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始料未及
    面对冰无漪的疑惑,狼母也只是微微一笑。

    “冰宗主,水灵宗与我雪狼一脉虽然做了两百多年的邻居,但说起来前前后后冰宗主也不过是来过两次。第一次怒气冲冲杀意盈身,这第二次嘛。。。呵!若不嫌弃,由我狼母带着冰宗主看一看这雪狼谷如何?”

    “到处都是断肢碎肉,有什么好看的?”

    听到冰无漪明显置气的言语,狼母心绪无澜,抬手捋了捋额前散落的青丝,随即缓缓的朝着雪狼谷别处走去。

    “都说流水无情,落雪又何尝不是呢!眼下的血腥和炼狱都会在纷落的雪花中被渐渐隐去,最终探不可察!而那看似和平的表象下,不过是被皑皑白雪粉饰的太平!而我们。。。不就是在这和平的假象下自欺欺人的生活到现在吗?所以。。。冰宗主又何必执着于眼下所见呢!”

    “呵!没想到之前斤斤计较,决不允许自己处于下风的狼母,现在竟有这般淡然心境,当真是一岁年纪一岁心,看来这两百多年,你的年纪没活在狗身上!”

    冰无漪嘴上依旧咄咄逼人,脚下莲步轻移,慢慢的跟在狼母身后。

    “与其说一岁年纪一岁心,在我看来,不过是纷纷扰扰的经历了诸多事情而被现实消磨了棱角!若在今晚之前,我或许对你仍旧心存不满和怨恨,但现在。。。呵!”

    冰无漪怔然未语,只是在狼母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看着前方的那抹大肚便便的身影,冰无漪眼波流转,不知在想些什么。

    “两百多年前,你我都是初达女尊,又各自在自己的宗门出任领袖,难免心高气傲。现在想来,那件事。。。也不过是我们俩年少轻狂太过偏激才导致的悲剧。”

    “悲剧?那我问一下狼母,这悲剧的始作俑者是谁呢?”

    “雪狼一脉族规严令,其中一条便是为保证血脉正统,决不允许雪狼狼众与雪狼以外的生灵通婚生子。当时我初任狼母,自是要拿出点威严正规族纲!那时候,我只是想让那段孽缘终止,并且把孩子打掉而已。但不曾想。。。”

    “孽缘?他们情投意合恩爱欢好,这是孽缘吗?”

    冰无漪声音冷寒,言语间已是颇含怒气。

    “就因为你那什么破族规,便让本该的幸福沦为惨剧。你可知道?我那个弟子怀的是双胞胎!”

    “什么?”

    听到冰无漪所说,狼母大惊,蓦然转身怔怔的看着冰无漪,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惶恐,双眼中更是泪花隐隐。

    “你派手下将我那弟子送到流云冰河时,她尚有一口气在。我可以看得出,她是为了腹中的孩子才强留一丝灵元不散。但可惜。。。等我将那孩子从腹中取出时,那两个尚自裹着胎衣的胎儿早已身死腹中。抱着那已然冰冷的两具弱小尸体,我那名弟子生无可恋,最终撒手人寰!一尸三命!狼母,纵使他们的结合不被你们族规接受,那这未出世的孩子有何错?他们尚未出生便被亲手扼杀在胎中。而这掐死他们的刽子手,便是你!你可知道,那名弟子是我最得意的门生,她那时才十八岁啊。。。”

    纵使过了诸多年,但此时说来,那段尘封的往事仍旧历历在目。此时冰无漪悲愤难抑,看向狼母的双眼中泪珠滚滚。

    “你。。。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

    狼母捂着耳朵很是痛苦的向冰无漪吼道,脚下不稳,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我。。。我自知那时行事太过莽撞,但我真的不是有意。。。冰无漪,你以为我这么多年过得很舒服吗?”

    狼母声泪俱下,瘫倒在雪地上声音颤抖的说道。

    “尤其是在我升为人母后,我更深知孩子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包含的意义。”

    说到这,狼母低首看着自己隆起的肚子,一边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一边好似在喃喃自语。

    “就在之前,我本以为自己活不过今晚,但一想到腹中未出世的孩子将会因我而夭折,那份自责和愧疚使得我心神剧痛,就好似一把把冰刀在我心头慢慢的着。无助而又绝望!所以。。。那女孩当时的。。。我。。。现在感同身受!”

    说到这,狼母抬头看向冰无漪。

    “我自知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而今晚雪狼一脉遭受的无妄之灾,或许便是老天对我当年的所作所为的惩罚吧!”

    狼母缓缓的从地上站起,抬手擦去脸上的泪痕和眼角犹自未干的泪花。深吸一口气,随后看着冰无漪沉声说道。

    “我身为雪狼一脉的狼母,若能重来,我仍会坚定不移的捍卫雪狼一脉的血脉。或许不会那般偏颇,但若。。。我仍义无反顾!纵使自此心魔炼身,我仍绝不妥协。这是原则,也是我身为狼母本该的坚守。”

    “好一个义无反顾!”

