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雷霆开杀
    “哼!放心,你还没死,我又怎会早你之前呢?”

    “呵呵。。。这样啊!最好。。。”

    冰无漪扫了眼狼母,随即不再理会。转身便朝着四尊慢慢踱步而去。狼辰见状,也紧随上前,却只听冰无漪淡淡说道。

    “就你的这点修为还是不要来添乱了!保护好你母亲,若她有什么差池,我拿你试问!”

    语气坚决,不容置喙。虽有前仇,言语间却像是在托付一位挚友般。

    狼辰听罢,只得重返狼群回到了狼母身边。随即爪子轻挥,一记蓝芒打出,狼母封堵的气脉瞬间恢复通畅。

    而狼母却好似未觉,纵使身处血腥炼狱,周围一切好似已与自己无关,目光只是紧锁那一抹身影,眼神飘忽,不知在想些什么。

    狼辰看到狼母神情,心底忍不住慨叹一声,没再打搅,一双狼母凝神,向着已走到谷中央的冰无漪看去。

    “你们是自杀还是我动手?”

    冰无漪秀指轻捋着两鬓及额前被风吹乱的碎发,随口问道。

    “你。。。”

    看到冰无漪淡定从容的蔑视神情,四尊顿时怒上眉山。方要发作,突想起冰无漪现身前的那雷霆一击,心底又不免打怵。

    “看来冰宗主是决意趟这趟浑水了!但这乃是寒荒妖脉之间的纷争,冰宗主身为人族阴阳派一宗之主,如此强插一脚,不觉得欠妥吗?”

    貂尊强自镇定,对着冰无漪冷声质问道。

    “妥又如何?不妥又怎样?雪狼一脉,今日我冰无漪保下了!”

    冰无漪眼神看向四尊,目露凶煞。

    “先屠雪狼,后灭冰河!呵。。。这口气,是吃了十斤大蒜吗?”

    “果然。。。原来一开始这便是你们设的局!”

    貂尊怒不可遏,愤恨的看向狼辰,眼神中怒火沛燃。

    “这得多亏冰宗主传授的“雾里看花”的幻身灵术,不然还真不好骗过你们!”

    狼辰此时神情仍旧凝重,但心下却是淡然了许多。

    “为达目的你们可以无所不用其极,但人族还有一句话,叫做多行不义必自毙!”

    狼辰说罢,看了看冰无漪,随即便不再言语。

    “狼辰你身为雪狼一脉的少主,对这人族宗主倒是敬畏有加,这般推崇和拥护,难不成你跟这冰宗主。。。”

    鳄尊开口戏谑,意欲扰乱冰无漪的心神,好趁机发难。殊料话语未落,突觉眼前身影一瞬,瞬即白芒绽放,杀意扑面,寒气陡生。

    “不好!”

    鳄尊惊恐,待要反应已然不及。

    只觉身上两处锐痛传来,随即光影闪动间,迫人寒灵已飘然退去。

    “这。。。”

    此时鳄尊的身上,在胸口和灵海处,多了两个前后透亮的窟窿。拳头大小的血窟兀自湍湍的往外喷洒着滚烫的鲜血,而透过那贯穿身体的两个血洞,犹可清晰看到身体内尚自蠕动的肠子和器脏。

    看着眼前的情形,三尊已然心神巨颤。虽近在咫尺,但那人却是身形如电,甫要出手,那人已然引身离去。

    “我。。。不。。。。”

    鳄尊低首看着身上的那两个蓦然出现的血洞,满脸的不可置信。想说些什么,甫开口,血如泉涌自嘴中喷薄而出。

    三尊大惊,手中妖芒爆闪想要替鳄尊暂凝伤口,但待到探察清楚那伤口后,三尊俱是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随即脸现绝望的向冰无漪看去。

    只见冰无漪仍站在原来的位置,好似从未离开过。但右手中,此时却是多了两个物件。

    白芒萦绕的右手中,此时漂浮着一个鲜血淋淋的内脏,只见那内脏约有拳头大小,仍旧在咚咚的鼓动着。而另一个,则是一团散发着淡淡青芒的光球,光球内,一只小巧玲珑的青鳄身披寒霜昏昏沉睡。

    “还。。。我的心。。。还。。。我的。。。妖。。。灵。。。”

    鳄尊颤颤巍巍的向着冰无漪慢慢踱步,步履蹒跚。每走一步,便在惨白的雪地上烙下一步刺目的腥红,内脏肠子簌簌,自血洞争先恐后的往外涌出。

    没走几步的鳄尊察觉到身体的异样,低首看去,忙不迭的用手去兜住掉出体外的内脏,随后双手颤抖的意欲将其再透过血洞放回体内。

    奈何身体巨颤如筛糠,双手送到半途便兜接不住,内脏稀里哗啦的尽数散落身前雪地。

    “不。。。我。。。的肝。。。我。。。的。。。”

    “咚!”

    鳄尊话语未落,便见冰无漪随后将手中血淋淋的心脏扔至鳄尊身前的雪地上,心脏在雪地上翻滚了几圈,最后在鳄尊的脚下停住。

    咚咚声响中,心脏兀自有力的鼓动着。

    “这是。。。我的心。。。”

    看着脚下自己的心脏,鳄尊好似看到了重生的希望般,弯腰便欲捡起,熟料只听一声爆响,心脏顿时轰然炸裂,碎为四散的残肉。

    “不。。。”

    鳄尊有气无力的低吼道,随即满脸哀求的看向冰无漪。

    “还我的。。。妖灵,求。。。求。。。”

    冰无漪淡然不语,看也不看鳄尊,右手屈指一弹,鳄尊的妖灵脱手飞出,径直落在了狼辰的眼前。

    “吃了他!”

