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章 黑袍再现
    冰凌雪原上。

    此时夜色已深,入眼处尽是无尽的墨色。无休止的寒风依旧呼啸,呜呜咽咽的好似一阵阵幽怨鬼哭。

    倏然!

    暗色笼罩下的雪原上突现一点蓝芒,随即蓝芒如电,迅疾划破这方夜幕朝着远处更无尽的黑暗飞蹿而去。

    所过之处,一丝淡淡的血腥弥散开来。而那蓝芒速度虽快,但却是明灭不定飘飘欲坠。

    就在那缕蓝芒消失约莫几息之后,两道身影蓦然现身。

    现身的两者,一位是一个黑衣男子,另一位则是一只神采奕奕的雪狼。

    这两者自然就是黑翼与狼辰。而刚刚飞奔而去的蓝芒之下便是冰电貂尊。

    原来黑翼在将雨生与霁雪晴送回流云冰河安置好后,便按照与冰无漪商定的计划赶至雪狼谷,在谷外静待漏网之鱼。不想最后等来的竟是施展自伤灵术意欲脱逃的貂尊。

    施展自伤灵术的貂尊将自身极限提升到极致,瞬息百丈,本以为借此可以逃过一劫,不想还是被守株待兔的黑翼撞了个正着。

    一者是一脉之尊,虽已重伤在身,但强行施展禁忌灵术后修为已然超越巅峰。但黑翼乃是流云冰河的护河灵兽,修为之高本就不在貂尊之下,又是以有心杀无心,全力一击毫不留手,顿时使得貂尊再受重创。

    貂尊一路飞逃,黑翼与狼辰就那么不远不近的徐徐跟着。为防止貂尊察觉,狼辰更是施展“风雪无痕”将两者身形气息彻底隐去。

    “这冰电貂王,已然到了穷途末路了!”

    看着冰地上已凝结成晶的朵朵血花,狼辰灵念传音向黑翼说道,言语间别有一股慨叹和惋惜。

    “哦?狼辰少主是在可怜他?”

    察觉到狼辰的情绪波动,黑翼有些不解的问道。

    “这里是洪荒最为险恶的四大险境之一的冰凌雪原,恶劣的环境和不断的天灾已使得在这过活下去本已不易,若非情非得已,各妖脉间是不会妄动干戈再添**的!”

    “那你的意思是。。。他们今天的所作所为,尽是他们口中的背后高人的蛊惑吗?”

    “不错!所以尊上,我们一定不能放过那幕后奸宄。”

    “现在看来那人意思很明显,狼母临盘在即,狼王闭关未出。此刻的雪狼谷可以说是战力最为薄弱之时。此刻鼓动四脉突然向雪狼一脉发难,依照四尊实力,灭掉雪狼一脉易如反掌。雪狼被灭后,自是四尊代掌这雪原妖脉的妖主。到时候再蛊惑雪原所有妖脉一起对水灵宗群起攻之,水灵宗纵使底蕴深厚,但好虎难敌群狼。即使不被灭宗也必是元气大伤,实力大损。而在这结界方消,三邪族蠢蠢欲动的大环境下,谁会如此迫不及待的削弱位居人族三教的阴阳派的实力,结果不难想出!”

    黑翼说罢,脸上忧色更甚。

    “尊上的意思,背后主谋竟是三邪族吗?”

    说到这,狼辰脸上突现一丝惶恐。

    冰凌雪原因其特殊的地理环境,使得雪原与洪荒他地近乎隔绝。正因如此,使得在此生活的妖民独善而居,既不属于妖族,也未归顺魔,鬼两邪族。而是自成一体号称妖脉。每过百年众妖脉便选举出一位实力超绝的妖尊来作为妖主,以此来维持和护卫各妖脉的繁盛。

    但说到底,各妖脉终究是妖身,追根溯源也与妖族脱不开关系,若说妖族和妖脉,那妖族自是洪荒妖兽的正统,而这妖脉,不过是旁门左枝!此刻突听到事情竟牵扯到三邪族,狼辰自是心神一震。

    “虽是猜测,但十之**!走吧,是或不是,一会自见分晓!”

    狼辰听罢,镇定心神。灵念一动,风暴卷舞淹没两人,随即迅疾如电,沿着路上的点点血花向着貂尊快速追去。

    约莫过了半柱香,前方黑暗中再次得见那抹蓝芒。不过此刻那缕蓝芒已然微弱如烛火,光芒闪烁间好似下一秒便会被呼啸的狂风扑灭。

    黑翼与狼辰对望了一眼,两人再次收敛心神和气息。若背后那人当真是出自邪族,那实力自不是貂尊这般能比。想到可能即将与三邪族对战,狼辰心跳禁不住加速起来。

    蓦然!