    冰无漪走到狼母身前,轻描淡写的扫了一眼狼母。

    “你说的不错,同为一宗之主的我,那种无奈我懂!若换作我在你的位置,或许。。。我也会那般做!但。。。”

    说到此处,冰无漪突然顿了顿,随即言语间满是感伤的继续说道。

    “但拿别人的命来换取自己的成长,这代价。。。不是他们该遭遇的,也不是我们该承受的!所以,纵使我能理解你,但我绝不会原谅你!”

    说到这,冰无漪恨恨的看了眼狼母,转身不再看她。

    看着冰无漪决绝的身影,狼母禁不住哀叹了一声。年少本轻狂?说这话的真该死!狼母无奈的摇了摇头。

    “莫说你。就连我自己也不会原谅!今日这般说开,不过是想让冰宗主明白,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甚至刚刚的那个我了!我现在只想安安稳稳的生下腹中孩子,然后陪伴狼王身边,守护着两个孩子茁壮成长。”

    说罢,狼母不愿再纠缠此事,岔开话题道。

    “你说,策动四尊谋反的那背后主谋,会是谁?”

    “必是三邪族之众!”

    “三邪族吗?三邪族向来与人族三教不和,据传那护卫人族的千年结界方甫消散,三邪族便如此急不可耐的有所动作,看来三邪族此番来势汹汹。不知冰宗主下一步作何打算?”

    “在我回答之前,我倒是想听听狼母的意见!此番雪狼一脉险些被灭,追根问底,雪狼一脉也不过是三邪族意欲毁我水灵宗的一颗踏石。如此遭受无妄之灾,我水灵宗决难过意的去。所以,狼母若不嫌弃,自此雪狼一脉便与水灵宗结为同盟,共抗这三邪之祸如何?”

    冰无漪话语一出,狼母脸色大变。定定的看着冰无漪,待看到冰无漪满脸的真诚时,狼母心思不由得一动。

    “雪狼一脉不过是雪原众妖脉的区区一支,能蒙冰宗主看重,那是我等的荣幸,但。。。冰宗主也看到了,此番遭遇劫难,雪狼一脉已元气大伤,我的六位哥哥也俱已战死。恕我之言,雪狼一脉此时无心更无力再卷入任何一场势力争斗中。所以,抱歉!”

    听到狼母所言,冰无漪脸上并无太多诧异,似是意料之中般。看了看狼母,冰无漪忍不住微微一笑。

    “事关雪狼一脉的生死存亡,还望狼母再三思量。就这般草草的做了决定是不是有些欠妥?不如等狼王出关后,你们。。。”

    “抱歉!”

    听到冰无漪的劝言,狼母脸色不由得一凝,还不待冰无漪说完便开口打断。

    “我的决定便是狼王的决定,这件事,冰宗主以后就不要再提及了!”

    态度决绝,语气间已是有一丝不悦。

    “这样啊!那就算了!”

    察觉到狼母的情绪波动,冰无漪悻悻的说道。

    “不过我想从狼母这借一样东西!”

    “冰宗主请说!”

    “风雪无痕”

    “什么?”

    狼母吃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们雪狼一脉的秘术,风雪无痕!”

    “冰宗主当真是好胃口!”

    狼母脸含愠怒,秀目冷凝着冰无漪。

    “想来这才是冰宗主今晚踏临雪狼谷的最终目的吧?”

    话语方落,狼母周身妖气大放,一股凌厉杀意突生。

    面对狼母对自己突现的杀机,冰无漪视若不见,望着远处那沉沉夜色深深的叹了一一口气。

    “水灵宗自在这雪原建立之初,便努力处在冰凌雪原所有势力的顶端,不为其他,只为水灵宗门人能够在这冰凌雪原好好活下去。经过几代祖辈的经营,水灵宗的确一直保持着繁盛和她的威严,但。。。”

    说到这,冰无漪转头向狼母看去。

    “但自我接任这宗主一位,局势却是有所改变,一股无法拔除的外在威胁总是让我如芒刺在背,时常寝食难安!”

    “听冰宗主之意,莫非这根芒刺是我雪狼一脉不成?”

    “不错!”

    冰无漪供认不讳,嘴角泛起一抹苦笑。

    “其他妖脉摄于水灵宗之威不敢造次,但你们。。。自恃血脉高贵,脉中不乏强者坐镇。又修有独有的血脉秘术,这一点,便是我顾虑所在。虽然你们说不会带领其他妖脉破坏雪原现今形势,但这种让他人掌握主导的处境,自不是我冰无漪所乐见的!说到底,你们之所以让我如此忧顾,不过是你们的血脉秘术太过诡异难破。”

    (本章完)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