    震慑于冰无漪的霹雳手段,狼辰与狼母一时怔然。看着眼前那散发着磅礴妖力的妖灵,狼辰与狼母俱是欣喜不已。情势逼人,狼辰不再多想,大嘴一张便欲将鳄尊的妖灵吞下。

    “你敢!”

    只听貂尊一声爆喝,随即杀意临身。

    抬头看时只见貂尊卷动着滚滚妖力欺身而来。鹭尊与犀尊见状,也妖力沛运迫杀而来。不过飞至半途,却是被冰无漪挡了下来。

    眨眼间,妖族三尊与水灵宗灵尊便已斗至一处。

    而鳄尊此时,残缺的肉身上挂满了外流的内脏和肠子,鲜血涔涔在身下雪地晕染出一片夺目血泊。呆若木鸡,怔怔的看着狼辰前自己的妖灵。渐转空洞的眼神中,满是不甘与怨怒。

    就在这时,一记赤芒飞出,轰然劈斩在鳄尊身上,赤芒透体而过,鳄尊的肉身也随之被一劈为二,随后怦然炸裂。断肢飞扬,随风四散。

    赤芒余势不减,旋转呼啸着飞入茫茫夜空中。

    看着鳄尊四散的碎肢,妖脉三尊脸上寒色尤甚。恨恨的看向狼群中。

    狼群中,狼母手中赤芒闪耀,一脸漠然。

    “抓紧时间吞噬炼化!”

    说罢,狼母身影一瞬化作一缕赤芒消失不见,下一秒冰无漪身边光华四溢,现出狼母身影。

    看着挺身加入战局的狼母,狼辰心底一震,不再犹豫,张嘴吞下。调息凝神专心炼化。

    看着蓦然现身身边的狼母,冰无漪只是随眼一瞟。

    “保护好自己!”

    “哦?你这是在关心我?”

    “关心你?我不过是怕你一不小心流产了,事后再算在我头上!”

    冰无漪说罢,身影瞬动,手中白芒如炽,化作两把丈余光刀,朝着犀尊与貂尊怒劈而下。

    面对冰无漪的攻势,貂尊与犀尊自是不敢大意,凝神应战。眨眼间,冰无漪便将尚自存活的三尊中实力最盛的两人缠住。

    而三尊中实力最弱的鹭尊则是与狼母缠斗一处。

    一时间,这方天地妖力灵芒瞬间暴涨,四射的气芒照耀的谷中光彩迷离。

    看着那绚丽四溢的光华,谷中群妖乃至狼辰等一众雪狼却是无暇欣赏,纷纷忙不迭的躲避开去。

    此番出手的,无一不是站在修道者金字塔顶端的妖修和人族灵修。轻描淡写的抬手踏足,便足以劈山裂海。而那看似圣洁的炫目光芒,自是蕴含着股股恐怖之极的力道。一些妖兽逃避不及被卷溺其中,瞬间便被绞为肉末消散无踪。

    “吼!”

    群妖震恐。这种级别的战斗已不是它们能参与的,一只只的惊险恐后的往谷外跑去,几息间,熙熙攘攘的雪狼谷便只剩下了兀自激斗的五尊以及站在百十丈之外的狼辰等狼众。

    “你们去把今晚出现在谷中的非雪狼妖兽尽数斩下,一个活口都不要留!”

    狼辰寒声对群狼说道。

    “是!那少主和狼后。。。”

    “这里有我,你们放心去吧!”

    “是!”

    群狼嘶吼破天,分散各处,向着兀自在谷中夺命奔逃的群妖围杀而去。

    一时间,雪狼谷中悲吼声起,浓浓血腥再次弥漫。

    “冰无漪,你当真以为凭你一己之力便能扭转战局吗?”

    貂尊身形如电,仗着身速躲过冰无漪怒射而来的一把冰剑,随手一记手刀向其劈出,看着冰无漪寒声问道。

    “因何不可?”

    “当真是痴心妄想!”

    犀尊嗡然怒喝,头顶弯角紫芒闪耀,道道闪电犹如一条条蟒蛇向着冰无漪飞射缠卷。

    面对两大妖尊的杀招,冰无漪也只是微微一笑,身形翩然闪避开去,期间双手翻飞,白芒如炽。

    “是否痴心妄想,你们一试便知!”

    冰无漪身形顿凝半空,随手一挥,一道白芒破指飞出,轰然击碎貂尊袭来的手刀,随即白芒气势不减,将围攻而来的如雨电芒瞬间击溃。

    “小心!”

    两尊俱是谨小慎微,瞬察不妙,彼此提醒一声后各自退开。

    “竟是。。。月阶巅峰!”

    一击退两尊,虽已知冰无漪修为不浅,但不曾想。。。

    貂尊与犀尊各立一方半空,彼此看了一眼,自对方的眼神中,俱是看出了一丝心灰和意冷。

    “难怪能瞬杀鳄尊,原来冰宗主竟已是这般修为!”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