    蓝芒忽止。在原地停了下来。

    此时黑翼与狼辰距离貂尊五十丈之远。借着貂尊微弱的护体光罩,可清晰见得貂尊方一止步,张嘴便是吐出一大口鲜血。

    嘴角尚自鲜血涔涔,但貂尊却是无暇顾及。甚是急切的环顾四周,眼神间满是惊恐和不安,随即仰天发出一声戾啸,声音凄厉破云。

    周围风雪依旧,夜色如常。

    远处,黑翼与狼辰对看一眼,会意的向彼此点了点头。

    见没有动静,貂尊一愣。随即再次发出一声戾啸。这次啸声方起,瞬间戛然而止。

    远处黑翼与狼辰俱是一愣。

    只见貂尊的身体突然开始簌簌发抖,一股股细密血柱自周身毛孔喷射而出,形成一支支血箭向着四周飞溅。蓦地头颅离体旋飞,啪嗒一声摔落在身体不远处。

    血如泉涌自断头处喷出。

    周围瞬间浸染腥红。

    事发突然,远处隐藏声息身形的二人大惊。

    黑翼与狼辰望着渐渐被落雪覆盖的貂尊尸首怔然无措。只见貂尊原本如蓝色宝石般湛蓝澄澈的双眼此时已黯淡成灰。

    一方尊者,就此陨落。

    二人来此本就是为了追查幕后主使究竟为何人,但不曾想貂尊竟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身首异处。而那行凶者以及其手段,依二人修为,竟是毫无察觉。

    想到此,莫说狼辰,就连黑翼心底也是平生出一股煞寒冷意。

    彼此看了对方一眼,二人心下决断,便欲前去一探究竟。

    熟料方动身之际,远处风雪中突然响起足踏落雪的脚步声。

    脚步声起,黑翼与狼辰赶忙止住身形,藏神敛息。狼辰施展秘术,让二人彻底与周围风雪融为一体。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自暴风雪中缓缓走出。

    举目无光,黑翼与狼辰灵念如丝,朝着那现身的身影悄无声息的探扫开去。

    透过外放的灵念,二人依稀可见那人身穿黑色兜袍,硕大的兜帽扣在脑袋上,其整个面容隐藏在兜帽的阴影下。

    熟悉的黑袍身影,竟是在此刻现身冰凌雪原。

    二人摄于黑袍威能不敢太过放肆,但凭直觉和感官,二人却是察觉到黑袍竟也是敛息藏功,一丝功法灵术都感察不得。

    黑袍出现后,就那么笔直的站在貂尊早已被冻成冰雕的尸体前。

    蓦然。

    貂尊尸体突然剧震,铿然脆响间碎为满地冰晶。而那一地冰晶中,一团湛蓝色光团兀自“噗噗”的闪烁着光华。光团内,一只小巧的冰电貂正对着来者嘶声怒啸。

    肉身已毁,徒留貂尊的妖灵兀自生息。

    看到站立身前的黑袍,貂尊的妖灵大怒。

    “你这个言而无信的小。。。”

    话语未必便戛然失声。

    只见黑袍袖袍一挥,貂尊的妖灵便没了踪影。做完这些,黑袍不做停留转身便走。

    就在身形即将隐没于风雪中时,黑袍蓦然止步,兜帽扭动,回头向身后看去。而那位置,正是黑翼蛟蛇与狼辰藏身所在。

    。。。。。。。。

    雪狼谷。

    谷中跟随四妖尊而来的一众妖兽已尽数被斩杀。群狼正在谷中有条不紊的处理着自己同胞的尸首。

    狼母,就那么站在一侧,静静的看着群狼将那些断肢拼接一处,或者将一摊碎肉围拢。虽怔然未语,但已泪湿眼眸。

    “本以为你玄冰心肠,没想到竟会流泪!”

    冰无漪的声音在狼母身后突然响起。

    狼母听罢禁不住一愣,不过却是不甚在意,徐徐抬手将眼角的泪花擦去,随即对着已走到自己身侧的冰无漪淡淡说道。

    “不管怎样,今晚雪狼谷免遭屠灭,全仗冰宗主挺立相助。纵有前怨,但我狼母恩怨分明,这份恩情,我雪狼一脉定当。。。”

    “恩情什么的就免了吧!出手也不过是事情牵扯到水灵宗,不然。。。我倒是乐意看你吃瘪!”

    “我们雪狼一脉不会妄受他人之恩,冰宗主的相助之情我们一定会还,至于冰宗主领不领那就是冰宗主自己的事情!”

    听到狼母所言,冰无漪也只是微微一笑,眼波流转,突然悻悻问道。

    “看狼母对这雪狼一众很是在意,既是如此,那两百多年前,你又怎么会狠下心来杀死自己的亲侄儿呢?”

    “你。。。冰宗主,就这么喜欢揪着往事不放吗?”

    “不错,尤其能是让你心痛的往事,我更乐意提及!”

    若在平时,听到冰无漪如此说,狼母必是勃然大怒,毫不犹豫的向冰无漪动手。但在今晚,经历了狼谷惊变后,心神俱疲。狼母此时此刻早已无心再做口舌之争。看着身侧嘴含蔑笑的冰无漪,狼母忍不住叹了口气。

    “冰宗主,两百多年前的那件事,或许。。。真的是我的错!”

    “什么?”

    听到狼母所言,冰无漪有些不可置信。转头看向狼母,眼神中满是惊诧。

    “你。。。刚刚说什么?”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