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七日之约
    “两百多年前,你我在这雪狼谷中初次交锋,那时候我已胜券在握,但你却因风雪无痕而瞬间扭转战局。纵使我手握洪荒第一灵器,但那场比斗却也落了个两败俱伤的结果。实不相瞒,自那以后,我无时无刻不在思考风雪无痕的破解之法,但却是久思无果!因此。。。”

    “因此你便借雪狼一脉几欲覆灭之时出手,既解决了其他心思不纯的妖脉首要,起到杀鸡儆猴扬力水灵宗威严之效,又在我雪狼一脉这赚足了人情。冰无漪,你当真是好手段!”

    “狼母,话可不能这么说,毕竟助你们之时我也是竭诚豁命的!”

    “豁命这词用的太过用力了吧?我看灭杀三尊,冰宗主不过是举手之劳呢!”

    “举手之劳那也得是我乐意出手!说白了,水灵宗与雪狼一脉毫无情意可讲,所以我自是无利不起早。用你们的血脉秘术还我水灵宗匡扶雪狼一脉之恩。你们不冤。”

    “冰宗主说的不错,非亲非故,对于冰宗主大举,我雪狼一脉的确无以为报,但血脉秘术乃我雪狼一脉傲立雪原之根本,若以此为利,冰宗主不觉得受之过重吗?”

    “听狼母之意,是不接受无漪的要求了?”

    “恕难从命!”

    “我劝你还是再好好考虑考。。。”

    “不必了!”

    “这样啊。。。呵!之前纵使芒刺在背也未曾拔除,狼母可知为何?”

    狼母没有说话,看着冰无漪的眼神中警惕杀意更甚。

    “我自幼便属暴戾,年轻时认为没有武力解决不了的问题。但在我十五岁外出历练之时,因此之故差点英年早逝有去无回。侥幸被一人救下才活到今天!”

    说到这,冰无漪一直淡然的脸上浮现起一丝神伤。随即稍纵即逝。

    “自那之后,我便收敛心性,于是便有了现在的我!虽知雪狼一脉对水灵宗的威胁,但我也一直告诫自己,你们若不胡来,那我便可忍耐!”

    “既是如此,那敢问冰宗主,我雪狼一脉二百多年来,可曾做过对水灵宗不利之事?”

    “呵!这一点你们雪狼一脉倒是做的很好。但我之前也说了,被别人掌握主动,这事令我心思难安!以前我是强按性子,师出无名!现在嘛。。。给了你们一条明路不走,那我。。。”

    说到这,冰无漪周身蓦然蓝芒大盛。转身看着狼母,一双美目中道道蓝芒闪烁。

    “既然能救,那也能。。。杀!”

    杀字方落,狼母只觉眼前光影一闪,再次环顾四周,原本漆黑无光的浓浓深夜已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澄澈清明的另一方天地。

    入眼处是一片一望无际的雪原。这雪原与二人刚刚处之的冰凌雪原不同,没有纷落的雪花,也没有肆意呼啸的寒风。但却是清亮异常彻寒透骨!“咔嚓”声响自脚下传来,狼母低首一看不由得一愣。

    脚下是广阔无垠的冰面,透过光洁的冰面,可依稀见得冰面之下那翻涌滚动的水浪。而冰无漪的身影却是消失不见。

    。。。。。。

    冰凌雪原。

    黑翼与狼少站在冰电貂尊的尸体前怔然不语。

    “你可曾探察到那人所修功法?”

    狼辰向黑翼问道。

    “那人没动用一丝修为!”

    黑翼回应道,语气中是难以掩饰的震撼和惶恐。

    “果然!我还以为是我修炼不够察觉不到!真可怕。冰电貂尊纵使重伤,也是尊者境月阶中期的修为,竟能。。。而且,竟能识破我的血脉秘术探察到我们的气息,修为当真是可怖!”

    “未曾施展修为,那人的身份也便破朔迷离了!”

    “嗯!那人带着貂尊的妖灵出了寒荒,南下而去,你说他会去哪?”

    “洪荒纵横千万里,出了寒荒,去哪自只有他自己清楚了。多想无益,先离开再说。”

    黑翼说罢,一道蓝芒飞出。卷起貂尊的尸体,随即与狼辰一道向来路飞去。

    二人走到半路,黑翼身躯突然一震,蓦地巨爪轻弹,一道蓝色气箭瞬间破入狼辰后脑。狼辰还未反应过来,周身瞬间蒙上一层寒冰。

    黑翼电蛇将其纳入灵海。随即不再逗留,调头转向远离雪狼谷而去。

    看那方向,似是流云冰河所在。

    。。。。。。。。

    雪狼谷。

    “镜花水月!”

    看着四周见所未见的环境,狼母低声说道。

    “狼母对水灵宗的似乎很了解嘛!”冰无漪的声音自不知名处传来,飘忽不定。

    “即知是我的水灵境域,狼母竟如此淡定,呵呵。。。有意思!”

    “你不会杀我!”

    “哦?”

