛇,双翼振翅,划破夜空。随即“噗通”一声钻入了冰河内没了踪影。

    水下是一片光怪陆离的别样洞天。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