    “杀了我,你一样得不到血脉秘术!只会适得其反而已!”

    狼母话毕,便见周围光影交替,景色转换,再次观望时已又处身雪狼谷中。而冰无漪的身影仍是站在原地,好似没有动过。

    “适得其反?你觉得我会在乎吗?之所以在此跟你说如许多,无非是想让狼母清楚,我来此,不是来跟你们商议,而是告知!既然谈不来,那索性就灭了一了百了!”

    话毕,狼母只觉身前光影一闪,一道白芒瞬射眼前。

    一直小心警惕的狼母力随意动,一记赤芒破体飞出,向着那白芒怒挡而去。

    “砰!”

    赤芒与白芒方一触碰便轰然炸散。但见白芒如电,瞬至狼母眉心。

    “你。。。”

    白芒在距离狼母眉心寸长的位置停下,缓缓的转动着,彻寒灵力透射而出,顿时使得狼母额前青丝蒙上一层层白森寒霜。

    “吼。。。”

    一声声狼吼在狼母受制的刹那间响彻整个雪狼谷。随即蓝芒如梭,一只只雪狼飞身而至,眨眼间将冰无漪团团围困。

    “吼。。。”

    一只只雪狼此时獠牙毕露,看向冰无漪的眼神中尽是不满和毫不掩藏的勃然杀机。

    “他们对你还真是衷心!我这招式方运,他们便瞬息而至!呵!看来他们一开始便对我不放心啊!”

    “冰无漪,你有什么事尽管冲着我来,若你敢伤及他们,我狼母就算身死也绝不会放过你!”

    “呵!”

    看着狼母一脸的决绝,冰无漪也只是淡然一笑。随即秀手一挥,狼母眉心前的白芒转瞬消散无踪。

    群狼见状,忙不迭的奔至狼母身前,将其牢牢的护在身后。

    “狼母,你的儿子呢?”

    “辰儿与黑翼去追查貂尊,你又不是不知,何须在这问。。。”

    话未说完,狼母似是意识到了什么,脸上顿现惶恐。

    “你。。。原来如此,之前你故意支走辰儿,好借此对我下手!冰无漪,原来从一开始就在盘算此事!”

    “支走狼辰不假,但我的意图却并不是你!”

    “你。。。你什么意思?”

    “算算时间,狼辰也该回来了吧?但。。。他人呢?”

    “这。。。”

    狼母心神一惊,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

    “冰无漪,你。。。你把辰儿怎样了?”

    “我能拿他怎样?不过是让黑翼带着你的宝贝儿子去流云冰河坐坐而已!”

    “什么?”

    听到冰无漪此话,狼母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众狼大惊,赶忙上前搀扶。

    “瞧把你紧张的!放心,就是单纯的邀请去做客,喝喝茶看看风景什么的,没别的意思!”

    “冰无漪,你身为人族三教的一宗之主,竟拿一个小辈作要挟,传将出去,不怕辱没了阴阳派正道领袖的名声吗?”

    “这是我冰无漪与雪狼一脉的恩怨,与阴阳派有何干系!狼母,危言耸听对我来说没用的!”

    “你。。。”

    狼母在众狼的扶持下从地上站起,冷哼一声,恨恨的看向冰无漪。

    “你到底想怎样?”

    “我的目的很简单,风雪无痕!”

    “我的答案也很坚决,绝无可能!”

    “回答的如此干脆,就不怕我下一秒让狼辰身死灵消吗?”

    “你敢?”

    “我敢或不敢,一试便知!”

    冰无漪说罢,右手轻抬,纤纤玉指之上一道道白芒环飞饶舞。

    “你。。。冰无漪,你自身修为莫说在这冰凌雪原,就是放眼整个洪荒,也已是修道者顶峰的存在,况且你还有寒雨蛟脉在手。单凭这些还不够吗?为何要对我雪狼一脉如此?”

    “呵。。。狼母对我冰无漪还真是抬爱啊!你所说的不假,但也只是现在吧!本身修为在月阶中期的狼王,闭关再出后,修为会达到何种程度呢?”

    “你。。。”

    听到冰无漪所言,狼母的眼神中多了几丝忌惮和不安。

    “狼王的修为从未对外宣称,连族内知之者都甚少,你又是如何得知的?”

    “我怎么知道的你不用管,为了防止被别人说我水灵宗趁你们虚要你们的命,那我就给你时间考虑!狼王何时出关?”

    “七天之后!”

    “那我就等你们七天,七天后,我在流云冰河静候狼王与狼母的大驾!是你儿子的命重要还是血脉秘术重要你们自己掂量。我只希望到时候你们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复!”

    “好!七天后我与夫君必依约前去,但在此期间,如若让辰儿受半点委屈,我狼母绝不善罢甘休!”

    “只要结果令我满意,一切都好说!”

    冰无漪说罢,轻轻的扫了一眼狼母,身形一瞬,化作一道蓝芒消失在茫茫风雪中。

    徒留狼母一人怔立谷中。

    (本章完)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